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一波三折(即93章)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梁建心中一惊。曲魏这是倒戈向沈伟光了吗?但梁建觉得不太可能,曲魏是个比较轴的人,他既然之前已经倾向了梁建,那就不太可能会在一下子就偏向了沈伟光。而梁建和沈伟光的不和,以曲魏的目光,不可能看不出来。

    梁建朝曲魏挤了挤眼睛,曲魏却像是没看到一样,直接看向了徐振,说道:“老徐,还不赶紧敬梁副省长一杯,谢谢他的提携?”

    徐振这才反应过来,慌忙起身,拿着杯子就要来敬梁建的酒。

    梁建坐在那没动。徐振端着杯子,微躬着身,顿时就尴尬起来。

    这时,曲魏在桌子底下,轻轻踢了梁建一脚,同时口中还提醒道:“老徐,你今天怎么回事?怎么一点也不灵光?梁副省长这都没酒,你敬什么?”

    老徐一愣,反应过来后,立即准备跑去拿新杯子要给梁建倒酒。梁建不想驳了曲魏的面子,只好叫住徐振,道:“别听曲市长的,我不喝酒。以茶代酒吧。”

    徐振这才拿起酒杯,有些战战兢兢又很是激动地说道:“谢谢梁省长的提携!”

    “副省长!”不等梁建开口提醒,曲魏先提醒了他一声。徐振又慌忙改口。梁建看了看他,道:“以后别叫错!”

    “是!是!是!”徐振忙不迭地点头。

    梁建看了看曲魏,暗自叹了一声,然后又道:“不过以后,我们就是平级了,也用不着副省长了,叫名字就可以。”

    “不管以后我是什么位置,您都是我的恩人。”徐振立即说道。他虽然是沈伟光看中的人,不过这话听起来心里还是舒服的。

    梁建已经没心情在坐下去了,就道:“我还有点事,你们慢慢吃,我先走了。”

    “你都走了,我和徐振两个在这里也没意思。那我们也撤了。”曲魏笑着说道。梁建看了他一眼,犹豫了一下,对他说道:“那你送我一程?我没开车。”

    “没问题。”曲魏说道。

    曲魏让徐振先走了。梁建和曲魏站在酒店门口,梁建看着空荡荡的酒店门口,问曲魏:“车呢?”

    曲魏道:“我坐徐振的车来的。”

    梁建不由一愣,旋即无奈地说道:“那你还说没问题。”

    曲魏笑了一下,道:“喝得有点多,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邀请梁副省长陪我一起花园里走走呢?”

    梁建知道,他多半是有话想说。正好,梁建也有很多疑问想问他。

    夜风微暖,带着白天太阳的味道和温度,吹拂在脸上,说不上舒服,但配合着花园里鲜花和植物的味道,倒也还算舒畅。

    曲魏走在梁建右侧,看着路边小叶冬青树下的小路灯,神情微微严肃,问:“我之前听说,杜明亮走,是沈书记的手笔?”

    梁建没点头,却也没否认。他看着远处昏暗灯光下的模糊树影,道:“虽然也有巧合的成分,但可见这个人的手段不得了。以后,我们的日子恐怕都不会太好过。”

    曲魏看了看他,道:“这会不会有些杞人忧天了?我看他,好像对你很不错。你也不要嫌我话不好听,不过今天在吃饭的时候,你做得确实有些地方有些过分。”

    “俗话说,这戏好不好,就看戏子演得好不好。看来这沈书记演得确实不错,让你们都入了戏。你可是没看到他威胁我的时候。”梁建说道。

    曲魏看了他一眼,灯光昏暗,他看不太清他脸上的神色,不过他猜也能猜到此刻梁建脸上的神色必然是不好看的。

    曲魏叹了一声,道:“我觉得,你对他的敌意太重了。你想一想,以你如今的身份和背景,能有几个人敢跟你作对?沈伟光就是手段再厉害,在真正的权力面前,也不过都是跳梁小丑一般的把戏。真正的实力面前,再厉害的手段也是没用。我觉得,这一次徐振的事情,他是在讨好你。这么明显的事情,你肯定也看了出来了,不过你自己不想承认罢了!”

    梁建沉默着,没马上接话。

    曲魏说沈伟光在讨好他。梁建不是没感觉到。可是,梁建找不到理由。如果沈伟光想讨好他,为什么不一开始就讨好。以他的精明,难道衡量不出他自己和梁建所代表的势力之间的差距吗?既然他现在要讨好,为何先前还要和梁建闹僵?他不笨,何必去做这些打脸的事情。

    梁建想来想去,总是觉得,这事情肯定不是曲魏说的那么简单。

    沈伟光今天把徐振送给了他,那沈伟光肯定还有更重要的东西想要。而这个东西,他得靠着梁建的势力去获得。

    梁建忽然想到了老唐,会不会是他们之间,达成了什么协议?

