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0两年之约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霓裳走开后,梁健走过去,站到了李园丽的对面。他已经冷静了许多,看着李园丽紧张慌乱的样子,心生不忍,犹豫了一下,说:“妈,对不起,刚才不应该跟你这么说话。”

    李园丽转头看向他,神情意外。

    梁健朝她笑了笑,接着又说:“不过,妈,你得告诉我实话。”

    李园丽的脸色又难看起来。

    “妈!”梁健又喊了她一声。他不想逼他,刚才霓裳说得没错,李园丽毕竟是他的妈妈。无论是出于一个父亲的身份还是一个儿子的身份,他都不应该对李园丽大呼小叫,尤其是刚才霓裳也在。

    可是,她明显在骗他,这又让他心中着急。他希望,或许这样能让她心里的想法有所改变,从而松口。可李园丽非但没有松口,反而是忽然发起火来,压着声音喝道:“你干什么!你到底想干什么!我是你的母亲,我见个人难道还要跟你汇报吗?”

    梁健惊呆了。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李园丽,或许是因为他们见得太少了。在他的心目中,他一直认为李园丽是一个温柔的母亲。可此刻,看她满脸的烦躁,紧皱的眉头,不安的眼神,这和他印象中的母亲,判若两人。

    他还没从惊讶中回过神来,李园丽紧接着又说道:“你要是回来就是为了来跟我吵架的,那你现在就走!”

    李园丽说着,就来推梁健。

    梁健伸手拉住李园丽的手,那双手很凉,这种凉,慢慢地透入心底。但他还是试图解释一下:“妈,你别这样,我不是来跟你吵架的。我只是希望你能告诉我,小景她来干什么。你应该清楚,唐明一他现在……”

    “够了!我说过了,她就是来陪我聊聊天!”李园丽猛地抬高了声音:“你到底要我说多少遍你才相信!对,你是我儿子,可是你来看过我几回?以前说,在太和不方便,那现在呢?就在同一个城市,你来看过我几回?项瑾又来过几回?你有把我这个妈妈放在心里吗?对,唐靖宇确实是唐明一的儿子,可我也养了他二十几年,他就跟我亲生的一样,他再怎么不好,也记得隔三差五地来看看我,自己没空来,也会让小景过来陪陪我,你呢?你是我叫也叫不来,更加别指望自己主动来了!”

    李园丽的一番控诉,让梁健哑了声音。他知道自己在这一件事,是做得不到位的。所以,他即使能肯定小景来找李园丽肯定有其他事情,可此刻也不好再开口逼问。

    梁健深吸了一口气,道:“对不起,是我不好,我不该这样。”说完这话,气氛就陷入了一种似乎要凝结的尴尬之中。李园丽的沉默,让梁健愈发的尴尬,更加不知道该说什么。复杂难受的心情,让他难以忍受这种尴尬,正准备出去,一转身,项瑾抱着唐力站在厨房门口,吃惊地看着他们。

    李园丽也看到了项瑾,脸上掠过些不自然,但没说什么,偏过头去不看两人。梁健看了她一眼,走过去,搂住项瑾,轻声道:“我们到那边说。”

    走到客厅,梁健想去抱霓裳,项瑾拉住了他,说:“妈是不是怪我们不经常过来看她?”

    梁健不想让项瑾多想,她身体刚好些,不想让她来承担这些负面情绪,便回答:“不是的,主要是我不好,刚才惹她生气了。”

    只是,梁健忘了项瑾是多么聪慧的人,这么蹩脚的谎言,怎么可能骗得了她。项瑾看着他说道:“以后我有空就多过来转转,这里离我的学校还是挺近的。”

    “你也很忙,跑来跑去也辛苦的。没事,以后再说吧。”梁健说道。

    项瑾看了看他,没接话。

    “爸爸,要不我们回去吧?”霓裳忽然走过来,拉住梁健的手,说道。

    梁健愣了一下,问:“为什么?”

    霓裳回答:“我们刚来,大家就都不开心了,我不想待在这里了。”

    梁健忙哄她:“没有不开心,我们只是在一件事情上有一点点的小争执,很快就会好的。”

    “爸爸,争执是什么意思?是吵架的意思吗?”霓裳一脸迷茫地问。

    梁健一把抱起她,回答:“争执的话,就是在一件事情上有不同的意见。比如,昨天早上上学的时候,妈妈说你应该穿那双小白鞋,但是你想穿那双粉红色的小鞋子,然后你和妈妈就在这件事情上在门口讨论了很久,这个过程,就是争执。懂了吗?”

    霓裳转了转眼珠子,然后歪着脑袋回答:“我懂了,就好像,妈妈要求我晚上要刷牙,我不想刷牙,然后我就和妈妈争执起来了,对不对?”

