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75内部分歧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梁健也忙站起来,端起了酒杯,与他的杯子轻轻一碰道:“北川组长客气了。”梁健没有多说,把自己杯子中的半杯红酒都喝了。不知什么时候,省长戚明却已经来到了梁健的身边,插话道:“梁健同志,我们的称呼上,应该变一变。北川组长没有错,但是我们称北川书记肯定更好。既然北川同志,挂职担任了我们这里的副书记,那我们心里就要真正看成是我们江中的副书记,也就是我们江中的自己人。来,我们一起来敬一敬北川书记吧!”沈伟光也听到了戚明的这些话,目光就朝戚明这边瞥了一眼。戚明浑然不觉,还是拉着梁健,来敬“北川书记”。

    坐在主宾位置上的毕部长没有说话,脸上因为酒意而泛起了红光,一丝笑挂在了嘴边。他也时不时地会看看梁健,脸上也有着笑意。工信委主任笑着道:“好啊,指导组和江中本来就应该打成一片。所以,中-组让北川同志,出任指导组长并挂职担任副书记,此举真是一举两得,高明啊!北川同志,我们也要一起来敬敬毕部长啊。”北川马上道:“这是必须的,主任你这个提议好。”

    给毕华敬酒的时候,北川很谦虚,杯子放得很低,他的杯口碰到的是毕华杯子底部的地方。毕华也不客气,喝了他们敬的酒。毕部长和工信委主任还是把酒的总量控制住了,不让多喝,这是形象问题。尽管喝得不多,在酒桌上,梁健还是看到毕部长似乎对北川也很看好。

    梁健记得,毕部长曾经说,他和崔部长都会为他争取。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争取的结果并不如人意,因为副书记还是被人家挂职了去。下一步,等互联网大会结束之后,北川的安排就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就是拿掉“挂职”两个字,正式担任江中省委副书记,那下一步肯定就是考虑出任省长了。第二种,就是换一个省,直接出任省长。这种可能性也不是没有,毕竟他有了互联网大会筹备工作指导组组长、挂职江中省委副书记两个重要岗位,换个省出任省长也是水到渠成。

    上面替北川考虑得可真够周到的,进可攻、退可守,不论哪一招棋,最后通向的都是地方大员的路。梁健感叹,自己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主食之后,晚饭就结束了。毕华、工信委主任被沈伟光、戚明、北川等簇拥着往前走着。过道就这么点宽度,再挤上人去,连路都难走了。所以,梁健就不急不缓地走在后面。

    他也理应走在后面,沈伟光、戚明比他职务高,现在从华京来的指导组长、挂职省委副书记北川虽然是平级,但人家是华京指派下来的,相当于是古时的钦差,地位比梁健要高。所以,他不需争、也没有理由争。沈伟光显得淡定,戚明脸上笑得有些夸张,北川显得平静、但是眼中却遮掩不住地透出一丝兴奋。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除非你把眼睛闭上,否则内里的东西,多少都会从这扇窗户之中透露出来。

    毕部长本来也跟边上的人交谈着往前走,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说:“梁健同志呢?”他转过头来,目光找到了梁健,就慢了一步。其他人也都同时停了下来,毕部长却对他们一挥手:“你们继续走吧,我问梁健同志一个事情。”戚明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北川眸中也露出惊讶的神色。

    反而,沈伟光却把这当作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对工信委主任道:“我们先走,主任,下周我找个时间要专门去拜访您……”“客气客气,直接来就行……”沈伟光和工信委主任继续走,戚明和北川也只能继续往前。

    毕部长和梁健就落后了几步路。毕部长似乎有意将速度放慢了,直到前面的人听不到他们说话。毕部长才特意对梁健道:“别被别人的脚步,打乱你自己的节奏,相信你会走出你自己的路。”然后,毕部长的手,在梁健的背上很温和地拍了两下。然后,毕部长又加快了脚步,朝前面走去了,几乎没有给梁健回答的时间。

    “别被别人的脚步,打乱你自己的节奏,相信你会走出你自己的路。”没有多余的话,但是对梁健来说却已经够了。一辆考斯特将毕部长、工信委主任等人送到了酒店,北川在招待所的房间还没有完全准备好,也就在酒店暂住。梁健与领导之间的距离,不远也不近,站在自己该站的位置上,但是礼节都已经到了。

    北川入住酒店的房间,打开了自动窗帘,看到了东湖的夜景和湖岸的高楼大厦。这就是宁州了!对北川来说,这是他要新攻占的一座城池!经历过部队磨练的北川,习惯用攻城略地的思维来迎接每一次新的挑战。在来之前,就有人提醒过他,到了江中之后,他最应该关注的人,也许不是书记沈伟光,也不是省长戚明,而是常务副省长梁健。为什么?因为梁健才是他的竞争对手,梁健在华京方面也有强大的背景支持。

