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女秘随行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戚明应该也是听说了梁建要准备下去走走的消息。梁建本来也正准备去跟他说一声,不过,他还没去,戚明就先找他了。

    梁建走进戚明的办公室,戚明看到他,就笑着打招呼:“你来了啊,赶紧坐,我听说你喜欢喝茶,刚让贺宁给你泡的上好的毛尖,现在应该是温度正好,你尝尝。”

    戚明忽然这么热情,梁建有些意外。他看了一眼戚明,忙道:“您太客气了。”

    “什么客气不客气的,我们现在是并肩作战,是战友,一杯茶,应该的。”戚明说道。

    梁建道了一声谢,在沙发上坐下后,拿过茶杯,闻了闻,尝了一口,然后赞美道:“好茶!味道清雅中带着一丝香味,十分不错。这应该是今年的新茶吧?”

    戚明点头:“果然是行家。这确实是今年的新茶,据说总共也就两斤,我这边有一斤,回头你拿去喝着玩玩。”

    梁建忙摆手:“无功不受禄,这我不能收。”

    “这又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无非就是几片茶叶。我是看你懂茶,你要是不懂茶,你求我我都不会给你。”戚明道:“行了,也别跟我客气了。茶叶我已经让贺宁包好了,你要是不好意思拿着出去,晚点我让他给你送车上去。”

    他说这话的几秒钟时间里,梁建心里已经转过了许多念头。戚明忽然送他东西,说不好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还是想拉拢他。但可以肯定,他肯定是有目的的。

    上次因为林飞的事情,两人心里各自都有些不痛快,这茶叶,或许可以看成是戚明在给他台阶,给两人的关系找个缓和的机会。

    梁建想了一会,等戚明话说完,他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他道:“您这里拢共也就一斤茶叶,您要是都给我,我怎么好意思都拿走!”

    戚明一听,立即笑了起来,道:“行,那这样,我留半斤,你拿半斤去怎么样?”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谢谢省长您对我的厚爱。”梁建立即顺着话就奉承了一句。戚明咧着嘴,笑着说道:“这就对了嘛!”

    梁建跟着笑。

    “对了,我听说,你打算下去走走了?”戚明问。

    梁建点头:“我本来也正想来找您说这个事呢。”

    “也是该下去了。”戚明点点头,道:“那带哪几个人下去想好了吗?”

    梁建摇头,道:“还没想好。”

    戚明看了他一眼,就说:“你把李秘书长带上吧。他跟你是老朋友,又是老江中了,他陪着你,各方面也能照顾到一些,我也放心一些。”

    梁建道:“李秘书长跟着可能不太合适。而且,他刚陪着明亮同志下去回来才没几天,再要求他跟着下去,有些为难他了。”

    “工作嘛,难得辛苦一下,也是必要的。”戚明道。

    梁建道:“还是算了。我这次出去估计时间不短,李秘书长也是有家有室的人了,不能太辛苦他。而且,这江中虽然我多年没回来了,但熟人还是有几个的,问题不大,您尽管放心好了。”

    戚明听了,就说:“既然你都想好了,那就按你的意思来。有什么困难,就尽管说,不用觉得不好意思开口。”

    “好的。多谢省长关怀。”梁建道。

    戚明摆摆手,道:“应该的。”说着,顿了顿,又接着问:“那你打算去哪几个地方?”

    梁建回答:“具体还没想好。”

    “那你得抓紧了,一般这种事,都是提前一个星期准备的,现在就剩下三天了,时间已经比较紧张了。”戚明眉头微皱着说道。

    梁建点头:“恩,我会抓紧的。”

    戚明看了看他,然后低头抬手看了下手表,然后道:“其他没事了,那你先去忙吧,我马上有个会,得准备一下。”

    “好。”梁建立即站了起来:“那我就先告辞了。”

    戚明点了点头,然后也站了起来,将梁建送到了门口,又喊了贺宁送梁建。

    贺宁送了几步,就被梁建给拦了回去。

    梁建来江中后,除了上次林飞的事情之外,戚明对他的态度一直还可以。但,戚明对他的这种好态度,并没有让梁建心里感觉踏实。戚明给梁建的感觉,更像是一只笑面虎。表面笑嘻嘻,背后藏着什么心思,却是不好说。

    所以,梁建在跟戚明对话的时候,有些事情也是没说实话。

    至于随行的人员,梁建也想好了,人不用多,带几个能用有用的就行。李端他是不打算带的,除了梁建跟戚明说的那几个原因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这一次再相逢,李端还是让他感觉到了一些变化。人心难测,梁建觉得跟李端的关系,还是先观望一下比较好。不带李端,他打算带金灿。

    金灿做事缜密,话也不多,梁建还是比较看好的。至于她的性别会不会引来一些闲言闲语,梁建倒也不介意。

    除了金灿外,就是牛达了,另外,再加一个司机。总共四个人。

    这个名单,梁建是见过戚明后,第二天通知的李端。当时,梁建是给李端打的电话。

    梁建说:“我考虑了一下,这次出去,就让金灿跟我去吧。另外,再配一个司机,加上牛达,三个人就够了。其余的人不用安排了。”

    李端一听,立即说道:“三个人会不会太少了,要不再安排两个?”

