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9 又是世隐

笔龙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迷楼 www.shumilou.com.tw,最快更新官场局中局最新章节!

    梁健怔了怔,问:“在太和?”

    电话那头,小许回答:“是的。梁书记赏光吗?”

    梁健忙说:“许处长邀请,没时间也得有时间啊!那这样,我来安排,你现在在哪边?我晚点过来接你。”

    “不用,不用!我已经安排好了,梁书记就不要跟我抢了。位置的话,我待会发短信给你。”小许说完,那头似乎有谁跟他说了句什么,他立即就对梁健说道:“那就这样说定了,我这边有点事,就先挂了。待会我把位置发给你。”

    小许挂了电话后,梁健心里却有了疑惑:小许在太和,那么徐京华呢?他是不是也来了太和?

    可是,省长出行,怎么会一点消息也没有?

    如果是小许单独来的太和,那么又是为了什么事?小许是省长的秘书,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单独行动的。

    梁健拿起电话准备给广豫元打电话,他是省里过来的,打探省里的消息,他是最有办法的。这个念头一闪过脑子,梁健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广豫元去省城是基本已经定下来了,今后,这点便利就没有了。

    广豫元很快就给梁健回了电话,徐京华在省里,昨天今天都是正常上班的。

    梁健听后,不由皱了皱眉头,那么小许突然到了太和,是为了什么事呢?梁健本想问一问广豫元,但是听他声音,似乎情绪低落,到了嘴边的话就又收了回来。

    小许定的地方,是个梁健熟悉的老地方,世隐山庄。他将位置定在那里,梁健惊讶也不惊讶。

    那地方离市区还是有点距离的,梁健提前从市政府出发了。到世隐山庄,车子进大门的时候,梁健忽然莫名就想到了潘长河这个人。他有种莫名的直觉,觉得潘长河今天会出现。

    有时候,不仅女人的直觉准,男人的直觉也准。

    梁健到的时候,那个包厢里已经坐了不少人了,都是老面孔。潘长河就在其中。梁健一进去,房间里的人除了一个人都站了起来。

    “梁书记,这里坐。辛苦了。”小许笑靥如花,很是客气。梁健扫了眼屋子里的人,最终目光落在那个位置在小许旁边的那个人身上。他靠在椅子里,正拿着手机在打字,似乎根本不知道房间里进来了个人,完全将其他人都当做了空气。

    小许注意到他的目光,介绍道:“梁书记,我给你介绍下,这位是……”小许话还未说完,那人忽然将手机一放,朝梁健看过来,道:“你就是梁健?”说话时,他目光将梁健上下一扫,突然嘴一撇,不屑地说道:“真是见面不如闻名。也不过就是个两条胳膊两条腿的普通人嘛!”

    梁健皱了眉头,这人一开口就满是戾气,充满了敌意。梁健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可也不会因为小许表现出来的对此人的谦恭就忍气吞声了,便接过话,道:“难不成阁下是那个三头六臂的哪吒?”

    此人一愣,旋即冷笑了一声,道:“嘴倒是挺犀利的。不过嘛,再犀利,也不过就是个弃子,说不定还是个……”说到这里,他忽然没了声音,只是做出了嘴型。但他那生怕梁健看不懂他的嘴型刻意放慢的动作,不仅让梁健清晰知道了他那没说出口的两个字,也让其他人大概看懂了意思。

    野种!他骂他是野种!

    怒火从心底窜出来,直往头顶窜。梁健脸色沉了下来,扭向小许,问:“许处长,这是人吃饭的地方,把一只狗带进来,不太好吧?”

    小许神色已经很难看,梁健虽然只是委书记,却也不是他想得罪的。而另一位,更不是他能得罪的。听到梁健这话,小许都快哭出来了。

    “你骂谁狗?”那人果然跳了起来!

    梁健看着他,冷冷回答:“我骂狗啊!”

    那人气得脸色发白,指着梁健说了三个好字,然后咬牙说道:“你等着,早晚要你好看!”梁健诧异于他没扑过来打他,原本还想着,他要是敢过来,就趁机狠狠地打他一顿。不过,这看似纨绔子弟的做派,竟然忍住了没冲过来,倒是让梁健有些失望的同时,也对他有了些刮目相看。

    嘴仗素来不是梁健喜欢的。他不再看那个人,转向小许,道:“看来,今天这饭也是吃不成了。那我就先走了。回头许处长再来太和的时候,我来做东。”

    小许应该是有事要找梁健的,听梁健要走,欲言又止,最后也只得无奈地让梁健先走。梁健一走,潘长河和楚阳倒是先后跟了出来。

    “梁书记,您稍等一下。”潘长河在后面小跑着追了过来,梁健看着他,又瞄了眼后面追过来的楚阳,淡淡道:“潘老板找我什么事?”

