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3到你房间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果然,杨润泽一开口就说,这个工作没法干了。他说定海市的林海峰比自己年轻,资历也比自己浅,而且是一个只知道工作的疯子,在他下面不知道怎么干活,让戚省长把他调走,就算降一级都无所谓,只要到省直轻松的部门就行了。戚明知道杨润泽是来抱怨自己没被重用的,他很是恼怒,就差冲杨润泽大发其火了!你们都走了,就是要把凉州拱手让人了喽!

    这些人,都当到了厅级主要领导了,怎么就一点大局意识都没有呢!但是,戚明现在还真不好随便发火,否则杨润泽说不定真不愿干了。那么,凉州就要易主了。当务之急,就是要把杨润泽给稳住。

    于是,戚明就再次给杨润泽开去了一张空头支票:“润泽同志,你着急个啥!你上面的柏海洋不是已经解决了,难道还能少得了你吗!要么是定海市、要么是凉州市,早晚是你的!现在,就给我把凉州给我稳住,淡定,懂吗!”杨润泽还是有些怀疑,戚明是不是在忽悠自己?

    但是,他也没有其他的办法,谁叫自己是戚明的人,自己身上是打了戚明的烙印的!“希望戚省长真的把我的事放在心上啊!凉州这边的话,我会尽量稳住。”

    戚明几乎是将话筒砸在座机上,心里的烦闷无处发泄。他狠狠喝了一口桌上的茶,然后喷在边上的茶缸里,将桌子都溅得一塌糊涂。他就打开了办公室的门,对汤东明办公室的方向喊:“小汤,你过来,把我这里打扫一下。”

    汤东明跑过来,看到茶缸边上是一片狼藉,知道戚明刚才肯定又发火了。戚明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汤东明心想,戚省长最近的心态真是大有问题了。好在,自己马上就能离开了。但是,他心里,也希望戚省长能够回头是岸,别走的太远。他更不希望,哪一天自己回到省政府却看不到自己的老领导了。

    心中带着一丝忧虑,汤东明转头偷偷看了一眼自己的领导戚明,却发现他如今的神态已经正常了。汤东明就将茶缸边上打扫干净之后,出去了。戚明等汤东明一走,就打了电话给巡视一组组长谢斌华,问他:“在省旅投,有没查到什么问题?”谢斌华在电话之中支吾了一声,说:“戚省长,问题是有不少!我要捋一捋,再过来向你汇报!”戚明一听有问题,就说:“不要捋了,今天下班了你就过来!”谢斌华只好说:“好的,戚省长,我整理下就来。”

    戚明又打了电话给江涛,让他在下班之后也来他的办公室。江涛当然也答应了过来。

    谢斌华那一句“问题是有不少”,其实就已经够了。戚明心想,只要有一两个问题,就有理由让胡小英从省旅投董事长的位置上下来,就算不让她下来,至少也可以给梁健狠狠地敲一敲警钟,否则他的这个“姐姐”,可就要有大麻烦了。戚明的脸上这才露出了一丝阴阴的笑来。

    为了胡小英的事情,戚明今天在食堂吃晚饭,加班来听取谢斌华的汇报。看到省住建厅长江涛也在戚明的办公室里,谢斌华有些吃惊,起初还不敢说。戚明就对他说:“江厅长也是自己人。”又转向了江涛:“谢常委,以后跟我们就是一起的了。”谢斌华和江涛这才相互握了握手。

    戚明问谢斌华:“现在来说说吧。你在省旅投查到了哪些问题?”谢斌华朝戚明和江涛看了看,从包里取出了笔记本,放在膝盖上:“两位领导,我现在来汇报一下。”戚明和江涛都注视着谢斌华,希望听到谢斌华能够说出一些严重的问题来,好让他们把胡小英死死地捏在手中,这样也就等于对梁健形成了掣肘。

    谢斌华的目光在笔记本上滑动,嘴巴开始动了起来:“我们发现的第一个问题是,胡小英担任董事长之后,推行了一项东湖景区门票全免的举措,直接导致了这半年之内东湖景区门票收入减少了281个亿……”江涛激动地打断了谢斌华:“这就是严重失职了,可以直接让胡小英下来。”

    “但是……”谢斌华的神色转成为难,“恐怕不行吧。”江涛说:“这还有什么不行的?损失这么多钱,这都是政府的钱,还不够让她下来!”

