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7证据到手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旻儿笑着对老者说:“爷爷,你要请人家来喝酒,还喝二锅头啊?也太差了吧?”

    老爷子冲着旻儿笑笑:“难道跟你们一样喝红酒啊。哎,对了,小伙子,喝二锅头没关系吧?”

    老爷子目光之中满是小孩子一般的期盼,好似很担心梁建说自己不喝二锅头。

    梁建觉着这老爷子好玩,就笑说:“没问题,只要是老爷子的酒啥都行。”

    老爷子听了笑逐颜开,就转头对旻儿笑道:“你看看,人家小伙子也喜欢。”

    电话也已经留了,玩笑也开了,梁建觉着老者和女孩应该没啥问题,就正式告辞了。旻儿朝梁建嫣然一笑,笑得很是单纯好看,又说了一声“谢谢”。

    梁建朝老者和旻儿微微躬身,随后转身就走了。

    老者说要请他喝二锅头的事情,梁建也没有当真,在他看来,这也不过是客气客气罢了。

    很多时候,我们都会想着请人家吃饭,“XX过两天我请你吃饭哈,到时候联系”,也许几天后,听的人还记着,说的人却早已经忘到了九霄云外去了。

    这并不是说承诺的人当时不是真心的。只不过是现代人变化太多,环境变了,心境变了,顾虑也有了,或者干脆记性不够用了,那顿饭也就黄了。这些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对于这些事情,梁健也是见多了。

    如果刚才他透露自己的身份是京华市委常委秘书长,那么这顿饭多半会很快落实了。但是,他今天关于自己的一切都没有透露,人家基本上很快就会将他忘记了。

    梁健回到了医院病房,胡小英的一瓶水已经挂好了,护士正好将输液袋取下来,看到梁健手中拿着早餐,就朝梁健说:“快给你老婆吃东西吧。”

    梁健一愣:老婆?下意识地就朝胡小英看去。

    只见胡小英脸上也浮现了微红,很是不好意思的样子。

    也不知道这小护士何以就认为他们是夫妻了?不过,梁健没有去解释,这一解释容易把简单问题复杂化,而且无论是他梁健,还是胡小英如今都是敏感人物,最好别让人知道现在他们正在一起,否则很容易惹出麻烦。

    梁健就不说话,将手中的“大大套餐”放到了胡小英的手里。胡小英吃东西的时候,梁建就拉过了一把椅子,在边柜上找了一张纸和一支笔,就开始写了起来。

    晨光从窗外照入了安静的病房之中,胡小英小口小口地吃着东西,看着梁健很投入地纸上写着什么。胡小英脑海之中,不由冒出一句话来,认真投入的男人都很性感。

    胡小英心中暗问,这也许是近几年来,自己最安宁也最幸福的一刻了吧。她也深深地将这个日子记在心里,作为以后好好工作和好好生活的动力。

    梁健心无旁骛地写了好久,然后就将笔放回原处,将纸条折好,收入了裤袋。胡小英不知道他在写什么,但是一个女人的敏感告诉她,这应该都与她有关系。所以,她什么都没有问。一个女人,该不问的时候,就不应该问。

    看到梁建站了起来,胡小英嘴角微笑着说:梁建很感谢你,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一直陪着我。我没什么事了,你去忙吧。

    梁建本想说“没关系,这早上医院里可能还有事,我再陪陪你好了”,但是话还没有说出口,他的电话又响了起来,梁建一看是叔叔唐一打来的电话。

    唐一在电话中的声音压得很低:梁建,你在哪里?家里,医院,还是单位?

