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12突然反击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北川朝梁健看了一眼,似是无法确定,是否要跟戚明摊牌。说实话,北川是非常希望能够跟戚明摊牌,并且彻底决裂的。但是,他刚刚与梁健也只是谈了一个开头,还不知道梁健到底是否搞定了景怡的事。

    梁健却给了北川一个笃定的目光,并点了点头。但北川还是没有了解到详情。他也非常地清楚,如果这次与戚明决裂,就再也没有回头路了。但是,如果他这次都不敢决裂,那除非帮戚明马上办成事情,否则戚明还是要威胁他。这样的日子,北川也已过够了。他决定信任梁健。北川转向戚明:“戚省长,是我请梁省长过来的。”

    戚明一听就非常的不悦,说道:“我不是说,要过来跟你商量一个事吗?这事,我要单独跟你说。你让梁健同志出去吧。”戚明都没有看梁健,只对北川如此说了,几乎没把梁健放在眼中。如果换作是别人,可能就愤然离去了。但是,梁健却没有。他知道,当一个人表现出非常无礼或者恼怒的时候,其实正说明此人的内心是虚弱的、焦急的。

    把握了戚明的这种心态,梁健反而就不着急了。他站在那里,等着北川说话。北川的神情也变得淡然了起来。梁健可以看出,北川的内心已经做出了抉择。果然,只听北川说道:“戚省长,你刚才在电话中说要商量的事,我感觉梁省长会比较清楚,所以就把他也叫来了。梁省长在这里也是不妨事的。戚省长,要不你就坐下来说吧?”

    北川的这一回答,着实让戚明为之一愣。他要说的,完全就是北川的私事,而且是北川很不雅的男女之事!北川竟然要让梁健在场!这难道不正说明了梁健和北川已经结成了同盟?

    但是,不管梁健和北川是否已经结成了同盟,北川的把柄还在自己的手中,戚明为此一点都不担心,他冲着北川说:“北川书记,我之前交代你的任务,完成得怎么样了?截止时间可是马上就要到了。”

    戚明没有把事情说明,但是梁健也已经非常清楚,戚明所指的事情,其实就是关于江涛的事。戚明要求北川去动用关系,把江涛给弄出来。

    北川却挑明了说:“戚省长,你上次说,让我帮助去问问江涛同志的事情,看看还有没有回旋的余地。我们也都替江涛同志着急,毕竟是我们的下属嘛。所以我也去积极询问了,可上面的意思是,江涛同志的问题很严重,已经触犯了党纪国法,所以上面才会通知省纪委对其进行‘两规’。这个事情,基本已经没有回旋余地了。如果我们再去做更多工作,不太合适了。”

    戚明一听,又看了看北川的神色,基本上已经能够肯定,北川根本就没有在这个事情上出力,也不会再出力。再看到梁健也在这里,戚明的心气就上来了:“北川同志,谁不会犯一点小错误呢?江涛是犯了些小错,但是北川书记难道你就没有一点错误吗?你想想,如果你犯的错误被公布于众,情况将会如何?百姓会如何评价你和你的父亲?上面又会如何评价你和你的父亲呢?”

    这就是赤果果的逼迫了。北川听到后,神色也是一阵紧张。刚刚他是太想与戚明决裂了,为此就把话给说白了。但此刻一想,感觉自己好像也太意气用事了。毕竟他还不知道梁健这边的事情办得如何。他的目光又看向了梁健,目光中多了一份迷茫,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看到北川的神色,戚明的心里就暗笑了起来。他几乎可以肯定,景怡那边,北川根本就没搞定。怎么可能搞得定呢?他之前就防着北川会跟景怡以及她丈夫,进行单方的交涉,就盯住景怡必须提出50个亿的价格,好让北川根本交换不起。

    北川,你还是被我死死地捏在手里!戚明的心里很是自信。

    “戚省长,你说北川书记犯了错误,是不是指他和景怡的事情?”梁健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

    戚明和北川都一同望向了梁健,他们两个人都很吃惊,梁健竟然会说得如此直白!

    戚明更是朝北川望了过去。北川这时候也没有什么退路了,他就冲戚明说:“戚省长,我本来也很好奇,你说我犯了错,那是指什么?今天我倒是想要问问你。”

    北川的声音之中,也有种咄咄逼人之感。戚明就知道,自己再不出招,北川就要难以控制了。他冷冷一笑道:“北川书记,我听人说,那个名叫景怡的女子,是一个有夫之妇,她的丈夫已经打算要去华京方面纪委了,还要让媒体大作文章。这个事情,对一位像你一样的高级领导干部,算不算是一个错误呢?”

