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7杀鸡儆猴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梁健当然是没有电话要打,即使有电话要打,也不差打水这点时间。他之所以要让伍兵去打水,只不过是想压压这办公室里充斥着的那股子冷傲气。

    当领导如果不能让下面的人服你,那么这个领导只是个光杆司令,就没什么用。任何的决策都没有人来替你不打折扣的执行,工作就没有办法更好的完成。那么,这个领导就是一个悲哀的领导。

    这一点,梁健在这么多年慢慢走过来的路上,早就已经深刻体会到了。所以,才有了刚才他叫伍兵去打水的这一幕。而他叫伍兵去打水,不叫其他人,主要有两点原因:

    1,当时伍兵离他最近。

    2,伍兵给他送文件的时候,相对来说,态度还算恭敬。从他的眼神中也能看出一点他的性格,不太像是张扬跋扈的。所以,找伍兵去打水,起码不会被拒绝。

    梁健初来乍到,不清楚办公室里这些人的情况。没来北京之前,梁健就听到过一句话,这北京城里的人,哪怕就是个大街上随便走的大妈,穿着毫不起眼,可你也不能随意小觑。说不定,就是某个大人物的亲戚。所以说,这办公室里的人,说不定就有那么一两个关系户。梁健倒也不是怕关系户,怕就怕,万一他提出要让人家去倒水,人家直接就拒绝了,那这可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得不偿失,白白地让办公室的人看个笑话,以后就更加难立规矩了。

    所以,伍兵是最有把握,也是最好的选择。

    梁健回了办公室后,故意没把门关严实,留了个缝。他在办公桌后坐了下来,把伍兵拿过来的那些文件,拿了一份在手中,翻看起来。

    伍兵很快就回来了,他估计是见门没关严实,推门就进来了。脚刚迈进来,梁健就抬头看向他,道:“敲门。”

    伍兵一愣,然后“哦”了一声。说完,又拎着水准备继续往里面走。梁健微微沉了脸,但没说话。

    伍兵将水放下,就准备走。

    梁健叫住了他:“把水烧上。茶叶在那个绿罐子里面,水开了,你把它泡上。另外,把地拖了。”

    伍兵怔住了。呆呆地站在原地,盯着梁健,一动不动。

    “没听懂?”梁健道。伍兵回过神,忙说道:“听懂了。”说完,立即就烧水去了。水烧上,又赶紧出去拿了拖把进来,认真地将办公室里拖了一遍。地拖完,正好水也好了。又忙给梁健去泡茶。

    伍兵似乎没有泡茶的经验,从茶罐子里抓了点茶叶往杯子里一放,然后开水一冲就完了。梁健看着他将茶放到办公桌上,然后拘谨地站在对面,轻声道:“梁处长,还有什么吩咐吗?”

    梁健打量了他一会,道:“茶叶放太多了。泡茶的时候,先冲半杯,让茶叶泡开,然后再冲满。”

    “哦。”伍兵愣了愣,立即又道:“那我再重新给您换一杯。”

    “不用了。今天就这样吧,你出去吧。”梁健说完,就收回了目光,不再看他了。伍兵如获大赦一般出去了。

    门还是虚掩着。伍兵出去后不久,外间就传来窸窸窣窣的说话声。说了什么听不清,但用脚趾头也能想到,百分百是在说他。

    梁健也不在意。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就从办公桌后走出来,走到门外一看,一个个都还在电脑后面,看新闻的看新闻,看电视的电视,吃东西的东西。只有伍兵抬头看到他时,立即意识到了,忙站了起来,高声说道:“开会了。”

    然后,立即快步走到他旁边,道:“梁处长,会议室就在隔壁,已经准备好了。”

    梁健扫了一眼办公室内的那几个人,一个个都懒懒散散,不想动弹的模样。“我们先过去。”梁健对伍兵说道。

    伍兵一边跟着梁健走,一边朝那些人挤眉弄眼。梁健假装没看到,径直往外走。督查室有自己的会议室,就在办公室隔壁。里面放了一个小的会议桌。伍兵说准备好了,也就是擦了桌子,开了窗在通风。

    梁健也没说什么,毕竟现在自己不是市委书记了。他坐下了好一会,其余人才一个个没精打采的进来。

    门一关,伍兵就低声对梁健说道:“梁处长,除了副处长和赵静同志之外,其余人都已经到齐了。”

    梁健嗯了一声,目光从其余几人脸上一扫而过,然后开口说道:“大家先自我介绍一下吧。”

    那几个人相视一通后,没人先发言。伍兵脸上尴尬,看来看去看了一会后,先做起了自我介绍。

    伍兵,36岁,副科级别,目前在处室内,主要负责处里的一些文件工作。

    他说完,会议室内,又沉寂下来了。没人愿意说,一个个要么玩手机,要么就低着头做老僧冥想的样子,显然是不想给梁健面子,打算给他下马威,立规矩呢。

    他们不说,梁健也不急,靠在椅子里,闭上眼,慢慢地等。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那些人慢慢地就开始坐不住了。这样空坐着,这种无聊可不是那么好熬的。

    终于有人忍不住了,道:“梁处长,你要没话说,那这会就散了吧。我们大家都有工作等着呢,没这么多时间能浪费!”

