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2冬暖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今天是开心的酒,也是爽气的酒。没有人保存实力,表面上喝的是酒精、实质上喝的却是感情。但是,政界的人喝酒,永远都离不开官场的话题,离不开谈论工作。大家谈到了全国高级干部的频繁调动,谈到了新的经济、政治举措。后来,梁健也就江中的中西部发展话题,想听听高成汉的看法,毕竟高成汉既在江中呆过,又在苏城这种发达地市呆过。

    高成汉见问,也非常乐意说出自己的看法:“我认为,江中中西部的发展步子,发展的方向不能像苏城、涌涛这样的外向型经济。我在苏城主政期间,亲眼目睹了苏城依靠外向型经济而GDP疯长,同时也亲眼目睹了这两年苏城因为外向型经济而疲软,因为外向型经济在自主研发、自主创新方面缺乏动力,我在苏城时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让增速维持在一个相对体面的水平,但是重庆等内陆城市,很快就要赶超苏城了,这跟发展后劲有关系。

    “所以,我建议,江中的中西部要走全面发展的路子,重点走好先进制造业和旅游生态产业并驾齐驱之路,同时还要培育高新科技产业。”高成汉端起了酒杯,对梁健省:“梁省长,如果你在这两年能把中西部的经济拉起来,那是前人种树,后人就可以乘凉了。我要谢谢你。”

    高成汉的这句话中很有含义,难道高成汉也已经知道,上面会考虑让他回江中?梁健无法确知,就探问了一句:“高省长为何要谢我?”高成汉别有含义地看了看梁健,说道:“作为曾经的江中人,我有理由感谢你啊!江中实现健康均衡发展,这是江中之福。”“对,对,我们都要敬一敬梁省长。”宁州市委书记曲魏也提议道。

    这顿饭吃到了九点结束,梁健说:“高省长、王部长,不是我不舍得酒。我是不舍得大家的身体,我们这里每个人都身负重任,明天都有很繁重的工作任务等着我们。喝酒,我们就尽兴而止了。我们最后每人一个满杯,就这么结束了!”高成汉听后说:“梁省长,说得很对。无论为了身体,还是遵守纪律,我们今天的酒已经够多了。来日,我请大家到江城来喝。”

    喝完了酒,大家各自回。梁健在车上的时候,接到熊叶丽的一条微信:“梁省长,有空到宁州来看看我啊。我下去之后,感受不到你的关心了啊。”熊叶丽今晚恐怕也喝得有些高了,否则也不会发这样的短信过来。梁健就回复道:“有空我就去看你。”“等你。”这是熊叶丽的回复。

    这天晚上,梁健似乎梦到了很多人,睡梦断断续续、醒醒睡睡,也不知是喝了酒的缘故、还是要下去暗访、心里有些兴奋的缘故。起床之后,梁健洗了澡,去食堂吃了早饭,上了车子。小傅已经将他的行李放在后备箱。车子一路往城外开去,在即将到达城西高速入口的时候停了下来。

    前面一辆大奔越野车停在那里。这车子是胡小蓝的,她有更豪华的车子,但是此次出去,她不想太招眼,就开了一辆看上去比较普通的大奔。梁健上了副驾驶,车子就启动了,一路向西。

    阳光起初被雾霾消淡了,但越是远离宁州,阳光也就越亮眼了,胡小蓝时不时会将手伸出窗外,让凉风冲刷着自己柔嫩的手掌。

    他们的第一站是梁健的老家。既然对省书记、省长都说了来看父母,老家就是必须去的。梁健也有些想念梁东方和邵小琴了,毕竟梁健从幼儿时代到青少年时代都跟他们生活在一起,虽然没有血浓于水,但养育之恩却是终身难忘。梁健事先都没有通知他们两位老人家,但是俩人似乎有什么感觉一般。邵小琴说:“老伴,我怎么感觉自己心跳特别快呀?”梁东方也说:“你不会是心脏有问题了吧?”邵小琴说:“不是那种心脏有问题的快,而是另外一种感觉……说不清楚啊。”梁东方说:“不过话说回来,我也有一点。好像整个人有点高兴。”邵小琴说:“对对对,就是这种感觉,就像他们说的吃了兴奋剂一样。”

    就在此时,门口响起了喇叭声。两老都跑到门口,瞧见从副驾驶下来的是自己宝贝儿子梁健。“爸爸、妈妈”梁健亲切地叫了一声。院墙门原本是关闭着的,看到是梁健,两个老人高兴坏了,“健儿啊”“我来开门,我来开门!”梁东方对梁健说:“让车子开进来、开进来,院子我们重新整理过了,现在可以停好几辆车。”梁健就过去对胡小蓝说:“开进来吧。”

