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8赶鸭子上架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梁建不知道,在他出去的这一会会时间里,那个房间里,已经有一场风暴,开始在酝酿了。

    梁建回来的时候,蔡根和区大任两个人聊得风生水起,很是和谐。

    梁建看着都觉得有些意外。

    “蔡书记,区书记,房间已经准备好了,要不,我们换地方?”梁建趁着两人停顿的间隙,开口说道。

    蔡根问区大任:“那我们换地方?”

    “好,换地方。”区大任笑着一口应下。此刻,两人看着就好像是多年未见的老友。

    一行五人出了包厢,梁建将他们引到安排好的那个包厢后,等蔡根,区大任还有朱明堂进去后,正要跟姜仕焕一起进去。姜仕焕忽然拉了他一下。

    梁建停下,诧异地看着他,问:“怎么了,姜大哥?”

    姜仕焕伸手将门给带上了一些,然后拉着梁建走到一旁,然后神情严肃地说道:“蔡书记好像要对郭动手了!”

    梁建听了,迟疑了一下,道:“这我知道。”

    “那你可得小心了。”姜仕焕说道。

    梁建一愣,觉得姜仕焕这话,似乎有些他不太明白的含义。他想了一下,问:“小心什么?”

    姜仕焕说:“小心殃及池鱼!”

    “这个事情,本身也跟我有一定关系。所以,我这条池鱼,是肯定逃不开的!”梁建回答。

    姜仕焕忽然露出些许无奈地表情,然后说道:“我知道你本身就在这个局里面,是逃不开的。我说让你小心的意思,是让你小心,不要最后被牺牲了。虽然蔡书记以前当市长的时候,做事比郭要实在亲民,但在事关自己的利益面前,一切都是很难保证的。以目前的形势来看,蔡书记即使有区书记帮忙,但跟郭,胜负顶多就是五五开。一旦两人之间的局面陷入僵持,那么很可能就是两人各退一步。什么是退一步,我想,应该不用我说了吧?”姜仕焕看着梁建,面上满是忧心的神色。

    梁建知道,他是真的担心他。而且,他说的,也有道理。这一点,梁建之前不是没想到过。这也是,梁建不想让项老和唐家介入的其中一点原因之一。

    政治场上的斗争,就好比是夏天的天空,形势是瞬息万变的。这会儿还阴云密布,说不定下一秒就是阳光灿烂了。

    如果,真如姜仕焕说的,蔡书记跟郭之间最后是各退一步,握手言和的话,那么这一步退下来,必然是要舍下一些东西的。姜仕焕担心的是,到时候被舍下的是他。

    只不过,这事情如今蔡根都已经做了决定,梁建已经没有办法再将自己摘出去了。如果他这个时候要退,或许不用等到他跟郭之间见分晓的那一刻,现在就会被舍下了。

    也就是说,梁建根本没有后退的空间。

    梁建勉强笑了一下,拍了拍姜仕焕的肩膀,道:“你放心,我不会让自己成为那颗卒的,就算是棋子,我也得是个士。”

    “我希望有一天你能是将!”姜仕焕说。

    梁建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姜仕焕竟然对他期望这么大呢。他笑了起来,道:“那我可得加把油了!”

    姜仕焕也笑了起来。

    “好了,该进去了。”梁建收住笑声,道。

    姜仕焕点点头。

    梁建说:“你先进去,我去找下服务员,让他们准备两个果盘。”

    姜仕焕一进去,朱明堂就问他:“老姜,你和梁建两个人在外面说什么悄悄话呢?”

    姜仕焕一边走过去换下服务员给三位领导布茶,一边回答:“两个大男人能说什么悄悄话!我去了个洗手间,梁秘书长好像是去找服务员要果盘去了。”

    “还是梁建想得周到,这刚才的菜比较油腻,吃点水果,喝个茶,正好清清口。”区大任接过了话。接着,他看着服务员走出门后,就转过头对蔡根说道:“蔡书记,我听说,这个梁建是原来的老部长的女婿,是真的吗?”

    蔡根点点头:“是真的。他不仅是项老的女婿,还是唐家的人。”

    “唐家?”区大任微微一皱眉,问:“你是说那个唐家?”

    蔡根微微一笑,道:“华京还有第二个唐家?”

    区大任脸色忽然严肃起来,他皱着眉头,沉默了片刻后,忽然蹦出一句:“这个项老怎么会和唐家扯到一起?”

