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2征服女主持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牛达用很好的龙井招待了央视的女主持、记者和摄影。梁健非常清楚,央视的人职位没有办法跟自己这样的高级干部相比。但是,人家平台高,在国内尚且没有一个媒体平台的影响力能超过央视的,特别是在政界的影响力。

    央视的人走到哪里都被高看一眼,被客气对待。久而久之,他们也对这种客气很敏感。况且,他此刻面对的这位知性女主持,绝非可以让人随便驾驭、随便糊弄的人物。柴羚的尖锐和义无反顾,在央视里以及媒体界都是出了名的。

    梁健邀请他们坐在落地窗前的沙发上,微笑着道:“各位,到了江中,该尝一尝今年的龙井!”那两个男子,应该也是识货的,他们瞧见梁健这里给他们沏的龙井,甚至比省书记沈伟光办公室的茶,色泽和形状还好,他们就忍不住端了起来,喝了一口。

    但是,柴羚却并不喝,而是说道:“做事吧。”她的两个同事,也就只好放下了手中的茶杯,一个拿出了笔记本,一个拿出了摄像机。摄像机的镜头对准了梁健。

    面对摄像头,梁健就本能地感觉不舒服。从这个摄像头中,射出的似乎不是好意,而是敌意。梁健就道:“柴主持,能不能先不拍摄?”

    柴羚听到梁健这话,就在沙发中双腿交叉了起来。她的双腿也是藏在紧身长裤之中的,但是腿形应该是笔直、完美的。梁健无心欣赏她的美腿,因为柴羚很快就发起了她语言上的攻击:“梁省长,你不敢面对摄像头,是不是有什么不敢面对公众的事情发生了?”

    梁健强打起了精神,他感觉到,面对这位名嘴女主持,不能表现得太过客气,否则人家可能会当他是浮云。梁健的脾气也就不再收敛,他让自己的鼻息之间发出了轻哼一声,嘴上就说道:“我们江中政府做的事情,都可以面对媒体,接受人民的监督,所以不存在不敢面对公众的事情。我只是担心,我们事先不好好沟通,等会的采访不顺畅,我可没有多余的时间陪同你们。我给你们的时间,最多只有十五分钟。”

    柴羚美丽的眸子微微一缩:“十五分钟?”梁健一笑道:“没错,最多十五分钟,这已经是看在‘聚焦’栏目和你柴主持的面子上了,一般的媒体和记者来采访我,我最多只给八分钟的时间。”柴羚也是冷冷地一笑:“梁省长,我们‘聚焦’栏目和我柴羚不需要你的特殊待遇,你给其他媒体的采访时间是八分钟,那么我们也就要八分钟,只要你肯如实回答我们的问题。”

    梁健有种被这美女主持审讯的感觉,这个女人虽然长着一张柔和的脸,却有一颗强势的心。也许华京大学的才女都这副德性!梁健这么想的时候,脸上不由露出了笑来,说道:“这就随便你们了。那就开始吧,别浪费时间了,我等会还要处理其他事情。”

    柴羚的目光就与身边的记者和摄影师交流了一下,两个男子都同时点了点头。

    柴羚端正了一下自己的身姿,双手放在大腿上,目光炯炯有神地盯视着梁健,问出了第一个问题:“梁省长,宁州市近期密集出台了房地产调控的政策,先后有《十规》和《限购限售令》,但是为什么江中的房价不降反涨,这两天甚至出现了全城抢购的狂潮。江中的市民很关心,其他地方特别是华京也很关注,江中的房地产市场问题。大家都想问,江中省政府和宁州市政府是不是已经对疯长的房价束手无策了?”

    这个问题很直接,也特别尖锐。在央视敢这样单刀直入逼问地方政府的主持人,恐怕不会超过三个人,而梁健面对的柴羚正是其中之一。这个问题很难回答,也绝对不能回避,因为这是所有人都关心的问题。但如果完全实事求是地去回答,极其容易让外界对江中省政府失去信心。

    梁健忽然想到一句话,信心比黄金更可贵。他面对镜头,要释放地就是一种信心!有了将房价遏制住、甚至降下来的必胜信念,才能争取到更多的支持,其他任何的回避和隐瞒都毫无用途。

    于是,梁健面对柴羚淡然一笑,十分真诚地说道:“柴羚,你的这个问题问得很好。”梁健忽然不再以“柴主持”相称,而是面对镜头直呼柴羚的名字,让柴羚的心里微微一动,她对梁健似乎产生一种似曾相识的久违感。但是,柴羚的理智让柴羚立刻抛却这种想法,不动生色地说:“既然梁省长觉得我的问题好,那就请回答吧。”

