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1 谁的关系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六层大楼的三楼靠西的一间房间门口,坐着两个年轻人,一个在打盹,一个在抽烟提神。房间里,摆设简陋,除了一张床之外,只有一个凳子。这张凳子,还是刚才王雪娉进来的时候,这里的人给特地送进来的。

    王雪娉就坐在这个凳子上,她的对面坐着一个胡子拉碴,神容憔悴的男人。两人的手,紧紧拉在一起,王雪娉的眼眶红着,显然刚刚是哭过。

    她哭是因为她从没见过洪兵如此狼狈过。在她的印象里,洪兵从来都是白衬衫西装裤,精神矍铄,嘴角带着一丝微笑,看人的目光,温和但不软弱。

    可此刻,他不仅狼狈,连眼睛里都没了光,这才是让王雪娉心疼的地方。她无法想象,在这个只有一张床的房间里,这些天,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想着,王雪娉刚止住的眼泪,又滚了下来。

    洪兵看到,抬手轻轻地将那滴眼泪给抹去了。然后问:“你怎么过来了?他们怎么会允许你进来?”他的声音嘶哑,看着王雪娉的目光里,满是担心。看来,他们两人之间,不管王雪娉对他有没有爱,洪兵对她肯定是有爱的。

    王雪娉扭过头去,擦了擦眼泪,哽咽着回答:“我有个朋友知道了我的事情,托了点关系!你放心,他肯定会把你从这里救出去的!”

    洪兵灰暗的眼中,猛地亮起一抹光。可这抹光才亮起,忽又暗了下去:“这次要陷害我的人背景很强,我怀疑,纪委的人应该也有牵涉进来。你那位朋友,恐怕是帮不了忙的。雪娉,我真的没做过那些事,你相信我吗?”

    王雪娉忙不迭的点头,口中喃喃:“我相信!我相信的!你是什么人,我心里很清楚。你平日里,连别人请你吃顿饭都不肯的人,怎么可能会去做这些事情。”

    洪兵笑了,很欣慰的笑容,在他胡子拉碴的脸上,让人更加的心疼。

    “谢谢你这么信任我!”洪兵轻声说道。

    王雪娉的眼泪又忍不住落了下来。她忙转过头去,不想让他在这个时候再被她的眼泪所烦扰。

    “雪娉,你回去吧,跟你朋友说一声,谢谢他的帮忙。不过,还是不要管我的事情了,免得惹火烧身,连累了他!”洪兵等王雪娉扭回头的时候,轻声说道。

    王雪娉愣了一下,旋即道:“你放心,我的朋友也不是一般人。他肯定能把你救出去的。你现在只要好好等着就可以了。”

    洪兵将信将疑地望着王雪娉,他从没听她说起过有什么高官的朋友。不过,望着王雪娉梨花带雨的娇弱模样,他实在不忍心打击她,便点了点头。

    两人正是情谊浓时,鲁书记带着宁海已经到了这边。

    走进倪金的办公室,倪金立即站了起来,绕过桌子,迎了上来,目光扫过鲁山,落在宁海的身上,笑着伸出双手,道:“宁秘书,有失远迎,抱歉!快请坐!鲁书记,也请坐!”

    握了手后,三人都坐了下来。倪金看向宁海,问:“宁秘书这连夜赶来,我听鲁书记说,是为了洪兵的事情,对吗?”

    宁海点头,道:“相信鲁书记应该跟你大概说过了,有同志跟省里反应,说洪兵同志是被陷害的,所以,乔书记希望能够对洪兵同志的事情进行重新审查!”

    倪金面不改色,接过话,道:“不知道跟省里说洪兵同志被陷害的这位同志,有没有实际的证据?”

    宁海看了他一眼,道:“证据自然是有的,不然乔书记怎么会连夜派我来镜州!”

    倪金眼里眸色微微一暗,略一沉吟,又问:“那不知道宁秘书有没有把相关证据带来,可否让我看一看?”

    鲁山在一旁一直没插画,听到倪金这话,心想,倪金这老小子竟然还想将宁秘书的军,还真不怕乔书记把火撒到他头上?

    他正想着,宁海开口了:“不好意思,倪书记,这个证据恐怕你不能看!”

    倪金眉头一皱,道:“为什么?”

    “我今天过来,有两个任务。第一个任务就是确认洪兵同志的人身安全。第二个任务,就是来通知倪书记,从现在开始,洪兵同志的事情由省里接管。明天早上,省纪委的人会过来接管洪兵同志。他们没来之前,先由我接管!”宁海看着倪金,有条不紊地说道。

    倪金愣了一下,旋即脸色就沉了下来。他沉吟了一会,道:“省里要接管这个事情,我没有意见。不过,总不能宁秘书你说一句接管,我就把人交给你吧?既然有规定的流程,那我们就应该要按流程走,宁秘书,这个你没意见吧?”

