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 宫心计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用以前的话来描述,二乔就是一个黄花闺女,时不时偷偷地瞧一眼梁建时,都总是会在眼角眉梢带上许害羞的神色。男人嘛,对于这种含苞待放的羞涩姿态,即使不动心,也总是会在对待的时候,多留几分柔软。

    梁建便是如此。二乔对他来说,太年轻,他倒是生不出什么邪恶想法来,不过,却也没办法把她完全当成一个专职服务员(等同于保姆)来使唤。

    可,梁建没动心,二乔却已经在不经意间,连看他的眼神都有些不太一样了。二乔这个年纪,对有阅历的温柔大叔,总是会心存好感。梁建在外貌上也称得上帅这个字,三十多岁的年纪,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何况,他还有副省长这个称谓在他头顶发着光。如此身份,还那么平易近人,不仅对二乔,对很多其他的小女生,也总是会充满一种神奇的魅惑力。

    不过,梁建倒是没有注意到二乔看他的眼神是否有些不一样了。吃过早饭后,他就匆匆离开了房间,去单位了。

    他今天到单位比平常要早了二十分钟,但牛达已经到了。正在他办公室里,在擦桌子。梁建进去,他惊了一下,看到是梁建后,立即站直了身体,说道:“早上好,梁副省长。”

    梁建朝他笑了笑,道:“你平时都来得这么早吗?”

    “我习惯早起。早上空气清新,有利于思考。”牛达回答。

    梁建看了他一眼,道:“这是个好习惯。”一边说,一边走到沙发边坐了下来。

    牛达见状,走到茶柜旁,拿起热水壶,和梁建那只早已洗好放在一旁的杯子,给梁建冲了一杯茶,然后拿着走到了梁建跟前放到了茶几上。

    “报纸要吗?”牛达问。

    梁建抬头问他:“有什么报?”

    “江中日报,宁州日报,朝阳新闻,青年时报,都市快报……”牛达还没报完,早上一共送来的有十几份报纸。梁建打断了他,道:“先把江中日报和宁州日报拿来吧。”

    牛达立即去拿报纸了。拿过来后,递到了梁建手里后,又道:“我今天早上来的时候,在电梯里碰到了金副秘书长,她跟我打听了一下您对调研这个事情的打算。”

    梁建一边翻开报纸,一边问他:“那你是怎么回答的?”

    牛达说:“我说,您还没定。”

    梁建抬头看了他一眼,微微笑道:“你这个回答得有些夸张了。”

    牛达立即说道:“当时一时着急,就没顾得上斟酌一下再说。”

    “没事。”梁建道:“既然金副秘书长都着急了,那你待会就把时间通知下去吧。”

    “那路线呢?”牛达问。

    梁建道:“你觉得,要是说了,我下去还能看到那些我想看到的吗?”

    牛达一听,忙说:“我知道了。”

    “好了,你去忙吧。”梁建下了逐客令。牛达赶紧将清扫的工具收了收,然后带上门出去了。

    他出去后,立即就给金灿打了电话,将梁建早就定好的调研时间告诉了金灿。金灿得知时间是在三天后,吓了一跳,惊道:“这么急?”

    牛达道:“我想,梁副省长的安排自然有他自己的想法和道理在里面的。”

    金灿一听这话,立即收起了那些惊讶,道:“你说得对。我这边会尽快安排好。那路线呢?定了吗?”

    牛达说:“不清楚,梁副省长还没跟我说。”

    金灿听后,神色微微变了变,她犹豫了一下,问牛达:“是不是梁副省长不想让我知道?”

    牛达迟疑了一会,回答:“梁副省长说了,他这次下去,想看些真东西。金副秘书长,您应该明白这个意思吧?”

    金灿一震,立即回答:“明白。牛秘书,你放心,既然梁副省长有这样的要求和想法,我们是一定支持并且配合的。”

    “行,那就拜托您了,务必请安排好。”牛达说道。

    “好的,没问题。”

    挂了电话后,金灿神色有些不太好看。其实,大部分领导了到了一个新地方,准备下去调研的时候,都是想看些真的。不过,到最后,能看到真的的,少之又少。现在任通讯发达,尤其是这政府里的人,一个个发展得跟间谍一样,一个消息只要你从自己的嘴里说了出来,那么不用多久,十之八九就会被人传出去。

    金灿觉得,梁建能有这种想法,很平常,也从侧面证明了,他目前是想干些实事的。不过,梦想和现实,能统一的很少。

    金灿虽然不看好梁建,但也没想过要去打听这个路线,替别人去操这份心。她就是对将要到来的那个结果比较好奇。

    金灿将梁建要去调研的事情通知下去后没多久,就有人将电话打到了她这里。

    “金副秘书长,你好,我是境州市长关一鸣。”金灿刚接起电话,就听得那头的人自我介绍。

    金灿听完后,道:“关市长啊,你好,这么早打我电话,是有什么吩咐吗?”

