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8 故人危难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王雪娉的沉默,让梁建心中泛起些许复杂的味道。想到之前她说的那句话,可以想见,她和她丈夫之间还是有比较深刻的感情的。梁建对王雪娉早已没有其他想法,只不过,几年过去,曾经的美人早已不是当初,多少心中有些感慨。

    “你是不是听到了什么?”王雪娉忽然问。

    梁建犹豫了一下,道:“是有人跟我说,你丈夫遇到了一些困难。我觉得,或许我能帮上一点忙。”

    梁建的话说完,电话那头,王雪娉就落了泪。梁建的电话,让她太意外。

    当年,梁建离开境州,她也曾在心里犹豫过,挣扎过。后来,他结婚,王雪娉也曾伤心过,甚至还去国外散心了一段时间。只是,这个世界,从来都是没有谁是离不开谁的。时光匆匆,有些人注定是只能放下的。

    她选择了放下,多年不曾联系,她以为,那段情,就好像是青春时的一个印记,留在记忆里就够了。却不曾想,有朝一日,他会主动联系她。而且,他联系她,却是因为她的丈夫。这让她的心里,有种说不清楚的复杂感觉。

    王雪娉这段日子并不好过。她虽与她的丈夫洪兵没有太深厚的感情,但两人这日子也过得相敬如宾还算不错。在外人眼里看来,二人恩爱和谐,日子十分美满。

    前段时间,洪兵提出想要个孩子,她想着自己年纪也差不多了,再不要,就成了高龄产妇,以后再要就不方便了。于是,也就同意了。本以为,这生活会越来越好。却没想到,晴天里忽然来了个霹雳。洪兵刚升的副局长,年纪轻轻,本是风光无限,可还没风光多久,却是锒铛在临,随时都要入狱。

    单位里那些原本对她不错的人,一个个都像是京剧里变脸一样,翻脸的速度迅速至极。仿佛她是洪水猛兽,都避之不及。

    而那些个暗中栽赃了洪兵的人,因为洪兵的拒不承认,他们无计可施,便开始来威胁王雪娉,想让她去说服洪兵。

    最最重要的是,王雪娉在昨天发现自己怀孕了。

    如此境况之下,王雪娉不知道自己这个孩子来得是不是时候。洪兵随时可能入狱,要是进去了,她该怎么办?肚子里的孩子该怎么办?

    内心一向勇敢坚强的王雪娉,看着那张验血单也没了主意,只剩下慌乱和迷茫。梁建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她正一个人锁在房间里发呆。她已经一天没出去,没吃没喝了。

    情绪已经濒临崩溃的她,听到梁建在得知她有事第一时间给她打了电话后,一直勉强坚持着的坚强,忽然就倒塌了。

    哭声渐渐溢出了指缝,传到了梁建的耳朵里。

    梁建最是见不得女人哭。她一哭,梁建顿觉束手无措,何况两人间,割了千山万水,唯一能听到彼此的,就只是电话里这一缕声音。

    梁建叹了一声,道:“你别哭,还有我在呢!你先跟我好好说说,这到底怎么回事。”

    王雪娉慢慢止住了哭声。

    “具体什么情况,我也还没弄清楚。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四天前的夜里凌晨两点多吧,纪委突然上门就把他带走了。当时纪委报说他以权谋私,外加受贿。可我后来去市纪委问,市纪委的人说,事情没有查清楚之前,他们不能透露。”王雪娉说到这里,深吸了一口气,凝声道:“洪兵的人品我还是相信的,他不是这种人。而且,昨天开始,有人给我打电话,威胁我,企图让我去说服他,承认他那些罪名。刚刚你电话打来,我就误认为是那些人了。梁……梁建,我相信我丈夫他是清白的,他应该是被人陷害的。”

    之前,兆丰跟梁建提到这个事情,也是说洪兵是被人陷害的。再加上王雪娉所说的,有人打电话来威胁她。这两点,都可以说明,洪兵被人陷害这个事情,应该是真的。

    梁建想了一下,道:“你先别急。你丈夫现在还在市纪委手里是吗?”

    王雪娉点头:“是的。”

    “你这样,你现在就去市纪委,争取和洪兵见上面。你劝他,先假装配合一下,稳住那些陷害他的人,其余的我会想办法的。”梁建叮嘱道。

    王雪娉听后,问:“纪委会让我见洪兵吗?”

    梁建道:“你不是说有人给你打电话,让你去说服洪兵吗?你可以答应那个人。我想,他既然让你去说服洪兵,那肯定能让你和洪兵见面。也就是说,他在纪委应该有关系,或许,他就是纪委的人!”

