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 李端的心思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李端花了好一番心思,才终于从司机老吴的嘴里套出了话。当老吴告诉他,那天晚上他们吃饭的时候,梁建来送了一样东西,说是戚明让他帮忙买的的时候,李端愣了愣,旋即立即明白了,这梁建送来的东西,看来就是戚明改变态度的关键了。

    这东西是什么,司机老吴并不知道,李端也无从去打听了。

    李端自从知道了这个事情,心里就一直像是揣了个石头一样,沉甸甸的,有股说不出来的滋味。

    按理来说,梁建要是能和戚明搞好关系,那对于李端,绝对是有好无坏的。可偏偏,李端这心里就是有那么点不舒服。

    十一点半多两分钟的时候,梁建刚把牛达之前整理出来的文件看完。笔一扔,身子往后一靠,伸了个懒腰,舒展了一下有些酸痛肩关节。这懒腰还没收回来,忽然听到笃笃地敲门声响起。

    梁建坐直了身体,道:“进来。”

    牛达推门进来,看着梁建,说道:“李秘书长过来了。”

    梁建也没多想,就点头道:“让他进来吧。”

    李端进来了,梁建看着他,问:“有事?”

    李端点点头:“我来跟您说一声,我早上跟戚省长商量了一下,打算明天去定海,戚省长已经同意了。”

    李端的这句话,隐约透露出来一些信息,梁建很快就捕捉到了。他心底里暗暗笑了一声,看来昨天那样东西应该是送得恰到好处。不过,表面上梁建还是没露声色,微微一笑,道:“早点去也好,早去早回。”说着,他站起来,拿着茶杯,绕过办公桌,一边往沙发走,一边对李端说道:“来,我们到沙发上坐着说。”

    梁建坐下后,李端也坐了下来。

    梁建问李端:“这次去打算去多久?”

    李端回答:“初步打算是三天。”

    梁建点点头,又问:“你打算带谁去?”

    “应该就带小何一个人去吧。”李端回答。小何是李端的秘书。话音刚落,李端又立即说了一句:“我已经跟金副秘书长交代过了,这几天我不在的时候,政府办就由金副秘书长全权负责。您这边有什么事,直接找她就行。”

    “好的。”梁建点头。

    两人又聊了几句,梁建看了看时间,也快到吃午饭的时间,正打算约李端一起吃午饭,可话还没出口,忽然李端就开口问道:“之前那个林飞,您还记得吗?”

    梁建一愣,看向李端,眉头微微皱了皱。林飞这个人,梁建自然是记得的,甚至可以说是印象深刻。只不过,李端忽然提起林飞,又是什么用意?

    他问李端:“他怎么了?”

    李端说道:“今天早上,林飞又惹了点麻烦事出来,现在秘书办的人都在提意见,要求组织上把他调走。我想听听您的意见。”

    梁建看了他一会,道:“这个事情,你如果问我的意见,那我就是一句话:我们政府里面不需要一些占着茅坑不拉屎的人。这个意思,你明白吧?”

    李端点头,可他略一犹豫,又道:“其实,我也是这么觉得的,不过,我担心戚省长不同意。您想,这林飞当初安排给您做秘书的事情虽然是沈书记的意思,但这省政府办的事情,都是要经过戚省长同意的,要不然沈书记也没法。戚省长是个看重面子的人,当初他亲自点头批准的事情,现在要让他再推翻自己的决定,把林飞给从秘书办踢出去,这不是让戚省长自己打自己的脸吗?”

    梁建听着这话,心里忽然动了一动,他看了看李端,低头喝了口茶,然后慢慢说道:“那你是什么想法?”

    李端呵呵一笑,道:“我也是没想法,所以想来请教一下您的意见。”

    梁建抬头看他,道:“我看你不是没想法,是想法挺多。”

    李端身躯猛地一震,抬头看向梁建,眼里一瞬间掠过许多的惊慌,但一瞬间,又镇定下来了。他的手,轻轻在大腿上滑过,然后答道:“我不太明白您的意思!”

    “非要我把话说穿吗?”梁建盯着他,冷声道。

    李端那放在大腿上的手,微微抖了一下,目光微动,躲开了梁建那犀利得让他不敢直视的目光。

    忽然,梁建叹了一声,然后道:“李端啊李端,有句话叫做聪明反被聪明误,说得就是你。”

    李端坐在那,脸色有些苍白。

    梁建看了看他,又叹一声,道:“我隔了这么多年,再次回到江中,其实我挺重视你们这些以前的故人的。本来,我们之间可以是很好的合作关系,你为什么非要把这种关系弄复杂呢?”

