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万全准备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项老那边肯定没有这么快就有回应,梁建跟项老通完电话后,略微坐了会考虑了一下后,就拿起手机拨通了吴越的号码。

    电话通后,吴越的声音立即传了过来:“梁副省长有什么吩咐吗?”

    梁建笑了起来,道:“吩咐没有,不过想跟你聊两句,你什么时候有空?”

    电话那头吴越微微沉吟了一下,然后回答:“现在我手头上有点事,要不半小时后,我到你办公室找你。顺便蹭杯好茶喝喝。”

    梁建笑答:“没问题。那我就恭候你吴副省长的大驾光临了。”

    “好。”吴越也笑了起来。

    他要跟吴越谈的,自然是常务副省长的那个位置。

    这半个小时内,梁建没等到项老的电话,倒是等到了老唐的电话。梁建接起来,喊了一声爸。

    老唐在电话那头,呵呵笑道:“你小子,现在政治敏感度很高啊!”

    梁建知道老唐指的是什么事,道:“其实,这事一开始是我们省长戚明提醒得我。”

    老唐接过话:“你丈人跟我讨论过了,你们的那个省委书记沈伟光,我有过几面之缘,这个人的为人比较狡诈,他这次把杜明亮弄走,肯定是有他的目的的。如果我们半路截胡了,那肯定是要得罪他的。这个,你想过吗?”

    梁建自然是想过这个。他沉吟了一下,道:“爸,那你看这样行不行?这个事情我们不插手,就让吴越自己去争取,能争取得到,那最好。要是争取不到,也没关系。”

    老唐听后,笑了一声,道:“你把沈伟光想得有些简单了。就靠吴越自己,这事情肯定是没指望的。”

    梁建听后,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在他的意识中,他一直觉得吴越身上有一股神秘感。这种神秘感,当初在永州的时候他就有。神秘代表着什么?在官场,神秘就代表着背景。吴越这样的性格,能走到今天这样的位置,要说没有后台,梁建是不信的。不过,老唐这话,肯定不会是随便说说的。他能这么肯定,那必然是有他的依据。所以,梁建也不得不信。

    梁建问:“那您的意思是,这件事情就没必要再去争取了?”

    “那倒也不是。”老唐说道:“我的想法是,如果我们要争取,那我们就得全力以赴,务必百分百地保证这个位置最终肯定能落到吴越头上。如果没有百分百的把握,那这件事情就没必要做。你现在根基未稳,不能冒风险。”

    老唐的风格跟项老还是不一样的。项老很多时候,都是趋于保守型。而老唐,他的进取心更强。

    很明显,老唐这种风格,更能贴近梁建的心理。

    梁建认真地回答:“那您说,我这边该怎么做?”

    老唐说道:“你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你要确定吴越是不是也有这个打算。毕竟,强按牛头吃草可是不行的。”

    “恩。我之前约了吴越半个小时后谈这个事情,这会儿他也应该快过来了。”梁建说道。

    “行,那你先跟他谈,谈好了我们这边再讨论其他的。”老唐话刚说到这里,忽然牛达敲了门进来了。

    “吴副省长过来了,请他进来吗?”牛达低声问梁建。

    梁建立即点头,然后匆匆跟老唐结束了通话。

    牛达去请吴越的时候,梁建则起身开始泡茶。他打开茶柜,忽然看到那盒沈伟光送他的茶叶。梁建愣了一下,然后伸手将其拿了出来。

    吴越进来的时候,梁建刚好将茶叶放好,准备冲水。

    “哟,梁副省长亲自动手,那我这面子可大了。”吴越进门就开起了玩笑。梁建回头看了他一眼,道:“你能光临寒舍,我自然要亲自给你泡茶,不然怎么体现你的重要性呢!”

    吴越嘿嘿笑着,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梁建冲好茶,拎着茶壶和水壶,走了过去。牛达随后将杯子拿了过去,放好后,又自觉地退了出去。

    茶焖得差不多的时候,梁建给吴越和自己各自冲了一杯,然后拿起吴越的杯子,递了过去,同时口中说道:“尝尝,这是沈书记送我的茶叶。”

    吴越目光怪异地看了梁建一眼,然后伸手接过茶杯,闻了闻,就放到了桌上。

    “茶是好茶,不过这茶未必好喝。”说着,吴越抬眼看向梁建:“说吧,找我聊什么?”

    梁建笑了起来,道:“你这么紧张干什么。”说着,他低头看向那壶沈伟光送的茶叶泡的茶,然后接着说道:“我本来是不打算给你泡这个茶叶的,不过,我今天要跟你说的这个事情,跟沈书记也有点关系,所以我就给你泡了这个茶!”

