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4 父子之情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梁健的沉默让中年男人嘴角的笑,有些挂不住了。老唐及时出声,将话题给岔过去了,算是解了梁健这场尴尬。

    梁健的沉默似乎给了中年男人一个信号,接下去的时间里,他没再给梁健任何暗示,连于姐也似乎一下子回到了今天之前的状态,精明干练,没了刚才的女儿姿态,仿佛之前的一切,都只是梁健的一场旖梦。

    饭毕,于姐和中年男人就要走,不过不是回太和,而是去晋州城里。临走的时候,梁健送他们到庄园门口时,于姐上车前忽然叫住了准备转身离开的梁健。

    “说两句?”于姐笑着问。

    梁健点头。两人走到了一遍,梁健看着于姐问:“你想说什么?”

    于姐笑了一下,道:“你不必这么戒备,你要是不相信我的真心没关系,时间可以证明。不过你放心,我不会逼你,我相信你会心甘情愿地跟我在一起的。”

    于姐的话没让梁健放松戒备,反而她的自信更让梁健警惕起来。一个人聪明不可怕,一个聪明的人如果认定了一件事,那才可怕,因为几乎没有做不成的可能。

    梁健还不想跟于姐撕破脸,所以话也不能说得太绝,总要留点余地,便道:“那就让时间来证明吧。”

    于姐目光在梁健脸上逡巡了一会后,忽然收起了脸上的笑容,说:“我明天回去香港,要在那边待一个月。考察队后天会到,我已经跟领队的打过招呼,只要你那边不出问题的话,这次考察就不会有什么问题。”

    安吉拉的项目合作已经确定下来了,考察队过来也就是过来考察实际的情况,为项目设计做基础,对双方合作并没有大的影响。所以于姐说要去香港,梁健不觉得有什么,说了几句客套话后,梁健就将于姐送上车。等车子一走,梁健彻底松了口气。

    他们走后,梁健本想稍微待会也启程回太和,可老唐却说,许久不见,让梁健留一晚上,顺便晚上再跟他一起去吃个晚饭。

    晚饭肯定不是普通的晚饭。

    老唐开口,梁健只好打电话回家里,跟梁父他们说了情况。梁母听到梁健又要在外过夜,叹了一声,道:“老唐来都来了,怎么不来家里。霓裳昨天还说想他呢,也不来看看他孙女儿。”

    对梁母的抱怨,梁健只能解释说这边有事走不开。

    女人总是情感动物,在她们看来,只要有心,没有什么是走不开的。叨咕了两句,就带着气将电话给挂了。听着嘟嘟的声音,梁健心里一阵无奈。

    “怎么?被说了?”老唐放下茶杯的间隙,看了他一眼,笑着问。

    梁健讪讪笑了一下,道:“没有。”说完,将低头将电话收了起来。旁边,老唐看着他,脸上带着一丝微笑,忽然他眼睛微微眯起,似是在回忆什么。

    梁健收起电话,就想着,要不要问一问他于姐两人来找他到底什么事,是不是和于姐逼婚这事有关系。可梁健刚抬头,还没张口,老唐却是先开了口:“你唐叔给你说了吗?”

    梁健一愣之后立即明白了老唐说的是啥事,心情顿时沉重起来。他点了点头,迟疑着UI大:“说了。我还没想好。”

    “你要多久才能想好!”老唐质问。他声音不重,语气也不重,可落进梁健的耳朵里,却很重,像是一颗大石头,猛地压在了身上,让人一下子喘不过气来。

    梁健抿紧了嘴,仿佛怕自己要是不抿紧,一不小心就会说出违心的话。可是,就如老唐所说,他要多久,才能想好。要多久?

    多久?梁健也不知道。可能是因为,从心底里,梁健还是没办法接受那条已经被安排好的路。

    从前,没考上公务员之前,梁健一直以为自己会成为一个文人。后来,考上了公务员,在这条路上挣扎了这么久,文人肯定是已经当不成了,可内心里他却还有着一些文人的追求和陋性,比如不甘被安排的心。

    可是,命运很多时候,真的是容不得人反抗的。任何事情都是需要代价的,或许从那天霓裳出生开始,他的命运就已经被注定了,哪怕他再反抗,终有一天,他还是会走到这条路上来,只不过是早晚的问题。

    既然只是早晚的问题,为何还要纠结?

    有人认为早晚是没有区别的,可既然早死晚死都是死,人为什么不都一起死了,为何还要苦苦在这世上走一遭。所以,早晚是有区别的。梁健内心争的就是这个区别吧。

    可是,这个区别,要争到什么样的程度才算完呢?

