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1北川之变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梁健盯着安涂生说:“定,可能是周书记、庆市长定的。但是,现在你是分管副市长,省委省政府的意见没有落实,首先要问你的责!至于周书记、庆市长那边,他们现在省里是吧?我们这就回省里去问他们。”说着,梁健就问左右随行的副厅长,有没其他要说的,他们都说:“没有。”梁健当场就站了起来,说:“那么今天的调研就到这里了,我们回去吧。”

    随行的副厅长,之前就对涌涛市的怠慢很是不满,听到梁健这么说,当然也就不给涌涛市面子了。

    常务副市长方学(之前因为跟一位书友的名字有些重合,就此改过)一看就着急了,忙道:“梁省长,我们酒店和晚宴都已经安排好了,请梁省长务必留下来啊。周书记和庆市长晚上可能也会回来。”梁健道:“他们在省里有急事,还是我回省里见他们吧。”梁健去意已决,不可能再留下来了。常务副市长方学等人,只好将梁健一行送上了商务车。

    看着车子绝尘而去,常务副市长方学开始忧心了,他转向了一边的副市长安涂生:“安市长,今天你把梁省长惹毛了,到时候你怎么收拾?”安涂生却不以为然,“方市长,这没什么大不了。北川书记支持我们。方市长,如果你需要的话,我下次专门把你引见给北川书记。”方学也知道安涂生与北川的关系,从目前的情况看,北川的前途是要比梁健更乐观的。方学也就不再多说了,只是提醒了一句:“可是,梁省长这边最好也不要得罪,梁省长并不是吃素的。”

    回到了办公室之后,方学的不放心就更为严重了,于是就给市长庆贺打了电话,报告了情况。此时,庆贺和市委书记周宏超还真的在省长戚明的办公室里,汇报涌涛港口新区建设的情况。其实,这情况早一天汇报、晚一天汇报都没有什么关系,但是戚明却偏偏选择让他们这个时候来汇报,本就有用意。

    庆贺听到了消息之后,就立刻向周宏超汇报。周宏超也立刻向戚明汇报了:“戚省长,可能得替我们向梁省长说句话啊,否则梁省长估计对我们要有成见了。”

    戚明笑着靠在了椅子当中,说:“没事,我来给梁省长打电话吧。”戚明就拿起了手机,拨通了梁健的电话。此刻,梁建的商务车已经奔驰在了宁涌高速上了。他见到戚明的电话,就猜到是怎么回事了,不想接。但他没有意气用事,将电话给接了起来,声音中带着轻松的笑意:“戚省长,您好。”戚明原本还以为梁健会很恼怒,但是从声音中,根本听不出来。

    戚明也带着笑意道:“梁省长,有个事情,我要说不好意思了。今天我给忘了你去涌涛市的事,把周书记和庆市长都叫来研究港口新区的建设了。港口新区是国家战略部署,一忙这个事情,我把其他很多事都给忘记了。让你在涌涛市受冷落了。”梁健听出了“港口新区是国家战略部署”这句话的意思,是用来说明这个事情比梁健去调研更加重要。

    梁健的话音中仍然带着笑意:“戚省长,不存在受冷落不受冷落的事情。去之前就通知好的,原则上不影响主要领导的工作。如今周书记和庆市长都有更重要的事情,理应不用陪同我,否则反而跟我们去调研的初衷不符合了。另外,我之所以没有留在涌涛,也是因为该了解的情况都了解了,留在涌涛牵涉当地精力,也浪费公务开支,所以想想就回来了,明天一早就能正常开展工作了。戚省长,如果周书记、庆市长这会儿还在你这里,请帮助跟他们说一声,让他们不必多虑,我们都是为了工作,工作干好了就行了,其他的繁文缛节我们不讲。”

    梁健的这句话并非客套,在他看来,推进工作比各种客套更为重要,但问题是,如今涌涛市却将省委省政府出台的城市管网建设意见置之不理。

    下面暴露的问题,往往有上层的原因。这话一点都不假。涌涛市敢于不推进城市管网建设,原因很有可能就在于戚明也不注重这块工作,让他们以港口新区建设为由延迟城市管网建设。这是梁健无法忍受的。

    梁健回到省政府大楼的时候,已经将近下午四点多了。他以为市委书记周宏超或者市长庆贺至少有一个人会打电话过来,跟他说一声抱歉。但是他们没有,仿佛他们让戚明打了这个电话,问题就解决了。梁健也没有多去想这个事情,他让牛达去把金灿叫来了。