    梁健又是真诚地一笑道:“江中省政府和宁州市政府是不是已经对疯长的房价束手无策了?这个问题恐怕不仅仅是柴羚你的问题,也是很多江中和宁州的党员领导干部以及市民群众的问题,更是我们这些想要把当前宁州房价限制在一定范围、以确保房地产市场健康发展的所有干部的问题。”

    梁健的眼睛中闪烁着光亮,他明显也激动了起来:“其实,这个问题很好回答。我们每个人的心理也有一个答案。上级领导说得好,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如果从我们的官员、到房企老板、再到普通百姓,都是这么认为了,那么房价自然就下来了。”

    梁健略一停顿,做了转折:“可问题是,现在有多少人能够坚持这样正确的‘房子观’?现在,我们不是在买房子,而是在买‘欲望’。面对疯长的房价,有多少人能够淡定自如,有多少人能够不为所动,又有多少人肯激流勇退?可悲的是,大家都想在房价飞涨中大捞一票,至于赚谁的钱、伤谁的心,在欲望面前,已经无人顾及!我们看到大家在售楼处疯抢,其实我看到的却是,大家争相在为自己的欲望买单!”

    说到这里,梁健又停了下来。柴羚的眼眸之中,却也微微地闪动着光芒。她采访之前,准备了尖锐的问题,却怎么都没有想到,会得到如此尖锐的回答。有几个官员,面对“聚焦”栏目的镜头,敢于如此深刻剖析;有几个领导,面对记者的采访,敢如此直言不讳?她不由自主地对梁健佩服起来,不,不是佩服,而是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但是,柴羚不是一般的小女生,她是一名资深主持人,她是不会因为被感动,而忘记此行目的的,她追问道:“梁省长,你的这席话令人感动。但是,我还是没有听到,江中省政府和宁州市政府到底对疯长的房价有没有办法?”

    梁健忽然就正视着镜头,坚定地说道:“与欲望打交道,我们-党-和政府已经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欲望的膨胀,来源于约束的不够。当它想要扰乱市场,吞噬人性的时候,我们法律的利剑就会出鞘,给予攻击,我们制度的铁笼也会上锁,让它成为囚徒。我今天明确在这里说,江中的《十规》和《限购限售令》出台之后,房价上涨的主因是部分房企和中介的违规违法行为所致!我今天也在这里宣布,江中省政府和宁州市政府将要向你们亮剑!在维护和保障群众利益上,我们决不退缩,不管你们背后是谁!”

    柴羚追问道:“那江中省有没有时间表?抢购问题什么时候可以停止?宁州的房价,什么时候能够稳住?”梁健镇定地回答道:“三天之内,抢房问题绝迹。抢房绝迹之时,也是宁州房价平稳健康发展起始之日。”

    柴羚也干脆利落地道:“梁省长,您给了我们一个美好的期许,一个庄严的承诺。宁州市的房价问题,我们会跟踪到底。谢谢你。”她下意识中将“你”,变成了“您”。

    镜头嘎然而止。采访完毕之后,当天中午柴羚和她的同事就坐上飞机,返回央视。当天晚上的“聚焦”栏目,就播出了梁健的访谈。很多人看了梁健的访谈之后,都感觉很振奋。也有些人却表示质疑,“宁州的房价稳得住,母猪也上树!”

    柴羚看完了自己的节目后,对同事说:“这个事情我会追到底,假如梁健不能兑现他的承诺,我是不会允许他舒舒服服坐在常务副省长的位置上的。”

    柴羚所说并非虚言,很多地方大员面对“聚焦”栏目胡乱承诺未能兑现,柴羚死磕到底,致使那些官员因无法向媒体交代,轻则挪位置,重则被降职。

    这三天之内,柴羚一直盯着宁州的楼市。第一天,宁州还有楼盘出现抢房,第二天也有售楼处人满为患的消息,第三天上午还有一个楼盘要开盘,预计又要出现抢房的疯狂场面。

    柴羚心想:梁省长啊,梁省长,你的承诺兑现在哪里?

    然而,那个楼盘预定是上午8:08分开盘,结果到了中午12点都没有开出来。最后,传出了一个消息说,该楼盘总裁已经被宁州市国土委和公安局一起请走,该楼盘受到违规停售三个月的处理。这个消失,又开始刷屏。

    当天下午,宁州所有楼盘的抢房现象忽然就都不见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