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4神助攻的老杜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梁建跟杜明堂一人一边坐在戚明的两侧。坐稳后,之前一直没怎么说话的杨琴,目光忽然往梁建身上一落,带着些许的笑意,问:“那今天的主角是梁副省长你喽?”

    梁建点了点头,道:“今天确实是我拜托吴副省长帮忙攒的局,主要是我最近一直都在外面,所以就只好拜托吴副省长了,诸位还请多多包涵。”

    杜明堂接过话,笑道:“谁请都没关系,只要不是我请就行。”说着,还朝梁建递了个眼神。

    梁建对着他笑了一下,今天进门到现在,杜明堂也帮着他说了两次话了。梁建得领他这个情。

    这时,服务员将梁建带来的酒醒得差不多了,就送了上来。金灿起身接了过来,梁建便说:“先给戚省长倒上。”

    金灿走过来要给戚明倒酒,戚明伸手将杯子一盖,道:“我不喝酒。”

    梁建一愣,没听说过戚明不喝酒啊?再一看他的神情,梁建便知,这戚明看来是心里有气,所以故意的。

    梁建正要说话,杜明堂又说话了。他朝着戚明笑道:“戚省长啊,你什么时候戒酒了?”

    “这两天有点胃不舒服。”戚明回答:“医生说了让我少喝酒。”

    杜明堂听后,微微一笑,道:“医生说少喝酒嘛,又没说让你戒酒。何况,这是红酒,少喝点还养身呢,不碍事。今天梁建同志头一回请我们这些人吃饭,戚省长这点面子还是要给的,不然这顿饭就吃不下去了。”

    杜明堂到底是老资格了,而且他很快就要退二线了,再加上他是常务副省长,与戚明一样都位列省委常委,所以这话就说得有些硬。

    不过,先硬了,后面必然还是要软一下。杜明堂接着又对梁建说道:“梁建,你也是不懂事。这酒怎么能让别人倒,你应该亲自给戚省长倒酒才对。”

    梁建起先也是没想得这么周到。杜明堂一提醒,他立即就站了起来,伸手从金灿手里接过醒酒瓶,然后朝着戚明说道:“杜副省长说得到,这酒,确实该我亲自给戚省长您倒。您就给个面子,胃不好咱少喝一点。”

    “戚省长,梁建都弯着腰了,你就别再端着了。”杜明堂又在背后推了一把。此时,戚明这手要是再不松,就无趣了。

    戚明松开了手,看向梁建,道:“老杜都这么说了,我要是再给你这个面子,我就成了罪人了。不过,我真的是胃不好,不能多喝,你少倒一点。”

    梁建点头:“没问题。”他给戚明倒了个小半杯。倒好后,他想着,反正自己也站起来了。于是,他离开座位,绕过戚明,准备给杜明亮倒酒。杜明堂倒也没客气,大大方方地接受了。梁建又准备给杨琴倒。杨琴一躲,道:“你我同级,我可不敢让你给我倒。”

    梁建笑道:“男士给女士倒酒,是天经地义的。”

    杨琴一听,咯咯一笑,道:“你既然这么说了,那我就厚着脸皮受了。”

    梁建笑着给她倒了酒,又去给侯堂柏去倒。侯堂柏立即站了起来,他也没推辞,不过他双手端着杯子,微微躬身,显得倒是很谦逊。梁建对侯堂柏的印象不是很深,不过,这一动作,给梁建的印象倒是不错。往往谦逊的人,各方面品性都不会太差。

    接下去是李端。李端哪里敢让梁建倒酒,梁建还没走过去,他就已经站了起来。走过去后,不等梁建有动作,他就已经伸手过来要接梁建手里的醒酒瓶,梁建也不愿意跟他推来推去,就让他接过了醒酒瓶。他给自己倒上后,又给旁边金灿的杯子也倒上了。接着,他又准备去给吴越倒酒。梁建拦住了他,道:“吴副省长的酒,我来吧。”

    梁建走到吴越身旁的时候,吴越坐在那里,笑着说:“我帮你组织了这个局,你给我倒个酒也是应该的。我就不谦虚啦!”

    吴越一向都是比较随意的。梁建也习惯,一边笑着给他的酒杯满上酒,一边说道:“你是功臣,所以我给你倒个满杯!”

    吴越一听,直喊不公平!

    梁建也没理他,走回自己位子上,给自己也倒了个满杯后,然后将醒酒瓶递给了金灿,让她拿去分小瓶装好再送到各人的位子上去。

    他没立马坐下,金灿走开后,他就拿起杯子,对着这一桌的众人说道:“我呢刚来这里,有很多事情呢还不太明白,这段时间里,有些方面可能做得不是很周到,有冒犯各位的地方,还请各位多多海涵。这第一杯酒呢,我敬大家,今后的日子里,还请大家多多指教!”说着,他一举杯子,道:“我干了,大家随意。”说完,仰头一饮而尽。

    他刚喝完,杨琴就说道:“之前听人说,梁副省长你是不喝酒的,今日一见,这传闻有点假啊!”