    今天的金灿,身穿一件乳白色的薄羊绒衫,胸前丰满的曲线呈现惹眼的弧度。不知为什么,梁健感觉今天的金灿特别的美。

    也许人在心情不快的时候,会觉得女人的美更为吸引人。酒和美色,都可以让人忘却烦扰。但是,忘记不等于没有。不管怎么样,问题都需要解决;否则就是你被问题解决!于是,梁健强自将目光从金灿身上移开。可,注意到了梁健目光的金灿,此刻脸上却已经微微地浮现了一丝微红。只是两人都心照不宣对对方的好感。

    金灿先开口问:“梁省长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梁健也不隐瞒:“调研中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上半年我们出台的城市管网建设实施意见,在某些市根本没有落实,甚至都没有启动建设。我要辛苦你一下,让综合处起草一个今年省政府重大决策部署贯彻落实情况的考核方案,下个礼拜,就下去考核。考核结果,纳入年终综合考核当中。”

    “好的,梁省长。”金灿点了先头,随后她又说,“梁省长,不过我有一个建议。”金灿是秘书长,提出参谋建议很正常,而且从以往的情况看,金灿提出的很多建议都是具有建设性的。梁健就说:“你说。我听着。”金灿就道:“我建议,不要搞所有省政府重大决策部署落实情况的考核,这一方面要戚省长同意才行,另外一方面容易重点分散,抽人也不好抽。还是就考核城市管网建设情况。这项工作如今您是工作组长,你单方面就可以签下去,人也是领导小组当中现成的,没有部门敢推诿。”

    梁健并非没有考虑过单考核城市地下管网建设的情况,但是他的顾虑是:“我刚刚去了涌涛市,发现他们这方面工作薄弱,立刻去考核这项工作,他们会不会认为我针对他们?”金灿却显示出了柔中有刚的个性:“就是要让他们知道,针对的就是他们。谁教他们不落实省委省政府的意见?只有针对他们,他们才能引起重视。”梁健回味金灿的话,觉得她的建议很有道理。要得罪人,就要彻底得罪人,何必绕一个圈子、浪费大量人力物力去考核所有重大决策部署贯彻落实情况呢?干脆就考核自己最关注的这一样,以点带面,在面上起到触动作用。

    梁健很是欣赏地道:“金灿你的建议很好。就这么干。”金灿的眼中也显露出了一丝兴奋:“我这就去拿方案。”

    周五通知下发,是梁健签发的。周一,考核组就下去了。

    这时候,北川正结束了为期一周的调研,回到了省委。上班不久,他就接到了宁州市副市长安涂生的电话。安涂生在电话中诉苦着:“北川书记,梁省长他是有意针对你啊。你前脚刚离开涌涛,他就来了。当着众位领导的面,他就批评我。我猜,梁省长肯定是得知了您和我的关系,故意来给我穿小鞋了。我听说,梁省长本来要用一个他的部下叫朱怀遇的。现在估计听说我在竞争副秘书长这个岗位,故意来整我了。今天城市管网建设考核组又要到涌涛了。”

    北川听了之后,也有些烦乱:“涂生同志,我在涌涛就对你说过了吧,城市地下管网建设你们也要做。但是你们却没有做,现在被动了吧?”安涂生着急地道:“北书记,现在怎么办?你要帮帮我呀。”北川听了之后,对安涂生道:“你现在先不要着急。我这里会想办法。这次已经不是你和梁健的事情了。而是我和梁健的事情。”听北川这么说,安涂生心中大定。北川既然把这次的事情,看成是自己与梁健的较量,那么安涂生就不会有大事了。北川背后的实力,安涂生是绝对迷信的,上次的较量,还不是北川赢了吗?坐实了副书记这个重要的岗位。

    放下了电话,北川一时没有思绪,一会儿之后,他打了一个电话。不一会儿,现任的政协副主席卢天河敲门进来了。北川说:“天河主席,请坐。”卢天河在担任省政协副主席之前,曾经是省委副秘书长、研究室主任,与北川有短暂的交集。

    卢天河对目前的安排明显是不满意的,但是他对新来的北川倒是印象颇好。北川也听说,卢天河跟梁健的关系也很是一般。

    喝了一会儿茶,北川道:“天河主席,我想向你请教一个问题。”卢天河听到北川向他请教问题,有了一丝存在感,他说:“北川书记尽管问。”北川就道:“想了解一下,梁省长的关系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