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 诚实的莫军(一)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老唐是早上快八点的时候,给梁建打的电话。梁建正在吃早餐。看到是老唐的电话,梁建走到房间里去接了起来。

    “那个碧海集团的事情,我已经打听过了,问题不大,不过需要付点代价。”电话一通,老唐寒暄了两句后,就说起了正事。

    梁建听后,眉头微微一皱,能让老唐在意的代价,肯定不小。梁建沉吟了一下后,问老唐:“那您的意思是?”

    老唐道:“不是不能帮,但我们唐家也不是做慈善机构的,这一点,你应该明白,也能理解吧?”

    “理解。”梁建说:“您直说就好。”

    老唐笑了一声,道:“我不是在跟你谈判,你是唐家的一份子,我希望你跟碧海集团去谈。”

    梁建一愣,旋即意识到自己刚才的态度,可能不太合适。他将自己和老唐放到了一张桌子的两面,而实际上,他们应该是一面的。

    梁建忙说:“没问题。不过,碧海集团的总部好像不在江中。”

    “他们总部在哪不重要,现在是他们有求于人,而不是你。你要明白,这其中的区别。跟人谈判,有些时候必要的架子还是需要的。”老唐说道。

    “好。”梁建应道:“那您觉得,碧海集团出什么样的条件,可以同意?”

    老唐说道:“这个你决定就好。”

    梁建一听这话,顿时就明白了。老唐这多半又是存了想培养的心思,所以拿碧海集团给他练手了。

    老唐又说:“碧海集团那边,你自己去联系,我就不帮你联系了。”

    “好的。”梁建说道。说完,忽又想起一事,于是又问:“对了,爸,那个沈连清的事情怎么样了?”

    老唐回答:“在走流程了,这个月底应该就能去你那里了。不过,省里没适合他的位置了,暂时将他先安排在了宁州。正好,这宁州市市长也算是你的熟人,就把沈连清安排到市政府做市政秘书长了,先让他过渡一段时间,等有合适的机会,再想办法往省里调。你觉得怎么样?”

    梁建说起宁州市长,梁建才恍然想起,这宁州市长是以前在华京时,他出到市政办时的秘书长曲魏。

    他这次下来,还没想到要跟他联系,他也没主动联系自己。不过,那时在华京,两人的关系便不是很好,曲魏不主动联系,也能理解。只是,沈连清安排到他收下做事,是不是妥当,还真不好说。

    曲魏这人,工作上和品性上问题应该不大,但曲魏会不会因为自己的关系,苛待沈连清,那就不好说了。

    这个事情在走流程了,梁建起先没有好好关注,现在再提意见,也不妥。再者,老唐也说了,这只是过渡。于是,梁建便道:“就按您说的来好了,谢谢爸。”

    “谢什么谢,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行了,我也不跟你多说了,我赶时间。回头再联系。”老唐很快地挂了电话。

    梁建放下电话后,想了想,给沈连清发了条短信,把关于他调动的事情,说了一下。过了有一会,沈连清才回了短信:“我都听您的。”

    这回,没能将沈连清直接安排到自己身边,梁建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失落的。不过,他来了江中,宁州到省里,想调动,还是比较方便的。不像现在,跨省的调动,即便只是个小干部,也总是要走上面的程序,总归麻烦。

    梁建想着,又给沈连清发了条短信,说:“这次省里没合适的职位,你先过来,等回头有合适的职位了,再想办法调。”

    沈连清很快回复:“恩。一切听您安排。”

    梁建看了一下,总觉得这几个字中,含着点失落。不过,这事情,也非他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所以,沈连清失落,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何况,他自己也有些失落。

    梁建收起了电话,走出卧室,继续吃早饭。金灿和牛达都在等着,他没来,也不敢继续吃。梁建看他们一个都还没吃完,便道:“下次不用等我,自己吃就行。”

    金灿看了他一眼,说了声‘是’。

    八点四十五分,莫军上来敲门,等梁建出发。

    梁建收拾了一下后,就和莫军一起下楼了,楼下门口,卢天河和萧正道他们都已经等着了。

    卢天河跟梁建打过招呼后,立即跑过去给梁建开了门。他的殷勤,让梁建多看了他一眼。总觉得,今天的卢天河,和昨天有些不一样。

    一行人上了车后,直奔城外的滨州影视城。

    车子走到一半的时候,金灿的手机忽然响了。她看了一眼后,转头对正在闭目养神的梁建说道:“是莫书记的电话。”

    “你接吧。”梁建没睁眼,道。

    金灿接了起来,刚打了个招呼,也不知道对面的莫军说了什么,金灿的脸色就变了。

    “我知道了。我现在就跟梁副省长汇报这个事情。”金灿说完就挂了电话,转过头,梁建已经睁开了眼。

    “莫书记说,印染厂的人把滨州影视城的入口给围了,而且跟碧海集团的工地施工人员起了冲突。”金灿皱着眉头,透着忧色。

    梁建也皱起了眉头,他问金灿:“这印染厂的员工怎么会突然把滨州影视城给围了?”