    蔡根回答:“这个倒是不清楚。不过,我听说,梁建做项老女婿的时候,唐家好像还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后人。”

    “你是说,梁建是私生子?”区大任吃惊地说道。

    姜仕焕原本正给他递茶,听到这话,端着茶的手,顿了一下,然后才放到了区大任的跟前。收回手的时候,他开口说道:“据我所知,梁建不是什么私生子,而是那时候梁建刚出生的时候,出了些意外,流落在外了而已。”

    姜仕焕声音不重,但却让区大任微微红了脸。他看了低着头的姜仕焕一眼,讪讪说道:“这样啊,那是我想岔了。”

    区大任这话,确实有些失妥。他可能不太清楚姜仕焕跟梁建之间的关系,所以才没有顾忌地说出了这句话。旁边朱明堂拿着茶杯,轻吹着气,表情微妙。

    正在这时,梁建推门进来,一手拿着一个果盘。

    “我们刚正好说到你呢!”朱明堂看向梁建,微笑着说道。梁建笑着接过话,问:“说我什么呢?该不是都在批评我哪里做得不好吧?这可一定要告诉我,我好及时改正!”

    蔡根接过话,道:“其实没在说你,在说你那两位父亲,个个都是人中龙凤,国之栋梁!”

    梁建脸上笑容微微僵了一僵。他心里下意识地就去看向姜仕焕,他想知道,这话是真的,还是蔡根故意说出来,以提醒他某件事的。

    姜仕焕站起身,从他手里来接果盘,接过去的时候,他开口说道:“项老和你父亲,都是值得尊重的人。”

    姜仕焕仿佛是能猜透梁建的意思一般,这话已经明确地解答了梁建心中的疑惑。他们刚才确实是在聊项老和唐明国。梁建的笑容就显得勉强起来。他可以和他们聊项老,但聊唐明国,聊唐家,对他来说,心里还有一道无法跨越的鸿沟。

    “站着干什么,赶紧坐,喝茶!”蔡根朝梁建说道,“刚才区书记还夸你想得周到呢。这晚饭的菜有些油腻,吃点水果,正好。”

    梁建一边坐下来,一边回答:“是我的菜没点好,所以,只能靠饭后水果来弥补了。”话说完,他的心里也终于冷静了一些。

    只不过,他还没开始享受这冷静的时刻,区大任的一句话,立即又让梁建不太冷静了。区大任说:“如果有唐家的帮助,那跟郭之间,胜负之数倒是可以重新算一算了。”

    梁建一听这话,心里顿时就沉了下来。

    这时,蔡根接过了话:“唐家素来不怎么插手政治斗争,这事,不能算唐家。”

    区大任说:“既然梁建都已经在这个局里了,那不就等于唐家也已经入了这个局了吗?还有什么不能算的!”

    梁建的脸色不由自主地有些难看。旁边,姜仕焕担心他会在这里失态,底下轻轻地推了他一下。

    “这个事情,我们说了不算的。还得要看梁建的态度。”蔡根说着,就将目光投向了梁建。

    蔡根这是看出了早上梁建的那点小心思,所以要赶鸭子上架吗?

    此刻,梁建要是说出不同意唐家插手这件事的话,那他跟蔡根之间的关系,必然是要破裂的。可如果,此刻梁建同意了,那么接下去,就是要唐家出力了。

    可是,老唐还没回来。唐家现在是唐一做主。跟唐一去谈这件事的话,梁建都不用去试,就知道,多半是不可能成功的。

    蔡根还真是将他架了起来,打算放在火堆上烤啊!

    梁建心里既无奈,又无力,还有些恼火。可要说起来,这事情,他也有些自找的成分。当初,朱铭他们来找蔡根说这个事情的时候,可也有梁建在背后出的力。

    梁建苦笑了一下,看来还真是自己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梁秘书长不说话,是唐家那边有什么问题吗?”区大任狐疑地盯着梁建,问。

    梁建回过神,勉强一笑,道:“问题倒是没有,只不过,这段时间我父亲不在华京,虽然说近期可能回来,但具体时间还没通知我。我回唐家时间不长,说是唐家的后人,但对唐家人来说,我还是比较陌生的。所以这个事情,得等我父亲回来。”

    梁建一时情急,就拿老唐不在华京当做了借口。明显,蔡根对他这个回答不太满意。而且,之前早上,梁建可没这么说。

    “你说的,也可以理解。”区大任却说道。

    区大任的那四个字‘可以理解’,让梁建微微松了口气。不过,蔡根那边,到底还是留下了一些不利于和谐的因子。接下去,梁建还得想办法把这些不和谐因子给消除掉才行。

    梁建不想让他们再就唐家这个话题聊下去了,就岔开话题,道:“也不知道这两天检察院那边进展怎么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