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9 关系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秘书宁海正准备睡觉,忽然接到书记的电话,立即就精神了起来。他接起电话,就说道:“书记,有什么吩咐?”

    乔任梁说:“有个事情,要你辛苦一下。你现在就准备一下,然后出发去境州。到境州后,找境州市委书记。具体的事情,我待会会发短信给你。”

    “好的,书记,那我收拾一下,就立即出发。”宁海立即说道。

    乔任梁说了句注意安全,然后就挂了电话。接着,他又开始绕圈,又绕了两圈后,他又拿起电话,这回,他打的是境州市委书记的电话。

    电话响了许久,才接了起来。电话那头还有些喧哗的声音。

    乔任梁听出来后,道:“鲁山同志的夜生活还挺丰富的嘛!”

    鲁山是去年新上任的境州市委书记。此刻的他,正在一处会所里面,周围莺莺燕燕的不少,不过,鲁山对这种没啥兴趣。听到乔任梁这话,鲁山顿时一个机灵,立即起身,留下瞬间安静下来的众人,一阵风似的出去了。

    到了门外,鲁山又赶紧解释道:“最近境州招到了一个大的投资商,在洽谈合作的过程中,遇到了一些问题,徐峰同志希望我一起出面跟投资商协商一下,所以今天就安排了一下,弄得有些晚了。”

    乔任梁听他说完后,才说道:“这个是你的工作安排,不用跟我汇报。我找你,是有个事情,要问一下你。”

    “乔书记,您问,我听着。”鲁山说道。他话刚说完,后面包间的门开了,一个身高估计有一米八以上的中年男子忽然走了出来。他一出门,看到不远处的鲁山正在打电话,看了一两秒后,又扭身进去了。

    鲁山因为背对着,就没看到此人。

    电话那头,乔任梁正在问他:“我听说,你们市纪委抓了一个叫洪兵的人,有这个事吗?”

    鲁山听完这话,皱了下眉头。洪兵这个名字,有些熟。他仔细想了一下,才想起来,貌似一个礼拜之前,纪委书记跟他提过一下这个人。

    想起来后,他回答道:“好像是有这个事,乔书记,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乔任梁沉了声,喝道:“这个事情是你境州市的事情,你好意思来问我出了什么事?”

    鲁山被乔任梁训,一句话也不敢说。

    乔任梁接着又道:“现在有人跟我反映这个洪兵是被陷害的,而且设计陷害的那些人,已经把电话打到洪兵家里去威胁他的家里人了。”

    “有这种事情?”鲁山不由惊讶。他也确实惊讶。洪兵虽然是个副局长,但只是个区财政局的副局长。再加上,他这段时间,事情又比较多,所以也就没关注这个事情。没想到,一个小小区财政局的副局长,竟然还惊动了省委书记。

    鲁山回过神来后,立即说道:“乔书记你放心,我现在立即就给纪委那边打电话。只要这个洪兵同志被陷害的事情是真的,那我保证他完好无损地回家!”

    乔任梁哼了一声,道:“什么叫只要是真的?难不成,这个事情还有假?”

    鲁山一慌,忙道:“乔书记,我不是这个意思。”

    “行了,你也别解释了。当初,你来境州当市委书记,我也是十分支持和看好的。现在再看看这些事,鲁山啊鲁山,你要好好地反省一下了!”乔任梁冷声说道。

    鲁山额头上瞬间就出了冷汗。

    “我让宁海去境州找你了,他大概一点钟左右就会到你那里。我提醒你啊,务必要保证这个洪兵的人身安全,要是他有个什么问题,我唯你是问!”乔任梁喝道。

    鲁山慌忙应下,点头哈腰的模样,仿佛乔任梁能看到一样。

    乔任梁哼了一声,就挂了电话。

    鲁山这边,乔任梁这个电话一打,他哪里还有心情再进去跟那些人虚与委蛇,连个招呼都没打,径直就走了。下楼的时候,他打了个电话给自己的秘书,让他在门口准备好车,直接去纪委。

    乔仁梁那边,挂了电话后,他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他面无表情地坐了好一会后,重新拿起手机,给自己的秘书宁海发了条短信,跟他说了洪兵的事情和几点注意事项。接着,又给梁建发了条短信,告诉他已经安排妥当了。

    梁建那会正在开车。

    回到家停好车,他看到短信后,微微松了口气。这虽然不是他自己的事情,但王雪娉在他内心里还是有些分量的。虽然多年不联系,但他还是当她是朋友的。朋友有事,他岂能坐视不管。

    何况,这个洪兵是被人陷害,他既然知道了,恰好又能帮上忙,又岂能不伸手。

    只不过,如此一来,兆丰那里也算是欠了个人情了。而兆丰,之所以告诉他这个事情,无非要的也就是这个结果。

    梁建拎了包准备下车的时候,忽然看到后座上放着的那个文件袋。忽然想起,这是昨天田望给他的茶叶,便一同拿下了车。

    到家,难得项老还没睡,梁建进门的时候,他正好从书房出来。梁建想到文件袋里的茶叶,便叫住项部长,道:“爸,你还没睡呢?”

