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5族内会议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接下去的几天,戚明和省住建部都在催促宁州市政府赶紧做好中心城区两个重要地块的挂牌出让工作。宁州市长江志渊,原本想要听曲魏的,在土地出让上能拖则拖。但是,省里的压力实在抗不住,江志渊下面的国土局、房管局和土地房产交易中心的头头,都到江志渊这里叫屈来了,他们已经被省厅的有关领导骂得狗血喷头。那些省厅的领导,还不敢来骂江志渊,毕竟他是副省,但是保不准哪天戚明亲自来骂了。

    不管怎么说,戚明是省长,不仅仅是骂,要动他江志渊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而且,宁州在去年本就已经做好了相关土地出让的前期工作,所以实在是没有办法再拖下去了。江志渊亲自态度诚恳地来到了市委书记曲魏这边,问该怎么办?是继续“拖”字诀,还是挂牌出让?曲魏想起了梁健曾对他说的话,“阻止戚省长和北川副书记安排的人拿地,并非我们的目的”,由此看来,梁省长肯定还留着后手。

    既然如此,让江志渊一直拖着也没意思。江志渊如今与自己的配合,各方面都还不错。如果让江志渊无缘无故成了炮灰,既是对江志渊的不负责任,同时对工作也不利。曲魏就说:“那就按照正常程序,挂牌出让吧。”

    这两块地,一块是原江中省影视学院的土地,一块是老住宅小区商住用地,这两块地的地段都相当好,可想而知一旦被炒作的话,很有可能涌现新的地王。这是曲魏所担心的。但是,担心已然无用,就看势态会如何发展吧。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

    土地挂牌出让有一套标准的流程,“2010”规则不能少。所谓的“20”,就是在土地房产交易所挂牌前要有20天的公告期,要通过主流报纸、电视台和其他媒体面向社会公告,接受社会咨询、申请,这20天满之后,才开始公开挂牌竞价。所谓的“10”,就是挂牌竞价的时间不少于10天。永创集团实力雄厚,再加上董事长向明远志在必得,不惜血本,反正这钱也不是自己的,而是国家的。所以,这两块土地落入永创集团这个资本巨鳄嘴中的可能性是非常之大的。曲魏为此深深地忧虑。

    但是,戚明和向明远等人,却高兴地笑了起来。那天,土地出让的消息一出来,向明远就非常兴奋地跑到了戚明的办公室,兴奋地说道:“戚省长,大事成了一半了。”戚明说:“恭喜啊。我相信,在永创集团手中,这两块土地才算真正找到了归宿。”向明远朗笑着:“那是,那是,感谢戚省长鼎力相助。”

    戚明话锋一转道:“向董,最近我这里遇到一些麻烦。”向明远笑道:“戚省长也会遇到麻烦?还有什么事,是戚省长没有办法解决的吗?”戚明道:“董事长有董事长的麻烦,省长有省长的麻烦,不是吗?”“精辟!精辟!”向明远笑着道,“戚省长,真有什么麻烦,直接说,我一定全力以赴。”

    戚明说:“实不相瞒,我那个小舅子在做生意,最近需要两个多亿周转一下。如果两个亿没有的话,先周转几千万也未尝不可。”向明远一听,脸上乍惊,不过随即就有笑了起来:“两个亿?这不是一个小数字,我们永创集团本来是有的,这不是接下来要拿地吗?资金就有些紧张了。”戚明的脸上微微有些难看。向明远笑得更大声了一点:“不过,戚省长,你放心,这个问题也不难解决。上次,跟我一起来的唐三运唐老师,他们家族里有钱,这两个亿,我就让他们唐家去出。”

    戚明一听唐家,微微有些担忧:“梁健不是唐家的吗?这个事情让唐家去搞,会不会……”向明远道:“戚省长,这个你放心,上次你也看到了,唐家那些人与梁健是死对头。”戚明一想,道:“反正,这个钱从哪里来,我不管。我只是向您向董周转一次。”向明远道:“戚省长说得很对。就是这个意思。”

    向明远将戚明的意思,转告给了唐三运,并说:“这两个亿一到位,我们在宁州的两个地块算是落地了。”唐三运、唐宁一、唐靖宇等人在一起商议了起来。唐靖宇就道:“三伯,我们本周不是要召开族内大会吗?到时候,将唐明国的家主之位一把夺过来,肯定就能拿到一个多亿的族内基金。然后,再让族内的那帮子人出一部份钱,这两个多亿,就落实了。”唐三运的眼眸微眯着:“这次,一定要把唐明国的家主之位拿下。”唐宁一、唐靖宇、唐老七、唐老幺都道:“我们全力支持三伯担任家主。”

