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6大哥的愧疚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蔡根这突然一问,将梁建问得怔了一下。不过,梁建来这里之前,就早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所以很快就回答道:“这个正是我拿不准的地方,所以,我想来请教您的意见,您觉得,是何建华合适呢,还是用我们办公厅自己的同志合适?”说完,梁建看着蔡根,目光真诚。

    蔡根笑了一下,转回头去,扶着桌边蹲了下来,将那盆多肉拉到了眼跟前,然后前后左右的端详起来,半响都没搭理梁建。

    梁建也不急,耐心地等着。

    “我听说你办公室里也弄了不少的这个多肉,养得怎么样?”蔡根忽然问。

    梁建忙答:“还行吧,我对这个不精通,平日里都是小龚帮我打理的。”

    “是吗?你有时间可以自己尝试着打理打理,我之前也对这个不感兴趣,现在忽然发现,有时候摆弄摆弄还是不错的,凝神静气,心境平和,有助于保持大脑冷静,更好地思考问题。”蔡根一边说,一边伸手轻巧地将那棵植物上面两片陆伟干枯的叶子给摘了下来,又小心翼翼地埋到了土里。接着,又前后左右仔细端详了一遍后,才放回了原位,然后拉着桌子边站了起来。

    “我回头学着试试。”梁建在背后笑着回答。

    蔡根站直了后,就绕着桌子,回到座位那,慢慢地坐了下来。坐下后,也没让梁建坐,抬头看向梁建,问:“你上次跟我推荐的是办公厅的哪两位同志?”

    “行政处的徐立华和机要局的林飞。”梁建回答。

    蔡根沉吟了一下,道:“徐立华性格太懦弱,不适合。”

    梁建忙点头:“您说得是,这一点我后来也发现了,之前是我考察不够,有些草率了。”这话刚说完,蔡根就接过了话:“你确实草率。这办公厅副主任的位置,对于我们市委工作的影响也是很大的。这一人选,还是要选人重才,而不能任人唯亲!”

    梁建心中猛地一震,这任人唯亲四个字从蔡根嘴里说出来,那这分量可就重了,就好像是一块大石头忽然压在了梁建的胸口,顿时就觉得有种窒息感扑面而来。但好在梁建如今也算是历经风雨,稳住了,并没有失态,然后立即接过话:“您说得是。一个干部的能力才是首先重要的。其他的都是其次。”说完,梁建顿了顿,又故作轻松地笑道:“其实,我就是想任人唯亲也没亲人可用啊!这办公厅里,我才是外来的那个!”

    “这话不对啊!什么叫你是外来的?你是市委秘书长,整个办公厅都是你负责的!你要把办公厅当成你自己的家,你是户主,怎么就成外来的呢!这种思想,得改!”蔡根假怒道。

    梁建忙说是。

    接着,两人都沉默了一会,办公室里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过了大约半分钟时间,梁建试探着开口问:“那人选上,要不就定何建华?”

    蔡根道:“这个也不用急,你先比较一下再说。林飞这个同志我也有接触,还是不错的。比能力,可能何建华更突出,但在性格上,还是林飞要更胜一筹。”

    蔡根这话透出来的态度,跟之前他说梁建任人唯亲又是不一样的了。梁建顿感疑惑,到底蔡根是个什么态度呢?

    梁建也不好刨根问底,又扯了几句后,就起身告辞。姜仕焕约了他吃晚饭,不能耽搁太久。

    赴约的路上,梁建在心里琢磨蔡根的态度。蔡根这态度,可以说是一波三折。一开始,他是一副全权由梁建决定的态度,但之前在办公室,似乎又有所倾向于何建华,可到了最后,又给梁建留了空间。

    梁建猜测,是不是朱建华已经找过蔡根。但蔡根呢,又不想以一种强势的态度打压梁建的意见,所以看似给梁建留了空间,实际上是等着梁建来揣摩出他的意思,最后做出他想要梁建做出的决定。

    梁建认为这个猜测可能性很大。

    胡思乱想着,就到了约定的地方。梁建刚停下车就接到姜仕焕的电话,他已经到了。梁建下了车,到了包厢,姜仕焕坐在那里,双手握着个茶杯,愁眉不展的模样。

    梁建之前就觉得姜仕焕有些不对,见他这样,心里就沉了沉。坐下后,立即就问:“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姜仕焕没做声,伸手给梁建倒了杯茶,递到了梁建手里后,又转头将守在外面的服务员叫了进来。

    “开始上菜吧。”姜仕焕吩咐完服务员,还是沉默。梁建倒是有些急了,再次问道:“姜大哥,你这是怎么了?跟嫂子吵架了?”

