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48女政治部主任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至于高安雄与山岳省委书记的关系,到底铁到了什么程度,梁健却不知道。听来的东西,十分里面有三分是准的就已经不错了。梁健现在关心的,就是趁这个时候,把下一步的工作思路理顺。“梁健,华京方面高度关注发展方式转变、重视生态环境保护、注重满足人民好美生活需要,你要把自己的思路和观点,融入到华京的大政方针中去实践、去推进、去提升……”胡青兰首长的这些话,在梁健的耳边回响着,他要把这些话消化掉、吸收为自己从政的营养。

    梁健正这么思考的时候,牛达进来说:“宁州市长曲魏、公安局常务副局长郑东一想见梁省长,问梁省长有没有空?”梁健抬起头,看了看窗外。其实,他什么都没有看,只是略作一思考,然后就对牛达说:“让他们进来吧。”

    曲魏和郑东一都坐在了梁健的对面。曲魏是方脸,不胖不瘦,身穿蓝西服和白衬衣;郑东一脸略圆,但是棱骨分明,一看就是一个硬汉。这两人坐在一起,看起来倒是很“般配”。这种“般配”,在领导眼中,就意味着他们俩在一个班子里,会让人放心。

    梁健笑着道:“今天怎么有空,两个人一起过来了?”

    曲魏身子往前略一靠,说道:“梁省长,自从省委让我主持宁州市委工作以来,因为工作繁忙,都没有来梁省长这里汇报过工作。如今,宁州的房价暂时稳住了,我就和郑局长一起来省里汇报一下工作。”曲魏还真的汇报了房地产市场的情况,十来个大楼盘的销售价格,他都如数家珍地汇报了出来。梁健听后,满意地点了点头说:“你的工作抓得实,就是要这样的工作作风。”梁健本想说,如果我们省里多几个你这样的干部,各项工作就都上去了。但是心想,一次的表扬不能太过,就没有说。

    曲魏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谢谢梁省长的夸奖。”梁健转向郑东一道:“东一同志,你要好好支持和配合曲市长的工作啊。现如今,曲魏同志,是书记、市长的责任都一个人抗在肩上,没有你们的鼎力支持,恐怕是要累趴下,社会治安和稳定,可是曲市长的压舱石。”郑东一认真地点了点头:“梁省长请放心,我们一定全力以赴,只要我在,社会治安上就不能让它出大事,否则我这副局长也不用当了。”

    梁健笑道:“我就是要听到这种负责任的话。”曲魏和郑东一都相视一笑,随后,曲魏又靠前了一些:“梁省长,我今天过来,其实是有个私心的,我希望东一同志,能够到更重要的岗位来协助我的工作。姜海潇同志好吗?也好。但是,海潇同志在宁州已经好几年了,在这个岗位上时间长了,风险大,容易出事。而且我自己的感觉,与东一的配合更加默契。”

    梁健看着他们,脸板了起来:“合着,你们今天是来跑官的?”曲魏和郑东一互相看了一眼,脸上都是尴尬,又像是被梁健的这句话给吓住了。梁健这才收起板着的脸,笑着道:“我没有说你们这么做不对。但是,曲魏同志,刚才你说有‘私心’就不对了,你这明明是‘公心’,无非就是要把工作做好嘛。”

    曲魏和郑东一的脸上才又出现了笑容。曲魏道:“梁省长批评的对,我说错了。”梁健就坦率地说:“东一同志的事情,我也想到了,也已经对王部长说过了。”郑东一立刻说:“感谢梁省长。”梁健说:“我这里你们不用做工作了,其他常委那边怎么样?特别是高书记那边,你们去拜访过吗?”曲魏摇了摇头道:“没有。沈书记那边去过了,他好像很支持我们。但是,高书记那边没有去。我听说,高书记早前还在闹情绪,所以我们没有去,平时高书记那边也不怎么……”

    曲魏把有些话省略了,但是谁都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梁健就说:“恐怕还是要去一下,就算高书记给你们脸色看,也要去一下。去了不会少什么,不去就肯定少什么,现在是关键时期啊……”在官场,孰轻孰重还是得掂量清楚,有时候得讲面子,有时候就不能讲,如果处处讲面子,最后肯定是要丢面子的。

    曲魏说:“我们这就去高书记那里。”梁健点了点头说:“你们去吧。完了之后,跟我打个电话,我请你们吃个晚饭。”郑东一忙道:“应该是我们请梁省长吃才对啊。”梁健冲他们挥一挥手:“你们先去吧。”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梁健就接到了曲魏的电话:“梁省长,我们这边结束了,一起去吃饭吧。”听曲魏的声音没有什么低落或者受挫的地方,梁健倒是有一份奇怪,不过他也没有在电话中问,就说:“那好,找个地方。”曲魏说:“地方我们已经找好了。在温州路,您坐我的车去吗?”梁健想了想道:“也行。”曲魏说:“我们在前厅等。”

