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章 曲折(即88章)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李端孩子想去的学校,正好是项瑾上班的学校。这个事情,其实梁建要想帮,梁建也是能帮得上的。不过,这个事情不合规矩也是真的。这种不合规矩的事情,梁建虽然不敢打包票说以前肯定没有,但梁建还是不太希望自己来做这个事情。如果,一个国家的教育,都成了这样靠走关系的,那这个国家就真的是看不到希望了。因此,梁建心里是纠结的。只是,他大话已经说在前面了,现在要是严词拒绝,岂不是自己打脸?不仅打脸,还会让李端心里对他有意见。

    梁建犹豫了起来。李端坐在那,忐忑地等着。等得时间越长,这脸上的神色就越颓丧。

    过了好一会儿,李端先打破了沉默,道:“要是真为难的话,就算了。我再另外想想办法。”

    梁建见他这样,倒反而是更加不好意思拒绝了。

    他迟疑了一下,开口说道:“这样的事情,我以前也没碰到过。我也不敢给你打包票说行还是不行。这样,我先去问问。过两天再给你答复,你看行吗?”

    李端原本都不抱希望了,梁建这么一说,他这眼睛顿时就亮了,忙连声说谢谢,说完又立即起身,给梁建倒酒。

    梁建拦住了他,笑道:“这酒虽然喝着甜甜的,但似乎有点后劲,还是少喝点。”

    李端又赶紧坐了回去。

    接着,两人又坐了会,梁建就提出要回去了。走的时候,李端估计是不放心,又求了梁建一回。

    梁建让他先别急,他回去后立即就去打听,最迟三天,肯定给他一个回复。

    李端这才放了心。

    梁建回到家后没多久,正好老唐打电话来了。

    老唐是为了杜明亮那桩命案的事情打电话来的。老唐电话里说:“命案的事情,我打听了。应该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不过那个事情好像跟杜明亮本人的关系并不大。具体内情怎么样,我现在也不清楚,得想办法找到当年跟这个事情相关的人问过了才知道。”

    梁建听后,就说:“之前跟您打完电话后,杜明亮就主动给我打电话了。我跟他开门见山地提了一下这个事情。他虽然没直接告诉我事情的真相,但是他给了我一个人的联系方式。那个人手里有当时那个案子的卷宗。”

    老唐初一听这话,也是惊讶了一下。其实,当时杜明亮肯松口把这个人的联系方式给梁建时,梁建也惊讶了一下。

    沈伟光之所以能用这件事逼得杜明亮让出常务副省长的位置,而去了华京,这足以证明这件事在杜明亮心中的重要性。即便这件事跟杜明亮本人关系不大,肯定也在其他方面跟杜明亮有着很大的牵扯,要不然杜明亮何至于做出这么大的让步?

    可,现在他却在梁建松口了。

    老唐问梁建:“那这个人你联系过了吗?”

    “联系过了,对方说连夜把卷宗给我送过来,估计今晚就能到。”梁建回答。

    老唐听后,沉吟了一下,然后说道:“这样,你拿到卷宗后,把重要部分拍照发给我。我看看,这个事情,是不是有其他可以周旋的地方。要是这个事情真的跟杜明亮本人关系不大,那我们也不用太紧张。吴越的事情,我们还是有机会的。我刚跟中组的人也联系过了,部长崔傅坚好像对吴越还是挺满意的。”

    梁建一听这话,顿时心里微微松了松。要是崔傅坚那里有机会,那么吴越这件事,梁建他们成功的几率还是挺大的。

    说完这个事情,梁建忽然想到李端的事情。他略作考虑后,就问老唐:“爸,华京大学那边你有熟人吗?就项瑾上班的那个大学。”

    “怎么忽然问起这个了?是不是项瑾工作上遇到什么事情了?”老唐对项瑾一直很满意,所以一听梁建这么问,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是项瑾工作上遇上了问题,话音里满满地都是紧张。

    梁建忙说道:“不是项瑾的事情。是我这边有个同事,他孩子今年高考,考的这个学校。不过,分数上可能差一点,他想让我帮他想想办法。”

    电话那头,老唐听完梁建说的话后,立即皱了皱眉头,明显露出了些许不悦。不过,他抿着嘴没立即接话。沉默了片刻后,他凝声说道:“这么小的孩子,就给他走这种后门,合适吗?”

