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49惊人的变卦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心里有了这个事情,梁健喝酒就不怎么专心了。曲魏、郑东一也都察觉到了,但是也不敢说什么。过了一会儿,女政治部主任徐敏丽捏着酒杯,端到了梁健的面前:“梁省长,你以前跟下属喝酒,都是这样的吗?喝闷酒?”听到徐敏丽这么一说,边上的曲魏和郑东一都紧张起来,示意她别说。

    梁健被徐敏丽这么一说,又看到曲魏和郑东一的眼神,才意识到自己让气氛沉闷了,就说:“不好意思啊,徐主任批评的是,既然来喝酒了,就不想别的事情了。”徐敏丽冲着梁健一笑道:“今天,我是第一次见梁省长,我敬梁省长三杯酒,尽管我的酒量不行。”徐敏丽一张干净漂亮的脸蛋,一双淡然又带着执着的眼睛。

    梁健知道公安的女人,喝酒都被锻炼出来了,说“酒量不行”那是客气。梁健如今是副省长了,在喝酒方面理应保持理性,但是瞧着徐敏丽的这双眼睛,并没有矫情、也没有献媚,梁健就不想拒绝她,而且三杯三两的黄酒,梁健自认为还不会醉。他就站了起来说:“好。”

    徐敏丽真的将三杯酒连着喝了下去,她对梁健说:“梁省长,这是我敬你,你只要喝一杯就行了。”梁健又看了她一眼,感觉她说的是认真的,梁健不知怎么回事,豪气就来了:“我梁健还从来没有让一个女人喝三杯,自己只喝一杯的。”说着,梁健也就把三杯酒给喝了。边上的人就开始鼓掌了起来。

    曲魏和郑东一都有些愣了,他们对徐敏丽说::“徐敏丽,你从来没有跟我们这么喝过酒!”徐敏丽道:“那是因为你们总是想让我多喝。梁省长,却是不肯让我多喝。”这么说着,徐敏丽就靠在了桌子上,嘴中说“好困、好困。”梁健很吃惊,她就这么睡着了吗?他看向了曲魏和郑东一,问:“她的酒量真就是这样吗?”曲魏和郑东一都点了点头:“她的酒量就这么一点。平时她一般都不肯喝。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梁健也颇为意外,他其实并不想把她就这么喝醉的。

    如今已经是这个样子,梁健也没有办法,只好说:“那就让她休息一下。牛达、鲁翔,今天晚上不给你们任务,可以放开喝,不要喝醉就行。”梁健平时都不叫秘书喝酒,因为秘书是自己的最后一道防线了,秘书喝醉了,容易出事。不过,经过前期一段紧张的时间,他想要让自己的秘书也放松一下。对于牛达和鲁翔来说,领导跟他们一起喝酒的机会,其实就是拿他们当自己人,心里当然都是开心的。于是两个人都站起来,给领导敬酒。

    到了晚饭结束的时候,女主任徐敏丽还没完全醒来。曲魏和郑东一来到了她的身边:“敏丽,我们送你回去了。”徐敏丽却模模糊糊地说:“我要梁省长……梁省长送我回去。”曲魏和郑东一都看向了梁健,看梁健的意思。

    吃了羊肉,喝了黄酒,梁健也是全身发烫。听到徐敏丽软绵绵的声音,心中真的也是一动。但是,他心中立刻将那些念头都抹去了,对曲魏和郑东一说:“你们俩,一起把徐主任送回去,确保她的安全,不能出任何的事情。”听到梁健如此交代,曲魏和郑东一说:“梁省长,您放心,她是我们请来的,我们一定把她安全送回家。”

    这天晚上,梁健的脑海当中多次出现徐敏丽漂亮的脸蛋。再看看自己,床的另一边是空着的。他想,假如妻子项瑾就在身边,自己肯定就不会想那么多了。他拿起了手机,想要给项瑾打电话过去,但是号码拨得只剩下最后一个数字了,他又把手机放下了。心想,还是找个时间回一趟华京吧。

    第二天,梁健接到了书记办公会的通知。这次的书记办公会议,就是一个干部议题。原本省书记、省长、省副书记、组织部长、纪委书记参加就可以了,作为常务副省长的梁健无需参加。但是,沈伟光却让通知梁健也来参加,组织部长王永梅也没有反对。

    看看时间差不多了,梁健向书记办公会议室走去。到了省委,他看到副书记高安雄的办公室门开着,梁健依稀瞧见高安雄还坐在办公桌后面,看来他还没打算去会议室。梁健没有停留,继续往前走,进入了书记办公会议室。纪委书记章平心、组织部长王永梅已经在了。梁健跟他们点头,也坐了下来,喝了一口茶。

