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57何洁玉到来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何洁玉转头看了自己舅舅一眼,轻声地说道“是梁省长的秘书”,她的舅舅点了点头。何洁玉就对电话说:“我有空。”电话中的声音道:“如果方便的话,就请你来一趟宁州吧。”何洁玉道:“今天中午我就自己开车过来。”电话中的声音道:“你可以高铁过来,更快,梁省长的驾驶员小傅,会在高铁站接你。他会举着“HJY”三个大写字母。我也会把你的电话给他,他会跟你联系。”何洁玉答应道:“明白了。”

    何洁玉匆匆吃了点东西,就自己驾车前往高铁站。何洁玉作为副县长,有自己的专车,但是自从她提出了辞职之后,就已经不再使用县里的车子了,她自己有一辆路虎越野车。到了高铁站,距离开车还有十二分钟,她就去买了一杯咖啡,刷身份证上车了。三个多小时之后,她已经到达了宁州高铁站。在出站口,她迟疑了一下,打电话给自己的人真的是梁省长的秘书吗?如果不是的话,她很容易陷入危险之中!

    迟疑仅仅是几秒钟之内的事情,她又义无反顾地向前走去。任何事情都不可能完全是安全的,更何况如今是与涉及腐-败的势力做斗争。何洁玉身材高挑,鹅蛋俏脸,身上自带一种遮掩不住的气质,她虽在人群当中,却引起来很多男人偷偷摸摸瞥过来的目光。对此,她完全无感,或者说根本就没有注意。

    来到出口,她清亮的目光微微一扫,果然就发现了一块白色牌子上,用红色醒目的字母写着“HJY”,拿着牌子的人,是一个40岁不到的男人,从脸上看倒是没有坏人的特点。何洁玉走了上去,那个男人也马上发现了她,朝她笑笑,等她走近之后,就问:“何洁玉?”何洁玉点了点头。男人就说:“我是小傅,梁省长的驾驶员。跟我来吧。”

    何洁玉坐在专车之中,她瞧见,车厢中一尘不染,在隔壁座位前面的靠背中,她看到一本杂志《求是》。这是政府官员才会看的杂志。她还隐隐地嗅到,一种男人的独特香味在车厢中漾着。何洁玉就更加放心了,她还没有见过国内的坏蛋有这么考究的。她紧绷的神经稍稍放松了一些。

    等到车子行驶进入省政府大院,两边的警卫向她所乘坐的车子敬礼的时候,她连最一丝的紧张情绪都放松了。她觉得自己应该是安全的。同时,她甚至产生了一丝兴奋的感觉,这也许是每个普通的女人意识到与高官有了某种联系之后,都会产生的兴奋感。当然,这个高官要是她认可的人才行。

    车子没有直接进入省政府的门厅,而是开到了边上的停车场,一个年轻人立刻就迎了上来:“你好,是何县长吧,我是梁省长的秘书,请跟我来吧。”何洁玉看到牛达的表情也很干练、正派,就跟着牛达往前走。他们是从侧门进入省政府大楼,也是乘坐了侧面的电梯上楼,走过长长的走廊,来到一扇紫红色的木门前,牛达在上面轻轻地敲了两声,然后推门进入,报告道:“梁省长,何县长到了。”

    “请进吧。”一个磁性的男声传了出来。牛达就对何洁玉说:“何县长,您请进。”何洁玉进入之后,他就关门出去了。何洁玉刚刚走进去,目光所及,就是一位身材高挺、相貌俊朗、衣着讲究、眉宇之间颇具英气的男子,走了出来,对她说:“请坐。”尽管何洁玉早在江中新闻中见到过梁健了,但如今亲眼见到之后,心头不由地一震,心跳似乎都加快了。

    梁健第一眼看到何洁玉,也是微微的一惊,这个名叫何洁玉的女副县长,无论是容貌还是气质都给人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更为可贵的是,一个基层女干部当到了副县长这样的位置上,脸上还保存着一丝的倔强。这一丝倔强融入了她好看的脸蛋,就让男人忍不住都想要多看几眼。但是,梁健出于礼貌,并没有多看,而是简单地说了一句:“请坐”。

    见到何洁玉坐下来,身体似乎微微地有些紧绷,梁健就道:“请喝茶。”何洁玉端起茶几上的茶杯喝了一口,重新放到了桌子上,她的紧张很明显缓解了。她抬起了头来,自然地看着梁健道:“梁省长,您好,我的信你已经收到了?”梁健笑笑说:“收到了,也认真看了。今天找你来,其实就是想确认两个事情。第一个事情,是要确认这封信是否真的是你写的。现在看来,这个事情已经不需要再确认了。第二个事情,是要确认一下,为什么给我写信,而不是别人,你连省纪委都没写吧?”何洁玉摇了摇头:“其他领导都没有写。”