    梁健睁开眼,看向说话的人,是个半秃头的男人。看年纪,也不是很大,大概四十来岁,架着副眼镜,眼睛不大,不过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说话的人。

    四十多岁,还在处事里混个科员的身份,要么是运气极差,要么就是有问题。看他这样子,梁健觉得后者的可能性很大。

    这种人,四十多岁,可以叫做老油条了。看他对梁健这态度,估计也对升职什么的不抱什么希望,有种破罐子破摔的心态。这种人是最难搞的,因为他们不怕,什么都不怕。没有进取心,只想混吃等死,他们怕什么?只要他不犯什么原则性错误,你也不能随意地开除他,但他消极怠工,不配合工作,还真能让你气得牙痒痒。

    梁健看了他一会,已经在心里对他有了这样一个大概的印象,略一思索,便有了计策。他朝他微微一笑,问:“怎么称呼?”

    男人被梁健的笑容弄得有些不知所措,不过也只是一眨眼的功夫,立马就又恢复了老油条的姿态,懒懒回答:“彭书明。梁处长叫我老彭好了。”

    梁健笑了笑,问:“彭书明同志今天工作很多吗?”

    彭书明又是一愣,然后回答:“是的。挺多的。”

    “那你说说,今天你手头的工作大概有哪些。本来今天这个会议的主题就是让大家汇报一下目前手头工作的内容。”梁健看着他说道。

    梁健这一说,相当于是将了他一军。彭书明怔在了那里,他哪里有什么工作,有他也不知道怎么汇报。平日里的工作,都是糊弄糊弄就过去了,反正也没人来追究他。他眼珠子一转,想,这梁健听说之前是做市委书记的,也没做过环保局的工作,什么都不懂,我随便扯几句,他肯定也听不懂。

    于是,他又轻松了,假模假样地咳了两声,清了清喉咙,就开始做汇报。梁健听得一本正经,他信以为真,越说越起劲,也越说越离谱。

    旁边伍兵不停地皱眉头,给他使眼色。另外那两个女头低着头笑。梁健都看在眼里,都当做没看到。

    等他终于说完,梁健问他:“都说完了?”

    彭书明脸上带着些许的高傲,回答:“还有些琐碎的小事,我就不说了,毕竟时间宝贝,说得太多,耽误大家的时间。”

    “你说得对,说得太多,耽误大家的时间。行,那我就把你刚才做的工作汇报总结一下,你听听,看看我说的跟你汇报的有没有遗漏。”梁健说着,就将他刚才的那番长篇大论稍作总结,总结了八点说了出来。

    彭书明一脸呆滞,大概是没想到梁健竟能记得这么清楚,有些话他自己刚才说了现在都忘了。

    “我说的都对吗?”梁健说完,问他。

    彭书明只能回答对。

    梁健就朝他笑笑,道:“行,都对的话就好。那待会会议结束后,你把这八项工作的内容,每项工作就最近一个月内的工作内容写一篇工作总结交给我。不用太多字的,每篇工作总结就五千个字好了。总共四万个字,两天时间应该够了吧!现在是十点半,后天这个时间,交给我。”

    彭书明瞪圆了眼睛,震惊地看着梁健,话都说不出来了。半响,他才回过神,立即就来跟梁健求情:“梁处长,这五千字的工作总结,用不上吧?您要是想了解下我的工作内容,我可以说给你听啊!”

    “不用了,该说的你刚才都说过了,我比较想看一下你的工作总结。”梁健看着他,微笑着说到。

    彭书明的脸垮了下来,见这工作总结是逃不掉了之后,又说:“那能不能缓两天。四万个字两天时间,实在是有些强人所难。毕竟,我还有那么多工作要做呢!”

    “没事,这个处室里少一个人多一个人也影响不大。何况,也就是两天时间而已。”梁健说着看向伍兵,道:“伍兵,那这两天你辛苦下,书明同志的工作你帮忙带一带。”

    “好的,梁处长。”伍兵忙应下来,他略微低着头不敢看梁健,脸上一脸的惊容。这彭书明是环保局出了名的油子,之前江副局长负责这边处室工作的时候,也是一直拿这个彭书明没办法的。更关键的是,这彭书明背后,据说是有靠山的,江河之所以对彭书明没办法,和彭书明背后的靠山也有关系。不过,靠山一说只是传言,伍兵也不知道真假,不过伍兵愿意相信是真的。要不然,凭彭书明的工作态度和能力,他凭什么呆在督查处。督查处在环保局,也算是个油水比较丰厚的地方,尤其是去年督查室又多了一项大气污染防治工作督查之后。

    想到这些,伍兵忽然就对梁健有些担忧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