    梁健笑了起来,抬手刮了下她粉嫩的小鼻子,道:“对!我的宝贝真聪明。”

    霓裳开心地笑了起来,还没笑两声,忽然小脸又严肃起来,道:“可是,每次争执完,我和妈妈都会不开心。爸爸,奶奶现在是不是也不开心?”

    梁健没想到,霓裳会想到这个。心底不由得一阵复杂,一时间,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霓裳。项瑾看出梁健的为难,便对霓裳说道:“宝贝,要不你帮忙去看看奶奶有没有不开心,好不好?”

    霓裳歪着脑袋想了一下,忽地一叹,道:“哎,爸爸干的事情,还得让我给他擦屁股!”

    梁健和项瑾同时一怔,‘擦屁股’这个词,可没人教过她。霓裳还不忘装出无奈地模样耸耸肩膀,然后才从梁健身上下去,迈着小脚丫去厨房找李园丽了。

    “你看,你还得让你女儿帮你擦屁股。”项瑾看着霓裳的背影,忽然低声地揶揄。梁健无奈地笑笑,道:“也不知道她哪里学的。”

    项瑾回答:“可能是学校里吧。现在的孩子,早熟的多。”

    梁健没接话,看着那个走进厨房的小身体,恍然觉得,时间很快。再想想李园丽,想想她刚才的那番话,心里不由有些内疚。终究,他是做儿子的。

    老唐回来的时候,李园丽的心情已然好了很多,但终究还是有那么些不自然。老唐一下就看了出来,没说几句话,就把梁健叫进了书房。

    门一关,老唐就问:“你妈妈怎么了?”

    梁健犹豫了一下,如实回答:“我来的时候,小景也在。主要是我不好,我以为小景过来的目的不太单纯。”

    老唐皱了下眉头,抿着嘴没马上说话。他走到书桌旁,拉开抽屉,从抽屉里拿了一包烟出来,然后点了火抽了起来。

    梁健看着他,觉得有些惊讶,老唐以前可是不太抽烟的。

    老唐吸了一口,然后吐了出来,灰色的烟在空气中,慢慢地散开。“你妈她……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老唐忽然说道。

    梁健心中微微一惊。老唐又接着说道:“她一直都是个重情的人,这一点我清楚。可是,有些时候,她总是敌我都不分。”说着,老唐忽然看向梁健:“对她来说,唐靖宇也是她的儿子。”

    梁健听着这话,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他岔开话题,问老唐:“我听小五说,最近唐明一一直在找你的麻烦?”

    老唐哼了一声,道:“他那点伎俩能找什么麻烦,不过是被人当枪使而已。”

    “你是说,背后有人指使他这么做?”梁健问。

    老唐冷笑了一声,道:“上次你把周家的那个小太子爷打那么惨,周家也是要脸面的人,总是要想办法把这个脸给找回来。”

    “周家?”梁健皱起眉头。他蓦地想到了,那天他去接项瑾,在教室外面碰到了周明伟。如果是周家在背后指使唐明一的话,那会不会那个周明伟就是主谋之一呢?那他出现在那里,偶然的可能又有多少?

    梁健心里想着这些的时候,老唐又说道:“在外人看来,老爷子过世后,唐家肯定不如以前了。所以,周家一动,不少人也想跟着来搅合一下,万一这打虎成功,也多少分到一些。”

    老唐虽然语气不以为然,但形势肯定不容乐观。梁健不由得更加担心,便问:“那你打算怎么办?”

    老唐看了他一眼,道:“这个你不用操心,你只要做好你自己的工作就行了。我对你没其他要求,就一个。”

    唐家的形势严峻,老唐压力不小,这个时候,老唐的任何要求,只要不过分,梁健都不会拒绝。他问:“什么要求?”

    “两年内,进北京市委常委,有信心吗?”老唐盯着梁健问。

    梁健心里一惊,可老唐那道充满了挑战的目光,却让他原本不太确定的心,一下子燃起了斗志的火焰,并且以燎原之势扩大。梁健微微一笑,问:“有奖励吗?”

    老唐也笑了,道:“你想要什么奖励?”

    梁健想了想,道:“还没想好,想好了告诉你。”

    “好。”老唐爽快地应下。

    两年,进北京市委常委。也就是从副局级到副部级。看似,只有两级的差别,但越是到高位,就越是难进阶。两年,要跨越这个距离,即使是很有背景的人,估计也不敢夸下这样的海口。

    梁健后来冷静下来后,又觉得自己有些鲁莽了。可是,他已经答应了老唐,若是再反悔,那就是自己打自己的脸。

    而且,以老唐的阅历,他既然提出这样的要求,那就说明,这件事并非不可能。

    不过,要将这个可能实现,光靠说说肯定是不可能的了。要想进市委常委,梁健首先就得把自己弄到市里面去。

    接下去的时间,梁健一直在研究,该怎么去市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