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1是巧合吗?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屈平伸手接过何建华递过来的文件,瞄了一眼后放了下来,笑问何建华:“最近在办公厅还习惯?”

    何建华迟疑了一下回答:“总体还好。”

    屈平微微一笑,道:“这个总体用得似乎另有含义嘛?”

    何建华便顺着屈平的话说到:“确实有些方面不是十分习惯。”

    屈平一听,便哦了一声,旋即说到:“哪些方面,你说几个我听听。”

    何建华心里不由得有些惊喜,便立即将自己早就在脑海里斟酌了无数遍的那些话都说了出来。其中,他着重“照顾”了梁建。

    屈平听完,表情上没多大的变化。只是问他:“你说的这些,如果都属实的话,确实应该重视。”

    何建华便说到:“其实我已经针对这些问题,想了一套方案出来,就在刚才我给您的那份文件里。”

    “哦,是吗?”屈平虽然语气惊讶,但却没顺势去打开那份文件。

    何建华见他似乎没有看的意思,顿时情绪有些沮丧。他有些不甘心,就试探着说到:“还请您过目,有不对或不足的地方请指正。”

    他话音刚落,屈平忽然抬手看了下时间,然后对何建华说道:“我马上要出去一趟,这样吧,文件先放这,我回头再找时间看。”

    何建华不傻,他看得出来,屈平对他这文件不太感兴趣。他心里更加沮丧了,还有几分英雄不被慧眼识得愤懑感。不过,眼前的人是屈平,在何建华的心里,他虽然不觉得屈平高高在上,可也不敢如在梁建面前一般造次。

    何建华悻悻地从屈平办公室出来了,沮丧的他,甚至没看到正好从办公室里出来跟他打招呼的田望。

    田望在办公室门口,看着何建华失落的背影愣了一会儿,心想,这人看来是在屈书记那里吃了鳖了。

    田望又想:这何建华是梁建的下属,今天这事要不要给他打个招呼?

    他想了想,还是决定打这个电话。在他看来,梁建也算是一个潜力股。当然,他不至于要去阿谀奉承,但像这种小事上,送他一个人情不过是举手投足的事,他又何乐而不为呢?

    梁建突然接到田望的电话,以为是屈平有召,便问:“屈书记有事?”

    田望回答:“不是,是我有点事想问问你。”

    “你说。”梁建道。

    田望就问:“你那里新来的那个副主任怎么样?”

    梁建一听,不由得一愣,想,田望怎么忽然关心起这个人了?莫非是屈平得意思?想着,他就问田望:“怎么突然想到问这个了?”

    田望就把何建华去找屈平得事情说了,并且告诉梁建,何建华走的时候似乎心情不太好。

    “我看他情绪不好,所以问一下,我听人说这位新来的副主任性格比较傲,我担心有点什么事。”田望还说道。

    梁建到:“我知道了,那我待会让小龚过去看看。”

    “行,那你先忙。”田望说着就要挂电话。

    梁建叫住了他,问:“他去找屈书记汇报什么事情你知道吗?”

    田望之前就猜着梁建估计不知道这事,此时梁建这么一问,便坐实了他自己得猜测。田望在电话那头无声一笑,然后回答:“我也不清楚,不过我看他过来的时候带着份文件,出来的时候,这东西没带出来。”

    “好的,我知道了。”梁建沉默了一会后,说道。

    “那没其他事我就先挂了。”田望说道。

    等挂了电话,梁建就想,这何建华好家伙,在这里受了气立马就转头去了屈平那里。幸好,屈平没买他的帐。不过,梁建也有些好奇,这何建华拿去给屈平的文件里是什么内容。之前何建华来找梁建,会不会也是为了这文件?

    梁建想了会后,就将这事暂时给抛到脑后了。既然何建华在屈平那里碰了壁,那他暂时也不用担心。至于田望的那个担心,梁建怎么可能会听不出来,田望这是给他自己打了个掩护而已。梁建自然也不会当真,何况何建华即使心高气傲,但不至于连这点承受能力都没有。

    中午吃过饭,梁建正在闭目养神,忽然小龚就进来了。梁建还没睡着,听到开门声就睁开了眼睛。

    “秘书长,朱检的电话。”小龚一边说,一边将自己的手机给递了过来。

    梁建接过,问:“朱检啊,怎么了?怎么不打我的电话?”

    “楚林死了。”电话那头,朱铭沉声说到。梁建怔了一下,旋即说道:“你等等,我给你打过来。”

    说完,他挂了电话,把手机还给了小龚,等他出去后,梁建立即把电话给朱铭回了过去。

    电话一通,梁建就迫不及待地问:“这怎么回事?”

