055 逼上梁山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昨天有位读者帮我指出了一处错误,前文中,关于丁成伟的职务是江中省水利厅厅长,过于顺手写成了水利局,这里表示抱歉。前面就不修改了,后文中我会注意。

    会议还是比较顺利的,会议结束后,梁建上楼来休息,余庆平带着一位副市长,一路跟了上来。

    到了房间门口,梁建站住脚,转头问余庆平:“有事?”

    余庆平道:“想跟您汇报一下那个城市排水系统改建的事情。”

    梁建听了就道:“这么着急干什么。先回去吧,这个事情,以后再说。”

    “可是……”余庆平有些不甘心。

    梁建也是来了些脾气,他这一路过来,到了之后,立即就跟丁成伟聊了这个事情,接着就是开会,会议刚结束,余庆平又要来找他说这个事情,这是干什么?轮番逼着他立马现在就点头吗?

    梁建沉下脸,打断了他的话,喝道:“可是什么可是!”

    “梁副省长都说了以后再说,那就以后再说。余市长,你就先回去吧。”金灿接过了话,伸手微微将余庆平往边上拉了一拉,然后又道:“梁副省长今天也累了,先让他休息一下吧。”

    余庆平这才反应了过来,忙道:“是我疏忽了,那梁副省长您先休息,我回头再来跟您汇报这个事情。”

    “丁厅长已经把提案给我了,我看过之后,会联系你们的。”梁建冷着脸说道。

    余庆平讪讪地笑了一下,然后赶紧带着那个都没说上话的副市长走了。

    他们走后,金灿见梁建不悦,轻声说道:“您别生气,这余市长我以前也跟他打过交道,其实他人还不错,只不过就是心眼少了点,有时候做事有些不太周全。”

    梁建没说话。

    进门后,金灿也没多待,说了几句就带着牛达一起出去了,留下梁建一个人休息。时间也已经不早,休息不了多久,就是晚饭时间了。

    晚饭,据说是凉州市委书记许连城安排的,不在这个酒店,还得去其他的地方。梁建却是不太想动。这几日,一直在不停地奔波,还真是有些累了。这人还没上年纪呢,这身体素质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这要是放在以前,根本不算回事。

    梁建一边感慨了一下,一边琢磨,片刻后,他拿起手机,给金灿打了个电话,对金灿说道:“你跟凉州的市委书记联系一下,晚饭今天就不过去吃了,就说我累了,不想动了。”

    金灿什么都没说,就应下了。

    他这电话打了大约半个多小时后,凉州市委书记许连城就在楼下出现了。带着他的秘书,匆匆地穿过大堂,直奔电梯。

    金灿也是正休息,忽然被电话吵醒,一接,得知许连城已经在楼下了,立即起身收拾了一下,然后出来等着。

    没一会儿,许连城就过来了。

    一见面,许连城就问:“梁副省长是不是哪里觉得不好?”

    金灿迟疑了一下,道:“可能只是累了吧。毕竟,这一趟出来,已经连着走了好几个地方了,别说梁副省长了,即便是我,也觉得挺累的了。”

    许连城听后,显然还是对金灿这回答不太放心,他想了一下后,又道:“那这样吧,既然梁副省长不愿意动,晚饭就安排在这里吧。我跟酒店说一声,让他们现在马上准备。”说着,他抬手看了一下手表,又继续说道:“现在是五点,最多半个小时准备时间,五点半开始吃晚饭正好!”

    金灿沉吟了一下,道:“许书记,我看梁副省长他今天的精神状态也不是很好,今天要不这晚饭就简单一点吧。等今天梁副省长休息好了,明天您再安排,也是一样的。”

    许连城看了看金灿,犹豫了一下后,道:“这样也行,梁副省长这边你清楚,我听你的。如果你这边还有什么其他需求的,尽管给我打电话,我一定给你安排好。”

    “行的,没问题。”金灿笑着说道。

    许连城犹豫了一下,还是有些不放心,又说了一句:“金副秘书长,这梁副省长要是对我们做得有哪里不满意的,你也尽管说,我们一定立马改正,做到让梁副省长满意为止。”

    “你放心,我们梁副省长他不是喜欢鸡蛋里挑骨头的人,而且,刚才的会议也挺顺利的。”金灿说道。

    许连城微微松了口气,道:“那就好。如果有什么不周到的地方,还请金副秘书长一定及时指正。”

    “好的。”金灿点头。

    “行,那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晚饭的事情,我会让酒店尽快准备一下,待会梁副省长休息好了,你给酒店经理打个电话,他会安排好。那待会,我跟庆平同志就不打扰了。”许连城又说道。

    金灿忙道:“行,那就麻烦许书记了。”

    两人又客套了两句,才分开。

    房间里,梁建原本是靠在沙发里想些事情,想着想着就睡着了。大约睡了一个小时左右的时候,被笃笃地敲门声给吵醒了。

    是金灿。

    梁建看了眼时间,快六点了,于是揉着眼睛,起身去给开了门。

    “我来问一下,晚饭是下去吃呢,还是让酒店这边送上来?”金灿在门外问。

    梁建打了个哈欠,道:“你跟凉州市委书记通过电话了吗?”