    李端坐在那,一句话都不敢说。

    他忽然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提林飞。其实,他这一趟过来,并不是为了提林飞而来。他来之前,甚至都没想过要提林飞这两个字。可是,坐在这里后,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跟鬼迷了心窍一样,这个话就这么出来了。

    世上难买后悔药。这说出去的话,跟覆水难收是一样的道理,收不回来的。

    他挣扎了好一会儿,终于鼓起勇气想辩解几句,试图给自己挽回一些:“梁副省长,我……”

    话还未说完,就被梁建打断:“行了,你也别说了。今天这些话,我就当没听过。不过,以后你要是再有今天这样的心思,那我也就不会念旧情了。”

    李端看了看他,心知自己此时说再多也没用了,便有些颓丧地点了点头。

    梁建有些失望地甩了甩手,示意他出去吧。李端悻悻起身,欲言又止,迟疑了一会后,转身走了。

    他走后,梁建坐在那里,脸色不太好看。

    其实,梁建挺想不明白的。他和戚明的关系越好,对李端来说,只会有利,不会有害。可李端为何还要生出挑拨的心思?

    这林飞的事情,是梁建和戚明两人中间的一个梗。李端这样的聪明人不会不明白,可他偏偏在梁建面前提林飞,要是仅仅是来问梁建的意见倒还能理解,可他后面那话,却是明显在提醒梁建,这林飞虽然说一开始是沈伟光的主意,但戚明未必没有这样的心思,要不然也不会点头同意。这不是挑拨又是什么呢?

    或许梁建是多心了,可后面李端的表现,也证明了他是心虚的。而且,梁建刚把自己和戚明的关系搞好一点,李端就立即来说这样的话,换做谁都是要怀疑的。

    梁建坐在那坐了好一会,直到牛达进来,问他无法打算怎么安排。梁建看到他,便想到李端说的林飞的事情,便问他牛达:“秘书办的林飞,你认识吗?”牛达点头:“认识。这个林飞在我们大楼里可是个名人。”

    “怎么说?”梁建问他。

    牛达回答:“我听说,这个林飞最高纪录,一个星期里闯了三次祸,而且次次都不小。就前几天,有人让林飞帮忙打印一下领导用的讲话稿,结果林飞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给弄错了,结果那天也巧,大家都没检查,领导到了会议上要讲话的时候,一读才发现这讲话稿错了。我听说,平时他们办公室都不会安排工作给那个林飞,就是有时候忙不过来的时候,会让他帮个忙,偏偏还基本上次次都要闯祸。所以,现在秘书办的人对他已经是怨声载道了,他们还给这个林飞取了个绰号,好像是叫什么林扫把。”

    梁建听完后,问牛达:“我听说,秘书办打算联名上告,要组织上把林飞调走是吗?”

    牛达点头:“是有这个事情。昨天我回来的时候,秘书办的副主任还来找我了,他们弄了一个联名书,想让我也签字。”

    “你签了吗?”梁建问他。

    牛达摇了摇头,道:“我跟这个林飞没怎么接触过,这个字我觉得我不好签。”

    梁建看了看他,道:“不签是对的。对于自己不了解的事情,不该随大流来做判断。不过,这个林飞确实是不适合待在政府办这样的地方。”说完,他想了一想,然后对牛达说道:“午饭你去打包带回来吧。”

    “好的,那我现在去食堂。”牛达立即说道。

    梁建点点头。

    牛达出去后,梁建想,林飞这个人,对于戚明来说,必然也是一个难题。留下林飞,这戚明脸上也是每天无光。他开口踢出去吧,沈伟光那里,容易有意见。梁健估计戚明现在也是进退两难。

    他想了又想,沈伟光这个人虽然还未见过面,但他人还未露面,就先使手段把林飞这样的人安排到了梁建身边,虽说这样的人,大威胁构不成,但恶心人确实是能达到目的的。梁建对这个还未谋面的沈伟光,毫无好感可言。既如此,何不如再借着林飞,跟戚明再拉进一下关系,这个戚明难做的事情,就让他来做。至于沈伟光那里,要是沈伟光对他是心存歹意,那么即使没有这个林飞,他们之间的关系也是注定好不了的。可要是沈伟光对他没什么坏心思,那么他现在把林飞给踢出去,应该也是造成不了什么影响的。毕竟林飞这样的人,就不应该再政府办出现,甚至不应该在公务员队伍里出现。

    梁建想到这里,立即有了决定。他起身走到办公桌边上,拿起桌上的电话机,拨通了金灿的电话。

    “吃过饭了吗?”电话通后,梁建问。

    金灿回答:“还没,正打算去。”

    梁建道:“行。有件事,你待会吃过饭办一下。”

    “您说。”金灿道。

    梁建便将他打算把林飞从政府办踢出去的想法跟金灿说了,该走什么样的流程,需要什么样的手续,都交给金灿去办了。

    金灿听后,犹豫了一下,问梁建:“要不要跟戚省长那边汇报一下?”

    梁建道:“不用,我待会会亲自跟戚省长说的。”

    “好的。我明白了。”金灿道。

    大家想要更快的看到我的文,可以加我的微信公众号“行走的笔龙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