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3查谁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朱怀遇说:“蔚蓝,我只是说在这酒桌上,临时搭一对。我又没有说,在现实生活中。难不成你想在现实生活中,与梁省长一对啊!”喝了酒之后的朱怀遇,又开始口无遮拦起来。

    梁健本来想要阻止朱怀遇,但是想想觉得还是算了,毕竟喝酒嘛,有点噱头才有些气氛,今天这几个人也没有必要搞得太认真。

    蔚蓝却冲着朱怀遇说:“老朱,今天你就是欺负我。呆会我要跟你喝过!”、

    这时候,包厢的门打开了。进来的是君逸温泉酒店的餐厅经理。她身穿套装,颇有姿色。敬了一遍酒之后,低头问了朱怀遇一句话。

    朱怀遇就跟着餐厅经理,来到了外面。

    到了过道里,餐厅经理就问:“朱书记,今天的晚餐,还是挂在您单位的帐上吗?”

    朱怀遇想了想说:“今天是私人的聚会,还是我呆会晚点自己买单吧?”

    餐厅经理建议说:“朱书记,这样不好吧?今天的酒,我上了比较好的红酒,一千一瓶的。你反正也是接待上级领导,完全可以做进您单位帐里的,我来帮你操作,你看好不好?”

    朱怀遇听了之后,就说:“那就这样吧,反正你操作一下就行了。”

    朱怀遇对这个餐厅经理也比较信任,而且在市里出台的规定中,接待上级领导本来规定得就比较松。不过,走进餐厅的时候,朱怀遇还是隐隐觉得有些不妥。但是,想想,这个酒店他经常来,餐厅经理也比较老道,应该不会出事,也就把这个隐患忘在了脑后,继续喝酒。

    这时候,那辆正风肃纪突进检查车,行驶进入君逸温泉度假酒店之中。

    他们来到了举报人指定的位置,停了下来。但是,他们没有马上看到举报人。

    老马说:“那个人,会不会是假举报?”

    于游就掏出了手机,给对方打电话。电话通了,那人说:“我看到你们的车了,我这就过来。”不一会,就有人敲了敲检查车的门。他们看到一个身高一米七左右的瘦削男子,戴着副黑框眼镜。于游出了车子,问道:“你就是牛达?”举报人说:“没错,我就是牛达。”于游问:“身份证有没有?给我看看,我们要实名登记。”举报人却说:“不好意思,我没带身份证。但是,我的举报完全是属实的。现在正公款吃喝的人,就在105包厢,不相信的话,你们可以去看。”

    于游说:“好,你能不能留下来。等会儿,他们从包厢里出来,如果不付钱买单,我们就上前去拦住他们,核实证据!所以,还需要你的配合。”

    举报人说:“完全没有问题。等会他们走出来的时候,我就打电话给你,你们冲上去。但是,我不方便露面,因为我担心会遭到报复。”

    于游说:“这个没有问题。你在帮助清扫蛀虫和奢靡享乐之徒,你的安全我们一定会给你保证的。”举报人和于游也都重新钻进了车子里,犹如捕捉田鼠的猫头鹰一般,耐心地等待了起来。

    梁健、朱怀遇、蔚蓝和小焦的晚饭,吃到了八点半左右结束了。蔚蓝说,等梁健下次来的时候,她再请客。

    朱怀遇与小焦有意在前面走,给梁健和蔚蓝一个说话的机会。梁健心里冒出一个问题:“蔚蓝,你有男朋友或者结婚了没有?”蔚蓝忽然停下了脚步,看着梁健说:“没有。人家不是在等你吗?我怎么可能喜欢其他男人?”

    听到蔚蓝这句话,梁健心里一惊。瞧着蔚蓝那明若水晶的眼睛,他的心中也是一阵狂跳。可是,嘴中却不知该怎么回答。

    这时候蔚蓝“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对梁健说:“你是不是被我吓到了?”梁健终于是松了一口气,木木地说:“是有一点。”蔚蓝说:“你就放心吧,梁省长,如果我真在等你的话,我早就跑华京去找你了!我之所以还没有男朋友,那是因为我还没找到那个值得托付终生的人。”

    那你要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呢?梁健心里这么想着,但是嘴中并没有说出来。有些话,只会横生枝节。

    他们一起走到了餐厅的大厅处。四个人的身影都暴露在了举报人和突击检查人员的视野当中。

    小焦客气地对朱怀遇说:“老朱,给我一个机会,这顿饭我来结账。”老朱挥了挥手说:“下次到你农庄的时候,你再请吧。今天,我这里已经好了。”餐厅经理正在朝他们点头,示意真的已经买单好了。

    梁健他们就向着出口处走出去。

    举报人就给于游打了电话,“快,他们没有买单!是公款消费,你们还等什么!”于游说:“知道了!其他的就交给我们了!”

