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9 戚明的变化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人生不能没有计划,却也阻挡不了变化。

    梁建当初离开江中的时候,何曾想过,有一天他还会回来。而且,是以这样的姿态。

    这一夜,梁建心情激荡,许久才睡着。

    戚明是第二天早上,司机来接他去上班的时候,才知道原来梁建还送了东西。

    他一阵诧异之后,便怒声道:“我没跟你说过吗?这不明不白的东西,不能随便接。”司机老吴很是委屈,低声辩解了一句:“梁副省长说,这是您让他带的。”

    不知为何,戚明的心里忽然就想起了昨天杜明亮走之前跟他说的那句话。

    戚省长,你可要好好把握啊!

    戚明被这句突然想起的话,弄得怔了怔。梁建的背景,他不是不清楚。可是,他似乎还是第一回,如此正经严肃地去评判梁建这个人的价值。到了他这个位置的人,多少都在上面有些关系。说实话,没些关系,也走不到这个位置。可,跟梁建那背景一相比,他的那些关系,却是逊色很多。说是鸡肋有些夸张,但比之鸡肋却也好不了多少。

    戚明又想到了那位新上任的省委书记。这位省委书记按理是早该来省里正式上任了,可迟迟没有出现,也没有明说去哪里调研,神秘兮兮地,至今也不知在何处。可他人没在这里,这心思却早已在这里了。林飞的事情,便是一个很好的证明。那件事里,那位沈书记可是拿他当了一回枪使。

    戚明就这么,在后座琢磨了好一会,司机老吴却在前头已经吓出了一头大汗,这车子的方向盘都有些捏不牢了。

    就在老吴快要沉不住气的时候,戚明目光忽然一抬,问老吴:“那个东西在哪里?”

    老吴一听戚明问东西在哪,心里便是一松。他跟着戚明也有段时间了,这戚明的脾气也略微摸到了一些了。于是,他马上说道:“东西在后备箱,您稍等我前面一点靠边停给您拿过来。”

    戚明也没反对。

    车子往前开了一点后在路边停了下来。老吴下了车小跑到车后,将那个东西拿了出来,然后拉开后面的车门,恭敬地递给了戚明。

    戚明接过后,又犹豫了起来。梁建这东西的包装是比较讲究的,一旦拆开是无法复原的。也就是说,戚明要是拆了,那这东西是肯定不能再还给梁建的。所以,这要拆不拆的时刻,戚明还是犹豫了。

    戚明对梁建还是有意见的。不管是当初林飞的事情,还是这一次的梁省长事件,戚明心里对梁建都有不满。而这些不满,最根源其实来自于梁建的本身。梁建从天而降,在他看来,是有一定威胁的。要不然他好好的华京市委秘书长不当,何必来这江中当一个副省长。如果没有大的图谋,一般人可做不出这样的取舍。

    正因为这样的心思,戚明才会在明知沈书记要拿他当枪使的时候,还是默认同意了。

    可是,杜明亮的话,也敲醒了他。

    一时间,左还是右,戚明犹豫了起来。不过,能坐到省长的位置,必然不会是太优柔寡断的人。很快,戚明就有了决断。他撕开了那个包装,打开了那个设计简朴却有韵味的盒子。当让看到那里面安静躺在红色丝绒里无声诉说着岁月痕迹的两枚硬币时,顿时就眼睛一亮。

    他下意识地就伸手将其中一枚小心翼翼地拿了起来,翻看了一下,基本确认应该是真的时候,嘴角不由得翘了起来。

    这东西,他已经找了一段时间了,没想到,这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没想到,他念了许久的东西,竟然让梁建送到了他手中。

    而梁建能这么准确地抓住他的喜好,并且正好送对了,说明他一定是花了心思的。

    戚明盯着那枚硬币,微微眯起了眼睛。

    半个小时后,戚明到了自己办公室。秘书贺宁进来送报纸,报纸刚放下,戚明忽然抬头看向他,问:“梁副省长来了吗?”

    贺宁一愣,心想,这戚省长今天是怎么了,怎么一来就问梁副省长来了没?难不成昨天梁副省长刚回来就又惹了戚省长哪里不开心了?想着,贺宁悄悄地打量了一下戚明,却没发现他脸上有什么不悦的神色。

    “问你呢,怎么不回答?”戚明见他没出声,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贺宁忙收起心思,答道:“我来的时候,碰到牛秘书了,梁副省长应该是已经来了。”说着,他瞧了一眼戚明,又试探着问:“您是有事要找他吗?要不要我现在去打电话给牛秘书?”