    朱铭回答:“我也不清楚怎么回事,早上还好好的,谁想到,中午下面的人过去送饭,他人都凉了。”

    梁建沉默了一会,等情绪没有那么吃惊后,问朱铭:“怎么死的?”

    朱铭回答:“上吊。他把电视机的电线扯了出来,绑在了洗手间的淋浴喷头上吊死的。”

    梁建听了,震惊之余还有感慨。一个人如果想死,真的可以有无数种方法。梁建想不明白,一个淋浴喷头怎么能吊死人,不过这些已经不重要了,人都已经死了。既然朱铭说是自杀,那基本可以肯定是自杀。只是,楚林不是都已经招了吗?为什呢还要自杀?莫非是愧疚?但这个可能性不大,楚林那些事也不是近期发生的,也不是只有一次,而是多次,时间也长了,要愧疚得自杀,早就可以行动了,何必等到现在?只是,如果不是愧疚,那这个原因就值得深究了。梁建想起之前朱铭跟他说的事,又想起,唐一说,如果顺利今天晚上他们就可以从那个女经理那里拿到他们想要的东西,这两件事中间会不会有关联呢?

    梁建想了一会,一时想不到答案,就只好先作罢。心神重新回到跟朱铭的通话上来。

    “楚林的事情你不是结束了吗?怎么人还在你那?”梁建又问。

    朱铭叹了一声:“所以说我倒霉呀!本来说好昨天他们就来接人的,但昨天没来,今天早上也没来,结果就出了这事了。”

    梁建觉得这个问题,朱铭没说实话。但这会儿也不好刨根问底,梁建就暂时压下了念头,问他:“你跟屈书记汇报了吗?”

    “还没!”朱铭回答,“我都不敢汇报!”

    “你迟早是要汇报的,这个事情能蛮多久。与其他从其他地方知道了这个事情来问你,不如你先说。”梁建说道。

    朱铭接过话:“这个道理我懂,只不过……”说到这里,朱铭忽然就犹豫了。

    梁建的好奇心一下就被勾了起来,忙追问:“只不过什么?”

    朱铭道:“算了,没有根据的事情不好乱说。”

    梁建知道他脾气,想说的事,不用梁建问他也会说,不想说的事,梁建追着问也是问不出来的。他不想说,梁建也就识趣地不问了。

    朱铭像是忽然没了跟梁建说话的兴致,匆匆就挂了电话。他的电话挂了没多久,屈平就打电话给梁建了。梁建知道一定就是楚林的事情。

    说实在话,在楚林这一次牵连进黄金军那些乱七八糟的事之前,梁建对楚林的印象一直是比较老实和善的,不曾想,他的老实和善外竟戴了个面具。可是,如今听到他死了,梁建想起之前的一些接触,心里很是感慨。

    果然,梁建电话一接通,就听屈平说:“你现在马上去一趟检察院,到了那边,找凌海,他会告诉你什么事的。”

    梁建应下后,立即就拿了手机往外走。小龚听到动静,出来一看,见梁建出去,就准备开口问。梁建抢先说到:“我出去办点事,你在这里守着,如果有重要事情就给我打电话。”

    “好的。”小龚忙应下。

    梁建到楼下取了自己的车,一上车就先打给了老唐。

    电话一通,梁建就说到:“楚林死了。”

    老唐愣了一下,道:“你是说,之前被抓的那个副市长?”

    “嗯。”梁建道:“自杀的。”

    老唐沉默了一下,问:“你想让我做什么?”

    梁建怔了一下,回过神来后道:“我是觉得这个楚林的死有些蹊跷,会不会跟我们在查的那个通汇集团的事情有关?”

    老唐沉默了一下,道:“也有可能,但也不能肯定,很难说。这个人,被检察院审问了那么久,坚持不住自杀了,也不是没可能。”

    梁建听后,问他:“那为什么是今天?”

    老唐沉默了下来。

    梁建等了等,见他还是不说话,就主动说到:“唐一那边怎么样了?”

    老唐沉声道:“要叫唐叔。”

    梁建只好应了。老唐这才回答他:“估计再过一会就能有结果了。”

    梁建就说:“那结果出来,第一时间跟我说一声,我现在去检察院处理楚林的事情。”

    “行,我知道了,结果一出来,我就让唐一给你打电话。”老唐说到。

    挂了电话后没多久,梁建就到了检察院,梁建刚把车在楼下停下,就看到凌海从上面走下来,直奔他的车子而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