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6陈年旧事(一)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傍晚下班时间的时候,老唐打来电话,询问梁建,吴越是否已经回到江中,跟崔傅坚谈得怎么样。

    梁建犹豫了一下之后,把有关于杜明亮牵涉到命案的事情说了。

    老唐听后,惊问:“还有这么一桩事情?”

    梁建道:“吴越说是崔部长无意中透露的,不过,他觉得,崔部长可能是故意说给他听的。爸,这个事情,你要不帮我去打听打听,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我本来是想直接打电话给杜明亮问一问,但又觉得可能会不太合适,所以这个电话还没打。”

    老唐略作沉吟后,道:“电话你先别忙打,我先去问问,晚点联系你。”

    “好的。谢谢爸。”梁建说道。

    老唐笑了一声,道:“跟我客气什么。”

    挂了电话后,梁建收拾收拾,正想回去。刚拉开门,手机响了。梁建拿出来一看,是杜明亮的号码。

    梁建一下子就想到了命案的事情,便让等在门外的牛达先走,自己又合上门,然后接起了电话。

    “杜主席……”梁建的话刚开了个头,就被电话那头的杜明亮给打断了:“梁建,有个事情,我想请你帮个忙。”

    “您说。”梁建立即说道,不过,直觉告诉他,杜明亮要说的事,多半就是那件事。

    杜明亮没立即开口,电话里安静了一会后,才听到杜明亮略微低沉的声音:“常务副省长的位置,你跟吴越说说让他放弃吧。他还年轻,今后机会还多着。再说了,这位置的人选早就定下了,你们现在又何必为了这个位置,而去得罪沈伟光呢?我知道,你和吴越都不简单,但沈伟光毕竟是省委书记,多少还是要忍让几分的。”

    梁建听后,紧抿着嘴沉默了。

    杜明亮开这个口,不算意外。只不过,现在放弃,沈伟光也是已经得罪了,而且戚明那边肯定也是不好交代。

    梁建沉思了一会后,开口问杜明亮:“老杜,我们呢也是老交情了。这次我来江中,你也帮了我不少。我呢也是把你当老大哥一样看待的。常务副省长这个事情,好说。不过,我也有一个小要求,不知道老杜你肯不肯满足我!”

    杜明亮迟疑了一下后,道:“你说吧,什么要求。”

    “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会打这个电话?”梁建道。

    电话里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静得只剩梁建自己的呼吸声。时间仿佛在这个瞬间凝固了,停止了。

    梁建等了许久,也不见回应,犹豫了一下后,说道:“是不是和那桩命案有关系?”

    此话一出,顿时一石激起千层浪,电话那头的安静一下子就被打破了,杜明亮惊声质问:“你怎么知道这个事情的?”

    梁建没回答他,反是说道:“你别问我怎么知道的,我就想知道,是还是不是?”

    杜明亮再次沉默了。

    电话那头,他阴沉着脸,拽着手机的手背上,青筋都凸显了出来。

    “你现在是在质问我吗?”杜明亮咬着牙,问道。

    梁建回答:“我只是想尽可能地帮到你,也帮到我自己。常务副省长的事情,对我和吴越来说,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但我们也不想因为这桩事情,而影响到你。所以,我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如果事情严重,没有转圜的余地,放弃也不是不能考虑。但我得先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情,你说呢,老杜?”

    杜明亮又沉默了。

    梁建也不逼他。他转身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慢慢地等着杜明亮自己想明白。

    过了许久,电话里忽然传来杜明亮的一声叹息,然后听得他说:“老了!现在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啦!关于那个命案的事情,我给你一个电话号码,你联系他就行。他手里,有关于那个案子全部的资料。你想知道的,也都在他那里。”

    梁建还没来得及说话,杜明亮又说道:“没其他事了吧?没其他事的话,我先挂了。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累了。”

    梁建只好说:“那您休息吧,我挂了。”

    “恩。”杜明亮很快就挂了电话。梁建拿着手机,忽觉有些懵。听杜明亮刚才那话的意思,这个事情,似乎和梁建想的有些不太一样。

    很快,梁建就收到了杜明亮发来的短信。他发给梁建的,是南苏省下面西江市市公安局副局长蒋天明的联系电话。

    梁建看着手机号码,犹豫了好一会后,才拨了过去。

    电话响了一会,才被接通。

    “哪位?”电话那头的声音,似乎有些年纪了,透着浓浓的沧桑味。梁建回过神,立即答道:“我是梁建,杜明亮杜主席之前在江中的同事。”

    对方一听是杜明亮的同事,立即态度恭敬了许多:“你好!你好!”