    梁建擦了擦嘴角,也没坐下来,先给自己的杯子重新倒上酒,然后抬头朝着杨琴笑着说道:“我是不太喝酒。不过,今天不一样。今天在场的各位,除了李端和金灿,你们不是我的领导就是我的前辈,这酒我不会喝也得喝。”

    “前辈这两个字,可是把我给说老了。”杨琴笑道。

    杨琴虽然保养得不错,但年纪到底在那了。要说年轻肯定是说不上了,只能说是有韵味有气质。上位者的气质在一个女人身上,还是显得很独特,很吸引人的。不过,杨琴这话,确实是不好接。梁建假意伸手往后拉了一下椅子,借着这个时间,思考了一下,然后说道:“我刚这话没说好,应该是除了领导前辈之外,还有美女副省长,所以这酒不喝也得喝!”

    美女副省长这个称谓,略显轻浮。不过,在这样的场合,也不算出格。杨琴听后,果然没生气,反倒是有些开心,毕竟是女人。她笑着说道:“都老女人了,还美女。我可受不起。”

    “老女人算不上,不过比二十岁的肯定也比不上。但是成熟女人也有成熟女人的韵味,这是二十岁的女孩子可比不上的。要我说呀,梁建这句美女也不算喊错了。”吴越插进话来,几句话将杨琴说得脸颊上飞起了一些绯色。

    梁建笑了笑,吴越这嘴呀,还是这么厉害。

    杨琴被吴越这么一说,不好说话了。要不然再往下接,谁知道吴越会说出什么话来。这个人可是最胆大的。

    梁建便趁着此时,拿起酒杯,转身看向戚明,道:“戚省长,这第二杯酒,我得敬您。之前,关于那个新闻稿的事情,我的责任是不可推卸的。这杯酒,算是我给您赔罪了。我干了,您随意。”说完,梁建又一饮而尽。

    新闻稿的事情,房间里这些人早就都知道了。这政府里的人,嘴严的时候很严,八卦起来可也比一般人要能八卦的多。梁建这话一出口,其余的几个人都纷纷露出了惊讶之色。唯有吴越,吊儿郎当地靠在那个椅子里,一脸地淡定。

    杜明亮也早知这个事情,所以之前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帮梁建说话,他也大概猜出来这顿饭多半梁建是为了这个事情来给戚明赔罪的。他们这些人应该都是见证者。杜明亮目带欣赏地看了梁建一眼,在一旁,故作惊讶地问:“梁建,什么新闻稿的事情?”

    梁建看了戚明一眼,戚明的神色可不太好看。然后,他对杜明亮说道:“我之前在凉州的时候,凉州市长自作主张搞了一个见面会,参加的人是我以前在江中的时候参加了一个救灾行动中的遇难者家属。当时他们拉了一个横幅,上面关于我的称谓给弄错了,少了一个字。后来凉州这边在报道这个事情的时候,也没改过来,于是就闹出了这么一个乌龙。虽然我发现之后,立马勒令凉州这边将新闻给撤下来了。但这个新闻稿肯定也有一部分人看到了。影响有多大我不知道,不过不管有什么责任,我都愿意承担。”梁建虽然没有明说到底这个称谓是怎么错了,但这些人也都清楚这个事情的,杜明亮不过是明知故问罢了。

    杜明亮听完,瞄了一眼戚省长,然后道:“感情今天这顿饭,我们都是配角啊!这也不是什么大事情,戚省长又不是什么斤斤计较的人,看把你给吓得!”

    杜明亮老狐狸,一句话就把戚省长抬上了高处。

    “不管怎么说,我是有责任的。所以,赔罪也是应该的。当然,我本来也是想请大家吃顿饭的,今天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就一起了。”梁建说道。

    杜明亮抬手点了点他,道:“你就是小气,想省一顿饭钱!”

    梁建嘿嘿地笑,也不否认。

    杜明亮笑着看了看他,接着就转头看向戚明,道:“戚省长,梁建这罪也赔了,酒也喝了,你就表个态吧!”

    “我还表什么态呀,你把我的话都说完了!”戚明瞪了他一眼,说完,转向梁建,道:“老杜说得没错,这也不是什么大事,你要不提我都忘了。你这么兴师动众的,搞得好像我揪着不放一样。”

    “那我就再给您赔个罪,我再喝一个满杯,您随意。”梁建说着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喝了。

    “行了,坐下吧,赶紧吃点热菜,别待会儿我们还没开始吃,你自己就先把自己给灌倒了。”戚明说道。

    梁建笑着说到:“您这么一说,我还真觉得有点晕了。”说着,他就坐了下来。吴越在旁边接过话:“我看你呀是想逃单,我可告诉你,我今天没带钱包啊,你要是醉了,我也买不了单的!”

    他这么一说,其他人也都笑了起来。

    一下子,原本各怀心思的各人,一下子倒显得放松了一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