    她的目光忽然又盯着梁健,柔和的外表下带着犀利,像是要把梁健看穿一般。梁健也看着她,都能看到她美丽瞳孔之中自己的倒影。这时,何洁玉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对梁健说:“我要找的不会一个机构,而是一个负责的领导。我关注了各位省领导的新闻动向,还从侧面打听和了解,我发现,也许你才是值得我要找的领导。”听到何洁玉这么说,梁健的心里一动,被人认可、特别是被这么漂亮的基层女领导认可,感觉还是很不错的。

    但是梁健也非常清楚,如今可不是自我感觉良好的时候,他又道:“我不一定能帮得到你,这要看你能为我提供的消息有多少价值和真实度。现在,给我说说乌山的情况吧。”何洁玉微颔螓首,开始讲述了起来。从她的讲述当中,梁健感觉到她既没有女孩子的负气,也没有絮絮叨叨、被情绪挟裹,她思路清楚、言简意赅,复杂的事情在她的嘴中,很容易就让人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关键是她的三观很正,这样的女人很适合当领导。

    梁健听了之后,立刻抓住了重点:

    一是乌山县委书记郁波红,在乌山县可以说一手遮天,到达呼风唤雨的程度。

    二是创龙门小商品市场,近两年来虽然发展很快,但是低小散的小企业和家庭作坊遍布,火灾等事故频发,早就已经到了该整改的地步。去年何洁玉到了副县长岗位上提出要进行整改提升,却被下面的一个市场管理有限公司老总张宏达给顶住了。就她所知,张宏达与郁波红有利益交换,关系很不一般。那些无照小企和作坊也因为惰性关系,不愿意整改,纷纷向张宏达行贿,这样就可以避免整改。就这样隐患就越埋越深。

    三是,何洁玉竟然坦言自己其实是郁波红提拔起来的女干部。最开始她还以为郁波红是一个正派的好领导。可是最近她发现,郁波红根本就不是她想像的那种领导。有一次,还公然向她提出发展不正当男女关系,被她拒绝,但是郁波红还会借喝酒场合、私人场合,对她提出那种要求,还用常务副县长、县委副书记等岗位来做交换。最近,她忍无可忍,所以提出了辞职,并给梁省长写了这封信。

    听完了之后,梁健有些奇怪地问道:“一个县委书记而已,为什么敢如此地无法无天?他到底有什么背景?你知道多少?”何洁玉答道:“现在省里有一位领导,曾经长期在银怀工作,也担任过乌山县委书记、银怀副市长、市长、市委书记。县里的人都知道,他是郁波红的靠山。”梁健的脑袋中稍一搜索,看着何洁玉:“高?”何洁玉点了点头。

    梁健似乎向自己点了点头,然后对何洁玉说:“所以,你没将举报信写给省纪委,因为你知道,可能省纪委也奈何不了他?”何洁玉也只得承认。梁健道:“省纪委都奈何不了的人,我又能有什么办法?”梁健陷入了沉默。

    何洁玉等了好一会,然后站了起身来,对梁健说:“梁省长,很不好意思,我写了这封信来打扰你。我以为,省领导里面并非都拿他没有办法,只是没有人愿意这么做,除了您梁省长之外。现在看来……我告辞了。”何洁玉朝门口走去,她曼妙的身段已经到了门边。

    “等一等。”梁健虽然依旧坐着,但是略带霸道的声音传了出来。

    何洁玉的步子停住了,她回过头来:“梁省长?”

    此时,梁健已经站了起来,目光直视过来:“你的副县长职务已经辞了?”何洁玉摇了摇头说:“市里、县里都不同意,但是我还会去申请,我就不相信辞不掉!”梁健却道:“不许去辞。你反映的事情,我替你却办了,但唯一的条件是,你不能辞职!”

    何洁玉很是疑惑:“为什么我不能辞?”梁健说:“等乌山县的某些势力倒了,需要你这样的干部,来继续管好、发展好乌山县。”

    听了梁健的话,何洁玉忽然情不自禁地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她从未从一个男人这里,感受到这样坚定的力量,她甚至有一种冲动,投入到眼前这个男人的怀抱。但是她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是自己太激动了。所以,她只是淡淡地回答:“是,梁省长。我听你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