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 成长代价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此次会议主要的目的就是明确一下目前的工作内容,换句话说,这次会议就是为了梁建开的。

    会议大概进行了二十分钟左右,忽然有人提到了城东那块地的事情。梁建听着这话题,立即就竖起了耳朵。

    提这个事情的是分管住房和城市建设的副省长侯堂柏。侯堂柏说:“戚省长,上次城东那块地流拍之后,已经有不少房企提意见了,有人甚至已经把举报信都送到省纪委去了。我觉得,我们该重视一下这个事情了。”

    戚明看向他,问:“举报信?什么时候的事?”

    侯堂柏回答:“大概就这几天吧,我也是今天才知道这个事情。”

    戚明眉头微微皱了皱,然后说道:“那纪委那边对这封举报信是什么态度?”

    “暂时没什么动静,”侯堂柏回答道。

    这时,吴越忽然开口,看着戚明,说道:“戚省长,其实,我这几天也有听到点风声,说是当时流拍这个事情背后是有点内幕的。”

    戚明又看了眼吴越,他抿着嘴沉默了一会后,道:“这个事情是归宁州市负责的,具体怎么样一个情况,得先跟宁州市那边了解过后才能下定论。今天,先放放。”

    戚明不想谈这个事情,其他人也都识趣地闭上了嘴。

    接着,戚明就扫了眼众人,问:“今天就到这里吧,大家要是没其他事的话,就散会吧。”说完,他先起身,往外走。广世平忙跟了过去。

    他一动,其他人也都呼啦啦的动了。

    侯堂柏起身的时候,朝吴越无奈地笑了笑。吴越耸了耸肩。两人这一番无声地交流,让梁建起了一些兴趣。

    绕过桌子,吴越主动走到了他身边,笑问:“昨天忙,没能去医院看你,怎么样,还好吧?”

    梁建笑道:“还好的,谢谢。”

    吴越嘿嘿一笑,道:“说实话,你这动静有点大。”

    梁建微微一愣,心里不由琢磨起来他这话是什么意思。是看穿了他的伪装还是说他名气大,所以一病整栋楼都知道了?

    不过,没等梁建自己琢磨出来,吴越就岔开了话题:“现在国土资源局是归你负责的,你以后可是香饽饽了,自己得要小心啊!”

    梁建苦笑一下,道:“你还别说,昨天就已经有人打算对我用糖衣炮弹了。”

    “真的假的?谁动作这么快?”吴越惊讶道。

    梁建道:“明州集团。”

    吴越一愣,旋即问:“是为了刚才会上说的城东那块23号地块吧?”

    梁建点点头:“好像就是这个。对了,你跟我说说,这个23号地块到底是什么情况?”

    “情况不复杂,其实挺简单的。就是在拍地的时候,这块预期拍出高价的地块流拍了。现在有人怀疑背后有暗想操作。”吴越说到这里,瞧了梁建一眼,然后压低了声音,道:“作为朋友,提醒你一句。这个事情,多半水比较深,你刚来,最好是别卷进去。要是最近有人来找你聊这个事情,你能推则推,不能推就躲,反正生病这种事情你已经有过一次了,再来一次也没关系。”吴越说完,还朝梁建眨巴了一下眼睛。

    梁建怔了一下,刚才吴越的最后一句话,明显就说明了,吴越看透了他昨天那场肚子痛的戏。只不过,梁建有些想不明白,他是怎么看穿的?

    要说杨琴或许能猜到一二,梁建还能信。毕竟时间上太巧合了。可吴越怎么会猜中这个事情呢?

    梁建看了看吴越,心底疑惑丛生。以前在永州的时候,梁建就觉得吴越这个人神秘,手段也多,如今看来,这么多年过去,他身上的神秘感,还有诸多手段,一样也没少。

    既然被看透,梁建也没必要再遮掩,但他没说穿,他也没必要挑明。梁建朝吴越笑了一下,道:“行,我会记心里的。”

    吴越咧嘴一笑,道:“怎么样,晚上一起吃个饭?算是我给你接风了?”

    梁建道:“饭就算了,这两天有很多工作,等忙完这一阵吧。”

    “行,你说了算。”吴越说着,忽然一扬下巴,目光看着前面不远处的两个人,对梁建说道:“看来这么多年过去,你这吸引女人的特质还是一点也没变。”

    梁建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不远处杨琴和她的秘书胡可可站在那里,正瞧着他们。梁建一愣,这个杨琴梁建对她的印象,算不上差,却也算不上好。昨天吃饭这个事情,虽然林飞是主要责任,但杨琴那边肯定也是有一定责任的。

    “杨姐,你在这里等我吗?”吴越还是这种嬉皮笑脸的风格。杨琴白他一眼,道:“等你做什么,我等梁副省长。”

    吴越看了一眼梁建,笑道:“看来杨姐是有了新人就忘了我这个旧人了。也罢,那你们聊,我就不打扰你们了。”说着,他又朝梁建说道:“回头你有空了,一起吃饭别忘了。”

    梁建点点头。

    吴越走远了一些后,梁建问杨琴:“杨副省长在这里特意等我,有什么事吗?”

