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8老唐归来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朱铭把他安排在院里的招待所那边了。”凌海回答。

    蔡根点了点头,道:“带我过去见他。”

    凌海想了一下,道:“这会朱铭可能在那边,要不我先给他打个电话,让他们先回来?”

    “不用。”蔡根立即说道:“正好我也想看看,朱铭是怎么审的。”

    凌海眼里有一抹异样的神色一闪而过。

    院里的招待所大楼就在检察院大楼的后面,走过去,五分钟时间。

    梁建他们到的时候,朱铭正站在外面走廊里在打电话。凌海远远地看到他,就喊了一声。朱铭转过身来看到他们,三两句就结束了电话,快步迎了过来。

    “蔡书记,凌检,梁秘书长。”朱铭一一打过招呼后,看向蔡根,问道:“蔡书记,您怎么过来了?”

    蔡根看着他,道:“你都把副市长都弄你这里来了,我难道还不能过来看看?”

    朱铭一听,忙说:“当然能。”说着,转过身一指不远处的那间屋子,道:“楚副市长就在那个房间里,他一直说想要见您,您要过去看看吗?”

    蔡根点头:“我来这里,就是要见一下他。他好歹是一个副市长,你不能说抓就把人给抓了。”

    “书记言重了,我只是请他回来协助一下调查。要真是抓回来的,哪里能住这招待所。”朱铭说道。

    蔡根看了他一眼,道:“不用跟我玩文字游戏,人都已经在这了,是抓还是请回来协助调查,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得是,你要拿出点成绩来,不然的话,我唯你是问,凌检护着你也没用!”

    “您放心。”朱铭丝毫不紧张地回答:“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蔡根盯着他看了几秒钟,然后说道:“带我去见楚林。”

    朱铭立即点头,然后带着蔡根往那个房间走。梁建和凌海都跟了过去。

    到了房间门口,趁着朱铭开门的时候,蔡根回头对梁建说道:“你就别进去了,在门口等我。”

    “好。”梁建应下。

    门开了,里面竟是个套间。外间坐着一个人正拿着本书在看,听到声音,抬头一看,是蔡根和朱铭,忙站了起来打招呼。

    朱铭吩咐:“你先出去吧。”

    那人立即点头,飞快地出来了。朱铭刚要陪蔡根进去,这时蔡根说道:“你也不用进来。我要单独跟他谈谈。”

    朱铭看了眼蔡根,没立即应允。蔡根神色一肃,问:“怎么,不行?”

    站在后面的凌海及时上来替朱铭回答:“怎么会!当然行。那您进去吧,我们都在外面守着。楚林同志在里面那个房间。”

    蔡根看了看凌海,又从朱铭脸上掠过,然后转身进去了。

    里间是个不大不小的卧室,装修简单。除了一张床之外,只有一个书桌,书桌上放着一个台灯,和一些纸笔,还有几瓶水。左手边的角落里有个门,半开着,里面是个只有不到两个平方的洗手间。

    楚林躺在床上,背对着门口,一动不动。蔡根开门进去的时候,楚林听到声音,没转身,就说道:“你们不用白费力气了,我什么都不会说的,除非你们让我见蔡书记。”

    “我来了。”蔡根走到书桌旁,拉开了椅子,坐下来说道。

    楚林躺在那里的身体微微一僵,旋即像是触电一般地坐了起来,看到坐在书桌旁的蔡根,一怔之后,立即跟滚一样地从床上爬了下来,冲到蔡根跟前,语速飞快地哭诉:“蔡书记,您可得帮我!朱铭他们诬陷我跟黄金军他们那伙人同流合污,我真的什么都没做过!我跟在您身边这么多年,我是什么人您应该是清楚的,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跟黄金军这种人走到一起的。蔡书记,您得相信我!”

    没见到他之前,蔡根在梁建还有凌海,朱铭他们面前所表现出来的是对楚林的维护和信任,可此刻,面对着楚林,蔡根却神色冷静,甚至冷漠。

    楚林说完后,蔡根看着他,冷冷说道:“我就问你一件事,两年前,有人举报你,收了通汇集团老总两百万的事情,是真是假!”

    楚林神色忽然一变,蔡根一直盯着他,看到他脸上神色的变化,眼中的目光更冷了。

    “你最好实话实说!你要是现在坦白,我还能看在这几年的情分上,想办法替你求求情,你要是敢说假话,那到时候被检察院查出来,到时候你可别怪我不念旧情!”蔡根声音冷厉。楚林身躯一抖,而后,忽然身子一矮,扑通一声,就在蔡根面前跪了下来,脑袋埋了下来,几乎都要抵上地毯了。

    他的声音,也没了刚才的那股仿佛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的那种声势了,变得低沉,嘶哑。

    “蔡书记,我对不起您!”楚林说完这句话,就没了声音。蔡根看着他,冷漠的脸上忽然没了平静,神色变得复杂起来。半响,他叹声道:“楚林啊楚林!你怎么就这么糊涂!”