    “没意见。”宁海毫不犹豫地回答。

    倪金又说道:“既然如此,那麻烦宁秘书先把相关文书给我看一下吧。”

    宁海看着倪金回答:“走得匆忙,文书我现在没有,不过,我可以现在给乔书记打电话,由乔书记亲自跟您说,你看怎么样?”说着,宁海就掏出了手机。

    倪金一听,脸色又是一黑。他要是真让宁海打了这个电话,那就等于是得罪了宁海又得罪了乔任梁。虽然,有传言说,乔任梁可能要离开江中省了,但他目前还是省委书记,真要是惹火了人家,人家走之前,给你把小鞋一穿,倪金可就有得哭了!

    倪金只能咬着牙把不甘心都吞进了肚子里。他强力压下心里的那些情绪,朝着宁海,微微一笑,道:“那倒不必了。宁秘书都这么说了,我自然是相信宁秘书的。那宁秘书的意思是打算怎么安排这个洪兵呢?”

    宁海忽地转头问鲁山:“鲁书记,我住的是什么酒店?”

    “境州大明酒店。”鲁山忙回答。

    宁海就对倪金说道:“那就麻烦倪书记把人送到大明酒店吧。”

    倪金眉头微微一皱,道:“现在就送去?”

    宁海反问:“有什么问题吗?”他挑着眉毛,与倪金对视着,两人在气势上,不相上下,甚至宁海还要略强几分。

    而旁边的鲁山看着宁海,在心里对宁海的评价就更高了几分。他想,回头一定要跟这个宁海搞好关系,说不定以后还是一大助益呢!

    “没有问题,那我现在就安排车!”倪金说道。此刻他的表情已经十分冷静。

    宁海的目光一直在留意这位纪委书记的表情,心里也在暗自揣摩这位纪委书记。他接过话,道:“不用安排,就坐鲁书记的车吧。”

    倪金看了鲁山一眼,然后道:“可以。那是我让人把洪兵送过去,还是怎么样?”

    “他在哪里?我亲自过去。”宁海说道。

    倪金站了起来:“我带你过去。”

    鲁山也跟了过去。三人从五楼下去,走到三楼,叫醒了门口那个打盹的,然后推开门,门内王雪娉和洪兵拥抱着依偎在床上。门打开的动静,让两人迅速从床上跳了起来。

    宁海的目光在王雪娉身上扫了一圈后,落到了洪兵身上,紧接着眉头就皱了一下。不过,他什么都没说。

    “洪兵,这位是省委书记的秘书,宁海同志。他现在要带你去酒店,接下去,你就由这位宁秘书负责了。你现在收拾一下,跟他走吧。”倪金朝着本能地将王雪娉护到身后的洪兵说道。

    洪兵的目光从倪金身上,落到往前走了一步的宁海身上。他皱起眉头,刚要说话,忽然王雪娉拉了一下他,轻声在他耳边说道:“跟这位宁秘书走,相信我!”

    洪兵到了嘴边的话又收了回来,怀疑的目光在宁海身上上下一扫后,起身下了床。

    走过倪金身边的时候,倪金忽然说道:“洪兵,我劝你最好不要有什么想法,你要是逃了,那可就是罪加一等了!”

    站在门口的鲁山听到这话,忽然呵呵一笑,道:“老倪啊,你这话不对,什么叫罪加一等?洪兵同志,有罪没罪还没确定呢!你怎么先给洪兵同志戴上了帽子呢?”

    宁海也看了一眼倪金。倪金脸色微微一变,旋即淡淡地回答:“我只是不希望洪兵同志做错事。”说着,他又朝着洪兵说道:“接下去,好好配合调查,这样大家都省力,你说是不是?”

    洪兵哼了一声,没接话。

    宁海看了倪金一眼,然后对洪兵说道:“走吧。”

    洪兵回头去看跟在身后的王雪娉。

    王雪娉说:“没是,你跟他们走吧,我回家去等你。”

    洪兵勉强笑着点了点头。

    接着,宁海就拉着洪兵跟鲁山一起下楼了。王雪娉原本跟在身后,没走几步,倪金忽然叫住了她。

    “你叫王雪娉是吗?”倪金眯着眼睛,看着她。眼睛里,有寒光一闪而过。

    王雪娉瞧着她,面无表情地应了一句。

    倪金的目光肆无忌惮地在她身上打量了一通后,忽问:“洪兵跟省委乔书记是什么关系?”

    王雪娉听后,微微一笑,道:“我也不清楚。书记刚刚怎么不问洪兵他自己?”

    倪金眯了眯眼睛,眼里寒光大盛。

    “倪书记还有事吗?没事的话,我先走了。”王雪娉冷冷说道。

    这时,倪金忽然问她:“乔书记那边,是你的关系,对不对?”

    王雪娉看着他,回答:“乔书记那边谁的关系都不是,洪兵是被冤枉的,你比谁都清楚。乔书记只不过是不希望看到一个好党员被冤枉罢了!”

    倪金脸色一下子就阴沉了下来。王雪娉盯了他一眼,扭头就走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