    吴越听后,立即说道:“我就知道,你小子一开口就提到这是那位送的茶,准没好事。”

    “谁说没好事,我要跟你说的事,就是好事。”梁建看着吴越说道。

    “什么好事?”吴越问:“你说来先听听,好不好,得我说了算,你说了不算。”

    梁建笑了起来,道:“行。那我就说与你听听。”

    吴越故意还端正了坐姿,一本正经地道:“那我洗耳恭听。”

    梁建看他如此耍宝一般,不由得无奈地摇了摇头。

    “杜省长一走,他的位置就空下来了。你有没有兴趣?”梁建不打算跟他绕弯子,所以就直奔主题。

    吴越怔了一下,吃惊不小。他面带惊讶,看着梁建,问:“我没听错吧?你想打这个常务副省长位置的主意?”

    梁建点点头:“我是有这个意思,不过,不是为我自己。上面的意思是想直接从我们省里提拔,我想了想,我们几位当中,也就你最合适了。而且,戚省长刚刚也找我聊了一下,他的意思也是让你上。怎么样?有没有这个勇气,担这个重任啊?”

    吴越皱起了眉头,问梁建:“你说戚明也是这个意思?”

    梁建点头:“是的。”

    吴越听后,看着梁建,目光中流露出像是看白痴一般的目光。接着,他就说道:“杜省长这次走是什么名堂,你不会连这点都没看出来吧?”

    梁建知道吴越此刻心里想的是什么,于是微微笑了一下,道:“我自然知道。不过,我既然把你找来谈这个事情,那说明我肯定是已经考虑到了这个因素,并且有把握。现在是万事俱备,就欠你这个东风了!”

    “听你这话,我怎么有种像是上了贼船的感觉!”吴越说道。

    梁建哈哈笑道:“那你就是同意了喽?”

    吴越看了他一眼,道:“人生在世,要是事事都按部就班,岂不无趣。既然你都安排妥当了,那我就陪你疯一把,反正成了我受益,没成我也没啥损失。”梁建道:“我再提醒一句,这事一旦去做了,那不管成没成,我们跟沈伟光之间的梁子肯定是结下了。”

    吴越拿起他的那个茶杯,吹了吹,然后一饮而尽,犹如喝酒干杯时一般,有种置之死地而后快的痛快和决绝。

    “人生在世,没个对手也无聊。正好我也觉得最近这日子过得有些无趣,现在加点料也不错。”吴越看着梁建,咧嘴笑道。他那一口白牙,映着窗外透进来的阳光,分外乍眼。

    梁建听着他这话,心中也猛然升起一股豪气。他伸手拿过茶壶,又给吴越的杯子满上了一杯,刚准备和他,以茶代酒干上一杯,以预祝今天这事能够马到成功。可他这茶壶刚放下,吴越却先说到:“那这事,打算怎么做?”

    梁建见他问及这个,只好把心里那点矫情的豪气给放下了,答道:“我原本想的是,让你先毛遂自荐,然后我这边让我家里那边再走走关系,你觉得这样怎么样?”

    吴越抿着嘴想了想,然后道:“这样行是行,不过,我觉得这样做的话,不太稳妥,容易被人先下手。这个事情,沈伟光那边肯定早有铺垫。我觉得这个事情,我们要么不做,要做就得做到万无一失。不然的话,好处没得到,反而得罪了沈伟光,多少有些不值。”

    吴越这话,和之前老唐说的话,倒是意思差不多。梁建下意识地打量了一下吴越,忽然觉得,老唐跟吴越在性格上,还是有些相近之处的。两人做事,都有一股狠劲。而这股狠劲,在梁建身上,就有些欠缺。

    正在梁建走神的时候,吴越又说道:“我觉得,我们要做这个事,就得快准狠!”

    “怎么个快准狠法?”梁建问他。

    吴越皱起眉头沉思起来,梁建也不打扰他,由着他慢慢想。

    大概过了一两分钟,吴越抬头看向梁建,开口说道:“我想了一下,这个事情,我们得分三步同时走。”

    “哪三步?”梁建顺着话问。

    吴越回答:“第一步,你待会跟我一起去找杜省长,尽量说服他,明天我跟他一起走去华京。他这一次提前从常务副省长的位置退下来,他是受了委屈的,上面多少会给他一些面子。有他在,我的毛遂自荐相对会有用一些。”

    梁建听后,想了想,觉得有些道理。杜明亮这一次被上面提前调往华京,虽说服从组织安排是每个公务员的责任和义务,但他作为常务副省长,也没什么原则上的错误,提前被调往二线,这在某种程度上,绝对是受了委屈的。上面肯定也会考虑这方面的因素,酌情地给他一些面子。如果杜明亮肯帮吴越说句话,那吴越的毛遂自荐,起码能让某些人的心里记住。

    “那第二步呢?”梁建问。

    吴越说:“第二步,戚省长那里。常务副省长主要是配合省长的工作,戚明作为省政府一把手,上面肯定还是要考虑他的意见的。”

    梁建点了点头:“戚省长那里,我可以去说。”

    吴越点点头,然后接着往下说:“这最后一步,那就是你之前所说的你家里那边。前面那两步,只能算是铺垫,你这边才是最重要的。所以,成败的关键就在你这里了。”

    想最快看到我的文,可以关注我的个人微信公众号:行走的笔龙胆。上面还有免费官文:江南往事,每日更新。等你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