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0橄榄枝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第二天,周六下午。毕部长回到了华京之后,并没有休息,而是向部长就此次华京之行作了汇报。才勉强四点多,距离下班时间还早。毕部长就打了电话给老唐,问他有没有空,去他院子里讨一杯茶喝。

    毕华是难得会主动打电话给自己的,老唐当然是说好。见了面,在古朴高贵的四合院里,毕华与老唐喝着顶级滇红,聊了一会儿的天,全程没谈什么正事。临走的时候,毕华才对老唐说:“老唐,你有一个好儿子。梁健在江中不错,你就放心吧。”

    老唐没有为自己儿子说什么,毕华却说了自己儿子的好,让老唐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本来就要冲出一句“你说干得不错,那就给我一个明话儿吧,常务副省长的岗位,到底打不打算给他吧?”

    临到嘴边,他又咽了回去,他答应过儿子,不会替儿子去说官了。所以,老唐换了一个口吻说:“这小子,有时候不知轻重,毕部长要批评的地方多批评。”

    毕华笑一笑道:“老唐你放心,哪天我让他陪我去镜州吃面条,到时候我再跟他说说。”

    “我那小子竟然跟你约好去镜州吃面条!”老唐装出一副小气的样子,“我这个老子怎么没有这么好的待遇!”

    毕部长笑着走出门去:“小气了不是!”说着,就与老唐挥了挥手,坐进了自己的红旗座驾之中。

    江中省宁州市。正在毕部长与老唐喝茶的时候,梁健接到了李瑞的电话。

    梁健问什么事情?他语气里没有好气,因为金灿给他的事情没有办好,他要联系的十里桃花度假小镇项目,被其他人抢了去,并且还没掌握是什么原因。

    李瑞说,他的那个朋友,也就是送了梁健高档咖啡机的胡小蓝,已经在东京飞往宁州的飞机上了,估计一个小时之后就能到了。

    胡小蓝?跟胡小英只相差了一个字的女人。梁健本来是有兴趣见上一见的,但是今天我却没有心情。对李瑞说:“你和金灿还是早点把十里桃花度假小镇的事情给落实了吧,其他事情都是次要的,以后再说。”

    关于十里桃花度假小镇的事情,李瑞也遇到了麻烦,没有一次协调成功,都是因为省委那边有领导看上这个项目了。李瑞本来打算在今天晚上见面的时候,向梁健来解释一番的。没有想到,梁健非常在乎这个项目,当场就开销了。

    李瑞只好“嗯嗯”了几声,说自己周一再去协调,尽量把事情办好。然后,又问梁健,晚上还有没有空参加。梁健本来对这个胡小蓝是有好奇心的,但是他刚才话已经说在外面了,不能收回来,就说,晚上确定不参加了。

    牛达汇报说:下周一下午和周二上午都没有什么大事,周三开始却有些忙了。看梁省长能不能周一就去镜州?

    其实,周一、二、三、四、五都是差不多,事情都是有的,但并不是特别重要的事情。牛达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体会出来了,梁省长好像很想去镜州,这样的话,与其拖到后面,还不如马上就去。梁健听了之后,果然说:“那就周一下午去。”

    牛达就去与朱怀遇对接具体的行程了。朱怀遇接到了牛达的电话,自然高兴,知道梁省长这次下来,竟然没有通知镜州市政府方面,而只是通知了自己,就更加高兴了。不过有一件事情,他也挺为难的。因为市委市政府都明确要求过,只要是省里的领导下来,就算是私事也要报告市里两位主要领导知道。

    那么这次梁健来,到底要不要向市委书记和市长汇报呢?不及时汇报,被知道了,恐怕要挨骂了。保险起见,还是汇报一下好。但是,他马上又想不对。既然梁健的秘书牛达,在电话中已经明确要求,不要通知市委市政府那边,如果他朱怀遇去汇报了,那就等于是把最起码的信任也忘在脑后了,以后梁健说不定就会对自己有看法了。

    就算是被批死都不能汇报。朱怀遇打定了主意之后,就开始考虑,晚饭的时候要叫谁陪同参加?必须是梁健在江中时,关系特别好的朋友。

    第二天下午,梁健手头的工作都安排好了,他提着一个公文包走出了办公室,对牛达说:“我们走吧。”牛达早就已经准备好了,因为要住一晚,他还带了一个小型的拉杆箱,看到梁健手中的公文包,赶紧又上来接了过去。

    这样梁健的手里是空着的,牛达手中是两个包和一个拉杆箱。梁健重新想要接过牛达手中的公文包,牛达说:“不用了,梁省长我能对付。”

    梁健说:“你那么多东西,人家要说我把你当奴隶使呢!”牛达却说:“如果您不给我压担子,人家还会说您不信任我呢。而且小傅也在电梯等了。”

    牛达说的小傅是梁健的新驾驶员。既然有秘书和驾驶员两个人拿东西,梁健也不再多说了。进入了电梯,小傅就将牛达的拉杆箱给接走了。小傅脑袋圆圆的,头发不多,看上去却敦厚老实,从面相看是值得信任的类型。他毕恭毕敬地尊称了“梁省长。”梁健点了点头。