    金灿道:“我已经跟他说过了,他刚才还过来了一趟。”

    “他亲自过来了?”梁建略微惊讶了一下。

    “恩。”金灿点头:“估计是担心您可能对他们有什么地方不满意,所以过来问问情况。当时您在休息,我就没让他打扰您。”

    “晚饭下去吃吧,吃好正好周围散个步,消消食再上来。”梁建说完,转身进屋,洗脸去了。

    没一会,牛达也过来了。三人一起下楼,酒店这边早就有人把晚餐都在包厢里布置好了,就等梁建他们过去。

    虽然金灿跟酒店说的是简餐,但酒店这边还是安排得很丰盛,三个人上了十几个菜。梁建看着,皱了下眉头,问金灿:“你没跟他们说,让他们弄个简餐就好吗?”

    金灿苦笑了一下,道:“您是副省长,您说简餐,他们也不可能真的给你弄个三菜一汤吧?”

    梁建一想,也是。领导干部里面,也不乏有些是口是心非的。一边对下面的人说,不要弄那么复杂,不要弄那么隆重,但真要是下面的人稍有一丝怠慢,这心里立即就不舒服了。

    梁建自然不是这种人,但金灿这么一说,他也能理解酒店这边和凉州这边领导干部的心思。

    他扫了一眼那丰盛的菜肴,忽然转头问金灿:“吴师傅呢?叫他一起来吃吧,我们三个人也吃不完这么多。”

    金灿道:“他可能已经吃过了,我打个电话问一下吧。”金灿打了个电话,这吴师傅果然是已经吃过了。梁建笑了笑,道:“那只好我们自己尽量多吃一点,少浪费一点。”

    凉州的菜和镜州宁州的菜,味道上还是有比较大的区别的。凉州的菜口味偏重,不过,今天这桌上的菜,倒是还好。应该是有人跟酒店方面打过招呼的。

    三人吃过后,一起在酒店周围散步。走的时候,金灿走在梁建旁边,牛达走在后面。梁建就跟金灿打听起了那个水利厅厅长丁成伟的事情。

    他问金灿:“那个丁成伟你熟吗?”

    金灿回答:“以前接触不多,不太熟。”

    梁建听后,略微沉吟了一下,然后接着说道:“他今天找我什么事,你们下午应该都听到了吧?”

    金灿点头,后面的牛达也嗯了一声。

    “你们觉不觉得,他这事情,做得有些奇怪?”梁建问他们二人。

    金灿楞了一下,显然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梁建这所谓的奇怪具体指的是什么,但牛达反应快,在后面说道:“是有些奇怪。按理说,这位丁厅长要是真这么着急的话,他早就应该来找您了。可他没有,偏偏等您要来凉州的时候,他也来了。”

    金灿听了牛达这话,也反应了过来。

    梁建停下脚步,转身朝着牛达点了点头,道:“你说得没错,就是这一点奇怪。”说完,他又转过身,继续往前走。

    金灿跟在旁边,有些不好意思,作为副秘书长,反应速度还不如牛达快,这可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不过,幸好金灿不是一个小肚鸡肠的人,要不然,牛达刚才这一番话,多半是要让金灿给记恨上了。

    金灿想了一会后,对梁建说道:“会不会是他想趁着这次您来凉州,就趁机带你实地考察一下,更深入地了解一下。”

    梁建沉吟了一下,金灿说的,也能说得通。但,梁建还是觉得有些奇怪。丁成伟完全可以在他没有下来调研之前就找他谈这个事情,然后再考虑是不是要陪同过来进行实地考察。而不是这样,突然袭击。现在这样,倒是有几分逼上梁山的嫌疑了。

    说实话,梁建当听到金灿跟他说,这丁成伟特意在这里等着他,一定要见他时,是觉得有些被冒犯的。他是他的上属领导,却好像成了他的下属一样。

    梁建抿着嘴,没说话。过了一会,后面的牛达忽然说道:“对了,我之前好像听人说起过一件事,说是这个丁厅长和杨副省长之间有些渊源。”

    金灿听到这话后,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梁建微微一愣,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有些渊源,这多半不是什么简单的关系。梁建有些惊讶地问牛达:“你这是哪里听来的?”

    牛达说道:“之前在人大那边的时候,听办公室的一个同事说的。当时这个话,好像传得挺沸沸扬扬的。”说着,他忽然就看向了金灿,问:“金副秘书长应该也听到过吧?”

    梁建看向金灿。

    金灿讪笑了一下,道:“是有听到过这个。不过,现在这些人很多时候听风就是雨,这话也未必是真的。”

    梁建看了看牛达,又看了看金灿,觉得这两人今天有些奇怪。尤其是牛达,平日里牛达不是一个话多的人,不是必要的话,基本不怎么说。而且,一般金灿在的时候,他是很少插话的。可今天,他不仅插了话,还似乎有些故意的成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