    省长戚明也到了,坐下来之后,戚明就朝副书记高安雄位置看了一眼,眉头忍不住就皱了皱。梁健知道戚明皱眉到底是什么意思。因为按照不成文的规定,副书记一般都是在省长前面来到会议室。高安雄向来也都遵守这不成文的规定,都在戚明前面到的。今天,高安雄却偏偏没有到。

    正在这时,高安雄和沈伟光一同走进来了。沈伟光一边走,一边在跟高安雄说话:“真的没有想到,华京方面调整的力度这么大。”高安雄满面春风地道:“是啊,这次力度真的大,简直是来了个斗转星移。”梁健注意到了高安雄脸上的表情,用“满面春风”恐怕还不足以形容,应该是容光焕发吧!这哪里还是昨天下午驼着背下车的高安雄?到底是什么能让高安雄的变化那么大?

    沈伟光说:“真的是出乎意料啊!山岳省段书记一下子就进中枢了,成为了首长!这简直出乎大家的意料!”高安雄笑着说:“是啊,我也没有料到。段书记也是我的老领导了,但是他口风真的紧,一点都不向人透露。”沈伟光坐了下来,但是与高安雄的话题却没有停止。他说:“高书记,你要及时去向老领导祝贺啊!”高安雄说:“我一早就给首长打电话祝贺了,首长说,电话里就别祝贺了,什么时候让我去一趟华京。”沈伟光的眼睛都亮了亮,对高安雄说:“别等。得赶紧去。这也是为了江中的工作啊。”高安雄朗声一笑说:“沈书记让我去,我肯定要完成任何啊。我准备一下,明天就进京。”沈伟光说:“一定要多请段首长关照我们江中。”高安雄道:“我这次去的目的不就是这个嘛!”

    旁若无人!高安雄和沈伟光聊天的时候,眼睛都没有看身边的人,好像这里只有沈伟光一个人一样。但是,哪一个人不明白,高安雄的每一句话,都是说给所有人听的。他这么一说,谁不明白,高安雄的老领导已经在华京担任非常重要的职务。这个职务不是开玩笑的,离权力的中心很近,目前在座的所有人都开罪不起,更别说轻视了。

    戚明先前还为高安雄的晚到而恼怒呢,可如今听到高安雄的这席话,戚明心里的那些怒气,就如破碎的气球一般,自动就放掉了。这时候,他也说了一句:“我们省里,有高书记与段首长的这一层关系,以后工作就方便多了。”高安雄却道:“这倒也不是,还是要靠我们自己努力啊。我了解首长,他对工作是非常严格的,越是他看重的地方,就越严格。”

    沈伟光说:“高书记说得没错,我们自己要把工作做好。在谈论干部之前,结合华京方面昨天的大调整,我先说一句:这次华京方面的调整幅度大,有些中枢机构和部委负责人都换了。我们在座的人,首先要主动进京去对接,不能把工作联络给拉下了。下个礼拜,重点就是做这个事情。高书记肩负的任务最重,要去拜访首长,争取对江中工作的关心。好了,下面请组织汇报干部议题吧。”

    章平心朝梁健这边看了一眼,梁健也意识到了章平心眼神中值得玩味的意思,但是他没有任何表示,翻看起了那些干部材料。

    组织部汇报完了,王永梅补充道:“各位领导,这次的干部调整,涉及到33个厅级岗位调整,还有10个巡视员职级的晋升。有些条线上的岗位,我事前也充分征求了相关省领导的意见。所以说,这个方案可以说是凝聚了集体的意见……”

    “集体的意见?”高安雄忽然之间就打断了王永梅的话,“组织部说的‘集体的意见’,应该是没有包括我的意见吧?”王永梅白皙的脸上,瞬间就红了起来,她赶忙解释道:“高书记,之前我是亲自到您办公室就有关人员安排,向您征求过意见啊!”

    高安雄盯着王永梅说:“你是征求过我意见,但当时我是怎么跟你说的?”王永梅想了想,又看看会议室内的领导,道:“这个……说出来……不太好吧?”高安雄却理直气壮地说:“没有什么不好的。只要是我当时说的,我就负责。”

    王永梅没有办法只好说:“您当时说‘你们爱咋咋地’。”高安雄说:“没错,我就是这么说的。王部长,难道你就没听出来,我不同意这个方案吗?”王永梅毕竟是女性,这会儿脸更红了。她心里说,我怎么知道你这是不同意,我还以为你是同意!但是这话,王永梅不敢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