    “让你的驾驶员下车来喝茶。”两老以为车子里的人,是梁健的驾驶员。但是,当他们看到下来的胡小蓝时,眼神都怔住了。这是一个多么漂亮的人儿啊。胡小蓝的美把他们给震惊了,无论是脸蛋、身形、肌肤都是无可挑剔,而在胡小蓝的身上还有一份恬淡,就更为的难得了。他们见过最漂亮的人,是他们的媳妇儿项瑾。这位胡小蓝的美,与项瑾不相上下,但是更加年轻。年轻,就是女人最大的资本啊。

    邵小琴本能地替自己的媳妇担忧了起来,眉头微微有些皱了起来,问梁健:“健儿,这位是谁啊?”还不等梁健说话,胡小蓝就说:“阿姨,我是梁省长的驾驶员。”之前,他们说请“驾驶员下来喝茶”的话,胡小蓝是听到的,她索性就这么说了。梁东方、邵小琴就有些疑惑地看了一眼胡小蓝,心想,现在政府里怎么还配女驾驶员了?但是,农民出身的两老还是朴实的,来者都是客,就客气地道:“快进来喝茶吧,来坐!”

    山间的空气是明亮的。他们就在屋檐下的阳光里坐了下来,泡了两杯茶,没有什么吃的,就准备了一份熏豆给他们。胡小蓝说:“叔叔、阿姨,你们这儿空气真好、太阳真亮。”梁东方说:“我们农村就剩这点好了。我们这些生在农村、长在农村、在这小山村生活了几十年的人,怎么都不能习惯大城市的生活了。所以,我们从北京回来了。”

    胡小蓝看了梁健一眼,又笑着对两老说:“是啊,年纪大了,落叶归根,在这么好的空气当中,才会心安、身体也才会健康。”听到胡小蓝如此理解自己,两老对胡小蓝的好感倍增。邵小琴对胡小蓝的敌对感也消弱了一些。两老说:“你们坐着喝茶,我们去杀鸡煮饭,现在十一点钟,十二点钟准时吃饭。”

    梁东方和邵小琴就相互配合,一人杀鸡,一人煮饭、做蔬菜。梁东方有些猜疑地问邵小琴:“你说,这姑娘真的是我们健儿的驾驶员吗?”邵小琴笑道:“是驾驶员就怪了。你没有看到她开的是奔驰吗?政府里哪个领导是坐奔驰的,健儿的车也不是奔驰?还有你看到她身上穿的?我们不是在北京呆过吗?逛商场的时候,她那样的衣服,哪一件不是上万的呀?”

    梁东方觉得老婆说得很有道理,就有些担忧地道:“老婆,照你这么说,还真是。你说,健儿和这姑娘是什么关系呢?千万别闹出感情问题呀!项瑾媳妇,可是我见过的天下最好的媳妇。”

    邵小琴却说:“这个你就别担心了。健儿是高级干部,他心里应该很清楚。”梁东方却摇头说:“你没有听说过吗?男人有权有钱就变坏!出事的高级干部多了去了,有些比我们健儿当得还大呢!我得提醒他!”邵小琴白了老伴一眼:“东方,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妈了!你要说,你去说。”尽管两老不停地唠唠叨叨,但是他们的午餐,还是在十二点钟准备好了。鸡肉笋干汤、青草蘑菇、油煎溪鱼、骨头萝卜,原汁原味的农家菜。

    美华集团老总胡小蓝竟然大吃特吃,还连连说好。梁健吃到了家里的菜,也忍不住多吃了一碗饭。两老看到他们吃得欢,心里比什么都开心。

    因为梁健和胡小蓝的时间都有限,他们还要跑很多地方,吃过饭后,下午就要离开。

    邵小琴说:“健儿,你们还要去哪儿啊?”梁健笑着说:“爸爸、妈妈,刚才小蓝是跟你们开玩笑的。小蓝是国际美华集团的老总,这次我陪她去我们江中的中西部地区都转一转,看看哪里适合投资。顺道,我来看看爸爸妈妈。”

    听到梁健说穿了,两老心里的疑惑才消除了。两老还是以梁健的工作为重,就说:“既然你们有任务,那早点启程也好。一路上要注意安全。”梁健和胡小蓝都笑着道:“知道了。”这时候,梁东方说:“健儿,你过来一下,我有句话跟你说。”梁健有些奇怪,但还是跟了过去。

    梁东方说:“健儿,别的爸爸不说,有一句话,我要你答应我。”梁健问:“爸爸,你说。”梁东方道:“我知道小蓝这姑娘很好。但现在,你是有家室的人,你不能跟她睡到一张床上去。”梁健愣了一下,没有想到老爸提出如此奇葩的要求。梁东方追问:“你答不答应我?如果你不答应我,今天我和你妈都不放你走了。”梁健苦笑道:“答应,我当然答应。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发生呢!”

    车子启动,父母在后面挥手,脸上是笑容,但心里是不舍。开远了之后,胡小蓝问梁健:“你爸对你说了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