    项老看向他,道:“今天喝了点茶有点睡不着,就多看了会书。你怎么这么晚?有应酬?”

    梁建点点头:“跟常务副市长兆丰同志一起去吃了个饭,聊了点事情。对了,爸,有同事送了我两包茶叶,我喝了一下,味道还不错。”说着,梁建就打开文件袋,将里面的两包茶叶给掏了出来,没想到,还有一样东西从里面掉了出来。

    梁建和项老都看到了。

    “东西掉了!”项老看了梁建一眼。

    梁建敛起脸上的惊讶,弯腰将东西捡了起来,是一张装在白色小信封里的俱乐部白金卡。俱乐部的名字是梁建没听过的,但这种白金卡是什么卡,梁建在官场浮沉了这么些年,自然是清楚的。文件袋里有张卡,梁建是没料到的。不过,梁建明白,田望这是想感谢他。要放在平时,这个卡其实根本不算个事,这种卡虽然值不少钱,但这种卡只能在指定的那个俱乐部消费,梁建要是不去,这就是一张无用的废卡。只不过,这个卡是当着项老掉出来的,这让梁建觉得有些尴尬和不好意思。

    “这个是谁送的?”项老已经接过了茶叶,他像是没看到这个卡一样,随意问道。

    梁建将卡放到了一旁的柜子上,回答:“是屈书记的秘书田望。”

    “哦。”项老答了一声,低头去看手里的茶叶。看了一会后,又打开来闻了闻。“这茶叶香味不错。”项老抬头看向梁建,带着一丝微笑。

    梁建看到项老的笑容,心情轻松了一些,也跟着笑道:“这茶叶的味道和一般茶叶的味道不太相同,还算是独特。”

    项老笑了笑,将茶叶又递给了梁建。“把茶叶先收起来吧,我明天喝。”

    “好的。”梁建说完,接过茶叶,就准备去餐厅把茶叶收起来。刚走了没几步,听得背后项老在说:“梁建啊,你最近好几天也没在家里吃晚饭了,明天回来吃晚饭吧,也陪陪两个孩子,霓裳现在大了,会有情绪了。”

    梁建这几天确实也因为各种事情,都没好好在家待过。项老这么一说,他心里也就生出些愧疚,忙立即答应了下来。

    梁建放好茶叶,转回身去,发现项老还站在那,正看着他。心里不由得微微一突,他上前了几步,问:“爸,还有什么事吗?”

    项老拿目光打量了一下他,忽问:“去江中的事情,你跟项瑾提过了吗?”

    梁建微微一怔,旋即讪笑一下,道:“这几天忙,还没来得及说。”

    项老目光里透出几分不满意,嘴上说道:“你要抓紧时间说,这件事越早说越好。”

    梁建只能点头。

    “时间也不早了,你早点洗洗睡吧。”项老说完,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后,扭身上楼去了。

    梁建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拿过刚才放在一旁的白金卡,端详了一下后,又放到了一边。这张卡他是肯定不会去用的。但,这卡的事情,也没必要去跟田望提,他的心意,他明白了就行。田望还是有些分寸的,这要是送的是购物卡,或者其他什么东西,梁建保不准就给他送了回去。这东西,也不过就是份意思,梁建自然是不会退回去。

    卡不是事,可是跟项瑾说去江中的事,是件事。

    梁建并不是没这个勇气跟她提,这两天也确实忙,没找到机会,当然,更多的原因是在于梁建心里的犹豫。

    梁建担心项瑾伤心,生气,对他失望,这些才是关键。

    只不过,就像项老说的,越早说越好。梁建也明白这一点,但要下定决心去说,还差那么一点。

    项老的话补上了这一点,梁建想了想,决定明天找个时间约项瑾去外面找个安静的地方坐下来好好聊一聊这个事情。

    想好了,梁建也就上了楼。

    楼上,项瑾还没睡。见到他进房间,就问梁建:“今天怎么这么晚?”

    梁建说:“副市长找我有点事,商量了一下就晚了。”

    “刚刚我听你跟爸爸在下面说话,怎么了?”项瑾又问。

    梁建一边找衣服,一边回答:“也没怎么,我带了点茶叶给爸爸,跟爸爸说了一声。对了,我给你也带了点,回头你有空的时候可以泡着喝喝看,这个茶叶味道还挺独特的,说不定你喜欢。”

    项瑾笑了笑,道:“好的。那我回头试试。赶紧去洗吧,我等你。”

    “好。”梁建拿了衣服去了浴室。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