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32激烈竞争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看到了方案之后,梁健的目光就向自己关心的岗位看去。金灿的拟任岗位果然就是镜州市市长。除此之外,还有几个岗位的变动,让梁健也很是吃惊,林海峰忽然从凉州市委书记岗位上,被调任省政府副秘书长、研究室主任。这个位置,曾经是卢天河呆过的,当时人家是从市长岗位上调上来的,最后好歹也上了省政协副主席。但是,此番林海峰也忽然被调到了这个位置,后续如何暂且不说,但目前来看是非常明显的,那就是戚明要清除沈伟光时期任用的重要岗位干部。

    还有一个人也被打击了。这个人就是原宁州市纪委书记、现任省委巡视二组长倪金。梁健当时给他的预期是省住建厅长、党组书记的岗位,但这次他的巡视二组组长的帽子被拿掉,留给他的却是省住建厅纪检组长的位置。省住建厅厅长、党组书记这个位置,比纪检组长这个岗位不知要好多少,厅长这个岗位是人家都来找你,纪检组长这个岗位是人家最好躲你。

    与倪金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省巡视一组组长谢斌华却得到了重用,直接去了省财政厅担任厅长。省财政厅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部门,财政厅长是省政府的财神爷,其他部门和地市都求着、供着的。倪金的处境和谢斌华的待遇,就是一个鲜明的对比。戚明应该是要告诉下面,谁跟自己保持一致,就能得到重要,其他人将会受到打压。

    戚明还主动安排了一些人。其中一个非常突然的变动,就是从华京方面安全委国际工作部调了一个向峰担任了省委副秘书长(正厅级),这里面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要把秘书长狄旭杰架空了。梁健曾经两次见过这个向峰,对此人的印象不是很好,应该是属于那种很有心机的人。

    凉州市委书记空缺了,戚明自然毫不犹豫地将市长杨润泽提拔为书记。这样一来,凉州再次成为了戚明安全的大后方。省政府秘书长的岗位也空缺,戚明想要把省发改委主任潘坚,也安排到省政府秘书长的岗位上去。在这个事情上,梁健断然提出了反对意见。他说,如今新省长还没有来,这个位置就先空着,让下面的副秘书长辛苦一下,坚持一段时间。新省长肯定会有自己的考虑,如今匆促上了一个政府秘书长,不太妥当。梁健的这个话,也是有道理,王永梅主动说,“这也是我没有考虑清楚,她也认为要不先放一放。”

    戚明在这个岗位上没有如愿,但是他转换思路,说那就让省发改委副主任费伟与宁州市分管发改的副市长辛志荣进行对调,他说,费伟、辛志荣同志是年轻干部又很优秀,可以多岗位锻炼一下。同级轮岗锻炼,又都是副厅,也没有理由反对。但是,梁健却知道,其背后有很大的不同:费伟是戚明的人,而辛志荣是曲魏的人。

    从方案上可以看出,戚明并非只考虑了自己的人,其他有关领导的利益也得到了照顾,比如宣传部有几名干部被提拔,有一个与宣传部长贾元成不怎么合得来的副部长被调离;省纪委也有两个室主任,是与倪金一起被充实到省直部门去担任纪检组长等等。很明显,戚明是以这种方式作为交换,让这些领导不要多说话。

    但是,梁健该说的话,绝对不会不说。他提出,金灿是省政府的秘书长,戚书记也是从省长岗位上过去的,对省政府的干部应该多关心啊。如果省政府秘书长出去,只能当一个中小城市的市长,恐怕对省政府以后的工作不利。省纪委书记章平心,也支持梁健的说法,认为省政府秘书长出去,可以担任更加重要的岗位,纪委和其他部门都不会有意见的。

    戚明却说:“正因为我是从省政府出来的,所以在对省政府办公厅干部的使用上,我采取了慎重的态度,否则别人会说我戚明偏向省政府办公厅的干部。至于金灿同志,毕竟是女同志,先让她在市长的岗位上锻炼锻炼,如果以后条件成熟的话,也可以升任书记嘛,这个并不矛盾。”

    这话是说得通,但是谁都知道,戚明对金灿并不待见,为此后续什么时候升任书记,根本就是没影儿的事。王永梅部长提出了一个折中的意见:“我向常委会建议,金灿同志的调整可以先放一放。反正现在新省长也没有到位。等到位后再作调整不迟。”