    梁健叫上了牛达:“跟我一起去吃饭。”牛达有些惊讶:“梁省长,是让我一起去?”因为梁省长是很少叫他一起去吃饭的。梁健道:“怎么?家里有事吗?要赶着回去?”牛达回答道:“梁省长,我已经把婚离了,回去也是一个人。”梁健说:“那就行,现在就走。你让小傅管自己下班。”

    秋风渐起,北方的冷空气,已经开始入侵江南的这座省会城市了。不过,梁健刚刚感受到一份冷意,一辆黑色轿车已经亮着灯悄悄地来到了他们边上。这是宁州市长曲魏的专车。牛达替梁健开了后座的门,梁健坐了进去。牛达坐到了副驾驶座上。曲魏的秘书早前就已坐到郑东一的车上去了。

    梁健说:“天气看来真的是要转凉了。”曲魏说:“是啊,听说明天平均气温会降到10度以下了。所以,梁省长今天我们去吃点热呼的东西。”梁健笑问:“什么热呼的东西?”曲魏笑着道:“羊肉、黄酒。”梁健笑道:“这倒真的是热乎的吃食了。”曲魏问:“都是农家口味的菜,梁省长若是不喜欢,我们可以换地方。”梁健说:“没有说不喜欢,去吧。”

    包厢不是很大,很不豪华,普普通通的店面,不过生意不错。他们进去的时候,两个秘书走在前面,梁健和曲魏也很低调地走进去,没有引起其他食客的注意。梁健让自己的秘书也一起来,曲魏也就把自己的秘书留下来了。

    这样一来,就是梁健、曲魏、郑东一、牛达和曲魏的秘书鲁翔五个人。但是,梁健却发现自己身边的位置空着,而且包厢里是六个座位。梁健就对郑东一说:“东一,你坐过来,空着一个位置干什么?”郑东一朝曲魏看了一眼说:“位置没多,还有一个人没有到。”梁健奇怪地问:“还有一个人?谁?”曲魏说:“是我、东一的青干班同学徐敏丽,她现在是省公安厅政治部主任。”

    这时候包厢的门被推开,一个美女夹着外面的冷意进来了。“很不好意思,各位领导都到了,我们迟到了。”

    无论是她的外貌还是她的声音,都让这个只有男性的包厢为之一亮。这位美女身穿一件墨绿色的风衣、束着简洁的马尾辫,脸型并非很柔和,在女性的柔美之外增添了一分个性和干练。梁健想起曲魏说她是公安厅政治部主任,梁健也就不觉得奇怪了。公安女性,带着点英气也是正常的。

    她的目光在包厢里扫了一眼,然后落到了梁健的身上:“梁省长,您好。让您等了。”梁健一笑道:“哪里,我们也是刚刚到。”郑东一也说:“今天你晚到,也不怨你,我们通知得晚了。”曲魏对梁健说:“梁省长,虽说是同学,平时我们约她吃饭都约不到的。今天,她是听说梁省长在,才答应了的。”这话不知是真是假,但是在梁健听来,还是舒服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弱点。梁健就说:“快坐吧。”

    徐敏丽瞧见只有梁健的身边有空位,就走过来,在梁健身边坐下来。她将墨绿色外套脱下来,是一件白色衬衣,胸口高高隆起,衬衣的纽扣被绷得紧紧的。似乎包厢里的男人都看了她一眼,但是大家都是懂规矩的,也就一眼,都移开了目光。

    这时候,服务员推门进来,端着的是一个大盆和温好的酒壶。说了一句“羊肉锅仔、加姜丝的绍兴黄酒”,就出去了。徐敏丽笑着道:“今天,你们吃这么重口味的东西?”曲魏笑道:“天气凉了,吃点热乎的,暖暖身子,对女人来说也可以补血气。”

    徐敏丽问:“是吗?那我也要喝一杯。”她双手放在两腿中间,削肩微微耸起,看上去很单纯的样子,这与她肩上的重任很有些不符。

    曲魏的秘书就给大家倒酒,最先给梁健斟满,然后就给徐敏丽斟酒。趁这个时间,梁健问曲魏:“你们见了高书记,他怎么样?”曲魏回答说:“有人说高书记情绪不好,但是我们进去之后,高书记对我们很客气,有说有笑。我们汇报了工作,他还提了一些要求,心情很愉快的样子。”

    梁健心里就是一愣。这与他在省委门厅看到高安雄的状态,不符合啊!难道……梁健顿时有些猜疑了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