    梁健不敢去看老唐的目光,怕一看,就再也坚守不住心底的那点坚持。可事情总是要面对的,不是吗?

    老唐也这么说了,梁健除了沉默,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老唐就这么盯着他看,一动不动,甚至都不眨眼,梁健都感受到了那个地方灼热的痛,那是老唐的目光灼烧出来的。

    “你到底在抗拒什么?”老唐终于忍不住问。这是他一直以来都想问的话,只是一直以来都怕这句话问出来伤了他的心,更重要的是,怕伤了自己的那颗心。

    他在抗拒什么?

    梁健也不知道,也说不清楚。有很多,似乎又没有很多。

    沉默像是一把钝刀,慢慢地在割锯着两个人的身体。良久,梁健抬头看向老唐,他在看着远方,神色沧桑,看到他斑白的鬓发,忽然间,心就一软。

    终究还是血浓于水的亲情,要是能狠得下心来,当年就不会相认。梁健终究还是向内心的那个自己低了头。但,有些话,还是想问一问。

    梁健斟酌了半响,才开口:“当年你把我送给我爸他们的时候,是不是就已经想好了今天?”

    这话出口,看着远方的老唐猛地回头,梁健看到了他眼中遮掩不住的受伤,忽然间,他的心就像是被那把钝刀用力地撕扯了一下。

    正想着说些什么来补救的时候,老唐回答:“我不否认,我当年有这么想过,但那是因为我想要复仇。别人可以一家团聚,和和美美,为什么我却要和我的亲生儿子分开,那时候你才那么点大,我甚至都没听到你叫的第一声爸爸!我自己有儿子,我知道他在哪里,我却不能去找他,你知道这种感觉,有多难熬吗?尤其是每次我……”老唐说到此处,忽然哽咽起来。他扭过头,悄悄抬手抹去了眼角的湿润,仰头看着天,冷静了一会后,才重新转回头看向梁健,嘶哑地说道:“梁健,如果现在你还是怀疑我对你的感情,没关系,我不怪你,那是我没做好,我欠你的太多……”

    “爸,对不起!”梁健低下头,酸涩难受还有羞愧在他的胸腔翻涌着,他没办法看着他微红的眼眶:“我不该这样问。”

    “来北京的事,我不会再逼你。等你什么时候觉得可以相信我了,你再来。”老唐说完,盯着他看了一会,然后一下就站了起来。

    梁健听到动静,抬起头来时,老唐已经走了。梁健想追,脚步迈出去,又缩了回来。现在追上去又有什么意义,难道告诉他,他愿意去北京吗?可是,他愿意吗?

    梁健忽然有些看不起自己,凡是涉及到感情的事情,无论是亲情还是爱情,梁健总是没办法很好的处理好。在工作中的魄力,到了感情的事情上,就成了豆腐,一戳就烂,根本经不住考验。就像这次的事情,为何就不能一口应下来?内心的那点固执,有那么重要吗?

    可抱怨归抱怨,他终究还是没办法跨过心里的这道坎。

    老唐不知去了哪里,梁健心里放心不下,跟唐一打听了一下。唐一看了他一眼,说:“你知道,你父亲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是什么吗?”

    梁健诧异唐一忽然说道这个,摇了摇头说不知道。

    唐一看着他,忽然笑了笑,笑容莫名地有些悲凉。他说:“他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当时没退一步。”

    当时?哪个当时?梁健皱起眉头,问:“我听不明白。”

    “你和他真不愧是父子,这性格真是一模一样。”唐一忽然摇着头叹声道。梁健从他的声音里听出了很多,他想到了唐家已故的老爷子,也就是他的亲爷爷。

    梁健没去跟唐一求证什么,答案已经不重要。唐一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他是在告诫梁健,别和老唐一样,到了老了才去后悔当年没那么做。

    梁健沉默。

    过了会,唐一忽然认真地跟他说了一件事,关于小五的。唐一的原话是:“如果你近期不打算回北京的话,那就先让小五回来吧。他跟了你这么多年,很多事情都已经落下了,该回去补补课了!要是你以后真的打算一直不回北京,有他在,起码唐家乱不到哪里去!”

    这话又让梁健心里多了些负担。

    梁健问他:“打算什么时候让小五回?”

    唐一看了他一眼,回答:“今年年底前吧。”

    “好的,我知道了。”梁健回答,心里满是复杂的情绪。不远处,小五站在一颗树下,不知在摆弄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