    于游对卢辉说:“卢组长,机不可失!”

    卢辉一咬牙说:“咱们冲!”

    梁健他们刚刚走出酒店门口,就被三个人拦住了。

    冲在最前面是于游,他扳着脸说:“各位,不好意思,请留步。”

    朱怀遇瞧见其中一个还扛着摄像机,有些意识到是怎么回事,就很不满地说:“你们干吗!”于游也豪不示弱地道:“干嘛?今天有人举报你们在这里公款挂账消费!我们来核实曝光的!”

    朱怀遇背后一阵冷汗,心中暗骂,怎么会被举报了!他口中说:“你们搞错了吧!我们是私人聚餐,没用公款!”于游说:“你说了不算,我们现在就进行核实。”

    于游转向了副组长卢辉:“卢组长,你去核实吧。我来拦住他们,不能让他们走了。老马,你拍摄。”这个于游指挥起来,倒像是一个组长的样子了。

    卢辉看到于游的行为不爽,但是他看到梁健和朱怀遇都是政府官员的打扮,虽然不是很熟悉,但是他也不想承担拦阻他们的工作。于是,就去吧台那边,要求服务员拿出帐单来核实。

    朱怀遇心中焦急万分,先前自己应该坚持买单。可是听了餐厅经理的话后,他犹豫了一下,就没有坚持。结果导致了现在的状况!当官,看来是一点小便宜都不能沾,否则就会造成很不良的后果。

    朱怀遇转头说:“你们先走吧。这里我来好了。”

    于游却一个都不让他们走,说道:“在我们核实清楚之前,你们一个都不能走。做了坏事,就想走人!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事!老马,如果他们敢走,我们就把他们的视频传到网上,以后还要给他们写上对抗组织调查!”

    此刻已经到了针锋相对的份儿上了,老马也不敢怠慢,就说:“好!”

    “我们偏要走!”朱怀遇已经打定主意,一定不能让梁健他们继续呆在这里,否则真是把脸都丢光了。

    然而,这时候,梁健却淡定地说:“老朱,不要跟他们一般见识。”梁健的声音极其冷静,朱怀遇听到他的声音之后,也不得不冷静了下来。

    梁健很淡定地对于游说:“你是哪里的干部?有什么证吗?”

    于游瞧见梁健没有一丝的惊慌很有些意外。但是,于游又想,他们这种人平时腐-败惯了,根本不把这种公款吃喝当回事,但是今天一定要让他们吃到分量,给他们来个大曝光!他就说:“我们当然有证。”

    梁健就说:“那好,亮出来给我们看看吧,别让我们最后连被谁查了都不知道。更何况,现在有很多骗子,就是想用这种手段来敲诈别人。”

    于游被梁健的这句话,差一点就气出毛病来。他很是恼火地道:“我现在,就给你看清楚,我们是市正风肃纪工作小组的!”于游非但把自己的证件拿给梁健看了,还去将卢辉、老马的证件拿给梁健看了。

    梁健看了一下,笑着说:“于游、卢辉、马中群,我记住了。”梁健将证件递回个了于游说:“兄弟,我也跟你说一个实话,其实我是省里来的。我们这顿饭真的是私人买单。让我们先走吧,否则不是我们难看,而是你们三个人会很难看,因为你们被举报人给糊弄了!”

    于游哪里肯听,他冷笑了一声道:“省里来的?到下面来腐-败是吧?那我们更加要查一下,而且要把这个情况,反馈到省里、更上面去!”

    于游感觉这次是十拿九稳了,说不定还真抓到了一条大鱼,以后在别人前面还可以吹牛,说谁谁被自己查到过!

    然后,就在此时,卢辉来到了于游的前面,脸都黑了,说:“于游,我们走吧!”

    “走,为什么走?”于游很惊讶。老马也把摄影机放下来了。

    卢辉怒瞪着于游:“有人已经买单买好了,不是挂账,也不是公款消费!”

    “这怎么可能!”于游不相信,“他们刚才分明没买单,到底是谁买的?”

    “牛达。”卢辉没好气地说,“而且是用个人的工资卡买的。”

    于游瞪着梁健:“牛达到底是谁?他为什么要买单?他不是举报人吗!”

    “牛达是我的秘书!”梁健笑着说,“我让他买单的,今天这顿饭是我私人请客。”梁健对这种情况,早就留了个心眼,所以走出房间的时候就叮嘱了牛达提前去买单。

    于游等人一下子愣住了。那么,自称是“牛达”的举报人,就肯定是假借别人的名义进行的举报!

    他们朝门口看去,原本停着的大众途冠已经不知去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