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8 多一条路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戚明沉默了下来,紧皱的眉头下,是他满腔的不解。半响后,他嘀咕道:看来,之前有人说他这人喜欢自己找麻烦,这话还真是没说错!

    “您说什么?”卢天河没听清戚明这话,追问了一句。

    戚明道:“没什么。行了,我知道了。不管他们做什么,你别插手就行了。还有其他事吗?没其他事,就挂了。”

    “戚省长,您等等!”卢天河一听戚明要挂,忙喊住了,道:“戚省长,我觉得,或许我们可以借此机会,拉拢一下这位梁副省长。”

    戚明听到这话,一愣,旋即皱眉说道:“这种事情,不用你操心。你现在就记住一条,招待好梁建,不要让他挑到什么毛病。”

    “我知道了,戚省长。”卢天河讨了个没趣,有些讪讪。不过,他跟了戚明这么多年,也早已清楚他的性格,立即就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

    “没其他事了吧?”戚明有些不耐地问。

    卢天河答:“没了。那您早点休息,我不打扰了。”

    戚明恩了一声,就挂了电话。卢天河放下手机,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他眉头微皱,露出沉思的神色。

    卢天河想的是,如果戚明不帮,那他是不是要做些什么?这当然不等于是背叛了戚明,不过是自己给自己再多留一条路罢了。

    但卢天河也清楚戚明的性格,他要是这么做了,万一被戚明知道了,自己必然是没好果子吃的。

    卢天河在犹豫的时候,戚明也在考虑。

    他在衡量,这高书记和梁建的分量,到底谁更重一点。如果不算上梁建的背景,那毫无疑问,高书记自然要更重一点。可要是算上,那就不好说了。

    但,除此之外,戚明还有一层担心。上次林飞的事情,戚明虽然让李端放风出去了,将责任推给了沈伟光,但未必梁建不会再记恨自己。如果梁建心里记恨自己,哪怕自己这次帮了他,梁建也未必念他这个情。

    所以,戚明得确定,梁建会念他这个情。

    戚明想了一会后,站了起来。这事,即使梁建真要对付萧正道,也肯定得等他调研结束,所以,他也不用急。

    他不急,卢天河倒是有些急。

    卢天河在房间里想来想去,最后还是觉得,给自己多留一条路比较好。想好之后,他倒是毫不犹豫,立即拿起手机,拨通了莫军的电话。

    “莫书记啊,休息了吗?”卢天河笑着问。他难得在莫军这里,笑得这么真诚。

    莫军一下就听出了异样,立即有些警惕起来。他问:“什么事?”

    卢天河道:“你要是没休息,我想找您聊一聊。怎么样?”

    “那你过来吧。”莫军道。

    卢天河挂了电话,也没立即出门,他想了一会后,把秘书叫了进来。他问秘书:“之前我让你准备的东西呢?”

    秘书道:“在我那边。要我给您拿过来吗?”

    卢天河点了下头。

    秘书很快将东西拿了过来。卢天河拿到手里掂了掂,接着,脸上露出了些许笃定的笑容。

    “行了,没事了,你回去休息吧。”卢天河抬头对秘书说道。

    秘书点点头出去了。

    他一走,卢天河拿着那东西,也出了房间,拐了个弯就到了莫军的房间。莫军的门早就开了,虚掩着。卢天河轻轻敲了一下,就推门进去了。

    进门,莫军鼻梁上架着副金丝边眼睛,在看文件。卢天河略微愣了一下,然后道:“你怎么戴起眼镜了?”

    莫军道:“以前受过伤,现在年纪大了,眼睛有些老花了,白天还好,晚上不戴眼镜,看不清楚。”说罢,他放下手里的文件,又把鼻梁上的眼睛摘了下来,放在了一边,然后抬头看向卢天河,道:“茶我就不给你泡了,之前喝了那么多,估计你也喝不下了。这里有份甜品,我刚让秘书去厨房拿的,味道还不错,你尝尝。”

    卢天河看了一眼那甜品,拿过来,尝了一口,然后道:“味道确实不错。不过,我血糖有些高,这甜的不敢多喝。”说着,他就放下了。

    接着,莫军就看到了他坐下时,放在一边的那个手提袋。顿时,莫军眉头微微一皱,问:“那个是什么?”

    卢天河听他问了,微微一笑,伸手拿了过来,往莫军眼前一放,道:“你看一下。”

    莫军拉了过来,看了一眼,里面是一个木头盒子,看着挺精致的。莫军看了一眼,就又把它推了回去。他沉下脸,道:“你这是干什么?”