    “不用。三个人足够了。”梁建说道:“本来我是想让你陪我去的,后来想想,我这副省长,让你一个秘书长陪,有些不合适。再加上,你刚出去过一趟,接着又出去,太辛苦了。所以,想想,还是让金灿去吧。”

    “我理解。您这也是为我考虑。没关系的,金灿是个女人,做事情也细致,她跟着也能更好的照顾您。”李端说道:“那金灿知道了吗?这事。”

    “我还没跟她说,你去帮我通知一下吧,她要是有什么疑问或者意见,让他直接来找我好了。”梁建说。

    李端回答:“好的。”

    挂了电话,梁建想,不知道他刚才的那番解释,有没有让李端心里舒服点。梁建虽然打算先观望一下李端再说,但再没观望出结果之前,跟李端表面上的客气还是要的。

    李端挂了电话后,在椅子里坐了好一会,才拿起电话,给金灿打了一个通知了她这个事情。金灿听后,惊讶地怔住了。她没想到,梁建竟然会选择让她陪同。

    领导出行,女干部随行,这个在官场如今也算是一个比较忌讳的事情。很多领导,都是要避嫌的。梁建倒好,竟然一点也不怕人家说闲话。

    可他梁建不怕,金灿却有些怕。她这些年一路走过来,一直都是比较洁身自好的,可以说是没跟谁怎么传过绯闻。她如今也是有丈夫有孩子的人了,这要是传出点什么话来,她该怎么面对家人?面对孩子?

    金灿坐着挣扎了许久,决定去跟梁建好好谈一谈。

    金灿一路过来,心里都是在说与不说之间挣扎。走到牛达办公室门口,这两天一直在练‘顺风耳’的牛达,立即就发现了她的脚步声。

    当他抬头一看,是金灿的时候,牛达立即就站起身,一边绕过桌子往外走,一边喊道:“金副秘书长,您好。您是来找梁副省长的吗?”

    牛达的声音不小,金灿被吓了一跳。转头一看是牛达,愣了一下后,脸上掠过些局促和尴尬。她点点头,道:“是的。梁副省长现在方便吗?我有些事得当面跟他说一下。”

    牛达回答:“那我进去问问,您到我办公室去坐一下吧。”

    金灿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她往牛达办公室里走,牛达往梁建办公室走。

    可她在牛达办公室一坐下来,刚才下定的决心,又动摇了。她该以什么样的理由来拒绝梁建这次的随行呢?

    直接说,担心别人传闲话?这样的借口,难免显得她这个副秘书长当得一点也不专业?

    或者,找个借口?说自己孩子病了?这个念头一冒出来,金灿赶紧就呸呸了两声,心想,这不是咒自己孩子么?

    金灿想来想去,想了很多的借口,可每一个借口都有不合适的理由。她不由得犹豫起来,到底要不要说?

    正在她犹豫的时候,牛达过来了。

    “金副秘书长,梁副省长请您进去呢。”牛达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又吓了金灿一跳。金灿起身,到了梁建办公室门口,迟疑了几秒钟后,终于还是敲了敲门。

    推开门,梁建坐在办公桌后,看向她,微微一笑,问:“是不是为了调研的那个事情来的?”

    金灿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道:“是的。”

    “不愿意去?”梁建看着她,问她。

    金灿微微低着头,那声是却是怎么也说不出口。

    “怎么了?”梁建问她:“你要是不愿意去,就直说,我不勉强。这政府办里人也不少,想找个人还是找得出来的。我之所以选择你,是因为我觉得你做事细心,我放心。但如果你有什么难处,你尽管说,我也不想为难你。”

    金灿咬着嘴唇,沉默了几许后,一咬牙,说道:“梁副省长,您误会了。我不是不愿意去,我来是想问问您,到时候我们几点钟出发,第一站先是哪里。”

    梁建看着她,笑了笑,道:“不用太早,正常时间在这里集合,然后再出发。第一站到哪里,到时候我会提前告诉你的。”

    金灿点了点头,然后又说了几句后,立马就出去了。一出门,她这脸颊就红了。都没顾得上跟牛达打招呼,就径直走了。

    牛达见她走得匆匆,不由得生出了几分疑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