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7茶室小聚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宁州市,东湖畔。

    一家掩映在树林枝丫之间的玻璃加木头构造的别致两层小别墅,门口竖了一个半人高的石头,上面书了两个字“篱院”。即盏别致的木头灯,光芒被树枝裁剪的七零八落,落在地上,却也别有味道。

    这里就是吴越定的茶室。

    吴越说,来这里的,不是大文豪,就是搞艺术的。他说这话的时候,还朝梁建笑了一下,道:“正好符合你的调调。”

    梁建笑道:“我这身上哪里还有什么文艺人的气息。”

    吴越道:“跟我们相比,你就是一个文艺人。我们嘛,虽然算不上官僚主义,但也是个粗人。”

    一直没怎么说话的侯堂柏,忽然笑着说了一句:“你是粗人,别拉上我。”

    “我当然是粗的,难不成你是细的?”吴越哈哈笑了起来。侯堂柏瞪了他一眼,道:“你这嘴啊,怎么什么话都能说出来?”

    “这也得分人。跟你们,我放松,难得这么放松!”吴越笑着说道。

    侯堂柏笑了一下,又摇了摇头,显然是比较无奈。而梁建,正如吴越说得,难得这么轻松。

    不过,梁建也觉得,这几年不见,吴越这性格,用一句网络上的话说,就是越来越放飞自我了!

    这篱院茶室,进门,一个服务员也没见到。吴越给梁建介绍说:“这里有一个特色,那就是你喝茶得自己动手,没人来服务你。我们这些人里,梁建你是行家,不如今天你来给我们泡几杯茶,服务一下?”

    梁建瞪了他一眼,道:“谁买单,谁服务。我就是来喝茶的。”

    吴越哈哈笑了一下,然后问:“我们先选茶还是等等他们?”

    梁建说:“不急,你先带我先参观一下吧。经营模式这么新颖的茶室我还没见过,比较好奇。”

    “也行,那我就带你参观一下。”吴越说着,还真带梁建在里面走了一圈。里面分两层,上下都是一个个的小包厢,不过下面的包厢偏小,适合两三个人小坐。上面的包厢比较大,最大的可以容纳十几个人。

    参观完,曲魏和沈连清还没到。吴越就说道:“算了不等他们了,我们先去选茶吧。”

    梁建点了点头。吴越带着二人去了选茶区。梁建梁建挑了一个不太贵,但比较小众的茶叶,吴越看到,便说:“我跟着你选。喝茶你专业,你选得肯定不差。”

    梁建道:“这你就错了,我选的这茶叶,虽然不差,却也不好,属于比较中庸的。”

    “中庸之道,才是为官之道啊!高!”吴越说着,朝梁建竖起了个大拇指。梁建觉得吴越今天喝了酒,这话真是有些多,便摇了摇头,没搭理他。

    侯堂柏也选了一款茶叶,这茶叶贵倒是也不贵,但比较有特色。梁建看了一眼后,道:“看来候副省长,也是懂茶之人。”

    侯堂柏笑了一下,道:“略懂而已。这里没外人,你要是不嫌弃,就跟吴越一样,喊我堂柏吧。候副省长这太正式了,听着怪别扭。”

    侯堂柏这也算是先示好了。梁建自然也懂得见好就收下。忙说道:“那我就不客气了,堂柏兄。”

    “吴越果然没说错,你这一生堂柏兄就听出来跟我们不太一样了,是个文雅人。”侯堂柏说道。

    梁建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什么文雅人,堂柏兄过奖了。”

    两人又互相夸了几句,然后在吴越的调侃下,拿了茶叶,又去选了自己中意的杯壶,然后去了包厢。

    包厢里,早就有人准备好了水壶。

    梁建他们刚坐下,梁建的手机就响了。是沈连清到了。梁建便对吴越说道:“小沈到了,我出去接一下。”

    他说完,起身往外走,还没出门呢,曲魏的电话也来了,他也到了。

    梁建就停下来,又跟吴越说了一声:“曲魏也到了。”

    吴越看了他一眼,就说道:“那我跟你一起出去吧,毕竟我做东嘛。”

    侯堂柏没动。曲魏虽然是宁州市长,级别与副省长相同,但一个毕竟是省级,还是要相差一点。

    他不去接,是正常的。

    梁建和吴越二人走到门口,正好曲魏和沈连清一前一后的走过来。梁建看着两人,笑道:“看来你们二人已经认识了?”

    曲魏看了梁建一眼,道:“是小沈先认出的我。”

    “你是他接下去的直属领导,他自然得要先了解一下你。要是现在还认不出你,他这问题就大了。”梁建一边笑着说道,一边上前与曲魏握了一下手,然后又与沈连清拥抱了一下,道:“许久不见,你好像是胖了一些了。”

    沈连清嘿嘿地笑了一下,道:“现在有人照顾了嘛!”

