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5资金问题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回到市政府时,已经天黑了。

    梁健去办公室稍微坐了坐就回酒店。到了房间,梁母说,霓裳又跟着杨弯出去玩了。梁健忽然觉得,总是这样不太妥当。时间长了,怕是闲话不少。

    但霓裳喜欢和杨弯在一起,自己本身就陪伴得少,就更加狠不下心来去要求她,梁健心里翻来覆去想了许久,还是打算算了。

    霓裳在这里也不会待很久,等项瑾从美国回来,霓裳就会回北京,到时就没事了。

    第二天一早,梁健给山口区区委书记戚伟打电话,戚伟说,昨天夜里,省里已经将那六个人接走了。那个受伤的人确实是肋骨骨折,不过不是十分严重,卧床一段时间应该就没问题了。

    既然没事,梁健也就放了心了。

    看了看窗外,昨夜到半夜的时候,这雨就停了。今天的天气却依然不明朗,天空灰蒙蒙地,不知道会不会下雨。

    梁健想到荆州。看天气预报,这边虽然雨下了两三天,还下得不小,但荆州那边却没怎么下雨。

    梁健想了想,给荆州市委书记楚阳打了个电话。

    电话一通,一说这雨的事情,楚阳就给梁健诉苦。说原本还想指望下这梅雨的雨,可没想,这老天爷这么不给面子。

    梁健问他,上次回去到现在,有没有想到什么好的办法。

    楚阳回答:“想来想去,还是老办法。得要种树,要绿化。没有绿化,就现在这样的沙地,就是再多的雨水,也锁不住。不过,这绿化的事情,也不是一年两年就能有明显改变的,所以眼前的问题,还是没办法解决!”

    又回到眼前的问题上。这才是最头疼的问题。今年的夏天,迫在眉睫。现在荆州百姓,还能靠着娄江上游溢出来的那些水勉强过日子,可要是到了夏天,尤其是去年那样一两个月没下雨的夏天,荆州市内的娄江江底淤泥都裂开来了,那些人又要怎么过日子?

    梁健挂断电话后,这心就沉甸甸的,荆州的水的问题,就像是一块大石头,死死地压在胸口,喘不过气。

    水!水!水!

    梁健连着在心里将这个字念了十多遍,还是空空如也,能想的法子,总有各种问题拦在前面。

    而要打倒这些拦路虎都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但问题却是已经躺在眼前的问题。所以,互相矛盾。

    梁健叹了一口气。

    无论如何,这些问题,逃避是不行的,总要去面对。近的暂时没办法解决,就先把远的想办法解决。

    梁健又让翟峰去联系了蕲州的那个沙漠所。定好时间后,梁健又想到上次那个秦海明所长的话。看他那个态度,这有求于人,要是空手上门,基本是没希望的。梁健虽然不喜,但不得不改变。

    但礼要送得有讲究,不能让人抓住把柄,不能让人日后翻出来,说他梁健贿赂。梁健让翟峰去打听了沙漠所有多少人,分别是什么身份。哪些人需要送礼物,哪些人不要送。需要送的那些,又要分档次。如果一个普通研究员,和一个所长送一样的礼物,那这个所长肯定有意见。这秦海明又是一个能开口要送礼的人,更加会在意这些细节。

    所以,这送礼也是门学问。梁健事情多,这事情,自然就交给了广豫元去办。广豫元花了一天的时间,才将这件事情给敲定下来。拿过来给梁健过目过后,梁健对其他都没意见,就对准备送给秦海明的这份礼物,觉得有些不妥。

    广豫元的意见是送超市卡,和今年年初的时候中国银行发行的纪念币。超市卡是一千面额的十张,中国银行发行的纪念币是纯金的,两个纪念币价值要好几万。这两样东西的价值说高其实不高,但要真追究起来,说贿赂,也可以了。

