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谁最合适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梁健看了看小五,小五看了看看押他的那两个特警。其中一个走过去,踹了一脚椅子,吼道:“让你来不是让你来睡觉的!给老子坐好了!”

    蒙着头套的男人一个激灵就坐直了身体,头套前面嘴巴的位置,不停地凹陷又鼓出。沉默了两秒后,男人忽然大喊:“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敢绑架我!”

    “你不就是王一柄,人大委员长胥清流的秘书吗?”梁健接过了话,走过去,拉过一张旁边的椅子,坐到了他对面。

    男人静默了一会后问:“你是谁?我没听过你的声音!”

    梁健道:“像你这样的大人物怎么会认识我这样的小人物呢!今天请你来呢,是想找你帮个忙,只要你好好配合,晚上就能送你回家,你继续做你的委员长秘书。”

    “那如果我不配合呢?”王一柄问。

    梁健笑了笑,道:“这我就不知道了!”

    王一柄的喉结上下动了动。

    梁健调整了一下坐姿,看着对面那个浑身都紧绷着的王一柄,眯了眯眼睛,然后开始切入正题。

    王一柄如今是砧板上的肉,梁健也不必跟他绕弯子,心里面早就准备好的问题都是直接开门见山的甩到王一柄的面前。刚开始王一柄的嘴很硬,不是说不知道,就是一言不发。

    梁健问了有二十分钟,都没问出什么来。这样的局面,对于梁健来说,并不陌生。梁健笑了笑,转头问门口看押他的那两个特警:“是不是只要不把他弄死就没问题?”

    特警想了想,道:“弄死了处理尸体有点麻烦,你尽量吧!”

    梁健还没回特警呢,王一柄就吓得大喊起来:“你们敢!我是国家官员,你们敢动我一下试试!”

    话音落下,小五就一脚踹在他身上。王一柄整个人连带着他屁股底下的凳子都摔了出去,套着布头套的脸在地上擦过一条很明显的痕迹。

    梁健想他此刻的脸应该很红!

    “我动你了,你打算怎么样?”梁健笑着问。

    王一柄喃喃着:“你们怎么敢?怎么敢?”

    “我劝你还是别天真了!你连盗墓都敢,我为什么就不敢?”梁健说道。

    王一柄突然尖声叫了起来:“我没有盗墓!你不要血口喷人!”

    “你没有?那是谁?难道还是高井?”梁健猛地将高井这个名字抛了出去,王一柄一下子就僵住了。半响,喃喃:“你……你知道……高……高井?”

    梁健笑了笑,道:“不然你以为我是怎么知道,盗墓这件事跟你有关,而且你是主谋!”

    “你说什么?我是主谋?”王一柄像是十分生气又像是十分惊恐,他全身都颤抖着,梁健看不到他的表情,但可以从他尖锐的声音中听出他的恐惧和不敢置信:“你的意思是,是他跟你说我盗墓?”

    说完,静了两秒,忽然又惊喊:“你们是高井的人?”

    这倒是梁健之前没想营造的效果,算是意外之喜。但既然他这么想了,梁健不妨再添一把力,他道:“高井说了,只要这件事,你认了。那么其他事都好说!而且,他不会让你怎么样的,顶多就是和以前一样,先避两年风头!”

    到此,王一柄心中仅剩的那一点不相信也没了。他沉默了半响后,道:“好。我认!”

    “很好!你还记得我最开始问你的那些问题吗?”梁健问。

    王一柄沉默了一下,回答:“记得。”

    “很好。”梁健说着从兜里摸出了录音笔,准备好后,对王一柄说道:“你就按照之前我提问的那些问题来叙述一下这整件事情吧!”

    说完,他按下了录音笔的开始键。

    梁健不得不承认,王一柄是个聪明的人。在之前的提问中,梁健许是心急,提到过两三次罗贯中的名字。这时候王一柄在叙述的时候,将这整件事的重要责任都推到了罗贯中身上。古墓是罗贯中发现的,也是胡东来主动找到他,希望利用他胥委员长秘书的身份,来让他方便行事。作为回报,罗贯中答应,古墓中所得的财物分一成给王一柄。王一柄自称,起初时他并不答应,罗贯中还威胁了他!他无奈之下才答应的。

    而至于高井这个名字,在王一柄的口述中,一次都没出现。

    等他说完,梁健收起录音笔,看着对面这个男人,想,人是个聪明人,可惜怎么就不喜欢走正途?想到这里,梁健立即又想到了那个神秘的高井。

    梁健其实很想问问王一柄,到底高井对古墓中的什么东西这么感兴趣,要冒这样的险。但王一柄已经认为他是高井的人,问这句话显然不合适。虽然王一柄已经给了梁健想要的口供,但如果这个时候让王一柄察觉到了他的身份问题,难保他不会去找高井,只要他和高井一见面,这个谎言就会不攻自破。到时候,高井和王一柄有足够的手段可以让梁健手里的这份口供成为一块砸自己脚的石头。所以,哪怕再好奇,梁健也得忍住。

    拿到想要的东西之后,王一柄当然也不能就这么轻易的放回去。王一柄虽然现在已经相信梁健是高井派来的,但凡事皆有意外。梁健得保证不能让这个意外发生,或者说,得在这个意外可能发生之前,尽快将这些事情做成板上钉钉的事情!

