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4 督查风波(一)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事情发生到现在,梁健还没问过这位负责人的名字,他坐在对面,低着头,见梁健似乎相信了他关于一个月的说法,身体忽然放松了不少。

    梁健无声地冷笑了一下,问他:“你叫什么?”

    “啊?”他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回答:“马强。”

    梁健看着马强说道:“这些车天天在门口堵着,那这边工程施工有影响吗?”

    马强一听立即回答:“这个您放心,工程已经到了收尾的阶段了,影响不大。”

    “能按时完工?”梁健又问。

    马强马上跟梁健保证:“能!肯定能按时完工,您放心好了。”

    “行,那就带我去看看吧,看看现在到什么程度了。”梁健说道。马强立即回答:“好的。”说着,忙站起来,去给梁健开门。

    梁健慢条斯理地站起来,看着他打开门微躬着身体在那站着,眯了眯眼睛,问:“这件事,小张清楚吗?”

    “清楚。”马强下意识地回答,说完又立即改了口:“张助理其实也不是很清楚。”说话时,他刚刚放松下来的神态,立即又紧张起来。

    梁健没说什么,出了门后,跟着这位马强去参观即将落成的垃圾焚烧发电站。从建筑表面看,看不出什么,除了太多的建筑垃圾堆在四处没有清扫出去之外,肉眼看不出什么问题。垃圾焚烧发电站背后,就是那个湖。梁健看完这个垃圾焚烧发电站,马强就带着梁健往前面走。梁健站住了,叫住马强,道:“去后面看看吧。”

    马强一愣,道:“后面?后面看什么?”

    梁健道:“那个湖的净化工程和周边绿化也是和这个发电站的工程配套的,按照当时的规定,是要求你们这两项工程要同时进行的,忘记了?”

    马强脸色微微一变后,立即笑着说道:“怎么会?我们明白上面现在对环境这一块很重视,所以那个湖的净化工程和周围的绿化我们是最先开始的,这不是刚才闹了这么个事情,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那我这就带您过去。”

    马强说完,就转了道往后面走。梁健跟在后面。穿过垃圾焚烧发电站的建筑群,就是一个围墙。围墙上,按了一个小铁门。马强走过去,看了一下,回头对梁健说道:“门锁了,您稍微等下,我让人送钥匙。”说完,又走到一边去打电话。

    等了有五六分钟,终于有人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不过,钥匙没带来。钥匙没了,不知道弄哪去了。

    马强发了一顿脾气,将那人严厉地训了一顿后,又走到梁健跟前来跟梁健告罪,最后委婉地问:“要不这样,我回头找个开锁师傅来把门开了,到时候我亲自去接您过来检查怎么样?”

    梁健没理他,上前去看了一眼那个锁,然后将监察总队的何队长叫了过来,道:“找个东西,把这锁给砸了。”

    何队长一惊,看看梁健,再瞄一眼那个站在边上听到这话顿时脸色白了的马强,犹豫着问:“梁局长,要不还是算了吧,反正等到落成的时候,也还是要来的。到时候再来检查也一样。”

    梁健看了眼何队长,问:“没记错的话,落成还剩下一个月吧?”

    何队长想了一下,点头称是。

    梁健笑了笑,问他:“你觉得一个月时间够吗?”这话乍听着,似乎有点莫名其妙,但何队长听懂了,马强也听懂了。

    何队长尴尬地笑了两声,再次问:“真的要砸?”

    “我来都来了,工作总是要做到位吧?要不然,以后出了什么问题,你何队长来帮我担责任?”梁健看着何队长,说道。梁健是带着气的,所以语气上就不太好。这位何队长脸色也不好看起来,立即转身准备去找东西。走了没几步,马强上前去想拦他,还没开口,就被何队长给一句话堵了回去:“你没听到刚才梁局长的话,要是出了问题,你负责还是我负责?”

    马强不说话了,脸色难看地原地站了会,忽然趁着人不注意,躲到后面楼里去打电话去了。

    铁门上的锁是那种老式的挂锁。何队长去找了个石头,砸了两下,锁就掉了。门刚打开,马强又出现了。

    门外是一片一人高的灌木,郁郁葱葱,中间零星地长着几颗树。丛生的灌木中,一条小路蜿蜒着一直往里面。

    这画面,虽然有些原生态,但起码看不出污染的痕迹,除了不够美观之外,倒是挑不出毛病。

    “马经理,你们的绿化工作做得很好嘛,我记得三年的时候,这里可是连根草都不长的。”何队长提高了声音说道。这话他是故意说给梁健听的,他还记着刚才的仇。

    马强呵呵笑着回答:“这绿化工作是上面一直十分重视的,我们当然要做好。保护环境,人人有责嘛!我们老总说了,原生态才是最好的,所以等这里的生态环境恢复得差不多的时候,我们以后打算建造一个贴近原生态的小公园,也算是给发电站的员工改善下工作环境。”

    马强和何队长二人一唱一和,倒很是痛快。不过,梁健却在想着,之前马强和何队长的反应。这片灌木丛的背后,肯定有点名堂。而且,来之前梁健看的资料中,以那个湖的污染程度,基本上不太可能这么快就能恢复到这么好的程度。除非是一种情况……

    梁健没理会还在自娱自乐的两人,迈步就往外走。

    马强一见,和何队长相视一眼,有些急,立即就跟了上来,在背后喊道:“梁局长,您这是要去哪里?”

