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1墓前鲜花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胡东来就这么被这个神秘莫测的大牛给给带走了。梁健心里也没多大的不舒服。到时候小五回去的路上,一直觉得很愧疚,没有看好胡东来。

    正如胡东来所说,其实胡东来留在梁健的身边,用处已经不大,甚至还有可能惹来麻烦。这也是为什么梁健最终放胡东来的原因。

    至于大牛说的,一个忙。梁健倒是没放在心上。首先,大牛这人虽然神秘,但梁健对于大牛对自己一定能帮上忙的自信还是有些不太相信的,其次,大牛话虽这么说,但连个号码都没留。

    胡东来此事,算是一个小插曲。回到城郊的那处别墅。唐一竟然在那里等着他。见面之后,唐一先对胡东来的出逃表示了抱歉,听到小五将之前遇到胡东来又放走胡东来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后,唐一倒是对这个大牛有了兴趣,仔细问了问小五那人的形象。

    小五说的时候,唐一微微皱眉。梁健见他表情奇怪,似乎知道大牛这个人一样,便开口问:“你知道这个人?”

    唐一犹豫了一下,答:“不太确定。”

    唐一没有多说,梁健也没多问。这件事就算这么过去了。

    夜里,梁健留在了别墅。可,总也睡不着。凌晨的时候,天边已经开始有点放亮。梁健去了二楼的那个藏书室。

    刚走到那边,就见到门微掩着,里面有光。梁健走过去,轻轻推开,正好唐一转过身来,与他对上目光。

    他手里拿着一本厚厚的本子。看到梁健,有些惊讶,问:“就睡这么一会?”

    梁健笑了笑,走过去,才看到他手里的厚本子,是本相册。唐一正在看的,是一张四个人的合照。

    “这是我和你父亲,唐宁一,还有老爷子四个人的合照。”唐一说。说完,又叹了一声:“物是人非啊!”

    梁健看向照片,照片上,老爷子还是中年的模样。中年的老爷子和如今的老唐很像。五官,气质都很像。

    唐一三人都还很年轻,唐宁一站在年轻的老唐边上,勾着肩膀,关系好似很亲密。唐一站在最左侧,与他们两个保持了大约二十厘米的空隙,站得笔直,神态拘谨。

    唐一将相册给了梁健,梁健走到了窗边拉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慢慢地翻看。相册里大多是唐一他们三人的照片。老爷子的很少,也大多是还没老的时候的照片。

    从这些照片里看,唐一他们三人年轻时似乎关系不错,起码唐宁一和唐宁国之间的关系是不错的。两人每拍照,必是勾肩搭背,必是笑容灿烂。可,时光是刀,一下一下地将他们之间的关系给割裂了,到如今,应该已是相看两厌。

    梁健翻着翻着就翻到了最后一页。梁健看到上面粘着的五六张照片,愣了神。这些照片里的人,不是唐一,也不是唐宁国,更不是唐宁一,竟是他自己。

    有一张他很小时的。大概三四岁,还穿着一件开裆裤,两手的泥巴,无辜的眼神。梁健自己都不记得这照片到底是什么时候拍的。在他的印象中,似乎没有这样的照片,起码他在家里和老唐那边都没见过这样的照片。

    最近的一张,大概是他第一次结婚的时候。也是多年以前了。泛黄的照片里,他和穿着白色婚纱的陆媛站在一起,青涩的脸上是人生得意的笑容。是啊,那会觉得世界都在手上了,喜欢的女人成了妻子,又考上了公务员,还有什么不满足。

    可谁想到,世界都在手上,不过是个幻觉。每个人都会在刚步入社会的时候或多或少都会产生这样的幻觉,有些人幸运,幻觉破灭时,没有摔得那么惨。梁健也说不好自己是算幸运还是不幸运。说幸运的话,那会距离家破人亡,也只差了两个字的区别了。要说不幸运,但他后来遇见了项瑾,虽也经历了数次的坎坷,但万幸如今儿女双全,与妻子的感情坎坎坷坷,却也还能携手走下去。

    梁健深吸了一口气,合上这本相册。他没去问唐一,这些照片从何而来。问了又如何,人都已经不在了。望向窗外,那天傍晚,他坐在轮椅上,手向后摸索着他的手。梁健忽然很庆幸,那天他将自己的手递了过去。否则此刻,看着这些照片,他恐怕是会后悔吧!

    还好,他没有给自己留下一个此生都弥补不了的遗憾。

    梁健回头去问唐一:“老爷子葬在了哪里?我明天想去看看!”

    “好的。我和你一起过去。”唐一一边整理着某个书架上的书,一边回答。梁健看了他一会,好奇地问:“大晚上的你整理这些干什么?”