    “我打电话给你,是想跟你要些东西。”梁建开门见山,直接说道:“跟杜主席有关的。”

    对方一听跟杜主席有关的,似乎立即警觉了起来,沉默了一下后,问:“什么东西?”

    “一件命案的全部资料。”梁建直接说道。

    对方一下子就安静下来了。几秒钟后,忽然传来声音:“命案?我手上处理过的命案很多,你说的是哪一件?”

    梁建知道他肯定是在装傻,不过他也不急,于是又说道:“跟杜主席有关的很多吗?”

    “杜主席早年在我们西江市当市长的时候,我们市里是出过好几件命案,其中有一半都是杜主席亲自督查的,你是都要呢,还是要其中哪一件?不过,这些案子都过去太长时间了,案件资料可不好找!”蒋天明就像是一只老狐狸,故意在梁建面前装傻充愣。

    梁建暗自笑了一下,然后道:“我要的是哪一件案子的资料,我想你心里很清楚。跟杜主席真正有关联的就那么一桩案子。你也放心,我来找你,是杜主席的意思。你要是不放心,可以先打个电话给杜主席确认一下。”

    蒋天明听到这话,沉默了下来。过了一会,他说道:“那你稍等。”说完,他就挂了电话。多半是跟杜明亮确认去了。

    梁建拿着手机,坐沙发上等着。

    过了好长一会,蒋天明的电话终于来了。梁建接起来,问:“怎么样?求证过了吗?”

    蒋天明没回答,而是问道:“怎么给你?”

    梁建说:“寄快递,顺风快递,明天早上就到了。”

    蒋天明听后,想了一下,道:“快递太冒险了。这样吧,你给我一个地址,我找人连夜给你送过去,怎么样?”

    “也行。”梁建道。

    接着,他就将招待所的地址报给了蒋天明。蒋天明记下后,就挂了电话。

    放下手机,梁建坐在沙发上,想了一会这个事情,觉着这个事情,似乎是有些什么内幕,或许那桩案子跟杜明亮之间并没有太深的牵扯。

    正想着呢,门忽然笃笃地响了起来。

    梁建回过神,道:“谁?”牛达他刚刚已经让他回去了,此刻来敲门的会是谁呢?

    门外传来了回答:“是我,李端。”

    梁建一愣。

    “进来吧。”梁建马上说道。李端推门进来,看到坐在沙发上的梁建,就笑着说道:“我刚准备走的时候,看到您办公室的灯似乎亮着,我就过来看看。您要加班吗今天?”

    梁建道:“不用。刚有点事处理了一下,现在已经好了。正准备走呢!”说着,他就站了起来。

    李端看着梁建去拿包,立马就快步上来,伸手接了过去。然后一边陪着梁建往外走,一边说道:“您今天晚上有安排吗?”

    梁建随口就接到:“没有。怎么,你要请我吃饭?”

    李端笑着说:“就是不知道您肯不肯给我这个面子。”

    梁建想起之前说要请李端吃饭,但因为当时沈伟光忽然插进来了,那顿饭就没吃成。后来就一直忙,一直也没能请李端吃那顿饭。正好今晚也没什么事,蒋天明那边的资料要送过来估计也得半夜了。于是,梁建就说道:“你李秘书长的面子我肯定是要给的。不过,这顿饭,我请你吃。上次还欠你一顿呢!”

    李端听梁建提及上次这事,微微愣了一下,旋即这笑容就更大了。

    “您肯跟我吃饭已经是给我面子了,怎么还好意思让您请客。今天,无论如何,让我做个东,请您吃顿饭。正好,我有点工作上的事,也想请教一下您。要是您请客,我待会可不好意思开口。”李端说道。

    梁建也没跟他争,就点头道:“行,那你请。不过我丑话说前头,你工作上的事,我也未必能帮得上忙,你可别抱太大期望,免得回头要是万一我帮不上忙,心里失望。”

    “您放心,我就是想请教您几个问题,您肯定能给我一些指示的。”李端立即说道。梁建看了看他,也没立即追问他,到底是什么问题。这个悬念,就让他留到晚饭吧。正好,他其实也有事情想找他聊一聊,本来是想晚一点再聊,不过既然今天碰上了,就一起聊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