    老唐对这个事情提出异议,梁建倒也不算意外。他立即解释道:“爸,你先听我解释。我是这样想的,看华京大学那边能不能再单独给这个孩子一个复试的机会。据我同事说,这个孩子平日里成绩一直不错,正常发挥的话考这个学校是没问题的,可能高考的时候紧张了,发挥有些失常,才错过了。最关键是,这个孩子填志愿的时候,就填了这个一个学校,加上他又不肯出国。所以……”

    “这是谁的孩子?”老唐忽然问道。

    梁建一愣,然后如实回答:“是我们省政府秘书长李端的孩子。”说完后,他犹豫了一下,又在后面追了一句:“我之所以想在这个事情上帮他一把,也是为了以后工作上考虑。我们省长戚明为人多疑,与他合作,我始终是不太放心。李端与我本身就有些情谊在,这一次我要是能帮他解决了这个问题,那以后万一要是我跟戚明之间有了什么嫌隙,他也能在其中帮我周旋周旋。”

    梁建说完这些话后,电话里安静了稍许片刻,才重新响起老唐的声音:“这个事情,我先去问问再说。不过,华京大学的那些领导都有些固执,这个事情,能不能说得通,我也不敢跟你保证。”

    梁建见老唐松了口,忙说道:“没事。您去说了就行,至于成不成,就看那孩子的运气了。”

    “行。其他还有事吗?”老唐问。

    梁建道:“没了。对了,爸,你最近身体还好吗?”

    “还行,这个年纪了,没大病就是好了。”老唐说道。

    梁建还想再寒暄两句,可老唐却不想跟他多说了,没一会儿就挂了电话。梁建拿着手机,心里隐隐觉得有些歉疚。

    他一般打电话给老唐,都是有事找他帮忙。没事的时候,很少打电话给他,也很少去关心他。想想,自己为人子,做得还真是不到位。

    想到此处,就又想到了梁父梁母他们。如今自己也不在华京,就更没得时间去看他们。好在,过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和霓裳他们一起过来了。

    卷宗送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电话打来的时候,梁建正歪在沙发上酣睡。手机铃声一响,顿时把他给惊醒了。

    梁建拿起电话一看,是那位蒋天明的电话。

    梁建忙接了起来,电话一通,就听得蒋天明说:“我已经到宁州了,东西我送到哪里?”

    现在都凌晨了,外面也没什么店还营业了。梁建就让他直接到省政府招待所。蒋天明对他的身份早就清楚了,所以听说要送到招待所,也不惊讶。

    过了大约二十来分钟,蒋天明就到了。

    梁建下楼去接的他,本想请他上来坐一坐,可这蒋天明却执意不肯,并且说要连夜赶回西江市。梁建也没拦他,随他去了。

    梁建拿着卷宗回到楼上后,也不瞌睡了,索性就拿着卷宗看了起来,将一些重要的内容全部拍照保存好。

    这份卷宗很厚,等梁建看得差不多的时候,窗外天都已经见亮了。梁建也将事情弄得差不多清楚了。正如老唐所说,这个事情,跟杜明亮本人还真没多大的关系。但,这个事情牵扯到了一个女人。卷宗虽然没说清楚这个女人和杜明亮之间是什么关系,但有许多蛛丝马迹都表明了,这个女人多半是杜明亮那时的情人。

    虽然不知道这个女人如今和杜明亮关系如何,但杜明亮现在依然能因为这个事情而被迫妥协,想来这个女人在他心目中还是有分量的。

    梁建没有仔细去分析这桩命案到底当时是个怎么样的来龙去脉,大概弄清楚情况对于梁建来说就已经够了。至于其他的,老唐那边会补上的。

    梁建合上卷宗,去床上靠了一个多小时,然后醒来后,将凌晨保存下来的图片都给老唐发了过去。

    老唐就给他回复了‘收到’两个字后,就没音了。

    梁建想,他或许还在因为昨天晚上大学那个事情,心里对他有些意见吧。

    弄好后,梁建洗了把脸,吃了点早餐,就去上班了。刚到办公室没多久,忽然牛达那边接到了沈伟光秘书小卢打来的电话。

    牛达敲门进来,告诉梁建:“梁副省长,卢秘书打电话过来,让我通知您过去,沈书记找您。”

    梁建看着牛达,微微皱了下眉头。沈伟光这个时候找他,会是什么事呢?

    梁建第一想到的,自然是常务副省长的事情。

    梁建不想跟沈伟光在这个时候对阵,但他是省委书记。老大召唤,他岂能不去。

    他只好出了门,赶往沈伟光处。

    沈伟光的办公室,在大楼的另一边。梁建到的时候,卢秘书在办公室门外等着梁建,看到梁建,立即笑着迎上来,道:“梁副省长,沈书记在里面等您,您请进。”说着,就替梁建打开了门,侧过身,等梁建进去。

    梁建说了声谢谢,走了进去。

    沈伟光坐在沙发上,正在看报。听到脚步声,放下报纸,抬头看向梁建,微微一笑,道:“你来了,坐!”

    梁建在他旁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沈伟光又吩咐跟进来的小卢:“用那个新茶!”

    小卢点头。

    “昨天我弄了点新茶,你懂茶,所以叫你过来帮我品一品。”沈伟光看着梁建,微笑着说道。

    梁建看着他的笑,心里愈发的警惕。他暗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一大早的,沈伟光是想给他下什么药?

    喜欢我,可以关注我的个人微信公众号:行走的笔龙胆。等亲翻牌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