    杨琴笑着说:“昨天你肚子不舒服,那顿饭没吃成。不知道梁副省长你待会儿有没有时间,一起吃个饭?”

    梁建没想到,昨天才刚躲了杨琴,她今天立马就又卷土重来了。梁建微微一愣后,立即堆上笑说道:“杨副省长,你看,这事,还真是不好意思了。刚才吴副省长也邀请我吃饭了,我没答应。你这会儿约我吃饭,我想答应也不能答应啊!不然传到了吴副省长的耳朵里,他岂不是要怪我?而且,我这几天是确实忙,有很多工作要熟悉。抱歉了,杨副省长。”

    杨琴被梁建拒绝,脸上依然保持着微笑,道:“工作嘛,可以稍微放放。一顿饭也耽误不了多少时间。至于吴副省长那边,梁副省长你要是担心他怪你的话,我亲自跟他解释。”

    杨琴似乎有不同意就不罢休的态度。梁建正愁如何拒绝才能不伤表面和气的时候,手机竟然有如神助一般响了。

    梁建一看号码,忙跟杨琴说:“不要意思,重要电话。我先接一下。”

    杨琴刚要张口说话,梁建就急急忙忙走开了。

    杨琴看着梁建走远的背影,脸上的笑容慢慢地消失了。

    “杨姐,我们要不先回去?”胡可可悄悄瞄了一眼杨琴的脸色后,轻声道。

    杨琴点了点头。

    电话是老唐打来的。梁建接起电话的时候,回头往杨琴那里看了一眼,杨琴他们已经没在原处了。梁建微微松了口气,然后转回头,一边往自己办公室走,一边问:“爸,有消息了?”

    老唐恩了一声,道:“沈连清回江中是没问题的,但是你这个事情比较突然,所以想安排一个合适他的位置比较突然,所以到时候,可能要委屈他一些了。”

    梁建道:“这样啊。”他顿了顿,然后又道:“那这样,我先跟他商量一下。本来是想着等调过来了再跟他说的。”

    “你还是跟他说一声吧。”老唐说道。

    “好的。那我待会就给他打电话,然后再通知您。”梁建说。

    挂了电话后,梁建又翻出沈连清的电话,拨了过去。他们已经有段时间没联络了。沈连清应该还不知道他回江中的事情。

    电话响了好多下,才接起来。

    “梁哥!”沈连清的声音里透着惊喜。梁建笑着问:“怎么样?忙吗最近?”

    沈连清道:“还行。您呢?最近还好吗?”

    “挺好的。”梁建回答:“我调回江中了。”梁建这消息说得太突然,沈连清愣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不敢确信地问梁建:“您是说,您先在回江中工作了?”

    “是的。所以,我想让你过来帮我,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梁建与他之间,也不需要太多的客套话,就直接问了出来。

    沈连清毫不犹豫地回答:“自然是愿意的。只要你愿意让我跟着,到哪里我都没问题。”

    “你先别急着表态,我给你打这个电话之前已经让人去问过了,你过来是没问题,不过,可能要委屈你一下。”梁建说道。

    沈连清听后,依然没有丝毫犹豫,他笑着说道:“梁哥,我说句你可能觉得矫情的话,能跟在你身边,就没什么好委屈的。我能有今天,也都是你给的,所以,你即使让我上刀山下火海,我也都是心甘情愿的。”

    梁建笑了起来,沈连清这话虽然有些夸张,但他所表露出来的情绪,梁建能明显感觉到真挚。梁建调侃他:“你什么时候也学会这些拍马屁的话了?”

    沈连清嘿嘿一笑,道:“这不是与时俱进嘛?以前跟您旁边,您不喜欢这些话,我不用学。后来不跟着您了,其他领导多少都喜欢听些奉承话,我不得不学。要不然,这几年过去,我要是还原地踏步,怎么好意思去见您!”

    梁建又调侃了他几句,才挂了电话。收起手机,梁建忽然有些惘然。几年不见,沈连清曾经那么寡言的人,也变得油滑了。这在官场,可以算是一种成熟。梁建不知自己该高兴呢,还是该失望呢。

    不过,他也明白。沈连清比不得自己幸运,有强大后盾。他一个人在西陵,虽然他离开时做了安排,但京官不如现管,他在那里如果不油滑一点,这日子必然是不好过的。

    忽然,梁建怅然地叹了一声。

    成长都是需要代价的,这句话没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