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局势涛涛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徐京华的家里,四室两厅的房子,装修很简单,摆设也很普通,但收拾得很整齐干净,一看就知道,家里定然有个贤惠妻子。

    徐京华进门,就闻到了满屋子飘着的香味,还没见到人,就扯开嗓子问:“做了什么好吃的,这么香?”

    有笑声从厨房里传出,一个围着围裙的普通女子从里面转出来,手里端着一个陶瓷盆,见到门口就徐京华一个人,愣了愣,问:“怎么就你一个人?小许呢?”

    徐京华怔了一下,才恍然想起,昨天自家这位贤惠娘子可是叮嘱了他让他今天叫小许到家里来吃饭,可是他今天一忙就给忘了,回来路上又被宋美婷和罗贯中的事给分了心,就一直没想起来。于是,忙跟自家娘子认错。

    徐夫人瞪了徐京华一眼,嗔道:“那回头给华子送糕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糕?什么糕?”徐京华又怔了一下。

    徐夫人回答:“我昨天不是说了么,前几天有人送了点桂花来,我做了桂花糕,本来打算让小许来吃个晚饭,顺便拿点桂花糕去,给华子也带点去。”

    徐京华一拍脑袋,不好意思地跟自家娘子再次认错:“看我这脑子,都给忘了。”

    “知道你忙。”徐夫人白他一眼,转身进厨房端菜去了。徐京华在门口笑着,显然十分受用。

    家里,就徐京华和徐夫人两人。他们的孩子去外地上学了,寒暑假才会回来。本想请个保姆,奈何徐夫人太贤惠,于是就清清冷冷的两个人,不过这也有好处,时间久了,徐京华感觉好像又回到了年轻时候,那段刚和徐夫人在一起的日子,甜蜜温馨,两人腻在一起总也不觉得烦。

    刚吃过晚饭,徐夫人就拿了两盒用布包好的桂花糕出来,一盒是小许的,让徐京华明天上班的时候带去,一盒是华子的,让徐京华赶紧就送去。

    徐京华一边接过华子那盒桂花糕,一边与自家夫人开玩笑:“我怎么觉得,你对华子比对我还上心呢,不怕我吃醋?”

    徐夫人看他一眼,道:“我倒是希望你吃醋,我们在一起到现在你就没吃过醋!我都不知道,你吃醋是什么样子的。”

    徐京华笑着答:“就是现在这样。”说着,想过去,搂她入怀,一吻香泽。可被徐夫人脸颊微红地推开,道:“都老夫老妻了,别闹。赶紧去吧,早去早回。”

    “行。那我走了。”徐京华拎着盒子往门口走。刚走到门口,忽听得徐夫人问:“华子他女儿,今年也该有二十七八了吧?”

    徐京华愣了一下,回头去看她,不知她怎么就忽然想到了华子的女儿。徐夫人叹了一声,道:“今天跟女儿打电话,跟我提到了。想起来,她两小的时候,挺要好的,要不是后来……”徐夫人说到这里,戛然而止,脸上神情多了些惋惜。

    徐京华想起刚才路上小许说的事情,心情又差了几分,再想想这些年他们那几个人之间发生的事情,跟着叹道:“苦了那个小姑娘了!”

    “华子也苦。”徐夫人转过头来,跟着感慨了一句。

    “我走了。”徐京华说道。徐夫人点头。

    出门,徐京华看了一眼手里这盒子,心情不由沉重。他今天还真不想去见华子。但,徐夫人发了话,不见也得见。

    一边往楼下走,一边给华子打了电话,联系好了地方后,徐京华自己开着车赶了过去。

    二十来分钟后,徐京华走进一栋别墅,别墅里就一人,华子穿着一身白色唐服,手里拿着一杯茶,开门看到徐京华自己拎着一个蓝布包的盒子,诧异了一下,往后看了看,确认就徐京华一人后,问:“怎么就你一个人,小许呢?”

    “他没来。”徐京华一边回答一边进门。华子关了门,跟在后面,又问:“嫂子又坐了糕?”

    “桂花糕,刚做的,立马就让我给你送过来了。”徐京华笑道。

    华子接过,打开闻了闻,赞了声:“真香,嫂子这手艺可是一绝。”

    徐京华笑着,没接话,看着华子捏起一块糕,吃得陶醉,心里却不是那么的轻松。最近,因为太和市的关系,他总想起宋美婷,还有华子的女儿。要说当初的事情,跟他也有些关系,若不是因为要帮他,华子和宋美婷也走不到今天这地步。最对不起的是华子的女儿,华子就这么一个女儿,却已经十几年没见了。

    华子转过头,看到徐京华出神,便问:“有心事?”