    “不用。”戚明想了下后,摆了下手,接着沉吟了一下,又道:“李秘书长来了吗?来了的话,让他过来一下。”

    “好的。那我现在去打电话。”贺宁说完,等戚明点头后,就出去了。走到外面,带上门,他不解地摇了摇头,想,今天早上的戚省长还真是有些怪呢!

    回到办公室后,他迅速给李端打了电话。说了戚明找他后,在心里犹豫了好几个念头,那话到了嘴边,还是吞了回去。

    贺宁想,这李端跟梁副省长以前就是旧识,别看他现在似乎是戚省长的人,但心里到底如何想的,谁也不知道。这话,说给他听,不合适。

    李端来了后,直接进了戚明的办公室。

    戚明抬头看了他一眼后,又去看报纸了。

    “坐。”戚明道。

    李端偷偷打量了一下他的神色,没觉出异样后,才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坐稳后,刚要说话呢,戚明就先问道:“之前梁建让你写的那份有关于定海市养殖业的报告你准备到什么程度了?”

    李端愣了一下,心里琢磨了一下戚明忽然问这个事情,是什么样个打算。一边琢磨,一边斟酌着回答:“目前主要是在‘环保养殖’这个点上,有些困难。”

    戚明听后,抬头看向李端,道:“既然有困难,就得去解决,不能干耗着。这样,你现在手头工作多吗?不多的话,就暂时先放放,跑一趟定海,好好了解一下这个环保养殖,然后尽快把这个报告给弄出来。”

    李端这下子是真的惊住了。戚明是什么样的人,他还是有些清楚的。这昨天的那顿饭,不可能这么轻易地就打消戚明心里对梁建的那些看法和不满。这背后肯定还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

    想是这么想,但李端这嘴上也没慢,立即说道:“我本来也是这么打算的。不过,最近手头上工作比较多,所以打算等忙完这手头上的事情,过几天过去。”

    戚明听后,问他:“很急吗?”

    李端看了看他,摇头回答:“急倒是不急。”

    “不急的话,那就先放放。”戚明又说道。

    李端忍着心中的惊讶,点了点头,说:“好。那我待会回去安排一下,明天就出发。”

    “恩。”戚明点头。

    李端看着他,心中有疑惑,却又不能问出口。戚明说完这个事,又低头去看报纸了。看了几秒钟后,忽又抬头问李端:“沈书记这几天在哪,你打听了吗?”

    李端回答:“打听了,不过版本很多,哪个真哪个假,没有足够的信息,不好判断。”

    戚明微微皱了皱眉头,沉吟了一下后,道:“行了,没其他事了,你先回去吧。好好准备准备,明天出发。”

    “好的。那我就先回去了。”李端道:“回头我不在的时候,有什么事,您让贺宁联系金副秘书长就行,待会我会跟金副秘书长交代好的。”

    “行。”戚明点头。

    李端走出戚明办公室后,想了想后,拐进了贺宁的办公室。一进门,贺宁立即就站了起来,迎上来打招呼。

    寒暄客套了几句后,李端问贺宁:“早上梁副省长来过吗?”

    贺宁一愣,目光顿时有些异样了。李端看了出来,问:“怎么了?”

    贺宁苦笑了一下,道:“刚才戚省长还问我,梁副省长来了没,不过他没让我通知梁副省长过来。现在您又问我梁副省长有没有过来,是不是梁副省长又惹戚省长生气了?”

    李端看了他一眼后,道:“别瞎猜。谁告诉你梁副省长又惹戚省长生气了?”

    贺宁赶紧认错。

    李端又道:“你刚才说,戚省长问你梁副省长来了没?”

    贺宁立即点头。

    李端心道,他们两人之间,肯定还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

    李端这个原本是夹在中间的人,现在两人忽然越过他,有了他所不了解的联系,顿时让李端的心里危机感丛生。

    李端在贺宁面前没流露出来,又说了几句后,就离开了那里。回自己办公室的路上,他越想这心里的危机感就越重。他想来想去,忽然想到了一个人。要说谁对戚明的行动最了解,那绝对是司机老吴。

    李端想到他后,心思也立即动了起来。该怎么从老吴嘴里去套话,可是一个技术活。能做省长的司机,这嘴一定都是严的。哪怕他是秘书长,要想从他嘴里问出什么话来,都是不容易的。

    李端足足琢磨了有半个小时,才有了主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