    潘长河笑呵呵地说道:“您还没吃饭,大老远的过来,怎么能让您就这么走了,走,我们另外开个包厢,坐下来先把饭吃了,民以食为天嘛!”

    潘长河是个狡猾的人,此刻要是站在这里把事情说了,以梁健此刻的心情,基本上没可能得到什么好的答案的。所以他不傻。

    梁健本想扭头就走,可看到后面的楚阳,梁健心里又犹豫了。想起那天沈连清说的话,梁健在心底叹了一声,然后对潘长河说道:“那就让潘老板破费了。”

    “怎么能是破费,您能赏脸,是我的荣幸。”潘长河的话总是说的光溜无比,笑眯眯的脸永远让人找不到不满意的借口。他说完,又道:“反正也没其他人,不如让您的司机也过来一起吃吧。”

    梁健惊讶地看了潘长河一眼,这话梁健还是头一回听到人说。

    “这里包厢大,三个人坐着空荡荡的,说话还能听到回音,多个人多点生气,我这个人,就喜欢热闹。”潘长河又说道,他将这件事完完全全地说成了是他自己的原因。

    梁健笑了一下,道:“潘老板这张嘴,真是厉害。行,那我打电话叫他进来。”

    四个人坐到了包厢里,潘长河让服务员拿了一瓶酒过来,梁健忙拦住他:“不喝酒。”

    潘长河似乎有些不甘心,道:“少喝点,喝一点。”

    “真不喝!”梁健坚持道。潘长河这才放下了酒。

    菜上得很快,吃到一半的时候,小许忽然推门进来了。进门,就拿着酒杯过来跟梁健赔罪,二话不说就把杯子里的酒给干了。

    “梁书记,我是真不知道这小子竟然嘴上说话这么没个把门的。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消消气。我在这里,给您赔罪了。”小许的态度谦恭极了,相识到现在,都从未这样的谦恭过。

    梁健看着他,道:“你不用这么自责,这件事跟你没什么关系。行了,你回去吧。你今天是主,缺席久了不好。”

    “那您可千万消消气,我待会那边结束,再来给您赔罪!”小许道。

    “不用赔罪!这事跟你没什么关系,行了,你回那边去吧。”梁健将小许赶走后,潘长河笑着说道:“梁书记,您是不知道,那小子在您没来之前就没少说些难听的话,幸好您来了,刚才听着您怼他,别提多解气了!”

    梁健看了他一眼,道:“是吗?他还说了什么难听的?”

    潘长河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我这不是嘛,肚子大,这小子一进门看到我,就来了一句,呦呵,这肚子快临盆了吧!我碍着许处长的面子,是忍着也不是,不忍着也不是,憋得那叫一个憋屈。”

    梁健瞄了一眼潘长河的肚子,笑了笑,道:“这肚子确实有点大,你可得好好锻炼锻炼了!”

    “是!锻炼!这不是现在天天忙着电池厂的事情,都没抽出空来去健身!”潘长河一边说,一边眼睛瞧着梁健。

    梁健心里哼了一声,想:终于还是要提到电池厂了!不过,他脸上没露出丝毫,像是没听到那三个字一样,道:“这再忙,早上早起二十分钟跑个步的时间应该还是挤得出来的。这有句话说得好,这时间就跟女人的乳沟是一样的,挤挤总是有的。”

    “梁书记到底是书记,说话的水平就是不一样!”潘长河笑道:“我听书记的,以后每天走上跑二十分钟步,誓将这肚子给减下去。”

    “减肥这种事,坚持才是硬道理!不坚持,三天打渔两天晒网,是没用的!”梁健懒懒说道。

    潘长河连忙附和:“是!坚持!一定坚持!”

    梁健放下筷子,瞄了一眼一旁一直沉默的楚阳,道:“楚阳今天有心事?”楚阳听到自己的名字,连忙抬头看向梁健,眼神一晃,又躲开了,回答:“没有。”

    “怎么会没有!楚市长最近为了电池厂的事情,都好多天没睡好了!”潘长河迅速接上话。

    梁健心底冷笑了一声,嘴上还是接着他的话说了下去:“电池厂什么事情?不是上次都已经搞定了吗?”

    楚阳眼神复杂地看了眼潘长河,低头不说话。潘长河笑眯眯地回答:“上次确实该解决的都解决了,但没想到现在又出了新的问题!”

    “什么新问题?”梁健顺着话问。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