    梁建想到这里,顿时脑中一亮,他甚至顾不得曲魏在旁边,立即就掏出了手机,找到老唐的号码,径直拨了过去。

    电话很快被接通。梁建刚想说话,没想到,老唐抢了先。他说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别着急,回头我会跟你解释清楚的。不过我现在有点事,不方便说话。你等我电话。”说完,不等梁建说话,他就挂了。

    梁建放下手机,心里已然有了数。老唐这话已经说明了许多。

    梁建沉默了下来。他心里有些不开心。这盘棋,原本是他的开的局,可到最后,他却成了局外人。这种感觉,并不是很好。

    不过,他也明白,这是因为他还没到这个层面。所以,才被踢出了局。

    但他相信,终有一天,他会有这个实力,站在这个局里面。但真到了那个时候,未必就是好的。

    梁建收起手机后,跟曲魏又往前走了几步。忽然,曲魏打破安静,低声叹道:“梁建,我怎么感觉,你,或者更确切地说,你的家族,在下一副很大的棋呢?”

    梁建看向他,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曲魏看了他一眼,然后解释道:“你看,杜明亮一走,吴越上位,紧接着,徐振接替吴越的位置。这么一来,吴越和徐振这两个靠着你上去的人,必然是对你忠心耿耿。剩下的两位副省长,侯堂柏是个比较正义的人,跟你脾性也有相近的地方,可以不用太担忧。至于杨琴,一个女人,又五十出头,她顶多再在这个位置上待一两年,肯定要退。到时候,你这边再扶持一个人上位,这省政府不就等同于是你的政府了吗?戚明即便是省长,手下无可用之人,不就是光杆司令一个吗?再过两年,他调走,你上位。只要不出大变故,这完全是可以预见的。”

    “东西乱吃没关系,顶多就是洗个胃。这话乱说,可是要出大事情的。戚明多疑,这话要是让他听了去,我这日子肯定不好过。你以后这样的话,可千万别再乱说了!”梁建瞪了曲魏一眼。

    曲魏笑了笑,道:“我可不是乱说。我早就觉得,你这次下来,不简单。现在看来,果真是不简单。我再猜一猜,唐家是不是打算将阵地转移到江中来?”

    梁建虽然不是头一回听到这样的说法,但曲魏这一说,确实入了他的心,一下子让他重视起来。

    梁建沉思的时候,曲魏又低声说道:“看来,这‘虎塌之侧不容他人安睡’的话,也不是说说的。之前听说已经有人试图在打压唐家,应该也不是假消息了。”

    梁建一惊,忙问曲魏:“你说,有人在试图打压唐家?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没听到过这些消息?”

    曲魏诧异地看了看他,问:“你不知道?”旋即又一笑,道:“梁建,依我看,你成长得还是有点慢。你不要嫌我话难听,以你现在的这点计谋和手段,恐怕你背后的唐家还不能依靠你。”

    梁建愣在那里。曲魏虽然话难听,可也是实话,起码一定程度上是的。

    半响后,梁建转头看向曲魏,道:“你似乎对唐家很了解!”要知道,曲魏以前可对这种家族势力,并不喜欢。可他今天却说了这么多。虽然听着像是带着点嘲讽的语气,但实际上却是在提醒梁建。

    曲魏笑了一下,道:“既然我决定了要跟你好好合作,我总是要了解一下我的合作伙伴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具体有着怎么样的实力。不过,我实力有限,了解到的也并不多。”

    “那你了解到了些什么呢?”梁建问他。

    “这些,就是我的事情了。”曲魏笑着说道。

    梁建盯着他看了一会,而后问道:“以前你不是挺看不上我的吗?怎么今天还来提醒我这些?”

    “以前看不上你,是看不惯你靠关系上位。不过,后来我发现,你虽然是靠关系上位,但心还是一颗愿意为民的心。当官,有手段是必须的,但最重要还是心!心最重要!没有这颗心,空有手段的领导,终究不是好领导。不过,今天既然话说到了这里,我也把一些话跟你说说明白。我虽然愿意跟你携手合作,但不代表我对唐家也一样能接受。唐家很多行事的方式手段,我还是很不赞同的。如果今后,唐家要是有些行为影响到了我的工作,或者触及到了法律,我是不会徇私的,希望你到时候能够理解。”曲魏看着梁建,认真且严肃地说道。

    梁建听后,也朝他认真地保证:“你放心,我从来都不崇尚做事为达目的不折手段的态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