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52永梅给的惊喜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在宁州市委常委、公安局长下面赫然便是“徐敏丽”三个字,从副厅提拔到正厅。这是意外的惊喜。在几天之前,梁健还不认识这个省公安厅的政治部主任。但经过曲魏、郑东一的介绍,他非但已经认识了徐敏丽,还对她的性格有了了解,对徐敏丽这个人他印象不错、还是蛮喜欢的,尽管她在梁健面前的表现,只是喝下三杯酒,然后倒下。这个女人身上有干练、爽气、还有单纯,至于工作能力,他认为不会差到哪里去。

    可以肯定的一点是,无论是高安雄、还是郑肖肯定都不知道他和徐敏丽已经熟识。梁健的脸上差一点就漾开了笑来,他的背也差一点放松地靠到椅子背上去。但是他没有,因为他提醒自己,不能让高安雄、郑肖看到他脸上的愉悦神色。徐敏丽这张牌,他要藏起来,深深地藏起来,这样的话,反而对工作有好处。

    于是,梁健一边认真地看下去,一边假装慢慢地皱起了眉头。高安雄瞧见了梁健的这一表情,高安雄的脸上虽保持着和风细雨的微笑,而他的手指却在桌子上轻轻地敲击了起来,这说明高安雄的心情真的很好,非常愉快。

    然而,梁健心情的愉快却没有展露在脸上,也没有在下意识的动作上,他愉快是暗喜。接下去,他还看到,镜州市委常委、公安局长职位后面的是郑东一,属于平调。但不管如何,他是从二把手到了一把手,虽然没有满足郑东一的预期,但应该也不会有太大的意见。对梁健来说,是满意的。

    让梁健不舒服的是,原宁州市局局长姜海潇调到了省厅担任副厅长,分管治安,因为是从省会城市一把手调上来,保留了正厅级,其实是属于从重要岗位调到了相对一般的岗位,问题是他还在这个系统里,并且掌握了治安的实权;然而,梁健很看重的公安厅副厅长姚勇,这次却被调配到了省公安厅党委委员、政治部主任的岗位,接了徐敏丽的班。梁健本能的意识到,他跟姚勇的关系,很可能已经被高安雄、郑肖摸到了。这次调动,对姚勇是不公平的。常委会后,他就要找姚勇聊一聊。

    令梁健没有想到的是,王永梅在事先没有透露的情况下,还给了他一个意外惊喜。

    她竟然把朱怀遇的名字放在省政府副秘书长下面来进行提名。这意思是非常明显的,金灿原本是联系梁健的副秘书长,如今金灿提拔担任秘书长,就空出了一个副秘书长,补上朱怀遇,大家都能够猜出来,这个副秘书长是来服务梁健的。王永梅没有对梁健说,是因为她也没有完全的把握能够通过。通过了的话最好,通不过另外再想办法。无论通过与否,梁健都会承她的情。

    组织部汇报完毕之后,干部议题就进入了讨论阶段。这次干部涉及人员不多,到仍旧必须排排坐、分分果,每一个常委对自己的人都是据理力争的。

    但是,有一个人却是让梁健有些捉摸不透,为什么会那样安排?那就是滨州市长卢天河,这次被调入省委担任副秘书长、研究室主任。卢天河这个人,梁健是有些了解的。上一次去滨州调研的时候,梁健跟滨州市委书记莫军、市长卢天河都有接触。当时,他就知道卢天河是戚明的人,但后来卢天河主动向自己示好,并且送了很好的茶叶给自己。这说明,卢天河是一个并不非常稳定的人。

    这次,卢天河到省委办公厅,到底是省书记沈伟光自己的意思呢?还是戚明不知不觉给省委送去的一个“卧底”,这对梁健来说就是一个谜了。

    在讨论的时候,沈伟光对卢天河的安排没有意见,显然是事先沟通好的;而戚明这边也是“同意”的态度。在这次的调整中,省长戚明当然也不可能毫无作为,在保持正职相对稳定的前提下,戚明趁机对财政厅、住建厅、国土委的几个党组副书记、副局长进行了调整,显然把自己的人充实进入这些班子里去了。高安雄除了将公安系统握在自己手中之外,他还把几个自己人安插到了党群系统中去。其他组织、宣传线上也有小幅的动作。梁健都没有反对。

    他之所以没有反对,是为了要替朱怀遇去争取。只要有人对朱怀遇的提拔有意见,他可以一争。果然,不出梁健所料。等到议论到了省政府副秘书长这个职位的时候,省副书记高安雄就说话了:“王部长,这个朱怀遇是什么人?我翻看了这个人的干部情况表,他不过是镜州市黎山度假区的党组书记而已,工作中也没有什么突出的贡献。这样的人,为什么可以直接进入省政府办公厅的班子?不太合适吧?”