    “蔡书记,我知道错了!我当时一时糊涂,被猪油蒙了心!我后来就后悔了,可是,一步错,步步错啊!蔡书记,我回不了头,没办法回头啊!”楚林声泪俱下。

    “怎么就回不了头?你要真想回头,为什么当时不来找我?如果当时你来找我,这一切都还来得及!”蔡根说道,一脸地恨铁不成钢。对于他来说,楚林是他刚到华京时,就看中的人,一手培养到副市长的位置,可没成想,却被郭给腐蚀了。这不仅仅是心血白费,更是郭往他蔡根的脸上打了一个巴掌。而且,这一巴掌打在蔡根脸上,蔡根竟然没有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想当初,有人跟他举报楚林的事情,他出于对楚林的信任,竟然还将那件事给一手压了下来。现在想来,自己是多么得愚蠢可笑!

    蔡根对楚林是又失望又生气。他蹭地就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伏在地上的楚林,道:“看在以前的情分上,只要你配合检察院这边的工作,后面我会想办法尽量替你减轻罪责。你好自为之!”说完,他抬脚就准备走。

    楚林立即伸手来抱他的腿,蔡根目光看着前方,冷漠地说道:“事到如今,你求我是没用的。放手!”

    那双死命抱着他的腿的双手,僵了一会后,渐渐地松开了。

    蔡根头也不回地出去了。楚林瘫在那里,像是傻了一般。

    外面,朱铭正悄悄地问梁建,蔡根这趟过来是怎么个意思。他担心万一蔡根要让他们把楚林放了。

    梁建低声告诉他:放了楚林的可能性不大。

    话刚说完,蔡根出来了,神色不太好。梁建忙迎了上去,蔡根的目光从他脸上扫了一眼后,就看向了跟在梁建后面的朱铭,道:“我还是之前的那句话,楚林同志的问题,一定要查清楚。”

    “是!蔡书记,您请放心,我朱铭虽然其他方面没啥本事,但查案这个事情,还是比较专业的。”朱铭说道。

    蔡根看了他一眼,就收回了目光,然后对凌海说道:“凌检,那这边就交给你了。之后要是有其他行动,务必要先通知我,不能再擅自行动了。否则,出了事,我可是要找你的。”

    “好的,您放心。”凌海应下。

    “行了,我们走了。”蔡根说完,就抬腿往外走。梁建忙跟了上去。凌海朝朱铭瞪了一眼,然后也快步跟了上去。

    凌海将蔡根和梁建送到检察院楼下,凌海问:“要不再到楼上去坐坐?”

    “不坐了,还有事。”蔡根回答。

    车子来了,梁建拉开车门,蔡根上了车而后,梁建跟凌海告别过后,也立即上了车。车子从检察院出发,回市政府。

    路上的时候,蔡根在后座,靠在那里,闭着眼,神色不太好。

    梁建做了几次念头,都将到了嘴边的话又给吞了回去。

    梁建想,从蔡根的神色看,楚林身上的问题,多半都是真的。蔡根应该是已经放弃楚林了。这样的话,接下去就是看朱铭那边能从楚林身上挖到多少有用的信息了。

    只是,楚林是蔡根的人,郭那边应该不太可能会让楚林接触到太核心的信息。梁建就担心,朱铭那边到头来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白忙活一场。

    除此之外,梁建心里还是放不下那个念头,他总觉得,朱铭那边进展得有些过分顺利了。只是,他尽管如此怀疑,却也找不到,可以支持这个怀疑的证据。所以,这些怀疑目前还是只能藏在心底,不宜告诉朱铭。

    回到单位后,梁建跟着蔡根回他的办公室,跟他汇报了一下昨天常委会议的情况。蔡根似乎是满腹心思,也没多问,梁建汇报完,就把他打发出去了。

    到了外面,看到田望关着的办公室,梁建又想到了还在宁州的田望,顿时愣了愣。

    这个事情,他还没跟项老说过。如果田望去宁州市为了乔任梁的事情,梁建觉得,还是跟项老说一说,比较好。

    正要打电话给项老,电话倒是先响了。梁建一看,愣住了。屏幕上,显示的是两个让梁建感觉震惊意外的名字。

    老唐。

    老唐回来了?梁建接起电话,不太敢确定地喊了一声:“老唐?”

    电话那头传来熟悉的声音,笑骂道:“一段时间不见,怎么连声爸都不喊了?”

    这个声音,这种语调,是老唐无疑了。梁建又惊又有些喜,立即改了口:“爸。你总算是肯给我打电话了!”

    老唐沉默了一会,道:“回头我给你配个手机,这样以后我们联系起来就方便了。”

    “我有手机。”梁建皱了下眉头,道。

    老唐笑道:“我给你的手机不一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