    徐京华看了他一眼,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华子敏锐,眼睛一眯,就问:“是那个女人的事情?”

    徐京华苦笑了一下,道:“在你面前,总是藏不住事情的。今天刚听到的,罗贯中应该又去见她了。”

    华子有一瞬间的愣神,旋即冷笑了一声,道:“见就见吧,跟我有什么关系。”

    徐京华看着他,好似浑不在意,但他知道,这个男人心里必然不像脸上这么轻松。他十分清楚,华子当初对宋美婷到底爱得有多深刻,否则又怎么会这么多年一直单着。

    但是,他们之间的事,徐京华终究是个外人,不好多说。关于宋美婷,他也不好评价什么,起码在华子面前,他不好评价什么。

    华子连着吃了两块糕,徐京华看着他像是泄愤似的吃法,心底里暗暗责怪自己刚才不该多那一句嘴。平日里,他不是个多嘴的人,今天怎么就没忍住。

    气氛不对,徐京华也坐不住,便准备走。刚要起身,忽见华子放下了手里咬了一口的桂花糕,转头看向徐京华,问到:“那个项目的事情怎么样了?我听华夫说,好像太和市那边反应不是很热切嘛?”

    华夫跟梁健他们见面的事情,徐京华早就已经从广豫元那边知道了。听华子这么一说,他便回答:“梁健现在一心都在煤企的事情上,估计也难以分身。而且,我认为,华夫也不用太急。罗贯中现在和梁健斗得正起劲,我们正好可以看一看!”

    华子答:“别看过头了就行。我听说,霍家驹已经送了五百万到太和市了,这一手雪中送炭,送得很是恰到好处啊!”

    霍家驹的五百万,徐京华也已收到消息。省里就这么大点地方,又是这个时候,个个人都竖着耳朵,警惕着每一丝的风吹草动。霍家驹的那五百万,刚一动,徐京华就已经收到了消息。听华子这么说,徐京华接茬:“霍家驹能在罗贯中手里撑三年没倒,又怎么会是个简单的角色。”

    “霍家驹简不简单,不重要。我的意思是,既然决定要做,那就别犹犹豫豫,缩手缩脚。想扳倒罗贯中,太和市是关键。梁健是太和市的市委书记,那梁健就是关键。所谓,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霍家驹能学勾践,其毅力和野心都不容小觑,你也要防着点。”华子语重心长地说道。

    徐京华点头:“我清楚的。”

    华子将刚才吃剩的桂花糕拿起来,塞到了口中,不再说话。徐京华坐了一会,便起身告辞。

    临出门的时候,门口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华子看了一眼,接了起来,问:“怎么了?”

    对面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华子的脸色忽然变了。

    华子匆匆挂了电话,不等徐京华问,就抢先说道:“出事了。”

    徐京华一震后,忙问:“怎么回事?”

    “还不清楚。”华子一边回答,一边准备去找车钥匙。徐京华拉住他:“坐我的车,我跟你一起去。”

    华子也没犹豫,跟着徐京华出了门,坐上他的车,就往机场赶。

    路上,徐京华问华子:“要不要,我给豫元打个电话?”

    华子手抓着车门旁边的把手,手背上,青筋一根根梗着,神情严肃得,仿佛刀都砍不破。听得徐京华的声音,他好一会才回过神,答:“也好,你打通了,我来跟他说。”

    徐京华拿出手机,直接扔给了华子,道:“我开车,你自己打。”

    华子拿着手机,找到广豫元的电话,就打了过去。可是响了很久,都没人接。徐京华见状,又道:“给梁健打。”

    华子又找到梁健的号码,打了过去。还是没人接。

    徐京华脸色难看,道:“给小许打,让他想办法联系上太和市政府的人,然后给我回电话。”

    华子已经没了耐心,道:“算了,我直接给胡东来打电话。”

    说着,就准备掏自己的手机,可掏了半天,也没掏出来。他根本没带。焦急之下,华夫一怒就将手里徐京华的手机给砸到了挡风玻璃上,又弹了回来,掉在自己身上。

    徐京华被吓了一跳,略微冷静后,劝他:“你发火急也没用。还是先想办法联系上太和那边的人。”

    华子深吸了好几口气,才将那颗像是正身处波涛汹涌的海上一般,忐忑无比的心,略微平静下来。忍着心底翻涌的担忧焦急,他又重新拿起徐京华的手机,翻出小许的电话,打了过去。

    而,这个时候,太和市,尤其是梁健他们,也正焦头烂额。

    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吞噬了太和市那座,曾一度是城市标签的五星级酒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