    梁建一愣,旋即惊讶道:“有女朋友了?”

    沈连清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道:“嗯。她过几天再过来,到时候您帮我把把关,要是没啥问题,我打算下半年定下来了。”

    这倒是个意外之喜。梁建之前在华京的时候,还想过给他做介绍呢。没想到,他倒是已经解决了。梁建立马答应了下来。

    后面,吴越和曲魏也已经打过招呼了,梁建又把沈连清给吴越介绍了一下,稍微寒暄了几句,四人立即进去了。梁建带着他们二人去选了茶,吴越则是先回包厢了。

    选好茶,选好杯子,进到包厢后,又是一番寒暄。半响,终于都落了座。各自也都泡好了茶,梁建看看曲魏,又看看吴越和侯堂柏,微微笑了一下,然后朝着曲魏问道:“听吴副省长说,你来江中这段时间,好像跟吴副省长还有候副省长,都接触得不多?”

    曲魏点头:“主要是一开始的时候,大部分精力都用在了掌握和了解宁州的工作上了,所以跟上级领导沟通这件事,就有些疏忽了。”

    “这是个好事。很多领导干部到一个地方后,就先忙着疏通各方面的关系,整天不是吃饭就是喝酒,大宴四方,巴不得把所有人都讨好一遍。这样的做法,其实很不好。”吴越接过话说道:“真正做实事的,新到一个地方,肯定首要任务就是摸清一个地方的民生情况。”

    侯堂柏也点了点头:“你这话,倒是让我想起了一个人。你还记得之前那个教育局新来的局长吗?”

    吴越一听到这话,便笑了起来呀,他朝曲魏和梁建说道:“这个教育局的局长,就是一个典型的负面例子。你知道他新上任的一个月里,请人吃了多少顿饭吗?”

    梁建问:“多少顿?”

    吴越抬起右手伸出了四个手指头。

    梁建愣了一下:“一个月四顿饭,这个不算多吧?”

    “是四十顿!”侯堂柏在旁边更正了一句。

    梁建惊讶了一下,这是一天一顿都不止啊!这时,吴越又说道:“最关键,这个局长,每顿饭都是签单的,而且每顿都是五星级以上的标准,你想想,这一个月光吃饭就得多少钱!”

    “那后来呢?这样的事情既然你们都知道了,想必应该已经有处理结果了吧?”梁建说道。

    吴越点了点头:“本来是不大会怎么样,顶多就领导谈个话,警告一下。你想想一个月四十顿饭,他得请了多少人?省政府大楼里的领导大半他都请过了,吃人的嘴软嘛!大家都吃了,谁也不好说什么不是。关键是这家伙,做了这种事还不低调,结果就被人举报了。没人举报,大家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人举报,那这闭着的那只眼睛就只能睁开了,于是,这局长上任两个月就被撸下去了,要不是有人替他说了句话,估计党籍都要保不住!”

    “要我说,这样的人,就不应该留在党的队伍里。所谓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为什么很多老百姓对我们政府,对我们党这么多的意见,就是因为有这些老鼠屎的存在,毁了我们政府在老百姓心中的形象!”曲魏有些忿忿地说道。

    侯堂柏看了他一眼,笑着说道:“看来曲市长也是个胸中有正义有沟壑的人!你说得没错,这样的老鼠屎确实不应该姑息。但,目前的情况是,这种老鼠屎不在少数,所以,我们是任重而道远。政府这锅粥到底好不好,得要靠大家一起努力。”

    “堂柏兄说得不错,一人之力太过微薄,要想改变大现象很难,但要是大家一起努力,我想,光明很快就会出现的。而且,其实现在上层领导,大部分都还是比较重视这个问题的,前段时间不是还出了一个相关政策吗?”梁建说道。

    “也是该重视了。”吴越喝了口茶,慢慢说道。

    他们说话的时候,沈连清在旁边自觉地帮他们添茶倒水,梁建看了他一眼,很是满意。一个自觉并且识时务的人,在工作上绝对不会表现差到哪里去。梁建顿时,对他接下去服务曲魏的工作不担心了。

    梁建观察着沈连清的时候,曲魏也在观察着。沈连清一声不响,静悄悄地自觉将自己放到了一个服务员的身份上,这一点让曲魏也挺满意。

    这并不是说,沈连清地位低就该沦为端茶倒水的,但是在工作上,什么样的职位做什么样的事,你在这里能这样的自觉,也就说明了,在工作上你会更能自觉。毕竟在这里,沈连清是以梁建朋友的身份来的。按照这样的身份,他不这样做,别人也挑不出理。他能做,说明他的意识反应很好。也说明,他挺替梁建考虑。

    想最快读到我的文,请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行走的笔龙胆”。里面还有免费官文“江南往事”可读。等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