    卢天河笑着说道:“你这么紧张干什么!我这不是送你的。我是让你送梁副省长。”

    莫军一愣,旋即立即皱起眉头,道:“不用!你还是拿回去吧。”

    “你放心,这里面不是什么值钱东西,就是点茶叶。梁副省长不是爱喝茶吗?这里面的茶叶是我从老茶馆的老板那里买来的,这是他们店里的镇店之宝,从来不卖的。今天晚饭的时候,不是正好说到了这个老茶馆吗?梁副省长这次过来行程紧凑,我估计是没时间亲自去喝的,所以,你拿去送他,岂不是正好?”卢天河说完,带着一丝微笑盯着莫军。

    别说,莫军还真是被他说得有些心动。不过,他略一冷静后,就拒绝了。这卢天河也不是好相与的,今天要是收了他这东西,必然自己是要付出代价的。于是,他说道:“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这东西你还是拿回去吧。”

    卢天河被拒绝,也没生气,反而是微微一笑,道:“莫书记,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不过,我今天是有意来求和示好,你要是不给这个面子,回头你可别又怪我不配合你。”

    卢天河这话有些威胁的意思,但却确实正好说到了点处。莫军其实挺希望卢天河能配合他的工作,如果他配合,他在滨州的工作开展起来也会更加容易。对付一个萧正道,也就不用这么吃力了。

    莫军犹豫起来。

    卢天河见他犹豫,胸有成竹地笑了笑,接着又道:“莫书记,过了这个村可没这个店的!你想好了啊!”

    莫军看了看那袋子,再看看卢天河。他犹豫了一会儿后,微微咬牙,然后道:“行,东西我收下,不过也请你记住今天你自己说的话。”

    “你放心,我不仅记住,我还会有实际行动。”卢天河说道:“去年年底的事情,你不是一直想不通,为什么会没成功嘛!”

    莫军一愣,旋即脸色大变,怒色顿起,朝着卢天河,就咬牙喝道:“是你搞得鬼?”

    卢天河也不承认,也不否认,只是微微一笑,道:“是不是我搞得鬼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手里有你想要的东西。”

    莫军再次神色微变:“你怎么会有那些证据?”

    卢天河呵呵一笑,道:“我虽然不想惹事,可我也不傻。这萧正道如此嚣张,别看他现在对我还算恭敬,但难保没有一天他不会把主意打到我身上来。我自然是要早做准备的。”

    莫军看着他,神情逐渐冷静下来。过了一会,他冷笑一声,道:“看来,萧正道这狐狸到底还是没你老。不知道他要是知道你出卖了他,会是什么表情?”

    “这怎么能算是出卖呢?我跟他从来就没合作过。”卢天河道:“我知道,你知道一些事情。不过,有一点我还是敢发誓的,我这人伤天害理的事情不做,犯法的事情不错。”

    “助纣为虐,难道还不够吗?”莫军冷眼瞧着他反驳道。

    卢天河一愣,旋即收起了笑容,反问莫军:“那莫书记的意思,到底是想要这证据呢,还是不想要?”

    莫军愣了愣,旋即哼了一声,道:“既然你主动送上门来,那我自然是却之不恭了。”

    卢天河笑了起来。

    “那证据呢?”莫军问。

    卢天河道:“你这么着急干什么?心急可吃不了热豆腐。你放心,我既然说了会给你,这点诚信我还是有的。”

    莫军审视着他,过了一会,道:“我就信你这一回。”

    卢天河笑了笑,然后说道:“有一件事,我想请莫书记帮个忙。”

    莫军早知他这么送上门来,必然是有目的的。他冷冷一笑,道:“你说。”

    “我想请莫书记在梁副省长面前,替我美言几句。”卢天河看着莫军说道。

    莫军看着他,道:“既然你想在梁副省长面前博个好印象,这茶叶,你怎么不自己去送?”

    卢天河道:“我送,梁副省长未必收。但,莫书记你送,就不一样了。我看得出来,梁副省长还是挺欣赏你的。”

    莫军道:“你倒是火眼金睛,什么都看得出来。”

    卢天河笑了笑,道:“怎么样?肯还是不肯?”

    “明天你好好表现,比我说什么话都管用。”莫军说道。

    “好好表现自然也是必须的,莫书记的美言自然也是需要的。”卢天河道。

    莫军看了他一眼,顿了顿后,又道:“你说,要是戚省长知道你现在说的这些话,会怎么样?”

    卢天河脸色一变,顿时黑了下来。他咬牙恨恨说道:“莫军,你别太过分!”

    莫军听后,反倒是哈哈笑了起来。笑了一阵后,他道:“我还是比较习惯这样的你。刚才那样客气的你,还真是不习惯。”

    卢天河脸色变了再变,有些忿忿。

    莫军看着他忿忿的脸,心里莫名地觉得有些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