    电梯却在下面一层停了一下,门打开,进来一个人。竟然是梁健到江中后的第一个联络员林飞。

    梁健、牛达、林飞三个人都是一阵尴尬。

    林飞据说是沈伟光安排给自己的,但是最后还是被梁健给踢走了。林飞的心里一直对梁健有怨恨。但是,看到梁健之后,他还是称呼了一声“梁省长。”梁健点点头,说了一句:“你好。”

    牛达也冲林飞点了点头。林飞本来是下底层,但是他可能觉得不自在,又按了一个二楼,电梯打开就出去了。

    等电梯门从背后关闭,林飞返过身来,看着电梯,心中狠狠地说:梁健,总有一天我要让你身败名裂!欺负我林飞,你不会有好下场!

    看到林飞,梁健也有一种吃了苍蝇的不舒服。从林飞的眼神之中,梁健明显感觉到了对自己的怨恨。梁健本想交待牛达一句,对这个林飞要长一个心眼。但是,话到嘴边他就没有出口,毕竟牛达也是秘书,让新秘书堤防前秘书,总让人感觉不好。

    车子开出宁州,上了前往镜州的高速之后,梁健渐渐将林飞这个人扔在了脑后。他倒是想起了一个人,那就是素荷的弟弟。上次,从素荷居出来的时候,素荷请求说,让梁健见一见她的弟弟。梁健当时说,自己有空去镜州的时候,会约见他的。

    没有想到自己这么快就真的去镜州了。这次也没有什么硬的任务,倒是可以见一见这个崇拜自己的小年轻。梁健就打了电话给素荷,让她弟弟给牛达联系。素荷听了之后,很是感谢。梁健又交待了牛达,等素荷的弟弟来联系的时候,如何约时间等等的。

    车子驶入镜州境的时候,天上忽然下起了大暴雨。时值夏末,这种雷暴天气经常光顾江南地区。

    这雨下起来,一下子就铺天盖地了,连路都看不清楚。轿车不停地摇晃着雨刮器,但视线还是严重受到了阻碍。前方正好有个服务区,梁健就让驾驶员小傅驶入服务区休息一会儿。

    很多车都在躲雨,现场有些乱,但是小傅还是找到了停车的地方,大家呆在车子里等候。

    这个雷雨来得快,去得也快,但是降雨量惊人,地面积水非常严重。

    服务区的车子看到雨停了,都纷纷开出去了。这一耽误也有半个多小时,驾驶员小傅就想要加速开。梁健却让他放低车速,安全第一。果然没过多久,就瞧见前面有车祸现场。

    朱怀遇已经等在高速路口,看到梁健的车子行驶过来,就赶忙凑上来。“欢迎梁省长!”朱怀遇笑着伸手进窗子,与梁健紧紧一握。梁健说:“老朱,我们跟着你。”

    这次,朱怀遇将梁健下榻的宾馆,安排在郊外的温泉度假酒店。这一方面是避免与市领导碰上,另一方面是因为这家酒店是新开的,温泉虽然也是人工的,但是很不错。还有一个原因是,这家度假酒店在他朱怀遇的辖区之内,他也想让梁省长看一看自己的成绩。

    路上很有多积水,有些路段甚至轮子都要淹没了。梁健感叹,现在城市内涝真的是大问题,一下雨都暴露出来了。

    新的度假酒店绿草如茵、放松心情,里面装修也都是崭新的。朱怀遇将晚饭也安排在了这里。

    梁健因为没有其他事务性的安排,就很是放松,到了酒店之后就只是等着晚饭了。

    牛达给他们沏了一壶茶,梁健就和朱怀遇在阳台上,看着下面的草地和棕榈树喝茶聊天。雨后空气特别的好。

    朱怀遇说:“托梁省长的福,今天我也能放半天假了。”

    梁健问道:“当了这个黎山度假区的党组书记,是不是比以前更忙了?”

    朱怀遇道:“管的事情多,要协调的事情多,很多我们度假区都解决不了。我有时候又想逃,不过这个岗位锻炼人,所以坚持着。”

    梁健说:“有一把手的经历,和没有一把手的经历是不一样的。如果你不是这个度假区的一把手,我还真不会考虑让你进省城。”

    “进省城?”朱怀遇有些反应不过来,“梁省长,你说的是真的?”

    梁健冲朱怀遇笑了笑说:“我这里也许有一个机会,当然首先要看你乐不乐意。如果你不乐意,我肯定不强求。”

    朱怀遇一边给梁健到茶,一边说:“我能问一下,具体是什么岗位吗?”

    梁健说:“省政府副秘书长。”

    朱怀遇又问:“是跟着梁省长吗?”

    梁健说:“不是跟着,是共事。”

    “共事我就不去了,但要是跟着你,我就去。”朱怀遇笑着说,“不过我也得跟老婆商量一下,她这个人喜欢大城市,应该会同意。”

    喜欢我,可以关注我的个人微信公众号:行走的笔龙胆。让你一次看到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