    姜仕焕摇摇头,目光盯着自己手里的杯子,叹了一声,道:“待会边吃边说。”

    他都这么说了,梁建也不好再催着问。没一会儿,菜就来了。姜仕焕等着菜上完,又让服务员拿了一瓶酒来。酒开了后,姜仕焕屏退了服务员,然后亲自动手给梁建倒了酒。这期间,梁建要接手,姜仕焕非不让。梁建见他神情严肃,也就随他了。

    酒倒好,梁建刚要举杯,姜仕焕一仰头就先自己闷了。梁建见他这样,眉头也皱了起来,看到他又要倒酒,伸手就按住了他的手,沉声道:“姜大哥,酒不急着喝,你先跟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了?不然我这心里不踏实!”

    姜仕焕抿着嘴顿了好一会儿,忽地长叹一声:“老弟,哥哥我对不住你!”

    “这话从哪里说起!”梁建皱眉问道。

    姜仕焕推开梁建的手,拿过酒瓶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仰头一口灌下。喝完后,他又要倒酒,梁建急得有些上火,伸手抢在他前面将这瓶酒给拿了过来,放在了自己这边,然后对着他说道:“姜大哥,你先说,到底是什么情况!”

    “行,我说。”姜仕焕低着头,沉重无比。

    梁建看着他,心情也是格外的沉重。

    房间里的气氛,凝重得就好像能滴出来。

    姜仕焕终于开口:“今天你去找过朱明堂之后,他又找了我。”这话一说,加上姜仕焕这表现,梁建心里已然有了大概的雏形。

    “他想让我在你这里替何建华说上几句,同意让何建华接任你们办公厅副主任的位置。”姜仕焕说的跟梁建心里想的一样。姜仕焕没停,继续说:“以我们的关系,我根本不应该为了这事情来找你。我这个大哥做得不够格,所以,我惭愧!朱明堂说,他准备提前退休,退休之前他会跟上面推荐让我来接任他的位置。”说到这里,他顿了顿,他的脑袋都垂得快要贴上自己的胸了。他的愧疚,就好像他那几乎弯成了一百八十度的颈椎一样,用力得很!

    梁建被姜仕焕说的朱明堂的条件给惊住了,朱明堂用这么大的诱饵,那说明这个何建华对于朱明堂来说,是个重要的人物。

    梁建忽然一下子对这个何建华好奇起来。

    姜仕焕还在那愧疚,梁建忙收回心思,拿过酒瓶给姜仕焕倒了杯酒,然后笑道:“姜大哥,这是好事。”

    姜仕焕抬头看向他,见他在笑,有些意外。“这何建华可不是简单角色,让他到你手下去,未必是好事。”他迟疑了一下说道。

    梁建看了他一眼,笑了笑没接话,端起酒杯自己喝了一口,然后慢慢说道:“其实,即使你不来找我,我也正有这方面的考虑。刚才下班前,我跟蔡书记谈了一下这个事情,他也有让何建华来办公厅的意思。所以说,朱明堂既然这么说了,那这顺风车,你就搭了吧,你也不用觉得对不起我,如果这件事能让你受惠,那也是一件好事。再说了,虽然说何建华这个人可能不简单,但我是秘书长,他来了也只是个副秘书长。办公厅存在的意义是为市委书记服务的,只要把蔡书记服务好了,其他都不是问题。”

    “我知道你这话是为了安慰我才这么说。”姜仕焕说道:“我也知道,我现在说这些话听着有些假,我要是真不想你为难,我根本就不应该跟你提。但我不说,我这心里,真是……”姜仕焕摇头叹气,表情纠结难受。过了几秒,他继续说道:“你就当我这是垂死挣扎,我在这副部长的位置上待了快七年了,这凳子坐得都快要长霉了,现在有这么个机会摆在面前,我要是什么都不做,我过不去心里这个坎!不过,这事情我跟你说了,你就当是听了个笑话,听听就过了吧。我把这些话说穿了,这心里的那些心思也就死心了。其实,我一个农村出身的草根,能爬到这个位置上,用老家的话说,那就是八辈子修来的福分了。我应该知足!”

    梁建能明白姜仕焕心里的那些苦楚。他一个草根出身的干部,当年跟杨秀梅结婚,从一个老师到教育局,然后到组织线上,这一路走来,除了背后有老丈人的扶持外,必然也有他自己的奋发图强。他要是刘阿斗,这老丈人即使再厉害,也是扶不上墙的。

    但他的老丈人过世后,姜仕焕就再难寸进。他还没到五十岁,这个年纪,这个位置,本该是前途光明的,可他却被钉死在这个位置上了。七年时间,一晃而过,眼看着他就要过五十岁了,机会忽然来了,姜仕焕能不动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