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9突然的会议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梁建没想到,蔡根比他想象的要更加干脆,和决绝。

    下午两点,梁建忽然收到田望打来的电话,说蔡根要在下午三点临时召开常委会议。会议主要讨论某些干部的作风问题。

    田望没说这某些干部是谁,但梁建已然有数。挂了电话,他心中震惊无比。看来,蔡根是打定主意,要把这个锅给国斌背,然后保住黄真真了。

    田望电话挂了之后,梁建坐在位置上想了许久。他心里不停地犹豫,到底要不要给国斌打电话,暗示他一下。

    要说,这样的暗示,肯定是不合规矩的。可是,蔡根这样的做法,让梁建十分的不舒服。

    梁建考虑了许久,还是决定从心。他拨通了国斌的手机,可是,他没想到,国斌的手机竟然关机了。听着电话那头机械的声音,这让梁建心里忽然冒出一种不好的预感。

    难道,蔡根除了召开常委会议外,还已经有了其他动作吗?

    三点,很快就到了。

    纪委书记没有出现,说是出去开会了,一时赶不回来。可梁建却想到了国斌那个关机的手机,现在纪委书记又没出现,这个巧合,让梁建心中那种不好的预感更加的强烈。

    会议是由蔡根主持,一开口,就踢到了这一次通州段的自焚事件。蔡根没说两句,就将矛头指向了梁建,话里话外,就是在指责梁建的工作没做好,所以才导致了这一次自焚事件的发生。

    这一点,梁建没什么好辩驳的。自焚事件的发生主要是因为遗体调包,这确实是上一次没有处理好,才引发的。

    梁建立即承认了自己的错误,然后做了反省。蔡根没说什么,听他说完后,话锋一转,就将话题转到了遗体调包事件的根源上,那就是国斌。

    常委的其他人听到国斌的名字,除了公安局长王非凡同志之外,脸上都有些惊讶之色。一阵面面相觑之后,政法委书记区大任先开口:“蔡书记,这国斌同志素来口碑不错,怎么会突然出这种事?会不会是弄错了?”

    蔡根看向他,道:“我也希望是弄错了。在我还是市长的时候,这位通州区区长就一直是我十分看重的一位同志,可能人都是会变的吧。”说完,蔡根还失望地叹了一口气。

    这戏,做得十足。梁建要不是清楚这背后的一些事情,恐怕就要信了。区大任明显信了,原本到了嘴边的话,也没好意思再说出来。

    组织部长朱明堂接过话,道:“前段时间还在和蔡书记商量,考虑是不是该给国斌同志提一提。没想到,这想法还没落实,他倒是先出了事。还真是可惜啊!”

    “要我说,我们应该庆幸。要不然等提了他再发现这些事,那可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公安局长王非凡忽然说道。

    梁建看了他一眼,之前蔡根说出国斌的名字时,王非凡是唯一一个神情平静的人,显然他应该是已经提前知道这个事情了。他知道这件事的途径,要么就是黄真真那边,要么就是蔡根这边。

    至于这是这两位当中的哪一个,不好猜。

    “好了,现在说这些也没什么意思。今天这个会议的主要目的,是想跟大家讨论一下,针对国斌同志的问题,我们应该怎么处置比较合适。”蔡根说完,目光在这些人的脸上扫了一圈,梁建是最后被扫到的,他的目光与梁建对视在一起,停留了好几秒的时间,带着一点警告的意味。

    其余的人,开始窃窃私语。梁建心里却是憋闷难受至极。

    很快就有人先开口了。又是王非凡。

    他说:“前段时间,上面刚下了要严查贪腐事件,这位国斌同志竟然敢顶风作案,虽然数额不多,但影响恶劣。外加,他在工作上使用狸猫换太子之计,事发后,又使出手段,竟然害得一位干部被逼得跳楼身亡,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太恶劣了,所以,我认为应该严惩。这样的同志,不应该存在于我们党的队伍里。”

    王非凡说完,一直没说过话的常务副市长兆丰同志开口附和道:“如果这位国斌同志真的是这样的情况,那么确实应该严惩,不然的话……”

    兆丰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王非凡打断:“兆丰同志,什么叫如果!既然这位国斌同志的问题已经上会讨论,那肯定是已经确认属实了!”