    果然,北川只要不替戚明办事,戚明就要支使景怡及其丈夫行动了!华京方面纪委,如果北川的家族还能去做做工作,公众媒体一上就会一发而不可收拾,公众仇官的情绪就会被煽动起来,到时候上面也就难以包庇北川,他的政治生涯也将毁于一旦。北川几乎处于了绝望当中。

    这时,梁健却声调平淡地道:“戚省长,我觉得有个事情您可能弄错了。”戚明转向了梁健,甚至有些瞪着他:“你说我什么弄错了!”梁健:“两个未婚男女恋爱,怎么能算是犯错呢!”戚明冷笑道:“梁省长,你没有听清楚我之前再说什么吗?景怡是有夫之妇!”梁健一笑道:“以前,她是有夫之妇,但是在一年前就已经不是了。”

    听到梁健如此说,北川的目光中出现了一丝亮色。而戚明却满是惊诧,随后他又想,梁健会不会是在耍自己?戚明就说:“梁省长,说话得有证据。”梁健也不辩解,就拿出了手机,递给了北川。北川一看,脸上就露出了笑容。戚明非常疑惑,也过去一看,这是一张离婚协议书的照片。原来,景怡真的已经在一年前就离婚了。

    这是省公安厅常务姚勇,就在不久之前给梁建发来的。前几天,姚勇调查了景怡的情况,竟然发现景怡已经在一年前,因为买房而假离婚。在景怡的脑子中这不算离婚。但是,在法律上却没有假离婚这一说。离婚就是离婚,只要办了手续,就有法律效应。

    对北川来说,这是一个天大的喜讯。一旦确认了景怡已经离婚,那就不是有夫之妇,那么北川与她交往,在法律上就不能算违背婚姻法,在道德上就不能算是“违反社会主义道德”,在纪律上就不能算是“通jian”。北川顿感捆绑在身上的枷锁,已经自动脱落了。

    然而,对戚明来说,这个消息简直让他如坠冰窖。他有些不相信,就打了一个电话过去,质问了起来。对方很有可能就是景怡,或者是景怡的丈夫。等他放下电话之后,他的脸都青了。因为对方告诉他,他们认为自己是假离婚,并不算离婚,所以还是夫妻呢。这些人是“法盲”嘛?戚明只想骂人!

    但是,他又能怪谁,要怪就只能怪自己,这种重要的信息都没有核实清楚!如今,他手中能够捏住北川的最后一张底牌都已经废了!

    戚明反而镇定了下来,冲梁健和北川说了一句:“你们慢慢聊,我先走了。”但是,当他走到门口的时候,北川忽然道:“戚省长,你等一下。”戚明停下脚步,但是没有转身。北川冲着戚明的背说:“堂堂一个省长,做出如此勾当,我想对你说一句话:你这种格局,根本不配做一个省长,更别说更高的领导!”

    这话,北川早就想说了,但是一直找不到机会。今天这个机会终于等来了。

    戚明没有再说话,打开门,径直走了出去。

    房间里,只剩下了两个人。北川忽然就在了沙发中一屁股坐了下来,脑袋埋在了双手之中,发出了一种很奇怪的声音,不知是在哭,还是在笑。过了好一会儿,北川才抬起了头来,对梁健说:“梁省长,这次真的很感谢你。”梁健说:“好友不言谢。另外,市公安局已经将景怡他们拘捕,发现他们有诈骗前科,还吸食毒品。”

    北川真没想到,景怡美如天仙,背后却有那么多不堪入耳的故事。她会不会与很多男人发生过关系?梁健也为北川考虑到了这一问题,就说:“北川书记,你好好休息一下,有时间去做一个体检。”北川也是心中一凛,如果真感染了什么病,那就糟糕了。

    北川的事情,算是告了一个段落。但是,胡青兰和胡小蓝要寻找姐妹的事情,却还一直没有下文。4月3日,也只有不到20天的时间了。

    梁健不太明白,胡青兰姐妹为何一定要在今年的4月3日找到失散的姐妹?这背后到底有什么重大的意义呢?梁健有些想不透。但是,不管想不想得透,他都已经答应了胡青兰和胡小蓝,所以就算难度再大,他梁健也会全力以赴地去完成的。

    出乎梁健意料的是,这天下午,胡小英给梁健打了电话过来,问他有没有空一起去望湖楼吃个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