    王雪娉听后,忽然安静了下来。过了几秒后,她忽然惊呼一声:“你是不是担心有人会对洪兵下狠手?”

    梁建不想让在这个时候让王雪娉太担心,但这确实是他的担忧之处。他迟疑了一下,道:“可能性不大,不过,防范于未然嘛!先稳住他们。”

    梁建虽然这么说,但王雪娉已然担心起来。她沉吟了一下,道:“梁建,我怀孕了,昨天刚知道的。我不想让我的孩子出生后没有爸爸,你一定得帮帮我!”

    梁建怔了一下,梁建没想过王雪娉是不是有孩子了,但此刻听到,还是微微惊讶了一下。梁建收拾好情绪,无比认真地说道:“你放心,只要洪兵是清白的,我保证他能完好无缺地回到你身边。”

    “恩。我相信你!”王雪娉深吸了一口气,道。

    梁建怀着有些复杂的心情,沉默了一会后,道:“那就先这样,你保重,我这边有消息了,会第一时间通知你。你也不用太担心,邪不胜正,洪兵会好好地回来的。”

    “恩。”王雪娉应了一声,沉默了一两秒后,忽然沉声说道:“梁建,谢谢你!谢谢你在知道我有麻烦后,能第一时间联系我,关心我,甚至帮助我!”

    梁建愣了一下,接着揣着复杂的心情,道:“我们是朋友嘛!朋友就是应该要互帮互助的。行了,我先挂了,晚点跟你联系。”

    “好。”

    梁建挂了电话后,坐在车里想了一会,然后拿起手机,翻出了乔任梁的电话。

    乔任梁虽然出了那个事情,但他目前还在江中省,还未调走。梁建身在华京,所拥有的权利也是在华京的。境州市那边,他也没什么熟人了。所以,这个事情,找乔任梁是最有效的。

    而且,梁建相信,这个事情他只要开口,乔任梁是不会拒绝的。

    如果是其他人,梁建就没有这个自信了。

    乔任梁的电话一开始没打通,梁建连着打了三个,终于接通了。

    “难得啊,梁秘书长!”电话一通,乔任梁就调侃道。梁建也不想跟他绕弯子,直接说道:“有件事,我想找你帮个忙。”

    乔任梁愣了一下,然后说道:“你说吧,什么事!只要帮得上!”正如梁建所猜,乔任梁很是痛快。

    梁建便道:“境州市有个叫洪兵的副局长,被荆州市纪委给抓起来了。今天有人跟我反映了一下,这个洪兵很有可能是被陷害的。我想让你帮忙出个面,把这个事情好好地查一查,要是这个洪兵真的有问题,那就该怎么处理怎么处理,要是没问题,那就把人放了。”

    乔任梁听后沉吟了一下,道:“这个事情,不难。没问题,我待会就给省纪委书记打个电话,让他把这个事情接管过来。你看怎么样?”

    梁建一听,道:“这样自然是最好的。”

    “这个洪兵跟你是什么关系?”乔任梁沉吟了一下,问。

    梁建也不想瞒他,找人帮忙,诚意还是要有的。梁建便说道:“这个洪兵是我一位朋友的丈夫。对了,乔书记,目前已经有人电话威胁我那位朋友了,我担心洪兵会有危险。”

    “电话威胁?”乔任梁愣了一下,旋即立即说道:“我知道了,那这样吧,我先给境州市委书记打电话,让他把人给看好了。”

    “行。麻烦乔书记了!”梁建赶紧说道。

    乔任梁道:“没什么麻烦不麻烦的。我这次帮了你,以后我有需要的时候,你也记得帮我一把就行!”

    梁建说:“只要不是违法乱纪的事情,绝对没问题。”

    乔任梁一笑,道:“行。那我先挂了,回头再联系。”

    “好。”

    挂了电话,梁建微微松了口气。他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十点多了。梁建赶紧启动了车子,回家。

    江中省,省委大院最中心的那套别墅里,乔任梁坐在床沿上,放在膝盖上的手里拽着手机,并没有像他说的,直接给境州市委书记打电话。

    背后,一个女人穿着一身光滑的丝绸睡衣,微微探起身,轻声问:“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乔任梁回过神,收回落在地板上的目光,回头看了那女人一眼,微微一笑,道:“没事。你先睡吧,我出去打几个电话,就回来。”

    女人看了看他,然后点点头,温柔说道:“好的。时间不早了,尽量快一点。”

    乔任梁点点头,然后起身拿着手机出去了。

    他走入书房,绕着沙发转了两个圈之后,他拿起手机,拨通了秘书的电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