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7放松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上午,梁健把李瑞和金灿都叫过来,询问了《遏制房价过快上涨的暂行十规》的执行情况。李瑞说,最近房市的整体涨势是不可逆转的了,但是这“十规”一出,至少遏制了很大一部分的投机行为,并且在银行贷款方面的调整,也遏制了金融资本快速向房地产市场涌入的趋势。这些都是好的方面。

    听完了好的,梁健问道:“有些不良的反映,你们也要及时收集起来。我们现在做这个政府工作,其实是在做服务工作。将各方面的反馈意见整合汇总上来,然后我们再对《暂行十规》进行完善。但是,目前最为关键的,还是要把现有的‘十规’严格执行下去,把房价遏制在一个水平线以下,否则就是‘十规’的失败。这个事情,李秘书长你要重点抓、金灿副秘书长具体抓,一定要抓好!”

    李瑞和金灿看到梁健说得严重,就更加认真去对待了。李瑞将具体工作交给了金灿,金灿就布置下去,下午开有关“十规”执行情况的分析会。梁健对他们的办事效率还是肯定的。

    李瑞留下来,又汇报说:“梁省长,什么时候有空,我想向您汇报一个私人的事。”梁健看上午接下去的时间都没什么大事,就说:“你现在说就可以。”

    李瑞刚要汇报,就听到了敲门声。

    牛达小心翼翼地半开了房门,汇报说:“梁省长,狄秘书长来了。问你有没有空?”狄秘书长?这个省委省政府的大院当中,有几个狄秘书长?还不就是狄旭杰一个人吗?

    狄旭杰要来找自己?能有什么好事?梁健正在犹豫之际,办公室门一下子被推开了。“梁省长、李秘书长在商量什么国家大事啊?”原来,狄旭杰在牛达来汇报的时候,就已经跟了过来,也不等梁健同意,就推开了梁健办公室的门走了进去。

    若是别人牛达肯定就阻止他了,但是狄旭杰乃是省委秘书长,而他牛达只不过是梁健的秘书而已,他要阻止狄旭杰显然是不现实的,不仅会给自己带来麻烦,可能也会给梁健带来麻烦。梁健自然也清楚这一点。

    “狄秘书长好。”李瑞见到狄旭杰进去之后,也把话头收住,站了起来,走过来与狄旭杰握手。狄旭杰很是敷衍地与李瑞握了握手,随后对梁健说道:“梁省长,有没有空?跟你商量一个事。”梁健从座位中站了起来,没有立刻回答狄旭杰的话,而是看向了李瑞。

    李瑞就主动说:“梁省长,我这里没什么大事,下次再找时间汇报。狄秘书长,您和梁省长慢慢聊。牛达,你帮助沏茶。”说着,李瑞就收拾了桌子上的文件,走了出去。牛达给泡了一杯茶,放在沙发边的茶几上,随后也关门走出。

    梁健对狄旭杰说:“狄秘书长,真是稀客,来,坐。”说着,梁健就先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狄旭杰也跟着坐下来了。

    梁健本来想要拿出一包好烟出来,但是转个念头他就没拿出来,不知道为什么他不太喜欢跟狄旭杰一起抽烟。

    抽烟、喝酒,梁健都很挑剔,只有跟自己印象不错的人,他才会跟他们抽烟、喝酒,至于其他人,他就没有这个闲情逸致了。以前在乡镇的时候,他是没有办法、没有选择,因为那是交际的工具。但是,到达了今天这个层面,完全已经没有必要用香烟和酒来交际了。也没有人,傻到用香烟和酒来跟他们这样的省级干部打交道。

    梁健没有拿出香烟来,狄旭杰却是掏出了一包黄金叶。这是最近比较流行的高档烟,狄旭杰递给梁健一支。梁健没有接,而是摆摆手道:“狄秘书长,我最近不再抽烟了,一抽喉咙不舒服。”狄旭杰神色微微有变,梁健不接他的香烟,其实一定程度上是不给他脸子。

    他兀自一笑,点上了香烟,深深地吸了一口说:“梁省长,不是我说,我们的某些领导真不是人。”

    听到狄旭杰这么说,梁健真是一愣,虽然狄旭杰没有明说是谁,但是肯定跟省委省政府的两位主要领导有关系了。

    梁健没有接话,他淡淡地问了一句:“秘书长,今天好像情绪不太好啊!”狄旭杰抬头看了梁健一眼,冷冷一笑道:“梁省长,你别告诉我,你的心情一点都不受影响!你的消息不会比我不灵通,肯定已经知道了,这次来当常务副省长的,很可能是华京大学的常务副校长姜行!”

