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7章平心说话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陈筱懿直接向沈伟光建议:“曲魏同志,一边抓限购限售,一边纵容家人给银行放贷。我认为有必要立即召开常委会,研究曲魏同志的违纪问题!”沈伟光眉头皱了皱,依然靠在椅子当中,用手支着下巴。好一会儿才说:“筱懿同志,如果曲魏同志真有问题,我们一定要处理,但事前一定要调查清楚。这样吧,我让平心同志过来一下,一起商量一下再定。”

    陈筱懿就直接打了电话给章平心,因为是同一栋楼工作,章平心不一会儿就到了。他看到陈筱懿也在书记办公室,就点了下头打了个招呼,在陈筱懿的身边坐了下来,面对沈伟光道:“书记,您找我有事?”

    沈伟光点了下头,后背从椅子里起来,坐正了身姿道:“平心同志,刚才筱懿同志向我反映了宁州市长曲魏及其妻子李燕琼的问题。所以,我找你来商量一下。”

    章平心不动生色地一点头,转向了陈筱懿:“陈书记,能详细对我说一说吗?”陈筱懿看了一眼沈伟光。沈伟光点了点头道:“你说详细一点,不用担心时间问题。事关干部个人问题的,都是大问题。我们要好好研究、商量。”

    陈筱懿就把情况给说了,重点指出:一、曲魏没有管好家人,其妻子李燕琼不仅违规给房企放贷款,还预定了万威天成的房产;二、从他妻子暴露的情况看,不能排除曲魏本人也有问题,建议进行调查,以维护宁州班子的纯洁性。总之,基于两点,认为曲魏同志已经不适宜担任现职了。

    章平心看着陈筱懿,认真地听着,偶然也点了点头。等陈筱懿讲完之后,章平心却一直抿嘴不言。沈伟光才道:“平心同志,这事情你怎么看?”章平心这才如从睡梦中醒来一般,“哦”了一声,转向沈伟光语气平淡地道:“这个事情,沈书记,我们省纪委已经了掌握。”

    沈伟光和陈筱懿都吃了一惊。

    陈筱懿更有些恼怒了起来,冲章平心道:“章书记,这么大的事情,既然你们纪委都掌握了,为什么还不采取行动?”章平心瞅了陈筱懿一眼,转向沈伟光道:“沈书记,这个事情我们认为没有那么严重。沈书记,情况是这样的。昨天,曲魏同志专程来我这里汇报他妻子李燕琼在银行放贷中的有些情况。之前他并不清楚,他是第一时间发现,就第一时间向组织来汇报了,并请求组织对其本人进行处理。我们结合平时的信访件,并对曲魏同志有关情况进行核实,没有发现曲魏同志本人有什么问题。我们根据曲魏同志描述的情况,对其妻子李燕琼在银行的情况也进行了了解,主要涉及的是银行业务上的违规,至于预定的万威天成的房产也还没有办理任何手续,不能算是有利益交换,所以李燕琼的事情由银行内部处理了。

    “根据这些情况,我们认为曲魏同志不涉及对家人管理不严的问题,反而可以看出曲魏同志高度重视家教,一发现问题就向组织汇报,比起其他领导干部觉悟要高了许多。因为问题比较小,根据纪委对有关问题线索的处置制度,我们做了备案,没有向沈书记做专门的汇报。”

    沈伟光听后,就转向陈筱懿:“筱懿同志,你看平心同志的工作还是很细、很到位的。既然平心同志已经按照纪委的操作流程,对曲魏同志家属的问题进行了妥善处置。那么,这件事情就这样吧?曲魏同志现在重要岗位,目前又承担了限购限售的重任,你也要多支持他,这样你们宁州的工作才能齐头并进。筱懿同志,你看怎么样?”

    “呃……那就听书记的。”陈筱懿嘴上虽这么说,心里却是闷得慌。他没有想到,曲魏竟然快了一步,把自己后院的火给灭了!这背后说不定有梁健在帮助他!这一局自己没有捞到什么好处,还让沈伟光认为他不支持曲魏的工作!但是,梁健,还有下一局,等着吧!