    金灿犹豫了一下,道:“梁副省长,我觉得这个事情,像是有人在背后故意操控的。”

    梁建看了她一眼,没接话。不过,梁建的心里其实也有这样的猜想。

    梁建沉默了一会后,对金灿说道:“掉头,回酒店。”

    金灿立即吩咐司机掉头。梁建的车在中间,他的车一掉头,后面跟着的也立即掉头了。前面那辆开出去没多远,发现后面不见了梁建的车,立即停了下来。那辆车上,坐的是萧正道。

    萧正道给跟莫军坐同一辆车的市委秘书长费禹铭打了电话,问是什么情况。萧正道得知梁建的车子掉头往酒店去了后,愣了一下,旋即立即吩咐司机也往回开。

    车子开出去半个多小时后,又重新回到了酒店。

    车子一停,后面那两辆车上的莫军和卢天河立即下车,往梁建的车子这边赶过来。梁建没等他们过来,就自己开了门,径直下车,一路往里面走。

    莫军和卢天河是小跑着跟上来的。

    “梁副省长……”莫军追到旁边,歉意颇深地喊了一声。梁建看了他一眼,道:“到房间再说。”

    莫军立即闭了嘴。旁边原本想说话的卢天河,也不好再说话了。

    其余人,都被金灿留在了下面大堂里等着。

    到了房间里,门一关,梁建往沙发里一坐,看着莫军和卢天河就问:“印染厂的人,为什么要围影视城的工地?你们谁来解释一下这个事情?”

    卢天河低着头,不说话。莫军皱着眉头,面有犹豫之色。

    梁建也不着急,静静等着。

    其实,今天这事,要换了他以前的性子,多半是要去现场亲自看一眼的。但他今天做了一个不一样的决定。印染厂的员工,绝非善类,能够闹了那么多次,都是老油条了。而且,背后有人撑腰,多半也不怕闹事。他们趁着这个时间,围了这影视城,背后肯定是有人指点,虽然目的不清楚,但可以肯定这就是做给他梁建看的。亦或者是想利用梁建在这里,给莫军他们施压。不管哪一种,他们总有他们认为站得住脚的理由。

    梁建不想被人当枪使,更不想在这个时候,闹出点什么新闻来,所以,既然提前知道了这个消息,避开才是最明智的。

    莫军先开的口。莫军说:“影视城这个项目在最初规划的时候,是打算把印染厂那块地也一同征用的。不过,印染厂的老板对赔偿价格不满意,谈了三次都没谈妥,最后,我们只好放弃了印染厂的那块地,将原本的规划改了一下,从旁边又多划了一块地进去。印染厂跟我们之间的矛盾也就是从这件事开始结下的。这也是为什么印染厂之后多次闹事的最根本原因。印染厂想让我们按照他们设想的价格来收购这块地。其实,这家印染厂如今的营业状况并不好,已经到了入不敷出的状态。他们也是抱着趁拆迁捞一笔,然后就不干了的心思的。我们当时因为考虑到印染厂的员工安置问题,所以给出的赔偿,本身就比标准要高一些的。归根究底,就是因为这印染厂背后有人撑腰,否则他们也不敢这么闹。”说到此处,莫军脸上流露出恨恨的表情。

    卢天河在旁边适时地附和了一句:“莫书记说得没错,这事情的罪魁祸首还是这印染厂背后的那个人。”

    梁建看了看他两人,又问:“那他们今天围了影视城的目的是什么?”

    莫军回答:“他们估计是想逼我们同意他们的条件。毕竟,这也算是丑闻。您是领导,在领导面前出了这种事情,一般人都是尽可能能瞒就瞒。”

    “那你怎么不瞒?”梁建问。

    莫军苦笑一下,道:“要是滨州政府有钱,我说不定就瞒了。”

    梁建听后,笑了笑,朝着莫军说道:“你倒是诚实。萧正道呢?”

    这时,卢天河忽然就朝莫军使了个颜色。梁建正好瞧见了,就问卢天河:“天河同志,你有什么话要说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