    戚明说:“并不是所有事情都得放一放。王部长,组织部的工作要有效率意识,并非什么事都要四平八稳。这一点,我上次就对你提出来过了。今天在会议上,再提醒一下。”王永梅听了之后心中一怔,戚明等于是在公开批评自己了。她感觉自己的脸会红起来,于是马上深呼吸了两下,让自己镇定下来,不让人看出心中的尴尬。

    在应对戚明的方面,王永梅慢慢地承受力也强起来了。

    只听省委副书记北川打圆场了:“讨论干部只是我们研究干部的一个环节。大家有不同的意见也很正常。戚书记,现在大家的意见有些不同,我们就用票决的方式来解决吧。”戚明点了下头说:“好,开始发表决票吧!”

    组织部在发票的时候,梁健的目光就一直看着副书记北川。在今天的九个常委当中,北川的表决票显得格外重要。但是,北川似乎没有意识到梁健的目光,一直就没有与梁健的目光触碰。这让梁健对北川的立场更加狐疑了起来。北川应该不会真的是要做过河拆桥的事情吧。

    票拿到了手中,梁健开始填写。填完了之后,组织部就收了过去,到了边上的工作台上,在省纪委的监督下,当场清点票数和唱票。十来分钟之后,结果出来了。组织部的一个副部长将统计结果交给了戚明。

    戚明原本是皱着眉头的,但是一看到统计结果之后,他的眉头舒展,脸上重现春风,笑着道:“我们常委会的意见绝大部分还是很同意的,现在我宣布一下得票结果:金灿同意票6票、不同意票3票;林海峰同意票6票,不同意票3票……”戚明一个个地念下去,从得票结果来看,整个方案,除了省政府秘书长空着,其他都被通过了。金灿要去镜州市担任市长,其他领导干部的调整也尽在戚明的掌控当中。

    梁健再次朝北川看去,北川还是没有看梁健。

    梁健回到了会议室之后,心情很是沉闷。自己这方面的人,他想要保护的,一个都没有保护好。关键是,北川似乎再次表现了言而无信的一面,尽管他没有看到北川填写的表决票,但是从北川的神态上,应该可以捕捉到足够的信息了。

    接下去的一两天,省委那边忙得很,很多地市、部门一二把手都往戚明那边跑;而暂时主持工作的常务副省长梁健这边,却是门可罗雀。官场就是这么现实,官场也一直就是这么短视。这两天,梁健闭门不出,他不希望听到班子成员安慰的话,也不想看到被调整干部哀怨的表情。

    这天下午,金灿来敲了梁健的门。梁健让她坐下来。天气已经转暖,金灿今天是一件紧身小西装,整个人很精神,脸上也是白里透红,看不出有什么失落的样子。这倒是让梁健有些惊讶。

    金灿看了梁健一会儿说:“梁省长,好像精神有些不振啊。”梁健这才笑了:“看到你,我的精神就振奋了。”从第一次来到省政府见到金灿的第一天,梁健就忍不住在话语中调戏她,这会儿他下意识地说出这样的话来。意识到这一点,梁健说:“不好意思,我又开玩笑了。”金灿却不以为然:“你爱怎么开玩笑,就怎么开玩笑吧,反正你以后想要跟我开玩笑,也没那么方便了,得跑到镜州来了。”

    说到这个话题,梁健心里又多了一丝歉疚,他说:“让你去当市长,还是有些委屈你了。”金灿却摇头道:“梁省长,这没有什么委屈不委屈的。我很高兴去镜州,那儿不正是你以前工作过的地方吗?你玩过的地方、吃过的东西,我都要去玩一遍、吃一遍。”梁健愕然:“我是在那里工作好吧,并不是玩耍,也不是胡吃海喝。”

    金灿笑了:“你的心情终于是好些了。”梁健这才意识到,金灿是在逗自己开心呢,他说:“谢谢你,替我解愁。”

    “可是,我来并非是来给你解愁的。”金灿道,“我是想来告诉你,我妈妈和李秘书长都很关心你。他们说,尽管竞争很激烈,但他们会全力替你说话的。”

    与金灿说完了话之后,梁健的心情好了很多。其实,情况也并没有那么糟糕。尽管有些干部被调到了其他的岗位上去,但是梁健自身就在主持省政府工作,以后的路还很长。他意识到,当前自己不应停下来,那些没有完成的任务,要继续一如既往地推进下去。所以,那天下午,他的心情已经彻底阴转晴了。就算在低潮中,他也要开创出局面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