    梁健觉得不太妥当,更多的原因是内心不喜这种形式。实际上,这样的礼,在现在比较流行,问题其实不大。

    梁健一时也想不到更合适的,就让广豫元先将这单子放着,其他没问题的先去采购,这个秦海明的先放放。

    广豫元走后,梁健想了一会,没想到好的主意,就先放到了一边。晚上回去的车上,正好老唐给他打电话。

    老唐从李园丽那得知霓裳一直在梁健这边,便想让梁母他们带着霓裳去北京,跟他们一起住。

    老唐的意思是,反正北京房子也大,如果觉得住一起不好,可以住梁健在城郊的那套房子。用老唐的话说,反正梁母他们迟早也要去北京的,提前适应一下北京的生活也没什么坏处。

    但是,梁健倒是不太想让霓裳去北京,这几天天晚上跟这小家伙睡一起,已经习惯了她的存在。每天一睁眼就看到她安静美好得像一个小天使一样的睡颜,就觉得他做什么都愿意。

    可老唐也说,霓裳现在也四岁了,该上幼儿园了。

    而且在梁健这边,缺少玩伴,对于霓裳来说,并不是一个非常好的童年经历。

    这两点,确实也是问题。幼儿园问题不大,梁健可以在这边安排。但是项瑾也快回来了,到时候霓裳肯定也还是要回北京。

    总得来说,梁健还是不舍得。他跟老唐说,让他想想。老唐也没强求。两人又唠了几句家常后,老唐说到了周家的事情,又提到了周明伟。老唐问梁健,这个周明伟跟他是什么关系。上次因为匆忙,也没来得及细问。

    梁健想了想,还是没打算跟老唐说实话,只说,有过几面之缘,并不熟。

    老唐这么一说,梁健倒是想到了之前老唐说的在太和市买地的事情,便问他,是怎么个打算。老唐回答,买地的事情可能要等等。

    梁健问:“为什么?”

    老唐说:“最近资金有点问题,等宽裕一点。”

    他这么说,梁健也不疑有他。正要挂电话,梁健忽然想到送礼的事情,他觉得或许可以问问老唐。

    老唐阅历比他丰富,见过的也比他多,或许比他有更好的想法。于是,便含糊其辞地说了说要给秦海明送礼的事情。

    老唐听后,问秦海明:“你知道他喜欢什么吗?”

    梁健想了下,答:“这个没有仔细研究。”老唐道:“送礼要投其所好,不然就是白送。当然,有些人只要是好东西都喜欢,那就另当别论了。”说完,他又问:“这事情急吗?”

    梁健道:“比较急,还有两天。”

    老唐沉默了一下,道:“这样,我帮你准备,明天给你送到太和。”

    “你打算准备什么?”梁健有些不太放心,问。

    老唐道:“你到时候就知道了。放心,绝对不会坏你的事!”

    他这么说了,梁健自然也就不再多问。

    第二天一早,梁健到办公室没多久,小五就拿着一个木头盒子进来了。木头盒子看着挺普通的,一般的松木,做工还挺粗糙。盒子也不大,大约也就十公分左右见方。

    梁健接过来,打开来一看,盒子里放着一块不起眼的木头。

    木头的形状也是十分奇怪。梁健拿出来放在手里掂了掂,木头挺沉,似乎比一般木头还沉,木头是乌黑的颜色,像是被火烧过。梁健轻轻一捏,忽然手心感觉一麻,似乎被电击了一下。梁健一怔,抬头问小五:“这是什么木头?”

    小五摇头回答:“我也不清楚。没见过。”

    梁健好奇地打量了一会后,将木头又放了回去。这木头看似普通,不过老唐既然送过来,想必应该有些价值。只不过,老唐怎么就能肯定这秦海明喜欢这东西呢?

    梁健想了想,还是让广豫元按照之前的方案准备一份,以防万一。

    出发前,光礼物就装了两辆车的后备箱。这些东西,自然都是广豫元让小五将车子开出去装的,神不知鬼不觉,政府里没人知道。

    那天早上,梁健一行人和楚阳那边各自从各自的市政府出发,约定在蕲州那边的高速出口会合。

    从太和到蕲州,也不近,车程有四个小时。梁健他们一大早出发,到那边,已经中午。和楚阳会合后,直奔沙漠所。

    开到一半的时候,翟峰忽然接到沙漠所那边联系人的电话,通知他们先去蕲州的一家四星级酒店,而不是沙漠所。

    那边的说辞是,反正也到了吃饭时间了,就先吃饭吧。

    吃饭没问题,可是去四星级酒店是什么意思?今天的安排,翟峰在来之前都跟他们沟通过的,说好午饭就在沙漠所里的食堂解决的。

    临时变更,梁健心里虽然不悦,但想到要有求于人,还是没说什么。只是问翟峰:“你跟豫元同志说一声,待会午饭让他见机行事。”

    以秦海明敢开口跟他要东西的嘴脸,不敢保证他不会让梁健请他们吃饭。

    翟峰点头,立即联系广豫元,将事情跟他说了一下。广豫元表示有数。

    到了酒店,秦海明带着一堆人站在酒店门口迎接,那架势,梁健都看傻了。他看了看秦海明身后乌压压的一堆人,问翟峰:“沙漠所一共多少人?”

    翟峰回答:“一共两百多人吧,但正式员工可能只有一半多一点。”

    梁健再瞄了一眼秦海明身后的人群,这秦海明,是把整个沙漠所拉来了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