    “不敢不敢!”关一鸣忙笑着接过话,道:“我给你打电话,主要是先想和你确认一件事。”

    金灿听到这里,心里已经有了谱。不过她没说出来,就等着关一鸣问。果然,关一鸣问的和金灿想的是同一件事。

    关一鸣是听到了梁建要下去调研的信息,然后给金灿打电话来确认是否确有其事。金灿告诉关一鸣:“是真的。”

    “那你知道,这梁副省长他到哪几个地方,先到哪个?怎么样一个顺序?”关一鸣一连串问了三个问题。

    金灿听后,道:“金市长,不好意思啊,你说得这三个问题,我都回答不了你,不好意思啊,不能帮到你了。”

    “是不能说,还是不知道啊?”关一鸣不太死心,继续问道。

    金灿想了一下,念及这位关市长平日里对她也颇为尊重,就道:“我不知道也不能说。”

    关一鸣听后,沉吟了一会,然后忽然叹了一声气,道:“也不知道梁副省长会不会来我们镜州?”

    金灿神色微动,她虽然没从牛达那里打听出消息,但通过她这几天跟梁建的接触所推断出来梁建的性格来看,这镜州,梁建多半是会去的。不过,这仅仅只是金灿自己的猜测,是没有证据和依据的。这样的话,是不能说出来给关一鸣听的。

    金灿想了想,对关一鸣说道:“听说,梁副省长以前就是从境州走出来的,对吗?”

    关一鸣一听,一乐,道:“你这话倒是提醒我了。看来,我得好好准备准备了。谢谢你啊,金副秘书长。”

    金灿道:“谢我干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也没给你什么好的建议,你不用谢我。”

    关一鸣嘿嘿一笑,岔开了话题。他问金灿:“那这次调研,你跟着吗?”

    “具体人员名单还没定,不好说。”金灿回答。

    关一鸣道:“你要是跟着,来了镜州我请你吃饭,算是给你道谢,你要是不跟着,那回头我去了宁州再请你吃饭。”

    “这个再说。关市长还有其他事吗?”金灿不想问跟这位关一鸣说太多。关一鸣很聪明,说不定一不小心多说了几句,就会让他察觉出什么来。

    所以,安全起见,少说为妙。

    可对于关一鸣来说,他已经得到他想要的答案了。至于,梁建具体到镜州的时间是什么时候,并不是最主要的关键。

    关一鸣也听出了金灿不想多说的意思,忙道:“没事了,那你先忙,我们回头再联系。”

    “好的。”金灿回答。

    关一鸣挂了电话后,立即把他的秘书叫了进来,安排了一堆事情。

    如果首站是镜州,那么对于关一鸣来说,他的准备时间就只有三天了。这可并不充裕。所以,关一鸣宁可镜州能放到最后一段。但侥幸往往是失败的开端,所以关一鸣不能冒险。他得按照三天的时间去做准备。

    而金灿那边,关一鸣的电话刚挂了没多久,她的手机和座机几乎是同时响了。金灿先看了看手机屏幕,又看了看来电显示,眉头顿时皱了起来。这些电话也是打来打听梁建调研这个事情的消息的。

    金灿犹豫了一会后,将手机锁到了抽屉里,然后起身离开了办公室。耳不听为静。

    李端也收到了这个消息,他听到这个消息后,心里微微地有些不舒服。他才是这政府办的秘书长,按理他才是那个除了牛达外第一个收到这个消息的人。

    他不由得想到了,会不会是之前林飞的事情穿帮了,梁建得知,当时他李端就是知道林飞的事情的而没有告诉他。

    他觉得这个很有可能,不然没办法解释,为什么梁建通知了金灿,却没通知他。正在他心里想不通觉得烦闷的时候,梁建给他打电话了。

    梁建在电话里问他:“你现在有空吗?有空的话到我这来一趟吧。”

    李端放下电话后,坐了一会,脑子里有些乱。他明白,林飞的事情,在他心里是个梗。而,这个梗还是他自己种下的因。

    李端叹了一声,心道:看来古人说,种什么因得什么果,还真是没错。虽然梁建那边情况还不明朗,但他自己已经开始给自己尝那个果了。要不然,这么一件小事,自己心里已经像演了一部宫心计一般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