    唐老七又问了一句:“族内大会,你们说,梁健这小子真的不会来了吗?”唐宁一道:“上次在酒桌上,他公然说过的,他如果再来的话,就是狗!”唐三运皱了下眉头道:“尽管说是这么说,但是我们不得不防。

    “对了,戚省长那边不是在问梁健在族内的私产情况吗?把他所继承的家财,全部透露给他们。这些个人财产不申报,华京方面会对梁健有所怀疑,就算不让他下,也会找他谈话。所以,这个事情抓紧报给戚省长。”

    “是。梁健继承的那些家产,我最清楚不过了,今天我就报给他们。”唐靖宇非常来劲地道。当天,江涛就收到了唐靖宇所给的消息,他带着兴奋地语调,来向戚明汇报。戚明一听梁健在国外还有别墅等财产,心中又是嫉妒,又是幸灾乐祸。他喃喃地道:“梁健,有时候财产也会是负担。你马上就会明白这个道理了!”他又转向江涛地道:“以匿名的形式,向华京组织部和纪委都寄一份过去。”江涛立刻就去办了。

    在族内会议召开的前夕,梁健回到了华京。梁健问项瑾:“这个族内会议,我要不要去?当时,在酒场上,我否认了自己是唐家的一员的。唐三运和唐宁一说,我如果否认是唐家的一员,就没有资格再去参加这个族内会议。”项瑾想了想,问:“你之所以否认是唐家的一员,是否想要与唐家那些人撇清关系?”

    梁健点了点头道:“唐三运、唐宁一、唐靖宇这些人,目光短浅,唯利是图,很容易出事。”项瑾又沉默了一会议道:“你可以不以唐家人的身份,但你可以以新唐人的身份,去参加。唐家大部分人可能会相信唐三运等人,可以给他们带去经济利益,从而选他当族长。但是我相信,唐家并非所有人都认同唐三运、唐宁一等人。如果将那一部分族人,都留给了唐三运等人,也是对族人的不负责任。何不让爸爸再重新成立新唐呢?”

    梁健怔怔地瞧着项瑾。被梁健这么看着,项瑾却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了:“你干吗这么看着我呀。”梁健笑着:“项瑾,你所想的,为什么跟我考虑的一样?这些天,我也一直在考虑这个事情。如今从你这里得到确证,我就更坚定了这种想法了。”

    当天晚上,梁健就把这个想法,就在电话中跟老唐说了一番。老唐早就受不了唐三运、唐宁一等人了,他听了梁健的这个想法,立马说:“就这么干!”

    第二天,唐家族内会议在华京铭鸿大酒店召开。唐三运、唐宁一、唐靖宇等人早早地到了,他们对这次的“夺主”,可以说是胜券在握。老唐也准时到达了,其他人也纷纷到齐了。

    唐宁一向着门外看去,没有看到梁健的影子,就笑道:“三伯,看来梁健是不敢来了。”唐靖宇也笑着道:“他当然不肯来了,因为他来了就是狗。”

    唐宁一就转向了老唐,他也不称呼家主,催促道:“唐明国,时间也差不多了、人也到齐了,族内会议应该开始了吧,不要浪费大家的时间。这个世界上,时间最贵。”唐明国冲着唐宁一扔了一句话过去:“就算我不当家主,也轮不到你。皇帝不急急太监!”

    “你!”唐宁一被气得脸色发白,却又找不出好的反驳,就只能:“你……你……你想拖延时间,多当一会儿族长是吧?就算再怎么拖,你也当不过今晚了。”

    “谁说的!老唐的族长会一直当下去!”一个响亮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过来。大家都为之一震,向着门口方向望去。他们看到一个身穿风衣、英俊潇洒地男子正雍容地迈步进来。

    不是梁健,又是谁?梁健身上的气度和风采,让大家都有些失神。甚至族内有些女子想,家族里有这样的男人,也是为家族争光了。

    但是,唐靖宇显然不这么想:“梁健,你今天来,是来承认自己是一条狗嘛!”唐宁一紧接着道:“各位族人,这个梁健,几天前做了一件严重损害家族荣誉的事。他在江中省政府的人面前,公然否认是唐家的人。我们当时就很气愤,对他说,既然不承认是唐家的人,就没有资格来参加这次的大会。大家一起把他哄出去……”

    梁健竟然不承认自己是唐家的人,这让族内的不少人都觉没面子。有人就开始喊“滚出去”“既然不承认是唐家的人,就不要出现在这里”“快滚,否则打断你的腿”……

    “梁健并没有做错!是你们错了!”一个略为苍老的声音响了起来。

    这不是唐明国的声音,而是一个老者的声音。大家望去,发现是族内的“二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