    陈筱懿心里正想着,却听到章平心说出了一句自己不愿意听的话:“沈书记,我这里正好有一个事,想您汇报一下。前期,中-纪-委要求我们省市全面开展个人重大事项报告制度,但是我们考虑到时机问题,就一直没有开展。但是,曲魏同志来汇报他的妻子有关问题之后,我忽然想,也许可以借这个时机推开了。”

    沈伟光问道:“平心同志,你说现在是时机开展了,那么这个时机体现在哪里?你说说看。”

    章平心点了点头,表情认真地道:“这个时机至少体现在三个方面:第一方面,现在全国还未完全推开,我们先走一步,可以成为经验典型,有机会得到中-纪-委领导的认可。第二方面,我们正在开展限购限售工作,按照规定一般市民持有房产不能超过3套,党员领导干部更应带头,通过个人重大事项报告,各级干部持有房产情况一目了然,不如实填报的,以后提拔使用中实行一票否决。第三方面,今天陈书记正好在这里,我们可以将宁州作为试点,开始推行,为全省提供经验。”

    陈筱懿一听,眉头立刻紧皱了起来:“从宁州开始搞,不太合适吧?”沈伟光却道:“陈书记,宁州市是省会,是龙头,宁州搞好了,其他地市照着做就行了。所以,我同意平心同志的说法,现在是时机推开领导干部个人事项报告工作。而且要从宁州开始搞。”陈筱懿心里有一万个不高兴,但是省委书记既然如此说了,他也不能硬抗,只能道:“那就按照沈书记的要求来吧。”

    陈筱懿回去宁州的时候,心里不痛快至极。章平心跟梁健打了一个电话,就有关事情通了气,梁健道:“这次太感谢章书记了,你的这一招领导干部个人重大事项报告,说不定对稳定宁州的房价有重要作用。”章平心道:“我也不是特意而为,这个事情本来就要做,以前找不到好的时机,这次正好借曲魏的事情推开,对我们纪委的工作也有帮助。”

    曲魏回去之后,和沈连清继续狠抓《十规》和限购限售工作的落实。曲魏还特意让沈连清放出话去,为了推动限购限售工作的落实,曲魏夫人所在的银行也受到了约谈,彰显了曲魏抓宁州房价的决心。这事情虽然没有公布,只是私底下传开,但有些事情反而是私下传更有效果。很快,各大银行都感觉到了问题的严肃性,不敢再违规放贷。大量中介被处罚之后,也收敛了许多。宁州的房价就更加平稳了。

    各大房企这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他们又去找市委书记陈筱懿了。陈筱懿和刘甫团聚在一起商议。陈筱懿道:“梁健他们现在是越来越过分了,他们步步紧逼,这回那些房企真要面临资金链断裂的问题了!那些房企一旦遇上麻烦,肯定就会咬着我们。”刘甫团老眼转动着:“我上次听你好想说起过,梁健镜州市的下属来宁州买房的事情?”陈筱懿忽然想了起来:“没错。这是我驾驶员从梁健的驾驶员那里探听来的!”

    刘甫团笑道:“这就行了!这就说明,梁健也不是完全干净的!只要寻找机会,把梁健提前让下属买房的事情搞出来,在媒体上一曝光,效果肯定很好啊!”陈筱懿也想到了什么:“我听说,央视‘聚焦’栏目的柴羚一直在宁州。这个女人最喜欢挖政府的伤疤了!梁健让下属购房的事情,她肯定很感兴趣!”刘甫团的眼睛也微微眯了起来:“不能弄走曲魏,如果直接弄走了梁健,就是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晚上,驾驶员小傅送梁健到了招待所,刚要开车回去的时候,他就接到了一个电话。竟然是陈筱懿的驾驶员小沈:“傅领导,有空一起来喝一杯夜酒吧!”小傅知道梁健和陈筱懿关系不好,就婉拒道:“还是算了!累了一天了,想要早点休息!”这时候,高安雄的驾驶员,却把电话给接了过去:“傅领导,不要这么不给面子嘛!上次你不是说梁省长没有让你买房吗?我认识一个房地产老板,他手里现在还有房源,还便宜。你来不来,别说兄弟把重要信息藏着掖着!”

    小傅犹豫了一下,说:“在哪里,我这就过来。”小王呵呵一笑道:“今天晚上是老板请客,好地方,在香格里拉!”

    小傅到了香格里拉的包厢,有一个自称是房地产老板的人请客。

    开始小傅说不喝酒,但是拗不过小王和小沈的劝酒,就喝了起来。他们两人尽捡好听的说,让小傅慢慢地就放开了戒备,话也就多了起来。到了最后,把朱怀遇、蔚蓝、牛达等人在宁州买房子的事情,也说给小王、小沈听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