    其他人也都看向了王永梅,不知道她会怎么回答。梁健也担心王永梅一下子没有好的理由,毕竟这是王永梅根据梁健的意思才提上去的,恐怕她对朱怀遇的情况也不是特别了解。然而,这次王永梅却并不脸红,也不着急,她很淡然地说:“高书记,今年上半年我们通过层层推荐,建立了一个省管后备领导干部库,当时朱怀遇同志,就是镜州市委推荐上来的后备干部,综合得票和考察情况,都是比较好。所以,今天把朱怀遇同志提上来,是从大力使用后备干部的角度出发的。另外,这次金灿同志担任省政府秘书长,梁省长也急需要一位副秘书长补上,我是征求过梁省长意见的。”

    梁健这时候必须说话了:“没错。朱怀遇同志各方面表现也不错,我对这位同志是比较了解的,也比较熟悉。”梁健的话就说到了这里,他想,这个副秘书长是我要用的,如果你们要来插手我用一个副秘书长,那以后咱们就等着瞧吧。梁健这么一说,其他的常委果然就没有意见了。

    但是,高安雄却仍旧一副和风细雨的笑脸,嘴上的话却仍旧是打算插手这个岗位:“梁省长,你的说法,我们也理解。如果只是平调的话,我绝对没有意见。但这次是从基层提拔一个处级干部到省政府副秘书长这个重要的岗位,情况就不一样了。基层还有很多优秀干部,比如乌山县委书记郁波红同志,就是省优秀共产党员、十佳县委书记,这样的同志更应该考虑啊!梁省长,这样的同志,用起来可能更顺手,毕竟经过全面的锻炼!省政府副秘书长是重要的领导岗位,入口关必须把好啊!戚省长,我是出于对事业负责、对同志负责,才说了这席话。”

    高安雄最后竟然是询问戚省长!他分明是要把戚明拉进来,一起反对梁健使用朱怀遇。毫无疑问,他说的郁波红,很有可能就是高安雄的人,或是戚明的人。

    戚明听到高安雄如此问,就顺水推舟地道:“这倒也是,副秘书长是重要岗位。不能因为职位空缺,就随便提拔一个人上来。梁省长,你看,要不再考虑考虑,看看有没有更合适的人选?”梁健没有立刻回答。会议陷入了冷场。梁健不可能说:“那好吧。”他已经出来争了,不可能就这样屈服,那是打自己的脸。

    这时候,省书记沈伟光开口道:“王部长,我记得年初组织工作的要点中,有开展竞争性选拔副厅级领导干部的安排。我认为,省政府副秘书长这个岗位可以考虑放在竞争性选拔的岗位当中。刚才大家提出的郁波红同志也好、朱怀遇同志也好,如果真的优秀,我相信是会脱颖而出的。”这是一个折中的办法,就如老师看到学生为争抢一样东西有了矛盾,就让他们用剪刀石头布的方式解决。

    高安雄和梁健都没有说话,王永梅就说:“好,沈书记,近日我们就考虑竞争性选拔的方案。”这样一来,省政府副秘书长岗位就暂时空缺,放到下一次竞争性选拔中去角逐。

    常委会结束之后,王永梅打了电话给梁健,表示了对副秘书长岗位没有安排好的歉意。梁健却说:“王部长,你已经帮忙了。至少,你这么一提,朱怀遇同志也算是进入了组织视野,下一步他能不能上,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话虽这么说,但是要竞争一个岗位,却绝对不能看造化。后续,他还要找朱怀遇好好谈一谈这个事情。

    王永梅忽然对梁健说:“你这里,有没掌握好的机关年轻女同志?”梁健奇怪地问:“王部长问我这个做什么?”王永梅说:“我的秘书李可祺跟了我也有些日子了,近期我想把她放到部里人才办主任的岗位上去锻炼,这也是为她下一步的发展考虑。所以,我得给自己物色一个新的秘书,部里也有女同志,看了看没有满意的。”

    梁健说:“人我可以给你推荐一个,但是满不满意还是要看王部长自己的。”王永梅就问:“是哪里的?叫什么名字?”梁健道:“叫蔚蓝,是镜州市一个街道党委书记。”王永梅想了想道:“她对基层倒是熟悉的,但是对大机关的情况可能不太了解,不过我想梁省长推荐的人,应该有可塑性。我先见一面再说。”

    梁健说,他近日就让蔚蓝来一趟宁州,拜会王部长。放下电话之后,牛达进来。他手中拿着一个信封。封面已经皱了。牛达报告道:“梁省长,这是一封举报信。”梁健问:“举报信?怎么会写给我?会不会弄错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