    梁健坦然道:“我已经听说了。但是这也没什么,之前我还听说是您狄秘书长当常务呢!”梁健不大不小地刺激了狄旭杰一下。狄旭杰摇头道:“梁省长,看来你还是没有把我当朋友,还在拿我开心!我和你都被同一个人给耍了!”

    梁健没有回答他,因为他感觉到,狄旭杰的理智正在慢慢被恶化的情绪所侵蚀。狄旭杰看到梁健没有反映,就抬起头来看着梁健道:“梁省长,我实话告诉你。本来,这个常务副省长,不是我的,就是你的。可是你猜怎么着,姓沈的那货,我们俩人,他一个都不推荐,说我们这儿没有人适合常务副省长这个岗位,让华京方面再派一个人下来。你说,这说的是人话嘛?我们都是受害者,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

    梁健听到狄旭杰说出的话里面,差不多都是社会语言了,这说明狄旭杰恼怒已极。梁健不想跟着他的情绪走,就说道:“狄秘书长,干部任用是组织上的事情。我们其实只要干好现在的工作就好了。”

    狄旭杰难以置信地看着梁健说:“梁省长,这不会是你的真话吧!干部的政治生命,一年生一年死,如果这次被一个外人来填了常务副省长的位置,我们不知道哪天才会有机会!”

    梁健依然平静地说:“狄秘书长,我也同意你的说法。但是如果组织上认为,你在现在的岗位上更能发挥作用,而不是在更高的岗位上,那你和我都没办法,只能接受。先把现在的工作干好,等到组织上对我们有了新的评价,自然会给我们提供更好的平台。”听了梁健的话,狄旭杰就如看着外星人一般看着梁健,然后豁地站了起来,对梁健说:“就当我刚才的话没有说过,就当我没有到你的办公室来过。”

    随后,狄旭杰就冲出了梁健的办公室,“砰”地将梁健的门碰地很响。

    这是梁健来到江中之后,第二次被人碰自己的房间门。第一次是被自己的前秘书林飞,第二次就是被狄旭杰。梁健心想,当一个人被情绪冲昏了头脑,往往就会做出低水平的事情来,比如一个秘书长的狄旭杰就会做出与什么级别都没有的林飞一样的事情来。

    等狄旭杰走了之后,梁健心想,如果狄旭杰不立刻调整心跳,恐怕就会走上自我毁灭的道路。其实,像狄旭杰这样四十来岁就当上了省委秘书长已经很不容易了,如果就这样毁了,也着实有些可惜。但是,在这方面梁健也帮不上什么忙了,狄旭杰也不会听他的。那就只好随便他去了。

    牛达听到碰门声,跑了过来。看到梁健这里也没什么事情,就放心了。牛达说:“梁省长,下午香格里拉的会议两点半开始。”梁健说:“那我们早点出发,一点四十五吧。”牛达说:“好的。下午我让机关事务局找人,在门上装一块皮吧,这样门就碰不响了。”梁健想了想说:“你安排吧。”

    下午的会议是一个华侨招商会议。因为一旦有招商就会涉及到土地问题,因此一般都会邀请梁健来参加。但是,梁健一般也就来听听,不会讲话,所以比较轻松。坐在主席台上的时候,其他领导和华侨企业家在那里讲话,但是梁健就在笔记本上划思维导图,把近期的工作和长远的打算交融在一张图上。

    梁健其实很享受这个过程。很多领导在挨时间的时候,梁健却感觉时间哗哗哗不知不觉地流淌而过。据说,时间不是一成不变的,有时候它不是一种客观存在,而是一种个人体验,当你做喜欢的事情时,就会流淌地特别快,反之在讨厌的环境之中时间就如凝固不动一般难挨。

    会议结束,有工作餐。因为是宴请华侨,来自不同的地区和国家,就会有葡萄酒和香槟酒会。虽然大家都不会胡吃海喝,但还是会拿着杯子走来走去,多少会喝一点。

    等到酒会结束,省领导都各自坐车走了,华侨宾客也都回了房间。梁健让牛达也回去了,他独自留了下来。上次跟李瑞在这里吃过一顿饭,对香格里拉这家酒店的印象很不错。晚上他就想在这里走走,权当是运动运动,也放空一下心情。

    在香格里拉浓密的树荫之下,鳞次栉比的别墅之间走动,呼吸着新鲜空气,感觉还是挺不错的。他看到前面的山石之上有一间雅致的小屋,写有COFFEE的字样,他就忍不住走了过去。还是那个习惯,有咖啡的地方都想进去品尝一杯。

    当他走入的时候,发现咖啡馆里人不多,舒适的沙发上坐着两三个外国人。他瞧见咖啡的价目表,一杯咖啡的价格在80到250元之间。吧台之中,有一位女咖啡师正在投入地做咖啡。另外,一位负责点单的小女生,用甜美的微笑迎接梁健。想要一口气看请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行走的笔龙胆”。等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