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5难题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崔傅坚到底还是见了杜明亮和吴越。

    老杜和吴越二人下飞机后,看到是崔傅坚的秘书来接的自己,十分惊讶。紧接着,听到崔傅坚要见他们二人时,就更加惊讶了。

    崔傅坚没在办公室接见他们,而是在另外一处他平日里用来私人会客的地方。三个人在房间里聊了没多久,杜明亮先出来了。杜明亮出来时,神色有些复杂。他在想,自己怎么早些年的时候,没意识到梁建这支潜力股,要不然自己说不定就不止是现在这样的成就了。只可惜,世上从没后悔药。不过,他也庆幸,早些年的时候,在梁建还未完全崭露头角的时候,并未与梁建产生矛盾。

    吴越跟崔傅坚在房间里聊了足足有二十来分钟。对于崔傅坚这样寸秒寸金的人来说,二十多分钟的谈话时间,这可在他的工作生涯中不常见。

    吴樾从崔傅坚的房间里走出来时,神色严峻。杜明亮看在眼里,跟他一起走远后,才问道:“怎么样?有希望吗?”

    吴越抿了抿嘴,道:“有!”

    杜明亮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原本见他神色不太好看,以为是希望不大呢!他问:“那你这么严肃干什么?”

    吴越道:“杜主席,这世上会有掉馅饼的好事吗?”

    杜明亮一听,皱了眉头,问:“你的意思是说,崔部长他有条件?”

    吴越摇了摇头。

    “那是什么意思?”杜明亮眉头皱得更紧,面带疑惑。

    吴越看了他一眼,道:“我一下子也说不清楚,现在脑子里比较乱,等我理一理,再告诉你。”

    杜明亮神色微微变化一下,他觉得是吴越不想跟他细说。他闭了嘴,不再问。

    吴越却因为脑子里想得都是之前崔傅坚跟他说的话,此刻也没心思去关注杜明亮的心理活动,所以根本没注意到杜明亮脸上的神色变化。

    吴越将杜明亮送到下榻的招待所后,立即又坐动车赶回了江中。到了江中后,他谁也没通知,直接就电话打给了梁建,与梁建约在了‘篱院’,悄悄会面。

    梁建赶到篱院时,吴越已经到了,正自斟自饮。

    梁建在他对面坐了下来,拿过一个杯子,又拿过他的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喝了一口后,问:“你这么着急找我过来,是这一趟不顺利吗?”

    吴越看向他,没立马回答,反倒是默不作声地盯着他的脸,审视了起来。梁建被他盯得莫名其妙,皱起了眉头,道:“你什么情况?”

    吴越道:“我现在觉得自己当初在永州时没跟你闹翻,还真是个英明的决定。”

    梁建一听这话,不由得愣了一下。不过,他脑子略微一动,立即就明白了。顿时笑了起来,道:“看来是成了。”

    吴越抬手摆了两下,道:“八字还差一撇。”

    “那一撇?”梁建立即追问道。

    吴越抬眼看了他一眼,然后笑了一下,却不提这一撇到底是那一撇。

    梁建见他神神秘秘,将他叫来这里,又不明言,便说道:“你要是不说,我可就走了。一堆工作等着,我可没心情见你在这给我卖关子!”“不是我卖关子,是我没想好怎么说。”吴越说道:“这一撇,跟你没太大关系。”

    “那就是跟你有关系喽!”梁建说道。

    吴越看了眼他,没承认也没否认,只是他还是不说到底是什么关系。

    梁建见他不肯明说的样子,又知这接下去的事情,跟他也没关系,索性也不问了。他想了一下,就说道:“既然这事情已经到了这个时候,那就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关键时刻,你可不能犹豫。只要这一撇不是让你出卖人格,出卖肉体,那你就豁出去试一试!”

    吴越看了看他,道:“这一点你尽管放心,既然我之前答应了你,那我肯定是不会半途而废的。”说着,他微微一笑,道:“即便是出卖肉体,我也会毫不犹豫,只要对方是个美女。”

    梁建刚才有些郁闷的情绪,被他这么一说,不由得也跟着笑了出来,道:“最难消受美人恩!美女是那么好亲近的?再说了,就算你同意,你家那位同意?”

    “什么我家那位,我是单身!”吴越说道。

    梁建不由得一惊,问:“你还是单身?”

    吴越咧嘴一笑,道:“如假包换,你要不信,可以打电话到民政局查!”

    梁建自然不会去查,但吴越也四十多岁的人了,竟然还是单身,实在是让人惊讶。按照他现在的身份,现在的地位,有的是女人会想嫁给他,他竟然还是单身!梁建实在是太意外了。他看着吴越说道:“你不会是取向有什么问题吧?”