    唐一的动作顿了一下,然后抬头看了看这一直练到房顶的书架,然后微微一笑,答:“以前老爷子晚上睡不着的,总会到这来,把这书架上的书一本一本的拿下来整理一遍,又放回去!这屋里的书,基本上都被他整理过不下五六遍!”

    梁健扭头看了看这百平米房间里的数十个书架,想象着,那许许多多个夜晚,老爷子一个人呆在这里,将书架上的书拿下又放上去的场景。

    两人没再说话,梁健也睡不着,就坐在窗边,看着窗外逐渐变亮,太阳逐现。

    早上九点。

    两人从别墅出发,去老爷子的墓地。老爷子的墓地在距离别墅不远的一处山上。那处山上,没有公墓,按说是不能立墓的。但老爷子早已将那座山买了下来,包括山下的好大一片耕地。

    老爷子的墓在半山腰,高高的院墙和铁门将墓保护了起来。梁健站在铁门前,等着唐一开铁门的时候,转身一望,忽然发现,从这里竟能直接看到那处别墅。

    “走吧,进去吧!”唐一的声音将梁健的目光从远处那幢别墅的身影上拉了回来。他没问唐一,这处位置是不是老爷子特意选的。

    进门,穿过一片精心不知过的花园和九排松柏之后,一个孤零零的墓碑就那么寂静地矗立在那里。

    墓碑前的地面上,有一捧白色的鲜花安静的躺在那里。唐一咦了一声。梁健看他盯着鲜花微微皱眉,便问:“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唐一指了指这鲜花说:“这里除了我和你之外,没人来过。”

    意思是,这鲜花不该有。

    梁健说:“会不会是家里其他人来过,你不知道?”

    唐一摇头:“老爷子的墓,除了你之外,家里只有我知道。他们不可能找到这里来!”这下梁健诧异了,老爷子骨灰入墓,唐家的人难道不来送葬吗?

    但疑惑归疑惑,说不定唐一和老爷子之间有其他的安排吧。梁健也就没将这疑惑问出口。梁健鞠过躬后,在墓碑前站了一会,临走,唐一将墓碑前放着的花拿走了。

    梁健诧异,唐一解释:“老爷子不喜欢花!”

    梁健忽然想到,来的时候,他本来打算去买捧花,可唐一却说不用买,想来也是这个原因。

    两人走出墓园,唐一检查了铁门后,又沿着墓园的围墙的看了一遍,最后皱着眉头回来了。

    见到梁健后,问他:“你父亲知道老爷子的事情了吗?”

    梁健摇头。第一次到别墅的时候,唐一曾交代梁健通知老唐,可梁健根本联系不上老唐,后来去李园丽家,因为跟唐靖宇冲突,也就忘了此事。不过,李园丽应该早就从唐靖宇那里知道了老爷子的状况,可能她有办法联系老唐也不一定。

    下山后,梁健又在别墅呆了一天。

    老赵那边,依然没有音讯。每日从沈连清那边得到的太和那边的消息,除了城东项目的事情之外,几乎毫无波澜。

    梁健肯定不能再去老赵那边。而项瑾,还要在美国待上一个月左右,才会回来。梁健决定回太和。

    梁健跟唐一打了一个招呼,唐一听到他要回去后,似乎有些话想说,但又忍住了。梁健看出了他的欲言又止,也隐约猜到他想说的是什么。老爷子离世前,叫来的那些人,将梁健也叫到了那个房间里。老爷子虽然没有当着梁健的面说什么,但那些人已经知道老爷子的意思。唐一肯定也明白。但对于那件事,梁健一直没问过唐一。这也算是他自己的一种逃避方式吧。

    不过,有些事,恐怕迟早都要面对的吧。

    回去的路上,梁健跟广豫元打了个电话。他离开太和这么久,城东项目的事情如今是个什么状况,他想具体了解一下。沈连清毕竟是个秘书,有些事如果他们刻意想避开他,那他也很难知道。

    广豫元听说他要回来,有些意外。他电话里什么都没说,只说见面在聊。

    梁健到了太和,先让小五将东西送到国际酒店去,自己去见了广豫元。两人约在了城郊的一处茶庄。

    两人一月多不见,似乎有了些生疏。广豫元笑得有些尴尬。

    坐下来后,梁健刚要开口说城东项目的事情,谁料,广豫元却抢先问起了项瑾的事情。梁健心里面不由沉了沉。广豫元这样的姿态,事情恐是有变。

    城东项目的事情,是他亲自发起,一手促成。而且,城东项目对于太和市的转型发展是十分重要的一步。所以,梁健相当看重。此刻意识到事情恐是有变后,梁健立即就打断了广豫元的顾左右而言他,直接说道:“我们来说说城东项目的事情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