    梁健头也不回地说道:“我既然是来检查的,当然要检查到位。”

    “这里很多地方都没路的,您还是别进去了,回头万一窜出条蛇什么的,伤到您就不好了!”马强声音愈发的急了。

    “没事,早上那么大阵仗都过来了,还怕条蛇!”梁健回答。身后的马强顿时噎住了,看着梁健一直往前的背影,马强更加急了。他停下来,拉住何队长,问:“何队长,这怎么办?”

    何队长阴沉着脸色,低声喝道:“你问我我问谁!照我说,你还是赶紧去给你们董老板打电话,让他有所准备。这位梁局长,可是个厉害角色。他要是真跟你们较真,恐怕甄局长也未必能拦得住。”

    何队长低声快速地说完,也不管马强吞了苍蝇一般难看的脸色,快步往梁健那边追去。

    梁健走了大概五十米的距离,前面忽然豁然开朗。密密麻麻的灌木丛也没了,那些刚抽芽的水杉也没了,只剩下一片空地,地面上都是建筑垃圾。

    这片空地的面积大约有两亩左右的面积,恰好和那个湖的面积差不多。看着这些建筑垃圾,梁健心里没多大的意外,但多少有些心寒。

    看来他猜测的没错。这些人为了省钱和省事,将原先被污染的那个湖,拿建筑垃圾给填了。而刚才那五十米距离的绿色,恐怕也就是把原先湖边还幸存的一小部分绿化给维护了一下,让它成了一堵遮羞墙,挡一挡。在看前面这建筑垃圾填出来的空地,一直延伸到最边缘的那堵一人多高的遮羞墙。怪不得之前在外面,看不到遮羞墙里的植物。里面根本什么都没有,自然就看不到。

    不得不说,这个项目背后的那个人,是个聪明人。填湖和不填湖,花费的钱和精力,那是天差地别,从眼前来看,甚至还帮忙解决了一部分的建筑垃圾问题。可是,从长远来看,这部分建筑垃圾堆砌在这里,要多少年才能被自然消化掉。而一个原本可以给自然环境带来许多作用的湖泊也因此而没有了。

    而且,关于这个湖的生态恢复工作,当时市政府是有专项拨款拨到这个项目上的。当时说好的专款专用呢?

    何队长追过来的时候,梁健看着眼前这个场景,问他:“这个事情,你知道吗?”

    “我不知道。”何队长矢口否认。

    梁健没说话。何队长以为梁健信了,微微松了口气。

    回到那扇铁门内,马强匆匆忙忙地跑过来,看到梁健冷峻的神情,立时心中就咯噔改一下。他看了眼何队长,何队长眼观鼻鼻观口的,根本不看他。马强顿时慌了,犹豫了一下,上前跟着梁健,小心翼翼地赔着笑,道:“梁局长,我们老板在天香酒楼准备了一桌,等着您和同志们一起过去呢。”

    “是吗?那就麻烦你跟你们老板说一声,饭就不吃了。行程紧,今天已经在你们这耽搁了不少时间,我们得赶紧去下一站了!”梁健冷声说道。

    马强一听,见梁健不肯去吃饭,更加着急,又劝说了好久,直到走到车子跟前,梁健还是没松口。

    见梁健马上要上车,束手无策的马强,只好又回头去找何队长,让他帮忙劝劝。之前一直没插话的何队长犹豫了一下,上前对梁健说道:“梁局长,要不就先去天香酒楼吃个饭吧!您看,现在都快一点了。大家也都饿了。这饿着肚子去下一站,也不太好,您说是不是?回头不清楚情况的人,还以为您是故意虐待大家呢!”

    梁健转头看他,道:“不会让你们饿着肚子的,我刚才看了,待会过去的时候,路上就有饭店,我们停下来去吃一点就行了。天香酒楼一直在城里,来来回回地要绕不少路,时间来不及。当然,如果何队长实在想去那边吃的话,也没关系。那接下来的行程,你就不用跟着了!”

    何队长的脸色白了又红,气得不轻,嗡嗡地说了一句:“既然您都想好了,那我就去回绝了马经理。”说罢,转头去找马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