    戚明察觉到了谢斌华的话里还有别的意思,就对谢斌华道:“但是什么?恐怕不行什么?你说清楚。”谢斌华说:“东湖景区门票收入减少281个亿,的确是一个问题。我们起初也就这个问题质问省旅投,但是他们给出了另外一组数据。那就是与去年同期相比,宁州市的三产包括酒店、餐饮、交通等服务业的收入,翻了三番,增加了4500多个亿。去年没有实行门票减免,今年实行之后,宁州的服务业呈现出了井喷式增长。也就说,宁州虽然舍弃了门票这点小利,但却换来了服务业全面增长的大利。”

    “以小利换大利!”戚明盯着谢斌华:“你这个总结提炼得倒是不错。”谢斌华一喜说:“我也只是稍加提炼。”戚明的目光却变得格外严厉:“可我让你去巡视省旅投,是让你去查问题,不是让你去帮助提炼经验的!”谢斌华这才意识到,刚才脸上的喜悦根本就是错误,赶忙说:“不好意思,戚省长。”戚明又说:“说不好意思又有什么用?你不是说还有其他问题吗?你继续说。”

    谢斌华再次犹豫:“问题是有,但真要说吗?”在一边的江涛有些不耐烦了,他说:“谢常委,戚省长让你说,你就快说吧。”谢斌华就道:“我们发现,胡小英给自己开的工资有问题。”这时候戚明和江涛的眼神又亮了起来:“什么问题?”谢斌华道:“她不领工资。她的工资单上数字都是零。”戚明和江涛又对看了一眼,又问:“那她的生活费从那里来?”谢斌华说:“据我们所查,她自从到了省旅投之后,用的钱都是自己的积蓄。”戚明听了谢斌华的话,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又看向了谢斌华:“你说的这些问题,只会给胡小英脸上贴金!还有其他问题没有?”

    谢斌华为难地摇了摇头:“戚省长,还真没有。省旅投这个单位,管理规范、工作有序、效率颇高,他们投资的几个项目也已经初见成效……”谢斌华又看到戚明的神色变得很难看,就住嘴了。只听戚明对谢斌华说:“你可以走了。”谢斌华脸上一阵尴尬,朝一边的江涛看了一眼,只好悻悻地站了起来,离开了。

    戚明很是不快地冲江涛说:“我以为,至少在三件事上可以捏住梁健。可现在,前面两件事都不能奈何得了他!现在只剩下最后一件事了。”江涛看着戚明:“戚省长的意思,就是那个美华集团的董事长胡小蓝?”戚明说:“这是梁健逼我们的。”

    省委常委会干部调配到位之后,梁健找了几名干部谈话。梁健本来最先要找熊叶丽的,但是,熊叶丽却说:“梁省长,我现在有些忙,在做交接。我晚上来招待所找你。”梁健还真有些怕熊叶丽来找自己,这个女人天生性感,又跟自己如此熟悉,她要在自己面前娇娆起来,他还真拿她没有办法。毕竟,两个人的关系不同常人,两人在四川的那段经历,永远的刻印在他们的记忆当中。

    梁健就说:“招待所还是不要了。明天再到我办公室吧。”熊叶丽那里肯,她说:“梁省长,你是担心我把你怎么样嘛?”梁健笑了:“你还能把我怎么样!”梁健差点脱口而出“我不把你怎么样,就已经不错了。”但是,显然,这么说不大合适,却听熊叶丽道:“那就晚上九点,我到你的办公室。”梁健的心里不由跳动了一下。梁健觉得奇怪,自己为何心中有种痒痒的期待呢!

    到了晚上八点五十多分,熊叶丽还没有到。梁健发现自己已经看了三次手机上的时间了。这也够奇怪的。也许这段时间以来,梁健都在忙于工作,处于忙忙碌碌之中。如今,常委会告一段落,所以梁健在心情上也有所放松,也希望与人轻松地聊聊天。

    梁健甚至有一种等待的感觉。这多久以来,都是人家来等梁健,今天却是等人。这种感觉也是久违了。梁健暗暗一笑,觉得好玩。他站了起来,打算到书架上去取一本书,坐下来看一会儿,至于熊叶丽到底来不来,还是先不去想。

    翻开了一本书,不知为何忽然有种想抽烟的感觉。他撕开了一包烟,点燃了一根,吸了一口,放在台灯下的烟灰缸上。

    这时外面响起了敲门声。梁健去开了门,二乔陪同熊叶丽进来了,给他们俩都上了茶。二乔出去后,熊叶丽看了一眼梁健抽过一口的香烟:“梁省长什么时候也抽烟了?”梁健笑道:“以前经常抽,现在很偶然。”

    熊叶丽将一件墨绿的外套脱下,搁在了沙发上,款款地走到了台灯前,捏起那根香烟,竟然放到了她的樱唇上,轻轻抽了一口,吐出了一口烟雾。

    然后,她又将香烟递给梁健。梁健接过来的时候,发现烟蒂上,有一个深红的唇印。

    见到梁健看着唇印,熊叶丽就道:“不敢抽了吧?”梁健笑了笑道:“不是不敢抽,而是抽烟有害健康,也污染空气。我也不抽了。”熊叶丽笑着道:“那么喝酒是不是好一点?我带了好酒过来。”她说着走向了自己的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