    尽管唐一的声音故意压低了,但是梁健还是能听出压抑不住的兴奋。他简单地回答:在医院。

    唐一说:我这就来接你,有重要进展。

    显然在电话中说话不方便,唐一很快挂了电话。

    梁建看了看胡小英,她很善解人意地道:“快去吧。”

    大事当前,梁建不敢怠慢。加上,这医院里已经有唐一帮助关注过了,胡小英在这里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于是梁建就说了一声“我办完事情,再来看你”,之后他就快步走出了医院。

    他利用坐电梯的时间,给项瑾打了电话。项瑾问他胡小英的情况如何,他简单说了一下。项瑾说,那就好。然后问他去做什么,他说唐一找自己有事。项瑾说,那快去,注意安全。

    梁建在医院门口才等了一分钟,唐一的黑色奥迪就来了,将梁建载了上去。

    梁建和唐一都坐在后排,驾驶员一门心思地开着车。

    唐一将一个信封袋交到了梁建的手中:“你看看这个。”唐一明显很激动,将信封袋递给梁建的时候,他的手都有些微微地颤抖。

    梁建疑惑地看了唐一一眼,接过了信封袋,打开、抽出里面的文件。翻开了上面的内容之后,梁建的心跳越来越快,他翻动得也越来越开。

    看完之后,他又慢慢地重新翻了一遍,整个过程当中,唐一都在一边看着没有说话。

    梁建的情绪从最初的激动不已,到后面的缓慢下来,最后他冷静了下来,才问唐一:唐叔叔,昨天你不是说,他们动作很快,抢在我们前面了。今天,怎么忽然又弄到了这么重要的资料?

    唐一说道:昨天我们将梁山森林温泉酒店的女经理弄了出来,本来昨天就能弄到所有郭铭泰和黄金军的内部账本。但是,那个女经理在我们安置她的酒店,跳出了窗户逃走。我们认为肯定找不到她了。

    梁健微微点着头,这也是唐一昨天告诉他的情况,只是没有这么具体。

    唐一继续说:我们猜测她打算逃,就四处搜索她,但还是没有找到。但是,今天黎明时分,她却又自己回来了。逃走的人,却主动返回了。我们也有些狐疑,就问她什么意思?她说,她在电话中与郭铭泰和黄金军谈了条件,想要让他们给她一笔钱送她去国外,但是,后来她发现情况不对,她发现guo铭泰和黄金军是打算送她出去,但不是国外,而是黄泉。她还算激灵,就重新逃回来了。

    原来是这么一个曲折的过程。梁建又问:那么现在这个女人,安全吗?

    唐一说:我们已经引起了足够的重视,这个女人现在绝对安全,不会有问题。我可以告诉你她在哪里。

    梁建却阻止了他:连我也不用告诉。

    少一个人知道,这个女人就多一份安全。

    唐一点了点头,说道:“我已经跟项老和老唐都打过电话了,我们现在就去见他们。”

    梁建说:“好。”

    这时候,梁建的手机又想了起来,一看竟然是屈平。

    梁建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起来。只听那边,屈平以一贯上位者的态度对梁建说:“来我办公室一趟。”

    梁建说:“屈书记,今天早上身体有些不舒服,有些胃痛,去一趟医院。我会到的,但会晚一个小时。”

    “胃疼?”屈平问了一句,但是他也不好说“为什么不提早跟我请假”?毕竟梁建也是常委,他也说明了只会晚到一小时,屈平只好说:“那行,你回来后,就到我办公室来一趟,有事情商量。另外,梁健你要注意身体,毕竟你还是年轻干部。”

    梁建说了一句:“谢谢屈书记关心。”

    很快,他们在老唐那里见面了。唐一简单复述了一下经过,然后再拿出了信封袋给项老和老唐看。

    两位老革命看了之后,简直被震惊了。

    项老义愤填膺:“这两个人,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啦!”

    老唐也怒不可遏:“这简直就是大蛀虫!我们老前辈辛辛苦苦干出来的基业,都要被他们给蛀空了!”

    项老立马站了起来,对老唐说:“咱们这就走!我们去找大领导,这样的人不能留在系统里,那个黄金军更是要将他绳之以法。”

    老唐也来劲了:“对,这就去。我看有了这些证据在,大领导肯定也会立刻亮剑的。”

    “父亲,爸爸。”梁建坐在位置上没有动,但是他的声音却很有力,使得老唐和项老两个老革命都停下了脚步,看向了梁建。

    老唐问道:“梁建,你有什么话说?”

    梁建淡然地说道:“大领导那里,你们不能去。”

    “不能去?”老唐和项老都愣了,“为什么不能去?”

    梁建说道:“你们两位老领导去了,让大领导情何以堪?到底是处理,还是不处理?是马上处理,还是以后处理?<span style="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