    吴越一听这话,就拿眼睛将梁建从头到脚的打量了一下,然后道:“你放心,我即使取向变成了男的,估计也不会对你有什么兴趣。”

    梁建再一次笑了起来,笑了一会后,道:“说真的,你要是没结婚,我给你介绍一个?”梁建想到的是安定书院的老板娘,肖潇。

    不过,他还没把目标撒出来,吴越就说道:“别,不需要。”

    “看来是有目标了。”梁建笑道:“那准备什么时候给我介绍一下?”

    “我要是没记错,你以前可是妇女之友,现在也还差不多。所以,这人我肯定是不会带给你见的。”吴越说道。

    梁建刚想反驳两句,吴越却突然岔开了话题,道:“不说这些有的没的了,有件事,我想找你商量一下。”

    “你说。”梁建道。

    吴越沉吟了一下后,道:“这件事,是崔傅坚部长在跟我聊天的时候透露的。我觉得,他说给我听,是有用意的。”

    吴越说到这里,停了一下。梁建没接话,等着他继续往下说。

    吴越微皱着眉头想了会后,继续说道:“崔傅坚部长提到,老杜以前还是市长的时候,曾经牵涉到过一桩命案。这桩命案当时是破案了,并且已经结案,凶手也已归案。但是,如今有些传言,似乎当时这桩命案还另有隐情,这个隐情很可能还跟老杜有关系。”

    吴越说到这里不说了,盯着梁建看。

    梁建神色已经变得凝重。杜明亮已经去了华京任职了,现在吴越提及这个事情,并且还是从崔傅坚的嘴里听到的,这肯定是说明了一些信息。但这些信息是什么,梁建却是一时抓不住。

    梁建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后,问吴越:“你说的这个事情,都是崔部长告诉你的,还是你自己也有调查?”

    吴越回答:“一部分是崔部长说的,一部分是我推测的。不过,命案和老杜有关,这一点应该是肯定的。另外,我觉得,这个事情,很可能就是沈伟光让组织上同意老杜提早退二线的关键。”

    梁建一听,愣了一下,然后道:“你是说,沈伟光手里有老杜的把柄?”

    吴越点头:“很可能。所以,我想跟你商量的事情,也跟老杜有关。如果我们真的决意要抢这个常务副省长的位置,惹急了沈伟光,难保他不会因此迁怒到老杜身上,到时候他把老杜拉下水,那老杜的晚节很可能就不保了!”

    梁建的神色也凝重了起来。如果真是这样,那他们还真是得要好好考虑一下了。常务副省长的位置虽然重要,但要是跟老杜的晚节比起来,还是得要掂量掂量的。

    梁建仔细斟酌了一会后,问吴越:“这个事情,你又跟老杜谈过吗?”

    吴越摇了摇头,一叹道:“从崔部长那里出来的时候,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跟他说这个事情,所以就没说。他可能心里也觉得我有所隐瞒,所以不太开心。不过,你说我该怎么开口?这个事情,沈伟光既然能拿来跟上面那些人谈条件,肯定也是有把握的。而且,我觉得老杜未必不知道!”

    梁建看了看吴越,他心里也一时做不了判断,很乱。这个实属意外,老杜现在,要是顺利,他今后退休,必然也算是风光的。可要是真在这个时候,闹出点什么事情来,那他这一辈子估计就要以一个悲剧或者是笑话收场了。这对于一个干了一辈子政治的人来说,可是一种耻辱,天大的耻辱!

    梁建沉默在那里。吴越也低头沉默在那里。吴越向来潇洒,此刻,也被这个事情给难住了。他们要是此刻为了老杜的晚节放弃了这个事情,那他们不仅是前功尽弃,更是多了一个名叫沈伟光的敌人。那真的可以说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还是往狠里面砸!这是怎么想,也是怎么不甘心的。

    可要是不放手,那难保沈伟光不会狗急跳墙,到时候跳起来咬老杜一口,梁建他们自己心里也过意不去,老杜估计也会恨他们一辈子。

    梁建忽然想到早上跟老杜说这个事情时,怪不得他是有些不情愿的。这么一想,老杜多半也是知道命案的事情。

    梁建紧锁着眉头,想了好一会后,抬头看向吴越,道:“要不这样,晚点找个机会跟老杜打个电话开诚布公地聊一聊。看看那个命案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关系不大,那我们按照原计划,如果关系大,那我们就再想想办法。能不放弃,就不放弃。要不然,我们这次就是跟头栽大了。不仅得罪沈伟光,戚省长那边也是不好交代!”

    吴越点了点头,道:“我也是这个意思。不过我打这个电话不合适。你来打,比较好。”

    “行,没问题。”梁建点头应允。

    喜欢我,可以关注我的个人微信公众号:行走的笔龙胆。等亲来翻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