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4麻烦现身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回到办公室,林飞在门外等着。林飞和何建华都已经顺利通过公示期,正式提拔为市委副秘书长兼办公厅副主任一职。趁着这次办公厅领导层的大换血,梁建将办公厅各个领导之间的工作分工又重新分配了一下。因为有之前肖正海和蒋美丽勾结的事情,所以梁建就将行政财务处的工作分配给了林飞。当然,也不能太冷落了何建华,梁建不想在这个事情上被何建华去朱明堂处说闲话。

    所以,总体来说,林飞和何建华之间的工作分配还是比较平衡的。

    梁建看到林飞站在门口,小龚也陪着等着,就走过去,问:“怎么在这里等着?”

    林飞笑了笑,没解释,然后上前,递上手里的文件,道:“这个是蒋美丽负责财务处后至今的财务明细,都已经整理好了,除了您之前提过的那个问题之外,其他方面,倒是没什么大问题。”

    梁建看了他一眼,然后拿着文件,一边往里面走,一边问道:“也就是说,小问题还是有的喽?”

    林飞道:“小问题是有一些。”

    梁建将文件放到了办公桌上,然后转过身看着林飞道:“你应该清楚,我之所以将财务这么重要的工作分配给你监管,是因为我信任你。所以,我希望从现在开始,财务这一块上,不要出现任何问题。”

    “您放心,我一定不会辜负您的信任。”林飞相比于没当上这副秘书长的位置之前,少了一份保守和谦虚,多了一分进取和自信。这是一件好事。这说明,他是真的想要干好这份工作。

    梁建满意地点了点头。

    林飞走后,梁建将小龚叫了进来,问他:“何建华这几天怎么样?”

    小龚回答:“他这几天,有些奇怪。”

    梁建问他:“怎么奇怪?”

    小龚道:“他自从搬到这边后,除了吃饭上厕所,还有必要的会议之外,基本都不出办公室,一直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还锁着门,也不知道干什么。”

    梁建一听,不由得皱了下眉。这何建华在搞什么鬼?

    他想了一下,道:“你通知他一下,让他过来一下。”

    小龚点头,立即出去打电话通知何建华了。

    梁建在办公室等了半个小时,何建华才姗姗来迟。小龚带着他进门的时候,梁建故意没立即理他。

    他站在办公桌前,等了两三分钟,见梁建没反应,面上有一丝愠色一闪而过。他眯了眯眼睛,道:“梁秘书长,你要是没什么事的话,那我就先回去了。我那边还有很多事等着我做,很忙。”

    梁建抬头看向他,问:“很忙是多忙?我听人说,你最近这一个多星期,一直躲在办公室里不出来,这是闭门造什么车呢?”

    何建华眉头一皱,寒下了脸,道:“我造什么车,梁秘书长再耐心等几天,就会知道了。你找我来就为了问这个?要是就这个的话,那我就走了,我真的很忙,没时间跟你说这些没营养的话。”

    这何建华还真是不将他放在眼里。之前没上任这副秘书长一职之前,或许是碍着朱明堂,又或许是觉得帽子还没到手,还对梁建敷衍一下,如今是连敷衍一下都不肯了吗?

    梁建心底里冷笑了一声,然后说道:“行,那我就等着你给我一个惊喜。我今天叫你过来,是问你之前会议上让你去做得报告准备得怎么样了?”

    何建华愣了一下,然后脸上掠过些悻悻之色,说道:“还没写好。”

    梁建拿起桌上之前林飞送来的那份资料甩了一下,道:“林飞同志的已经交过来了,就剩你的了。你要加紧了。”

    何建华看了眼那份文件,脸上有些难看。他不耐烦地应了一声知道了。

    “行了,没事了,你回去吧。”梁建看着他说道。

    何建华一句话也没有,扭身就走了。

    看着他将门砰地一声甩上,梁建忽然很有些好奇,朱明堂将这么一个大爷弄到办公厅来,到底是怎么想的?

    他作为组织部长,干组织工作这么多年,他的眼光应该不至于看不清何建华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吧?

    他将这么一个大爷费劲地弄进办公厅,就不怕毁了他这么多年积累下来的名誉?

    梁建忽然想起,之前他让林飞去查何建华的身份。林飞确实也查到了一些,这个何建华确实在部队那边有些关系。不过,具体是什么关系,并没有查到具体的资料。但林飞当时跟梁建肯定地说,之前关于何建华是朱明堂儿子某位领导的后人这话多半是真的。只是,具体是哪位领导,林飞一时半会查不出来。

    梁建想,如果说何建华是部队某位大佬的后人,那他这傲慢脾气,和不把人放在眼里的性格,倒也是可以理解。毕竟,公子哥嘛!