    兆丰一听,立即赔笑,说道:“是!非凡同志你提醒得对,是我没注意,不好意思。既然是属实,那应该严惩。”

    坐在蔡根右侧的政法委书记区大任皱着眉头,兆丰和王非凡这对话结束,他试探着开口对蔡根说道:“蔡书记,据我所知,通州段的事情事发到现在还不到48小时,现在就草草地下结论,是不是有点太快了?毕竟,这位国斌同志以往的表现都是非常不错的。通州区能有现在的发展,起码有这位国斌同志一半的功劳!我觉得,我们是不是应该稍微等一等,让纪委那边先找他聊一聊,看看他是怎么个说法,然后我们再做决定也不迟。蔡书记,您说呢?”

    蔡根看向这位区大任,平静地接过话:“大任书记,您的考虑我也理解。毕竟国斌同志以往的成绩大家也是有目共睹的。但是现在国斌同志所犯的这些原则性错误大家也是能看得到的。我也不想这样着急,主要是这一次通州段的事情实在是影响太大了,如今网络发达,舆论是把看不见的利剑啊!我们要是不尽快做决定,恐怕这舆论这把剑就要把我们党和政府伤得体无完肤了!”

    这时,朱明堂忽然附和了一句:“确实,如今随着网络的发达,这舆论力量是越来越不容小觑了。”

    话音落下,章金龙忽然就将目光落到了最末尾的梁建身上:“梁秘书长,这通州段的事情是你负责的,你对国斌同志的这个情况,应该是最清楚的。你觉得,对这个国斌同志我们做出怎么样的处理结果比较合适?”

    章金龙的问题,是梁建最不想面对的。他下意识地看了蔡根一眼,蔡根正看着他,面无表情。

    此刻,如果梁建言语上稍有偏向国斌,那就是得罪了蔡根。可要是顺着王非凡他们的意思说,梁建过不去心里那道坎。

    一时间,进退两难。

    “梁秘书长,这个事情关系到国斌同志今后的前途,还请您慎重回答啊!”区大任忽然说道。

    梁建看了他一眼,心里愈发的难受。

    “梁建,你就如实说好了,不用有什么顾虑。”蔡根也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梁建心中猛地一惊,蔡根看向他的目光里,警告的意味,很浓!

    时间不会一直等着梁建,他们也不会一直等着梁建。梁建舔了下嘴唇,心里迫不得已做出了决定。

    “我从通州回来,还不到三个小时。在回来之前,通州区委书记黄真真来找过我。她向我提供了一些她所掌握的证据,这些证据都指向了国斌同志有涉嫌贿赂我党干部同志并威胁我党干部同志生命等等的嫌疑。其中,这些事件都牵涉到了一个关键人物,瞿明。只不过,因为时间匆忙,对这个人我了解不深,只知道他是一个赌徒。这些就是我所知道的。其余的,我也不清楚。不过,我觉得,犯错了就是犯错了。不管他是什么职位,都不应该姑息。”梁建说道。

    他话音刚落,王非凡立即接过话,说道:“梁秘书长说得对,犯错就是犯错,无论什么职位,都应该要公事公办,依法办事,绝对不能姑息。”

    区大任看着梁建,眼神复杂。

    梁建垂下眼睑,不想去看他和蔡根的目光。

    会议进行到这里,关于如何处理国斌的问题,基本上基调已经定了,那就是严惩不殆。其中牵涉到了三条人命,国斌最轻也要被革职,并开除出党籍了。至于要不要坐牢,坐多少年牢,不好说。

    会议又进行了五分钟后,区大任说是身体感觉不舒服,提前离席了。他走后没多久,关于国斌的处理意见就定下来了,和梁建猜测的差不多,革职并开除党籍,至于要不要坐牢,交由法院定夺了。

    会议结束,蔡根路过梁建身边,停下来说道:“梁建,你跟我来一下。”

    梁建拿起东西,跟着蔡根往他的办公室走。

    一进门,蔡根就让田望出去,把门带上。梁建从田望手里接过茶杯,然后给蔡根添了热水,又递到蔡根跟前。蔡根没接,扭身就绕过办公桌在椅子里坐了下来。

    梁建只好将杯子放到了办公桌上。

    蔡根坐在椅子里,盯着梁建,审视着。

    “你知道为什么区大任今天在会议上那么替国斌说话吗?”蔡根忽然开口问梁建。

    梁建微微愣了一下,刚要想是什么缘故,蔡根就自问自答道:“国斌以前是区大任的秘书,而且做过七年。”

    梁建微微一惊,这层关系,他倒是头一回听说。

    “你是不是真的以为区大任是因为国斌曾经的工作成绩突出,才那么卖力的帮他说话吗?”蔡根看着梁建,带着一丝嘲讽的笑容。

    梁建虽然不知道区大任和国斌的关系,但也没那么天真。区大任后来负气离席,傻子都能看出来,这两人中间必然是有些关系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