    所以,他得快!

    回去的车上,梁健看着手里的录音笔,脑袋里不断地转着。接下去,这份录音,他要交给谁更合适?

    老丈人项部长?他已然退休,虽然目前人脉关系还在,但手中的权力已经不对应。显然,让他去盯着老脸给自己出头是不合适的。

    抛开老丈人项部长之外,如今将那些可能倚靠得上的关系都算在内的话,也就只有唐家,还有老赵了。

    那么是唐家,还是老赵?

    或者双管齐下?

    老赵那边,梁健已经给罗贯中下过眼药,但时至今日效果如何却是不知,或许根本毫无效果。

    而唐家那边。梁健对于唐家的实力,只能说是窥见了一二分。这样一个别说底细了,连皮毛都没摸清楚的庞然大物,就这样冒然地倚靠上去,可以说是有几分危险的。如果当时唐一说得是真,唐家那个老爷子是真的时日无多想见他,那么或许会看在梁健毕竟是唐家血脉的份上帮他这一把。但唐家毕竟不是铁板一块,上下那么多人并不齐心。唐宁一对梁健,分明是眼中钉的样子,若是让他知晓了这件事,恐怕立即会变着法子来踩一脚吧!

    所以,想来想去,无论唐家还是老赵,似乎都不是那么十分令人满意的选择。那么除此之外,还有第三选项吗?

    正在梁健犯愁的时候,手机的声音打断了梁健的思绪。梁健看向手机,是禾常青的电话。

    这个时候禾常青打电话来会是什么事?

    梁健皱了下眉头,接起电话,问了问。原来是禾常青找到了许单。不过,许单如今状态并不是十分好。

    梁健初以为是人身安全出了问题,后来一细问,才知道,原来是许单的女朋友无法再忍受这么多年没名没分,打算分手然后出国。

    知道不是人身安全问题,梁健便松了口气。梁健与禾常青商议过后,决定先与许单见一面。

    见到许单的时候,他低着头,捧着杯咖啡,形容憔悴。梁健坐下后,他勉强抬头朝梁健扯了扯嘴角,算是打过招呼后,便没了动静。

    梁健看着他,他身上还是有许多的疑点,让人想不明白。但是这几天梁健也想明白了一些事,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事情都非得要找个答案。只要许单的秘密,和他的事情不冲突,那就让他藏着那些秘密吧。

    梁健先打破了沉默,道:“我昨天给你打过电话。”

    “我看到你的短信了!”许单回答,声音里满是颓废。

    许单的承认倒是让梁健有些意外,忽然不知道该怎么接。他看了他一会,如此消沉的模样,实在和当初第一次见他的样子有很大的区别。

    梁健抿了抿嘴唇,改变了本打算直奔主题的初衷,决定绕个圈。他说:“听说,你女朋友打算出国了?”

    “这你也知道?”许单抬头看了他一眼,嘴角的笑带着点嘲讽。也不知道是自嘲,还是嘲他。

    不等梁健回答,他又立即自问自答:“也对,像你们,想知道这些还不是很容易的事情嘛!”

    许单说完,又低了头。

    梁健看着他,笑了一下,问:“你不打算一起出去?”

    “我没钱!”许单说道。

    梁健挑了挑眉,忽然就想到了胡东来的那两百万,便道:“你不是有两百万吗?”

    许单捧着咖啡杯的手抖了一下,然后抿紧了嘴唇,流露出一副不想多说的表情。梁健扯了扯嘴角,仿佛自言自语一般,继续说道:“其实,你要是真想跟她一起出去,没钱也不是没有其他的办法!”

    许单的手又抖了一下,过了两秒,还是抬了头看向梁健,问:“什么办法?”

    梁健看着他笑了,不答反问:“那你跟我说说,你为什么一直不跟她结婚?你们孩子都已经有了,结婚不是应该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吗?”

    许单皱了眉头,紧闭着嘴唇沉默了两秒后,道:“这件事跟你没关系。你要是不想帮忙就算了。”

    梁健倒也不是非要知道这个原因不可,只不过好奇多嘴问了一句。既然许单不想谈,他也不勉强,只不过,办法他可以想,但在这个关节眼上,他却也只能做一回逼得人做买卖的小人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