    公子哥这三个字在梁建脑海里闪过的时候,梁建忽然就想到了自己。他忽然想,如果自己小时候没被送到梁父梁母那里的时候,会不会也是这样的公子哥模样。

    不过,这个假设,马上就被他否定了。

    以老唐的性格,他要是这样的公子哥性格,估计少不了三天一顿小打,五天一顿大揍!

    梁建从这些念头里回过神来后,忽然心里又多了些复杂的感受。

    过了一会,他深吸一口气,将这些杂念都驱除出了脑袋。这些终究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人老是揪着过去是没办法往前进步的。只有向前看,生活才会往前。

    梁建想想项瑾,想想孩子,再想想项老,老唐,还有住在郊区别墅的梁父梁母他们,不由得微微一笑。

    不管以前如何,目前来说,梁建觉得生活还不错。梁建也完全有理由相信,生活只会越来越好。

    乔任梁打电话来的时候,梁建正准备去吃午饭。

    乔任梁的声音对梁建来说已经十分陌生。不过,这个名字,最近却是常听人提起。所以,乔任梁表明身份后,梁建立即就警惕了起来。乔任梁现在是一身麻烦,这个时候找梁建,必然不会是什么好事。

    乔任梁说:“梁建,有时间吗?一起出来吃个午饭吧,我在你们单位旁边的饭店里已经订好包厢了,就等你了。”

    梁建道:“不好意思,乔书记,我已经吃过午饭了。”

    乔任梁笑道:“看来你当上了这华京市委秘书长后,我这江中省的省委书记对你来说,已经没有吸引力了。”

    乔任梁这么说,梁建就愈发的警惕了。

    “乔书记怎么能这么说,您是我的老领导,又是江中省委书记,我一直都是很尊敬您的。”梁建说道。

    乔任梁笑了一声,道:“尊敬不尊敬,也就你自己心里清楚。行了,那我们就开门见山地说吧,我希望你能来,你来,我就告诉你关于胡小英的一件事。”

    乍听到胡小英这个名字,梁建尽管已经放下了不少,可还是忍不住心中一跳。

    他皱紧了眉头,道:“乔书记,胡小英跟我没什么关系,我对她的事情,不感兴趣。”

    乔任梁哈哈一笑,道:“是吗?我可记得,当初你可是奋不顾身地救她!难道你真的不想知道,当初是谁陷害的她吗?”

    梁建的心一下子就砰砰跳了起来。他曾听胡小英含蓄地说过,江中的事情,是另有隐情。可之后,他跟胡小英再也没讨论过那件事,一是往事不堪回首,二是两人之间需要一个结尾。只是,此刻听乔任梁说起这件事,梁建却做不到平静。

    梁建犹豫了好一会儿,终究还是没办法做到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你把位置发给我,我现在过来!”梁建说道。

    乔任梁得意地笑了一声。

    挂了电话后没多久,乔任梁就把地址发到了梁建的手机上。梁建立即就拿了东西,赶了过去。

    路上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还是给项老打了个电话,将乔任梁找他吃饭的事情说了一下。

    项老嘱咐他:“你找个借口,别答应他。”

    梁建沉默了一会,道:“我已经答应他了。”

    项老也沉默了一会,然后道:“他是不是用什么条件逼得你不得不去。”

    梁建恩了一声,不过他没说什么条件。项老应该马上就明白了,梁建不想提这个条件的内容。他也没逼问梁建,只是叮嘱梁建,无论乔任梁提什么要求,都别轻易答应。

    梁建应允了他。

    乔任梁选的饭店是一家不起眼的饭店。他应该是不想让人看到他和梁建碰面。包厢里,就他一个人。他进门,乔任梁站起身迎接的他,这不太像他不待见他的风格。不过,今时不同往日,何况,他这一次明显是有求于梁建。求人之人,姿态总是要放低的。

    哪怕他是省委书记。

    梁建坐下后,乔任梁又亲自给梁建倒了茶。

    梁建哪有心情喝茶,直接问道:“我时间不多,我们开门见山吧。你逼我出来,到底为了什么事情?”

    乔任梁微微一笑,道:“你的性格还是这么急。”笑着,忽然话锋一转,道:“不过,我喜欢。”

    梁建哼了一声,没应他。他可不会忘记,当初他去西陵,他可出了不少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