    从这次自己的职务安排上,北川多多少少就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他的老爷子北国本来对他说,他到江中的职务会安排指导组组长、江中省委副书记。但是,高层议了之后,却增加了“挂职”两个字。虽说,这两个字也影响不到他什么,反而让他进退自如。然而,他却敏感到,这两个字很有可能是梁健背后的力量给按在他头上的。顶戴上被人多加了两个字,实权却大打折扣,让北川多多少少有些不爽。

    但是,不管怎么样,事已至此,他北川能做的就是采取主动。人家给他顶戴上加了这两个字,他就要亲手把它去摘掉,让人家见识自己的实力。所以,北川心里,其实留在江中当一个名副其实的副书记,要比调到其他省份去当一个省长,让他更有成就感。北川告诉自己,距离互联网大会也不过一个多月的时间了,在这段时间内,他要迅速打开局面,让自己通过指导这次互联网大会锦上添花。打定了这个主意,他又按了一下墙上的开关,自动窗帘缓缓地闭合,将北川的身影关在了屋子当中。

    这是宁州市一处高档住宅区。一座排屋二楼书房的灯还亮着。省长戚明正在里面翻阅一些报纸和杂志。今晚的酒不多,所有还能翻看与工作有关的东西,在讲话和指导工作中可能用得上。这时候,戚明的妻子庄彩云端着一杯蜂蜜水进来了,放在戚明手边的桌子上:“听说,省里又来了一位副书记?”

    戚明没有放下手头的杂志:“是挂职副书记,也华京派来的互联网大会筹备工作指导组组长。”庄彩云在边上的椅子上坐了下来:“那梁省长岂不是有想法?本来很多人都在传,梁省长可能上副书记。”戚明终于放下了杂志,看了老婆一眼道:“在家里,就别称他梁省长了,就叫梁健吧,我才是省长。”庄彩云道:“你这个人啊,就是城府不够深、胸襟还不够宽!老首长在的时候,当时就告诫过你,不要什么事情都放在脸上,说出口来。官场忌讳这个。”戚明一叹道:“老首长已经不在了,否则我也不会在省长这个岗位上待这么多年,还是上不去!”

    庄彩云道:“我感觉,江中的情况越来越复杂了。你下面的梁健,他也大有来头。现在来的北川,谁都知道他是重点培养对象。这两个人在下面,你不上就得下、不进就得退。”戚明的眉头皱了起来,他显然意识到老婆的话是有道理的。在潜意识里,他早就考虑过这个问题了,但是没有庄彩云说得这么穿。听老婆这么一说,戚明的思路倒是慢慢清晰起来了:“所以,这次北川来,对我来说,就是一个重大的机会。”

    庄彩云看着戚明道:“你为什么把北川看成是你的机会,而不把梁健看成是你的机会?”戚明:“梁健?不可能!他搞得那一套,我根本就看不上眼。什么环保啦、什么限购啦,都是对拉动经济增长没有好处的事情。老首长就曾叮嘱过我,在我们这个阶段,增长始终是硬道理,没有增长什么都别谈了,什么都别想!国家提倡环保、要抑制房价,但都是在保障增长的前提下,才能提。如果没有增长,哪来的税收?没有税收,国家如何运转?怎么干大事?怎么保障民生!我认为啊,什么环保、什么抑制房价,都还没有到时候!”

    庄彩云看着省长老公道:“你这些说得也许是实情,但是你也要看大势。其实,我认为,如果你能跟梁健好好合作,让他为你服务,你来主抓增长,让他去抓生态环保、抓经济转型等工作,就能里子和面子都顾得上。”

    戚明摇头道:“算了,我跟梁健合作不到一起。我感觉跟他有些八字相克,尿不到一壶。”庄彩云道:“我看这才是真正的原因,你是由着自己的性子来……”戚明有些不耐烦了:“好了,你别再说了。我要再理理思路,趁这次互联网大会的契机,我要推进几项大的工程。”庄彩云本来想再劝老公,在谋事之前,最好先谋人。但是,他看到戚明已经听不进了,也就不再多说,独自一人出了书房,先去房间睡了。

    牛达拿了会议通知进来,说国际互联网大会筹备工作指导组与省委、省政府第一次工作对接会,放在明天上午八点半。

    八点半?这个时间倒是早。这么早,是不是要体现指导组务实的作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